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九章:完结篇

作者:华英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紫祺怒火中烧的一路飙车回到家里,她刚到家,交警也到家了,要抓她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她这一路穿了十几个红绿灯,超高速,大白天的飙车,几个交警都跟在后面,这可不只是简单的不遵守交通规则那么回事了,那是谋财害命!

    皇紫祺不理跟在身后的交警,腾腾的跑回家中,见到杜芸,质问道:“妈,你是不是找三哥三嫂的麻烦了?”

    杜芸正为今天的事情伤神,见到女儿气急败坏的跑过来,一进来便指着她质问,脸色也很不好。

    “怎么了,谁惹你了?”杜芸起身问道,扯了一张纸巾给皇紫祺擦汗。

    皇紫祺一把打掉她的手,径自走到冰箱拿了一杯矿泉水了来,打开盖子便灌起来,一瓶矿泉水一口便灌完了。灌完水后,出了两口气,才回过神来,定眼看着杜芸,道:“你为什么要得罪上官若冰与皇爵,你为什么要得罪他们?你想害死我吗?”

    “我怎么会害你呢?你怎么说话的?我今天只是帮君婷说几句话而以,这怎么就害死你呢?”杜芸愤怒说道。一个两个的都说她,她有做错什么,现在是杜家吃亏,杜家有女人躺在病床上,那是生不如死啊。

    “你帮她说什么话?那个神经病,嫉妒别人,抢别人的男人,抢不成便要杀人,也就你们杜家生得出来。”皇紫祺这话说得可是狠了,将杜芸也骂上了。

    “你,你说什么?”杜芸震怒,伸了手便拍皇紫祺,皇紫祺也没有动,就由着她打在脸上,霎那间,右脸便肿了。

    杜芸急怒下打皇紫祺,打完后看到女儿的惨样,一下子又心痛起来。皇紫祺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人打过,她更是连重话也舍不得说她一句,可是今天,她却打了她一巴掌。

    皇紫祺捂着自己的右脸,盯着杜芸道:“好,你真好,在你的心里,你的娘家侄女比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重要是不是?”

    “你傻说什么,君婷哪里有你重要,在妈妈的心里,谁都没有你重要。”杜芸伸出手要去摸皇紫祺脸上的伤,被皇紫祺躲过。“你别急,我去拿冰块。”说完匆忙往厨房而去,一会,拿出一个冰袋,要替皇紫祺敷在脸上。

    “你得去给三哥三嫂道歉,求得她的原谅,否则,别怪我不认你做妈妈。”皇紫祺躲开杜芸的冰块,就让脸上的红肿肿着。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一个长辈去跟两个晚辈道歉,紫祺,不能因为妈妈爱你,你就可以这样对妈妈。”杜芸很不满的说道,今天她才与他们两个闹翻,现在就叫她去跟他们两个道歉,这事她做不出来。

    “你不帮我去给他们两道歉,我这部戏便没得拍了,我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二的角色,好了,就因为你来这一出,什么都没有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找我拍戏了,我也当不成明星了,这都是你害的。”皇紫祺像是感受不到脸上的疼痛,一个劲儿的发泄对杜芸的不满。

    “这部戏不是你表姐给你找的吗?关他们两什么事?”杜芸诧异问道。

    “笑话,杜君婷找,她从前怎么不跟我找。王导演是看在三哥三嫂的面子上才安排给我的。你将他们两个得罪了,今天就不要我拍了,之前拍的全毁了,我辛苦这么久,啥都没得到。我现在没戏拍了,我的梦想全让你给毁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恨你!”皇紫祺一屁股坐到地板上,一点也不注意形像哭起来。

    虽然被女儿吼很让自己不爽,但是看到女儿哭得这么伤心,那份气愤霎时被心痛取代,此时只想哄女儿不要伤心。

    “紫祺,你要妈妈去道歉,妈妈便去,你别这样伤心了好吗?”天下做慈母的都有一类似的通病,无论儿女的要求多无理,做母亲的都尽力满足。

    听到杜芸说要去道歉,皇紫祺忙止了哭声,抬起头问道:“真的?”又怕杜芸反悔一样的道:“那现在去。”

    “别急,让我们来想想,如何道歉会比较好。”杜芸点头道。转念之间,她便有了打算。不就是道个歉吗?她一个长辈给晚辈道歉,他们两个也要受得起。她也正好借这次的事情,与老爷子,与二房一家搞好关系。

    杜芸回来后,仔仔细细的想,虽然觉得要自己低头很是掉面子,但是在利益面前,面子什么的就不是个事儿了。

    “妈,道歉便道歉,有什么好想的。”皇紫祺很不满,以为杜芸是托辞,起身拖着杜芸便要走。

    “别急,紫祺,遇到事情一定要冷静,不能乱了分寸。我们不要只顾着道歉,我们得想想,这个歉如何道会比较好。”

    “妈,你说怎么道?”皇紫祺收起脸上的泪水,眼巴巴的看着杜芸。

    “紫祺啊,上官若冰对谁最亲,也最听谁的话,这你知道吗?”

