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作者:惜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车爷爷, 你先吃些东西吧,这里我先看着, 有什么事立马叫您。”

    放下手中餐盘, 看着头发半百的老人,席忆温声劝导。

    车启扬了扬白眉, 看着席忆送来的明显是她亲自下厨做的餐食笑了笑, 道。

    “你刚回来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而且你的体质本就较现在的人相差很多,以后多休息, 这些琐事不用你亲自做,别累着了。”

    “我没事的, 车爷爷您先吃饭吧, 我……想陪他一会儿”

    顿住, 车启弯了弯眉,慈祥的笑着点了点头,眼中满意的神色更是几乎要溢出。

    算是不枉阿柳这孩子为了她遭了这一番罪啊, 要是当初娶了那位奻艳小姐,恐怕出了这些事, 她也只会顾着给自己压惊了, 又怎么会想到来照看易柳,还关心自己。

    想到这儿, 车启更是神色难言的敛了敛眸。

    也怨不得车启如此比较,毕竟自从针对女性的死海变异病毒流传开来,而且病毒源头还是阿凰那个可怜的小丫头后, 那位刚放出来的奻艳小姐便等不及的私自联系了自己一位政界的裙下之臣,连夜离开了主席府回到特区。

    想到这儿,车启也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一旁,干脆拿起餐盒出了内舱。他的智脑数据器直接连通各类医疗器械,守在那儿也只是图个心安罢了,现在还是给两个孩子一个独处空间的好。

    舱门微微闭合,席忆看着车启稳步出了门后,方才转过身坐在医疗舱旁,看着里面的易柳。

    自己虽然不知道精神力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看那天的情形便也猜得出这次只怕差点陷入险境。伸手,隔着透明的舱罩摸了摸男人紧闭的双眸。

    从相遇到现在,好像自己便一直在给他添麻烦。

    初遇被撞破身份,半威胁半祈求的让他允许自己留了下来;后来碰上奻艳,为了给自己出气,更是让他名声越发不好;直到如今,和他举行了婚礼,占据了统帅夫人的名声,却未有丝毫的承诺,还害得他为了自己受这么重的伤。

    但,他还是不放弃,甚至是义无反顾的明明知道对方设了陷阱还要冲进来。即使到了最后也相信的把后背留给自己,军甲中枢,倘若自己当时再多迟疑,或许他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易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喃喃出声,席忆看着舱内的人,眸色深深。

    “倘若你同其他人一般,只是为了我的女性身份想要一个孩子,或者对我有片刻的强留阻拦,今日我也可能不会那么纠结,而是选择离开了。”

    指尖动了动,害怕扰到他修养,席忆声音低了几分。

    “虽然还不清楚我到底为何会穿越而来,但估计和毕风怀以及那些奇怪的东西脱不了关系,但是如今连他们都已经消失,我又怎么去找第二个机会了。”

    嗓音低柔,女人的话情绪淡淡,但抖了抖手,看着舱内的人,席忆终究是笑了笑。

    “你赢了,或许在你答应娶我却并不拦我的时候便赢了,只是直到今天,我才终究是愿.赌.服.输。”

    杏眸眨了眨,水意越盛,看着男人安静的模样,席忆带着泪花的笑了。

    “我爱你,如今虽然不知以后能不能回家,但没有关系,这一生,席家女,也不嫁二夫。”

    淡淡的声音落下,席忆没有看见,一旁的数据器波动图稳稳的动了动,恰似石子沉入大海,转瞬即逝,但谁也不能忽视这一颗石子存在过。

    没再说话,席忆只是安静的在医疗舱旁静坐。车启用罢餐食进来,看着屋内的两人笑了笑,眉间愁色却是一闪而过。

    自然女性……如今可如何是好……

    ————————

    “如何”

    “这些星源物质与以往又有所不同,或许只能等统帅醒来方才能得知一二。只是根据派遣到异星人各个据点的回报来看,病毒的相关研究资料已经早被毁坏大半,毕风怀等核心人员又不知所踪,除了一些微末的无关紧要的数据,却是再无其他进展。”

