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0.结局

作者:凌云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康峤拉进房间,叶馨言问道:“你拉我到你房里来干嘛啊?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外面,我们躲在房间里面不太好吧!”

    康峤看着她,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外公还不是自己到书房去了,也没有在玩吗?我们玩我们自己的就行了。”

    “我们自己玩?玩什么啊?”叶馨言依然是一脸懵懂,不明白他葫芦里面这是卖的什么药。

    康峤坏笑着看着她,说道:“你说着花好月圆的,我们孤男寡女能做什么?”

    “你……”叶馨言顿时脸涨得通红,羞赧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康峤走过来,双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起来,逼着她看着自己,问道:“言言,你不会从来没有想过吧?”

    “想,想什么啊?”叶馨言撇开脸,就是不看他。

    康峤凑到她耳边说道:“我们现在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名,却还没有夫妻之事啊!”说着,就开始咬叶馨言的耳朵。

    “康峤……”叶馨言低喃的声音让康峤黝黑的眸色变得更深,他咬在叶馨言耳朵上的力道也加重了,搂着她的腰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康峤,别这样!”叶馨言想要往后退,但被康峤搂着的,腰,却连半分都动不了。而且,因为两人贴得太近了,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康峤的身体的变化,顿时面红心跳,低下头将脸埋进他怀里。

    “别怎样啊?”康峤低着头看着她,戏谑地笑问,然后又低下了头,开始啃咬她粉嫩白皙的脖子。

    叶馨言的手不知所措地垂下来,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康峤很体贴地将手往上滑,然后抓着叶馨言的胳膊,让她环住自己的脖子。

    在康峤的手从自己的腰,沿着脊柱滑到脖子处的时候,叶馨言只觉得像是有一股电流划过,整个人都觉得酥酥麻麻了起来。

    叶馨言正在头晕目眩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一轻,被康峤拦腰抱了起来,往卧室的Kingsize大床走去。

    楼下的大客厅中,正在吃着零食的叶志远突然发现好久没看到姐姐了,就问道:“爸爸,妈妈,姐姐呢?她哪里去了?”

    正在打牌的大人们,心领神会地一笑,叶广宁拿了个苹果堵住了小孩的嘴,说道:“你姐姐给你生小侄子小侄女去了。”

    叶志远呆萌地问道:“宁哥哥,什么是小侄子小侄女啊?”

    叶广宁说道:“就是小宝宝。”

    叶志远立马开心了起来:“是吗?是吗?我要去看。”说着,就蹭地站了起来。

    叶广宁连忙将他抱了回来:“乖乖的,别闹。等明天过年的时候,说不定你就能够带着小宝宝玩了。”

    叶志远不开心的问道:“为什么要等明天过年的时候啊?还要好久好久呢!不能让姐姐现在就生出来吗?”

    “呃,这个嘛……”叶广宁发现他一个S大的高材生,居然回答不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的问题。

    第二天,叶馨言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康峤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虽然外面一直爆竹声不断,但她也没有被吵醒。

    不过,叶馨言虽然是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却依然是腰酸背痛,浑身都不自在。

    虽然说,康峤对她一向都是很温柔的,舍不得伤着她半分,但昨天晚上的确是太热情太兴奋了,难免失了分寸,叶馨言抱着被子艰难地坐起来,看着被子下面,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上遍布各种欢爱后的痕迹,忍不住又面红心跳了起来。

    旁边原本康峤睡着的地方,连余温都已经没有了,应该是早就起床了。今天大年初一,应该事情蛮多的吧!

    见旁边的一张椅子上面放着一件厚实的睡袍,叶馨言侧身伸手去够,却够不着,她只能翻了个身,跪趴在床沿,伸手去拿衣服,结果就在这时候,康峤推门走了进来,叶馨言被惊得手一抖,被子从身上滑落了下去,人也差点滚下床去。

    康峤的动作一顿,然后迅速关上了门,朝床铺走过来:“言言,你这一大早地就这样引诱我,真的好吗?”

    叶馨言连忙将睡袍抓了过来,抱在了怀里,然后将被子拉了起来将自己裹住:“别,别胡说!”

    康峤在床沿坐下,笑着凑近她:“今天可是大年第一天,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做点什么特别的才行?”

    叶馨言慌忙说道:“我,我身上痛……”说完之后,她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康峤笑着凑近她,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说道:“逗你玩的!今天春节,事情多着呢!我抱你去洗澡!”

