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5·宝宝,生日

作者:路芸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着预产期的时间逼得越来越近,凤衍的肚子就越鼓,身子也开始发沉,九个月之后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着,手脚有些轻微的浮肿,而且胃部受到的压迫越来越夸张,根本就吃不下去东西,治疗师每天都会按时替他注射营养液,确保孩子跟大人的营养吸收,以及母体跟小孩子的健康。

    凤衍自从自己没有办法随意站立跟行走之后,心里的感觉那是越来越烦,好像心里面憋了老大一股火,就差在爆发的时候把自己给烧没了,在一开始的时候拉斐尔还能够想办法让他开心一点,不过到了后期,他是看谁谁烦,就连拉斐尔也不例外。

    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不可理喻,可是有时候自己的情绪就是控制不住,完全没办法,每次冲拉斐尔发完火了,气消了就觉得自己不对,又开始在心里郁闷,自己怎么就能够跟拉斐尔发火呢,郁闷着情绪就开始低落,还得让拉斐尔来哄他。

    拉斐尔估计把前半辈子几十年的耐心都攒在一起,在这一段时间里全用在了他身上,尤其是在兽潮的时候,虽然紫罗兰公爵埃尔斯早早的赶过去镇守,又有了兰迪跟一大批新训练出来的驾驶员,不过他还是得盯着。白天要忙着工作,还得花心思照顾凤衍,看着他吃不下东西也跟着着急,晚上等凤衍睡着了,他还得小心看看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如果出了问题方便照顾。

    结果等差不多到了预产期,他比凤衍瘦的还要厉害的多,一张俊脸都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帅了,眼角下面的乌黑消都消不去,凤衍在状态还好的时候,总是喜欢盯着工作的拉斐尔出神,就会想着这么好的男人,幸好他下手早。不过看到他那副模样也觉得幸好他们凤家只能够生一次孩子,这也太折磨人了,反正两个孩子也够他们养了,之后再也不要生了。

    真到了预产期,整个皇宫里都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就连索菲亚王后过来找他,都会刻意的放轻脚步,生怕把他吓到了似的,兽潮也过去了,拉斐尔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肯离开他身边。

    治疗师跟帮助生产的医师也已经住了进来,全天候的待命,相比于其他人的战战兢兢,凤衍倒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快要解脱了,虽然之前在心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亲身经历之后,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就连小狐狸言久都特别的听话,前段时间还因为兽潮兽人跟人类交战的事情闹腾了两天,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再触了拉斐尔的霉头,就怕真的被送去剥皮抽筋解剖了拿来研究了。没事的时候就变成雪白的毛团子窝在凤衍身边,让他摸着玩,或者在旁边跑来跑去逗凤衍开心,一点都没了之前那种鄙视凤衍的傲气。

    凤衍心情很不好的时候,还嘲笑他真的成了被圈养的宠物了,还兽人呢,小狐狸当时就炸毛了,窜出去了好几天,还是凤衍派人去找,他才勉强的回来,回来的时候,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让凤衍恨的牙痒痒,心里打定了主意等他能够动手了,一定要把小东西吊起来打。

    这天他跟言久玩了一会,肚子里面就开始一阵阵的绞痛,身体内部的疼痛本来就比从外部受到的疼痛要剧烈的多,疼起来的时候五脏六腑都皱到了一起,就跟有人在肚子里抓着他的内脏想要捏碎他一样,凤衍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肠子已经被扯断,他会直接痛死过去!

    一直在旁边关注着他的拉斐尔立马就反应过来,赶紧让治疗师跟助产的人进来,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也不显得慌乱,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躺下,拉斐尔握着他的手,一脸紧张,“是不是很疼?”