    研究人员说完,车启白眉便皱了皱,神色黯然又焦急。

    这次的病毒事件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原本以为只要如以往那般隔绝感染源,再加以防护也就罢了,毕竟暂时发现的感染病例也只有高级区主席府附近的几位克.隆女性。

    但,为何高级区其他地方的克.隆女性也陆续出现了问题,更遑论说还有不少人是刚进行过克.隆激化的,几乎就这几天的时间,已经不下百位克.隆女性染病了,而其中死去的也不占少数,消息,已经快压不住了。

    车启看着快速变化的病毒基因序列,不禁头疼的闭了闭眼。

    虽说现在特区的那几位暂且无事,但是克.隆女性大幅度出现问题可不得了,倘若无法医治,只怕群众会发生暴动。更不用说现在还能生育的自然女性只有两三位,能克.隆的几乎是没有了。

    “车老先生,车老先生!”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按下关闭显示器,车启白眉深皱,看着面前的人询问出声。

    “不好了,病毒已经蔓延到中级区了,消息……扩散了……”

    迅速汇报完内容,情报人员已经是面露难色。这个消息一出,只怕再没有解决办法便真的要发生动乱了。

    况且……

    “而且育幼院那边统计数据的政界人员传来消息,中级区大部分经历过克.隆激化的女性都已经有了病毒前期症状,对于后代的影响……仍然没有任何确定数据。”

    握拳,车启几乎是厉喝出声。

    “研究院的人到底是怎么办的事,这么长的时间,连阿凰都被送去给他们做研究材料,现在告诉我没有任何进展?脑子了,这么多年养着他们都是废物吗!”

    许多年未曾疾言厉色的人也不禁红了脸,看着面前低下头的众人,车启终究是按捺下了脾气,双眼发红的打开智脑。

    “联络政界主席东瑞以及商界会长石歧,请他们二位速来军界。另外通知特区那边,近期关区处理,严禁任何人进出……对了,给我派人多注意一下那片海的迹象……”

    最后交代一句话,车启挂上联络器,垂头想着最近的事,心头的不安越加沉重。

    原来,他们最大的武器,在这儿……

    ————————

    “东瑞主席,好久不见”

    “呵呵,石会长,你也是许久未到军界了。”

    神情略微精神,背亦挺直了许多的东瑞看着石歧不意外的笑了笑,眉峰依旧锐利。

    石歧不介意的勾了勾唇,未再接话,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统帅府。

    “欢迎二位,请跟我来,车老先生已经在屋内等着你们了。”

    抬头,看着面前的接引人,石歧淡笑着跟着向前。

    易柳看来还真是如调查一般,仍未醒来。

    她,如何了……

    不大的空间,简易的装饰,除了各式先进的数据器再无其他特别之物。石歧和东瑞进了屋,看着面前站在数据屏幕旁的老人,皆是隐约明白一些此次让他们来的原因。

    东瑞沉眸,前段时间两个女儿伤的伤,丢的丢,自己也没有心思理会外界的事。但是如今看了看家臣递上来的报告,也明白了目前的问题。

    不过……

    就算这次阿凤能回来承了易柳的情,但是让他便任由阿凰不管的话也没有商量的余地。军界再厉害,自己这么多年政界的浸润也不是白做的。

    “车老先生,近日外界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但是若事关阿凰的话,恕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在车启开口前,东瑞已经神色淡淡的开口,双拳紧握。

    病毒源头,只能销毁,但那是自己的女儿,生来尊贵的自然女性,怎么能死的如此屈辱。

    石歧指尖扣了扣微合的手掌,没有诧异也没有说话,不过,若是只为了此事,却是不用让自己也一起来了。

    车启侧过身,没有回答东瑞的话,只是将面前的数据立体呈现在二人面前。

    “在此之前,还是请东瑞主席先看看这份数据吧。”

    密密麻麻的数据有序的迅速简化,各类奇异表格展现在二人面前,源头调查,人口普查,病毒突变频率分析等有序的划过几人面前。

    而石歧闲闲的神色在看到后面几张未来数据预测时也终于变了,双瞳微缩,合起的手掌分开,一掌伸向了前方的一串虚拟的数据预测报告。

    “车老先生,恕我冒昧,你确定是如此?”