    叶馨言洗完澡出来后,面对的自然是亲戚长辈们暧昧的眼神,不过有康峤在,叶馨言总算是没有慌乱中出错,做出什么掉头就跑的事情来。

    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虽然春节是一年之中最盛大的节日,但还是一切从简,没有任何的铺张浪费。

    大年初一这天,江帆他们也纷纷过来樊家拜年了,先不论身份,毕竟樊老爷子的辈分摆在这里呢!

    因为窦巍孤身一人,不知道该跟着谁家过节,所以,江帆、黎修凯和王子骞和家里人一商量,干脆三家人带着一个窦巍一起过年,倒也过得热热闹闹的。

    除了江帆他们,大年初一过来樊家拜年的人也很多,康峤干脆带着他们几个上了楼上的会客室,和往常在一起的时候一样,玩玩牌,说说话。

    虽然江帆的脸色全程都带着笑意,但相处这么久了,他心里有事,大家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玩了两盘牌后,康峤将叶馨言叫了过来,让她做过来打牌,自己在一边指导,顺便帮她剥松子,然后还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江帆:“回来BJ市后,也一直没有好好聚一聚了。我听说那个女人走了,是真的吗?”

    江帆点了点头:“嗯。”

    康峤问道:“她应该还有几个月就会生了吧?你爸妈就没有说过让你把她接回来?”

    王子骞不高兴地说道:“峤哥,今天大过年的,你说这些干什么啊?这不是成心找不痛快吗?”

    黎修凯也瞥了江帆一眼,说道:“要是不说出来的话,他憋在心里更加不痛快。”

    “真的吗?”王子骞立马看向江帆,见他没有反对,连忙改口道,“那江哥,你要是想说的话就都说出来吧!若是真的要去找他的话,我们就陪你一起去。”

    江帆叹了口气,也没有心思再玩牌了起身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根烟。

    江帆抽烟吗?

    虽然叶馨言迷了江帆挺久的,除了拍戏的时候,这是她看到江帆第一次抽烟。十年来,媒体从外在戏外拍到过江帆抽烟的样子。

    抽完了一支烟后,江帆抬头看向大家,问道:“你们也觉得我应该去找她吗?”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康峤说道:“这个是你自己的私事,我们不能帮你做决定。”

    江帆问道:“如果换做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康峤说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如果是我不喜欢的女人,我根本就不会让她靠近我。”

    问康峤这个问题,绝对是自讨没趣。

    黎修凯连忙出来打圆场:“其实,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伊娜的感情的确是太疯狂而热烈了一些,不是谁都能够接受得了的。但是,如果真的细细说起来的话,她也没有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江帆问道:“这么说,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将她接回来了?”

    黎修凯想了想,点头道:“毕竟她怀着的是你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怎么能够让他流落在外呢!而且,现在外面的世界又这么危险。”

    江帆继续问道:“可是,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接她呢?”

    黎修凯沉默了下来。

    江帆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有错。我也知道不能让她一个人怀着孩子在外面跑,可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跟她做夫妻,甚至还要共同度过数百年的时光的问题。如果将她接了回来,我却又不能够接受她,还不是两个人都痛苦吗?”

    康峤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江帆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也已经想了很久了,可就算我想再多,我依然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来。”

    “其实,这个问题也没有这么复杂!”康峤淡淡地说道。

    江帆转头看向他,等着他的下文。

    康峤说道:“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接她回来,要么忘了这么个人,以后不再想她,也不用对她有任何愧疚,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

    王子骞说道:“峤哥,你都这么说了,不就是让江哥去将那个女人接回来嘛!”

    康峤说道:“我只是简单地分析,没有任何的偏向。”

    黎修凯也说道:“既然做了,是个男人那就认了,伊娜对别人怎样我不敢说,但她对你江帆却是没的说了,为了你,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别的不说,至少你不能救这样任由她走了而不管。再怎么样,也要找到她说个清楚明白。你都还没有跟她好好聊过,你怎么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你怎么就确定她还会像以前一样缠着你,赖着你呢?说不定,经过这一次之后,她已经对你死心了呢!”

    江帆没有说话,但看得出来,大家说的话他都有在听着。

    感觉到气氛越来越凝重,叶馨言说道:“那个,你们继续打牌吧!我去给你们拿些吃的来。豆豆,走,我带你跟我弟弟一起玩去。你们差不多大,应该能够玩得来。”说着,就牵着窦巍往外面走去。

    往楼下客厅走的时候,叶馨言见窦巍情绪不佳,问道:“豆豆,你怎么了?怎么你也不开心了?”