    凤衍看着他难看的脸色,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劲儿,忍着疼痛摇摇头,“没事,就那么一阵,疼过了就好了。”

    拉斐尔明显的不信,不过旁边的治疗师已经准备给他上药水了,这个药水是专门用来帮助生产的,在孩子被取出来的同时,可以很好的保护母体的机能不受到任何的损伤,同时也具备强力的麻醉跟迷醉作用。一旦药水被注入身体,他就会慢慢失去意识,直到孩子被取出来之后被人唤醒,就跟睡了一觉起来,就能够看到自己的小宝宝了,完全不会有丝毫的痛苦。

    可是一想到等下拉斐尔要在这里看着他的肚子被划开,他就觉得自己不仅仅肚子疼了,脑袋更加疼了,“等等。”

    正准备给他注射药水的治疗师手指已经按上了仪器的开关,淡蓝色的液体顺着透明的管子流进他的身体里面,等也等不了了,凤衍赶紧侧头看着拉斐尔,“你出去。”

    拉斐尔摇头,沉默着表示自己的态度,凤衍急了,挣扎着要爬起来,在旁边的治疗师赶紧伸手把他按了回去,他冲着拉斐尔大声嚷道,“让你出去啊!”

    这个药水的效果很好,他都已经开始发昏了,轻轻的动了动脑袋,“拉斐尔……”

    “嘘……”拉斐尔就在旁边,握住他的手,微微的用力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附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你忘了么,我说过,我就在你旁边,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你别担心……”

    低沉磁性的声音一直在耳边环绕着,优雅悦耳,凤衍还隐隐约约的听到他说了些什么,不过没有办法分辨出来,只是觉得这人一直在旁边,低沉的声音里面透着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让他能够放心下来。

    凤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前世被从联邦被送到帝国之前的事情,他那个时候很年轻,年轻的除了学校之外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他当时身处在一个相对单纯的世界里,就算前线的战事接连失利,对于他们那些尚在学校,未成年的学生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前线的每一场战争都会被拿到课堂上来讲解,他们班并不是最注重战略的指挥班级,每次老师都不会深入的讲解,跟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帝国的那个总指挥官,简直太粗暴冷血了,遇到挡路的,直接轰开,完全不讲究战略。

    凤衍虽然不太懂得战略,不过还是觉得老师说的不对,这就跟打架一样,人家能把你轰碎,就是人家的本事,本来就是战争,难不成还得讲究个先礼后兵,又不是吃多了撑的。

    不过老师提的多了,他有时候也会想,那个指挥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性格是不是特别暴躁冷厉,长相是不是也是那种满脸横肉,一看就是不讲理的主,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拳头,打到你服为止,毕竟这场战争就是这样子的情况。

    后来帝国的人来联邦商谈议和的事情,他第一次在视频里面见到了拉斐尔,有种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的感觉,原来这个人长这样啊,英俊优雅,尊贵无比,一举一动都让人兴不起反抗的念头,跟他一比,自己就有种自惭形秽遥不可及的感觉。

    等后来被告之他会被送往帝国嫁给这人的时候,凤衍本来应该感到屈辱无比的,毕竟以他的天赋跟身份被人以战败国的立场送给别人,他是可以愤怒的,可是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自己配不上那人。

    等他再次醒来时,自己正躺在床上,被拉斐尔环在怀里,整个人都被捂的热乎乎的,差点没有被弄出汗水来。

    肚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留下微微的痒,拉斐尔的长发随意的垂在他的肩膀下面,凤衍伸手拂开,露出整张脸来,除去眼底的黑色,一如当年他看到的,完美无缺的五官。这段时间瘦了很多,本来就有些偏硬朗的五官更加的棱角分明,只要看着这个人,心里面的幸福感就跟有汪泉水在往上冒一样,咕噜咕噜的,瞬间就将心脏填满。

    等两人都休息好了,负责照顾两个小包子的人把孩子抱过来给他看,两个小家伙长的一模一样,都是黑色的头发跟黑色的眼睛,脸蛋儿胖嘟嘟白嫩嫩的,看不出来长得像谁,也不哭,咬着自己捏着的小拳头。看起来完全一模一样,凤衍都不清楚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左边的那个在看到凤衍之后,居然咧着小嘴就笑了,眼睛完成了小小的月牙。

    凤衍惊讶了,把看着他笑的小家伙抱到自己怀里来,“他居然会认识我啊,好聪明啊?”