    沉声,石歧难得的神色认真,若是让这份报告流出去,只怕当真会引起世界大乱了。

    但就算如此,若是按照这上面预测的时间简历发展,也用不了多久,有心的人也会发现不对了。

    东瑞没有说话,同样颤抖着唇看着面前的数据。

    石歧的话又怎么会是冒昧,不过是提醒自己罢了。

    车启,上一辈最惊才绝艳的数据分析师,同样是自然女性所诞之子,身份尊贵。若非是爱上已故军界统帅易少锋的妻子,也不会在对方离世后只做统帅府一名小小的管家。

    呵,几十年从未出错,用数据完美预测所有战力报告,易少锋的好兄弟同时是军界唯一的特聘军师,又怎么会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冒然给出这样一份报告……

    “东瑞主席,倘若再不采取措施,克.隆女性的增长速度不消数月,瞬间便会导致世界比例严重崩塌。如今,除了席忆,即使是几位自然女性的标记数也高到不能进行克.隆增殖,而她也不知为何,同样不能进行克.隆,这种病毒,即使是自然女性……也会感染的。”

    语音落下,东瑞手几乎抬不起,强撑的精神瞬间萎靡,握了握拳,疯狂的挥手打乱眼前的数据,声音几近嘶哑。

    “那又如何,纵使是克.隆女性死光了又如何,不过是廉价的机械产物罢了,我的女儿是自然女性,是这世上独一无二最尊贵的女性,你们忘了联盟的最高律法了吗!”

    “舍弃她一人,或许便能有效遏制住此类病毒,你的另一个女儿阿凤如今尚还完整,若是不尽早采取措施,以两人高度相似的基因序列,或许最早感染的自然女性便是她,到时才是真的无可挽回。”

    车启语声也带着些疲惫,看着面前的东瑞,想起当年刚刚诞下两名女性的庆祝盛况,终究隐隐一叹。

    “对外界会以被刺身亡定论,所有研究人员都不会对外泄露一份,她……仍然是最尊贵的人类自然女性。”

    是的,不会让世人知道她被病毒感染,不会让世人知道她被研究人员秘密处理,不会让她染上一丝污名,她,还是那个最光鲜最明亮的女孩。

    冬季了,气候也是越加干燥,即使是安装了固定保湿器的屋内,石歧也仍然感觉胸口憋闷。没有人知道这间屋内发生过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是——

    呵,不知名的克.隆母亲,看来所有‘人’在死亡面前还真是一样了。

    “石会长,可愿同我散散步?”

    “乐意之至”

    枯叶落下,未来还是有明显的春夏秋冬,还是有春花夏蝉,秋风枯叶,时间纵使残酷,但是也仍然有不会改变的事物。

    “商界会配合军界的活动,不过车老先生,倘若在这个当口统帅仍未露面,恐怕民众的恐慌便会越加止不住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车启却并未有任何反应,只是在听到后面的话时,却是终于动了动脸皮,笑了笑。

    “石会长是个聪明人,这次请你留下也是想让你再帮个忙?”

    “哦?”

    石歧抬了抬眸,看着渐渐临近的医疗部舱挑眉,他,可不会看病。

    车启未再说话,也没有进屋,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进去,便站在屋外神色幽幽。

    看着老人的神色,石歧也未多问,不在意的踏入屋内,只是在注意到屋内的人时却是顿了顿脚。

    她,瘦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考完了,考完了,哈哈哈考完啦啦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