    “二伯母。”皇紫祺感觉脸肿起来了,于是自己拿起冰块敷脸。

    “对了,我们去跟周淑娴委婉的提出歉意,由她出面替你说情。你二伯母这个人,向来心是很好的,由她出面,比我突然的去给他们两个小辈道歉要好得多。你呢,也不用着急,我先去,你后来,知道吗?”

    皇紫祺想想,觉得她妈妈的这个安排很好,这时也不再燥动了,便催着杜芸去二伯家打二伯母。

    今天周淑娴并没有去看杜君婷,去看她干嘛,要解决什么事情有两个孩子在,绝对不会吃亏,所以乐得呆在家里。

    “二嫂,二哥回来了吗?”杜芸左右看了一下,没见着皇泽凯,心下稍安了一些。

    “回来了,在楼上看书呢?”周淑娴正准备晚上的饭菜,见杜芸进来,便擦了手陪着坐下来。

    “二嫂,我是来向二哥道歉的。今天在医院里,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家泽浦都说我了,我也后悔了,我可能是到了更年期了,所以,说话不经大脑,只是看到君婷躺在病床上,将来有可能再也起不来,心痛她,所以,也不管谁对谁错,就,就……”杜芸这说着,眼泪也掉了下来,她做姑的疼侄女没人能说她不对。

    “我嫁到皇家来,自然是皇家人,当然以皇家人的利益为重。可惜我毕竟姓杜,君婷与我有血缘关系,不管我是嫁到哪里去,与娘家的亲人的感情都是断不了的。

    二嫂,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我理解。”同样都是女人,周淑娴当然理解。

    “我知道君婷做得不对,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咱们杜家虽不是首善之家,但是家族里任何人从不做违法的事情。可是,看到她躺在病床上,动也不能动一下,我这心啊,就痛得难受。可是,爸听我替娘家维护,就很生气,叫泽浦训我。

    我知道我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爸生气我也是应该拭,二哥气我也是应该的,小冰小爵估计也在生我的气,我这是没事纯得罪人。二嫂,我跟你说,我其实真的很喜欢皇爵,所以,他一回国,就想将君婷说给他。结果,皇爵非要娶若冰,我内心里啊,真是遗憾无比,对若冰确实也是没脸色。但是现在想想,那时的我想左了。这个婚姻之事,并不是谁谁谁能控制得了的。我对若冰也不应怀恨在心。”

    ……

    皇紫祺算计着时间,估计这会自个妈已经跟二伯母联络好感情了,于是赶到周淑娴家,对二伯母哭诉道:“二伯母,都是我妈,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害我戏也拍不成了。”

    皇紫祺脸上的肿刚才敷冰块,消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清晰可见。周淑娴一眼便看到她脸上的伤,问道:“紫祺,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这里啊?”皇紫祺摸了下脸颊,偷眼看了眼杜芸道:“刚才回来的时候,与人打了一架,被人打了一巴掌。”

    “谁敢打你?”周淑娴有些吃惊,在京城这个地,还有人敢打皇紫祺。只是也放心了,不是若冰便好。

    “我也没吃亏。”皇紫祺低头说道。

    “刚才你说戏拍不成了,怎么回事?”周淑娴是知道皇紫祺正在若冰的那部时装大片里面演一个角色的。

    “都是我妈,为一个神经病杜君婷讨什么说法,有什么说法好讨的嘛?那女人没死便是好的了,我们那么多人看到,她想将三嫂置于死地,真是丧心病狂。”皇紫祺很不满的看向杜芸。

    “……”周淑娴看着皇紫祺让她继续说。

    “二伯母,三嫂生我气了,要停了我拍的那个戏,那我之前的那些努力便白费了,而且如果我被人这样抢了角色,以后也别想有人找我拍戏了。”皇紫祺拉着周淑娴哭起来,那是真伤心。

    “二嫂,你看,我也知道自己说错了,您就帮我给两孩子道个歉,让他们两个不要计较我了。”杜芸道:“要不,我亲自跟他们两人道歉,只要他们能原谅我这个婶子,怎么都行。”

    周淑娴看着面前的一对母女,已经明白两人今天前来所谓何事。不是因着这事,就杜芸这高傲的性子,就算是她错,她也不会来道歉。作为女人,只有为了孩子的时候,才会抛开一切。

    周淑娴笑了笑,抬头看了眼楼上,对皇紫祺道:“你三嫂的性子,你也知道,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如果你是想当演员,你二伯父想在家族企业的基础上,开一家影视娱乐公司,到时候我叫他捧你。可好?”