    说着心里凭空升起一股子的骄傲感,低头用额头碰了碰小家伙的脸,头发跟眼睛的颜色都是随了自己,凤衍对这个事实感觉自豪不已,“我儿子就是聪明,拉斐尔,他们谁比较大一点啊。”

    “他当然认识你了,你可是他最亲的人了,你抱着的这个就是哥哥,他跟你一样是天生的火系异能。”两个小家伙儿本来是并排躺在一起的,凤衍把哥哥暴走了,旁边的弟弟跟自己在一起的哥哥不见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瘪着嘴哇哇哇的哭起来了,哭声可响亮了,拉斐尔赶紧弯腰把他抱在怀里,可惜小包子只要哥哥,被父亲抱在怀里依旧不停的哭着。

    任凭拉斐尔柔声哄着都止不住哭声,眼泪就跟不要钱一样,不停的往外冒,凤衍赶紧伸手把他也抱过来,一只手抱一个,让他们坐在自己腿上,看着对面坐着的小哥哥,哭着的小包子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白嫩嫩的脸上还带着泪珠儿,在那里笑的分外开心。

    凤衍不由的感叹着,“他们感情可真好,才这么小见不到就知道要找了,这样才好,两个小家伙儿以后也不担心没有玩伴。”

    仔细的看了两个小家伙,还是看不出来长得不一样的地方,只是在他右手抱着的小包子的小胳膊上面戴着一个红色的线圈,想起拉斐尔刚刚所说的小家伙是天生的火系异能,凤衍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会不会支持不住。

    既然想到了,就问了拉斐尔一句,拉斐尔让他放心,“他身体好着呢,就连治疗师都说他还没有见过身体素质这么过硬的婴儿,觉醒异能的时候就跟玩儿似的。”

    确实是跟玩儿似的,小家伙不懂得控制,身上穿着的衣服跟盖着的小被子就那么被烧的干干净净了,他还待在火焰里面“咯咯咯”的笑的分外欢乐,幸好旁边的人发现的早,立马就把弟弟给抱走了。之后是一点儿事都没有,依旧该吃吃该睡睡,倒是把旁边的人担心的不得了,生怕他精神力紊乱之类的,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跟眉那回事一样。

    凤衍听完之后就放下心来,相比于哥哥的随了爸爸凤衍精神力出众,弟弟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凤衍一点都不担心,反正哥哥就是用来保护弟弟的,再说了,他觉得弟弟应该是继承了拉斐尔的异能,而且等长大了精神力也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拉斐尔担心他抱得久了会累,要知道两个小家伙重量可不轻,等他抱了一会就还是把小家伙们放到旁边的小车里面,让他们自己玩,然后扶着凤衍重新躺回去,“我问过治疗师了,他说你在这一个月内要好好的注意着,不然以后要是落下病根儿,可就麻烦了。”

    凤衍点点头,听着他说这些注意事项,“嗯,我知道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拉斐尔。”

    拉斐尔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什么辛苦,最辛苦的不是你么。”

    凤衍笑笑,不再说这个问题了,侧头看了看并排躺着的两个小包子,“你给他们取名字了么?”

    拉斐尔帮他拉了拉被子,点了点头,“哥哥叫艾伯特,弟弟叫亚瑟。”

    说着停了一下,“你想要让哪个孩子跟你姓么?”

    凤衍正斜着身子戳艾伯特的小脸,闻言摇了摇头,“不用,没这个必要,别别因为这么点小事影响两兄弟的感情,跟你姓是一样的。”

    凤衍乖乖的待在房间里面等着不能见风的一个月过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的时间要跟拉斐尔一起走下去,他不想要让任何的可能因素影响到自己的身体,让呆满一个月就乖乖的待满了一个月,一天都没有少。

    说实话孩子生下来了,不仅仅是凤衍松了一口气,就连拉斐尔也松了一口气,每天工作之余就过来陪着凤衍跟两个儿子,两个小家伙好像真的是很聪明,几乎从来都不哭闹,除了饿了尿了哼唧两声,其他时间就自个儿玩。

    虽然两个小家伙生下来一模一样,成长的进度也是完全一致,在长相上面完全看不出来有哪里不一样的,不过慢慢的性格上面的差别就显现出来了,哥哥艾伯特比较好动,没事的时候就努力的想要翻身,而且见人就是一脸笑容。而弟弟亚瑟明显的更加依赖哥哥,性子偏沉默安静,除了看不到自己哥哥的时候会哭两声,其他时间都很是安静的躺在那里不哭不闹的。