    没有能力帮江帆分忧解难,一个小孩子的心事,叶馨言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的。

    窦巍仰着头看着叶馨言,说道:“姐姐,你现在找到了自己的亲弟弟了,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叶馨言一愣,弯下腰看着小孩,问道:“豆豆,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小孩垂下了头,玩着自己的衣角。

    叶馨言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傻孩子!你想什么呢!志远是我的亲弟弟没错,可你也是我的好弟弟啊!我跟志远虽然血浓于水,但我们却也是同生共死过,有过命的交情的伙伴啊!对我来说,你们都一样重要!而且,你这么听话,这么能干,还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比喜欢你呢?”

    “真的吗?”小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叶馨言揉乱了他的头发,笑道:“当然是真的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而且,你这么厉害,我还希望你能够常常和志远一起玩,多教他一点本事呢!来,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他。”

    “好!”

    叶馨言将窦巍带到楼下,就看到叶志远已经和樊家的几个小孩玩到了一起去了。小孩子都是喜欢玩具,喜欢电子类产品的,而樊家的小孩自然是不缺这些东西,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去了。

    因为樊家的长辈对叶馨言的满意和喜欢,孩子们对她也颇为敬重,叶馨言朝他们招了招手,孩子们就排排站在她面前。将窦巍交给这些孩子们后,并叮嘱他们窦巍性格内向,一定要多照顾他,不许冷落他,更不许欺负他之后,叶馨言就朝厨房走去。

    这几天,樊家的厨房里面就一直没有停过,除开做饭,就是做一些小甜点,或者是地方特色小吃,招待客人。

    叶馨言用托盘装了几样点心,正准备端上去,佣人就连忙过来接了过去。

    末世后的第一个年,就在大家的各怀心事中过去了。几乎也就过了个大年三十和初一,到初二就又开始工作了。

    正月十月,虽然是元宵节,不过也就和大年三十一样,放了几个小时的烟花,并没有舞龙舞狮什么的传统活动,毕竟现在的BJ市还算不上绝对的安全,不敢让幸存者们都出来活动。不然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请,那后果是真的不敢相信。

    虽然不允许幸存者随便出门,但康峤和叶馨言却不在受限之列,他们两人开着车到了工厂,就见工厂内的人都在外面的草坪上面放着烟花玩。和樊家沉重的气氛截然不同的是,这里到处都是小孩子的欢笑声。

    江帆、黎修凯和王子骞三家人自然也在外面。

    毕竟在这座工厂里面住着的都是全国各处身份最紧要的人的家属,所以待遇自然与普通的幸存者不一样,在草坪上,到处都摆放着桌椅和吊椅,大家都是三五成群的兴致勃勃地围坐在一起,丝毫没有受到外面环境变化的影响。

    叶馨言和康峤找到江帆他们的时候,三家人正围坐在一起,摆了两张麻将桌子,没打牌的小辈们,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玩烟花。

    看到叶馨言和康峤到了,江帆起身让妹妹帮他打牌,和叶馨言和康峤一起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江帆问道。

    叶馨言说道:“我和康峤,还有大家都商量了一下,我们准备出海一趟,去将康峤的父母接回来。”

    王子骞闻言,凑过头来问道:“这是要出国去玩吗?好耶!末世之后,我还没有去国外看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正好,国内的东西都吃遍了,正好去国外找些好吃的回来。”

    康峤说道:“你想去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不过不想去的话,就好好在家里待着。”

    江帆沉默一阵,说道:“我打算去接伊娜回来,已经收拾好东西了,明天就动身。一来一去的也要不了多久,你们等我回来再走吧!”

    叶馨言问道:“你是自己真的想接她回来吗?”

    江帆说道:“康峤说得没错,我没有办法将过错全都推到伊娜的身上,所以我只能正视我自己的错误,并尽量去弥补。不管怎样,先将她接回来,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叶馨言问道:“要不要我们和你一块去?”

    康峤笑着说道:“言言,人家去接老婆的,你跟过去做什么?”

    “哦!”叶馨言当场尴尬了起来。

    康峤说道:“反正我们准备船和物资什么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慢慢来,不着急。如果需要人的话,就跟我们说,如果不需要的话,那我马上打电话叫人给你准备地图和车。现在的手机还只能在BJ市用,其他地方的通讯还没有恢复。”

    “不用了!”江帆说道,“我知道她在哪里。”

    第二天一早,江帆就收拾了东西,开着车离开了BJ市,而江爸和江妈也都是笑容满面地将他送走。

    叶馨言等人将江帆送出去后,便反身往回走,毕竟等江帆回来后,他们这次是要漂洋过海,还不知道要在海上漂多久,需要准备的东西多着呢!可不能偷懒的!

    虽然不知道这次江帆将伊娜接回来之后,她会不会又闹幺蛾子,但事情总算是慢慢地都在控制之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