    皇紫祺眼神眨了眨,有些不相信这个消息,家里人不是一直反对她拍戏的吗?怎么现在也要进军影视行业,如果是这样,那自己能成大明星的可能性会更高,想想便高兴。但是,这次的的时装片,也不能不要啊!

    “真的吗?二伯母。”皇紫祺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内心的期盼与雀跃溢于言表,抱住周淑娴的手臂道。

    “是你二伯决定的,这几天他都在考虑这个事情。”

    “就是说还不一定会成?”皇紫祺掩不住内心的失望与小慌张。“我去问二伯去。”

    “要问我什么?”皇泽凯正好下来,看到杜芸,眼里的不厌烦藏都藏不住。

    “二哥。”杜芸起身讪讪的叫道。

    “二伯。”皇紫祺叫道。“二伯,我妈知错了,她也是疼自己的侄女,您别怪她了好吗?”

    “刚才说起成立影视娱乐公司的事情。”周淑娴道:“既然要做便做吧,紫祺到时也可以帮家里的忙。”

    “哦。”皇泽凯不置可否。

    “二伯,是真的,我一定会努力为家族做贡献。”皇紫祺忙表功道。

    “二哥,是真的吗?如果真能成立,相信所有族人都会赞同的。”杜芸也是满心期盼,家族出产一年也不少,否则,光靠一个人的工资哪里能过得如此滋润。

    皇泽凯就算对杜芸很不待见,但也是自己的弟媳,态度也不能太过。“这个行业利润很高,为了保持皇家族产稳定性的增长,可以考虑进军这行业。”那便是肯定了。

    “二伯英明。”皇紫祺跳起来,如果自己家成立了影视公司,那自己拍戏便不成问题了。成大明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皇紫祺开始幻想了,她成为大明星的样子。

    皇泽凯没有回应。

    “你要出去吗?”周淑娴问道。

    “嗯,你也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个饭。”皇泽凯有应酬,一般都会带上周淑娴。

    杜芸眼神暗了暗,很是羡慕两人的感情。结婚这么多年,哪样的夫妻还能有初时的感情,再深的爱情也被生活的磨砺给磨平了。只是他们两人依然是蜜里调油,感情越来越深似的,让人好生羡慕。

    “二伯母,我的事……”一听周淑娴要走,皇紫祺急了,抱住周淑娴不让走。

    “好了,我会跟若冰说的,但是她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周淑娴答应道。

    “二伯母,你一定要说服三嫂,您看,家里马上要开影视公司了,到时候不得要演员,有现成的我不是更好。如果我这次能在这个片子里暂露头角,将来就可以为家族的公司赚到更多的钱了。”

    “好,我会跟她说的。”周淑娴安慰道。

    “你演戏的天份并不高,要公司捧你,那不是要出大本钱。”皇泽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二伯母?”皇紫祺眼巴巴的看向周淑娴,可怜香惜惜的样。

    “好了,我会帮你说的。”周淑娴心机并没那么深,她是平淡处之的那种人。

    “谢谢二伯母。”事没办好,先谢了,得了人家的谢,就不能不办好。皇紫祺乖巧道谢。

    “那二哥,二嫂,你们忙,我们回去了。”杜芸起身告辞,家里几个交警等着呢,得回去处理交通问题。

    周淑娴送两人出去,也不耽误,取出电话便给若冰打过去。

    “若冰,刚才你三婶与紫祺过来了,向我道了歉,你看是不是要她亲自向你道歉?”周淑娴问道。

    “妈,跟您认错了,很好,她还是很上道吗?”

    “那紫祺拍戏的事?”

    “妈,您出马我还能不答应吗?”

    “你要是不同意我也不会勉强。”周淑娴笑道。四五十的人了,笑起来既然一点皱纹都没有,现在看起来好像更年轻了一些。她的一生也算是完满了,丈夫成功,儿子优秀,媳妇也是很棒的。

    这事便如此了,若冰并没有小气到与皇紫祺去计较,而且换人也挺麻烦,给工作人员增加很多的工作,既然她们认错了,她也就不会把着不放了。

    摄影棚内,今天要拍两人的接吻戏。

    之前两人只亲密相望,两人眼睛里的柔情可以将所有人的心融化。只是可惜没有接吻,爱情戏哪里能不亲吻呢?现在的观众就爱看这个。所以,王导演今天准备拍这个,这场戏之前的是没有的。

    吻戏,两人是夫妻,拍这个应是毫无压力的。

    只是,两人都是本份的人,两人并不是专业的演员,两人是夫妻不错,但是,两人是夫妻并不表示两人就能在外人面前拍吻戏,所以,这一出戏拍得很不顺利。弄得王导都要放弃了,没办法,对面的两个人,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如何跟他们说。