    两个小家伙在同一天学会站立,并且战战兢兢的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两只小胖手拉着,虽然刚刚迈出第一步就站不稳了,直接在铺着的厚厚长毛地毯上滚做了一团,就算摔到在地上也不放手,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惜圆滚滚的身子使不上力,最终只能够在厚地毯上面打滚,旁边的言久看不过去了,一溜烟的跑过去把两个小家伙扶起来,坐正,然后艾伯特就会挥舞着小手叫哥哥。

    等到两个小家伙慢慢长大了,凤衍也能够抽出时间来继续处理养蚕跟魔纹的事情了,第一批被抽出来的丝线经过证实比人造纹线好用很多,他就慢慢的扩大了规模,他已经在离首都星球不远的星球上面设置了养蚕的地方,并且利用专门的飞船从偏远星球上面将桑叶运送过来。

    现在每年出产的蚕丝虽然还不足以供应所有绣师使用,而且价格也比人造纹线更贵,不过品质摆在那里,虽然在练习的时候会偏向使用人造纹线,不过在正式绣制的时候还是愿意花大价钱购买他们生产出来的蚕丝的。

    通过这些蚕丝的出售,在拉斐尔跟绣师协会的角逐中自然是以拉斐尔的胜利告终,绣师协会不得不向他低头。

    在双胞胎兄弟五岁的时候,帝国的机甲通过几年的调整改进,加上优秀的驾驶员越来越多,累积出来的经验也足够了,兽人再也没有给帝国造成威胁的能力,亚力克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答应了雷恩的求婚。当时一向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雷恩差点在众目睽睽之下彪眼泪,艾伯特在旁边惊讶的长大嘴,还是亚瑟较为镇定,拉了他一把,才忙不迭的闭上了嘴,笑嘻嘻的上去恭喜。

    两兄弟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能够看出来五官越发的像拉斐尔靠近,尤其是亚瑟,本身性子就跟拉斐尔想象,冷着脸的时候,索菲亚王后总是会说跟拉斐尔小时候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跟凤衍想的一样,艾伯特继承了他的火系异能,而亚瑟在四岁的时候觉醒了跟拉斐尔一样的虚无,而且两兄弟的天赋明显的比他跟拉斐尔的更为夸张,凤衍就开始琢磨着,这之后要怎么去找精神力完全契合的绣师啊。

    为了这件事情,凤衍虚拟网上面的课堂上课的时候也专门留意着那些天赋出众的绣师学员,里面倒是有好几个天赋还不错的,不过单论精神力就完全跟不上两兄弟,让他很是无力。最后逼得他把目光放到了两兄弟身上,希望这两人中有人具有绣制魔纹的天赋才好,一直打量的两人心里发麻,艾伯特去找了自己父皇才搞定了。

    今天是两兄弟五岁生日,凤衍一大早上就起来给两个小家伙儿准备生日蛋糕和礼物,两个小家伙被言久带着出门玩去了,等凤衍指挥着人把房间里面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装饰品,厨房里面也过来回话说蛋糕和食物都准备好送过来了。凤衍刚刚让人下去,一个九岁的言久领着两个小家伙从门口进来,闻到了浓郁的甜香味,言久动了动自己的小鼻子,“好香啊,今天有蛋糕吃么。”

    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凤衍身后边走去,伸长了脖子去望摆在桌子上的蛋糕,凤衍伸手轻轻的拍了他一巴掌,“我什么时候饿着你了么,看你这样子。”

    言久仰着头高傲的哼了一声,“这跟饿不饿没有什么关系,我都很久没有吃过蛋糕了,你这个坏人,都不许我吃甜食。”

    凤衍白了他一眼,“你好意思啊,你比艾伯特他们大四岁,结果就你一个人长蛀牙,你还真有脸啊!”

    言久默默的遁走了,艾伯特走过来挨着凤衍蹭蹭,笑嘻嘻的,“爸爸你就别说言久哥哥了,他也就只是长过那么一次蛀牙。”

    凤衍见他一脸的汗水,柔软的黑色发丝都被黏在脸上了,就知道他们刚刚是去打架了,两兄弟长相随着拉斐尔,每次看到艾伯特冲他笑凤衍就会担心等他长大了,估计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呢,从空间钮里面掏出来手帕给他擦汗,笑着问道,“今天谁赢了?”

    艾伯特仰着一张小脸,骄傲不已,“我赢了,哈哈,言久哥哥实在是太逊了,都打不过我。”

    “是么,那还真厉害,不过不许骄傲。”说着把他给收拾干净了,就拉过站在旁边的亚瑟,看他身上衣着整齐,连汗水都没有出一点,就知道他肯定又在一边旁观了,“亚瑟不喜欢陪哥哥训练么?”

    亚瑟摇了摇头,连说话的语气都像足了拉斐尔,“我等父皇陪我训练。”

    凤衍点了点头,笑着从自己的空间钮里面拿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盒子,“爸爸送给你们的礼物,去看看喜不喜欢。”

    兄弟俩都没有打开来看,每次生日的时候爸爸都会送他们一套自己做的衣服,听说他们小的时候衣服都是爸爸做的,不过在后来爸爸也变忙了之后,就只有每年生日的时候能够收到了,他们每次收到新衣服父亲都会嫉妒好久,因为父亲没有,所以他们都会很高兴,笑弯了眉眼,“爸爸送的我们都喜欢。”

    凤衍伸手揉了揉两人的头发,“喜欢就好,去换衣服洗手,准备吃饭。”

    两人齐齐的点了头,然后磨磨蹭蹭的不肯走,“爸爸,我们有事情问问你。”

    得到凤衍的允许之后,艾伯特推了推旁边的亚瑟,冲他挤了挤眼睛,亚瑟想了想才问道,“爸爸,我们碰到亚力克叔叔,他好像要生宝宝了,爸爸,我们以后还会有弟弟么?”

    凤衍稍微愣了一下,“亚瑟想要弟弟么?”

    “不要!”亚瑟语气坚决,伸手握着艾伯特的手,“我就要哥哥,不想要弟弟,爸爸有我跟哥哥就好了,不要弟弟了好么?”

    凤衍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亚瑟性子跟拉斐尔完全一样,就连占有欲也是一样,不过双胞胎本来就比较亲密的,凤衍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半开玩笑的问他,“亚瑟那么喜欢哥哥啊,等你们长大了,都要结婚的啊。”

    亚瑟摇摇头,“我们才不会结婚,我跟哥哥会一直在一起!”

    说完两人手拉着手跑到房间里面换衣服去了,就留下凤衍在旁边震惊了,拉斐尔回来就看到他站在那里呆呆的,将人搂进怀里印上一吻,“怎么了?”

    凤衍把刚刚亚瑟说的话跟拉斐尔说了,拉斐尔拉着他坐下,“不要担心,两个小孩本来感情就好,你啊,就别担心他们了,孩子有孩子的生活,两个孩子的性格随我们,不是不懂事的人,放心吧。”

    这话倒也是,亚瑟就不说了,活脱脱跟拉斐尔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艾伯特也是,虽然平日里笑嘻嘻的,不过小小年纪也很沉的下来,这么一想着,也觉得倒是这样。把这个事情很快就放下来,正好去换衣服的三个小家伙纷纷出来了,凤衍给两个小寿星带上了寿星帽子,准备切蛋糕。

    摆满了水果的蛋糕被切成小块,凤衍端了两分,给两人一人一份,“生日快乐!”

    两兄弟把蛋糕接过来,也不急着吃,先放在一边,然后两人走到凤衍身边,一左一右的亲了亲他的脸颊,“谢谢爸爸,我们都很高兴,有您跟父亲在,我们会一直幸福的!”

    凤衍笑眯了眼睛,伸手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后背,让他们去吃蛋糕,自己给言久递过去一分,才走到拉斐尔跟前坐下来,拉斐尔伸手握紧他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是啊,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虽然还是很有很多问题,不过只要是两个人在,这些问题都会被他们解决的,所以他们一家就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完结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