    吻戏拍不好,王导演只好另想他法了。

    若冰回到家,躺在床上便睡着了。拍戏其实挺累的,这一觉便睡到下午八点。皇爵回部队了,这时候还没有回来,今天应是不会回来了。若冰起身,随便给自己弄了点东西吃。

    刚吃完,皇爵便回来了。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皇爵什么也不说,直接走过来,牵起若冰的手便走。

    “你要带我去哪?”若冰扯了一张纸巾擦嘴,一边随着皇爵往外面走去。

    两人坐上车,皇爵也不说话,若冰也不问,两人听着音乐,就这样坐着。

    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人已经能做到心意相通,就算不说话,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皇爵什么都不说,肯定在计划什么事情?反正迟早会知道,没必要问了,保持神秘会好。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到了一座山脚下,若冰看了看皇爵,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她到这里来。上山的路不太好走,还没有修好,到处都是废弃的建筑垃圾。车子只能慢慢的行驶上去。

    “这是哪?”若冰看着眼前一闪而逝的招牌,麒麟山庄,正在开发的旅游项目。

    “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弄了个山庄,搞了有半年了,还没弄成。”皇爵轻声道。

    “你弄的,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说?”

    “我想等弄好了再告诉你的。”

    若冰看了眼皇爵,不知他身上还有多少秘密。弄这一个山庄得不少钱吧,他从哪来这么多钱,看来,他比自己还会弄钱。

    “看这个样子,还没弄好呢。这么晚上的,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呢?”若冰问道,直觉肯定不是为了告诉她他的生意的事情才带她来。

    “等下你就知道了。”皇爵保持神秘,不肯多说。

    若冰不置可否,反正,这家伙难得玩神秘,他要玩便玩吧。

    车子又行驶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两人打开门,走了出来。

    “我带我来山顶吹吹风?”若冰走了两步,空气真好,还有玫瑰花香的气味,“这里有一座玫瑰园?”

    皇爵笑了笑,打了个响指,随后,四周亮了起来,原来,是在四周摆了一圈的蜡烛亮了。而蜡烛围着的,便是一圈红玫瑰,空气中的香味便是它们散发出来的。

    若冰惊喜的看着四周,对皇爵道:“你弄的?”

    这么浪漫,应该经常来一次。

    皇爵点点头。

    “你出了剧场便到这里来了?可是只有几个小时,哪里搞得好呢?”若冰此时欣喜得头脑发晕,但是还是有思维能力的。

    皇爵没回答,牵着手走到玫瑰花丛中,这时候,天空飞来一个飞船一样的氢气球,上面写着‘若冰,我爱你。’

    若冰感动的看了眼身边的男子,他是要向她求婚呢。

    她不会拒绝,因为她也爱他。

    皇爵微笑着取出戒指,单膝跪下,对若冰说道:“若冰,嫁给我。”

    “我愿意。”若冰没有一丝的犹豫。

    夜风习习,沁人心脾,灯光闪闪,散发无限遐想。两个相爱的恋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感受彼此的爱意。

    “若冰,你还记得你打我的那一拳吗?”皇爵说道。

    “我记得。”若冰忍不住笑道。

    “都出鼻血了。我还从来没有被人打得出鼻血的。”

    “是不是很恨我?”

    “没有,只是觉得你好特别。”

    “……。”

    “皇爵,你爱过我姐姐吗?”这是若冰一直想知道的事。你爱过从前的若冰吗?

    “我愿意为你姐姐付出一切。”皇爵想了想道。“在我的心里,她一直是很美好美好的。”

    “爱?”

    “如果说这是爱那便是吧。”皇爵也不否认道:“若冰,我对从前的你与现在的你感情是不一样的,你懂吗?”

    “……我懂。”若冰点点头。

    皇爵对从前的若冰的感情,是一种纯洁的真挚的情感,也许与爱情无关。但是对现在的若冰,那是从骨子里爱到心里,当然,没有之前的若冰,他也不会爱上现在的若冰。现在的若冰与从前的若冰,其实是一个整体,是一个人。

    皇爵求婚成功,两人便准备回江城,因为,若水的骨灰现在还存放在吴一凡的酒店里一直没安置,两人得取出来,不管如何,总得落土为安。

    两人回来,就是为了安葬若水的骨灰。两人回来,谁也没有告诉,更没有回家,上官吉庆在江城,怕他会问起,所以,没有回去见上官吉庆,准备将若水的骨灰葬下后直接回京城。

    墓地是横哥帮助找的,虽然这个混混对若冰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是这几人,还是帮助了她,为她出了力,她不能用了便弃之,不理不睬。但是她也不能看到这些人,依然混着社会,她上官若冰可是没想过要做混社会的大姐大。

    “横哥,你们就准备这么一直混下去?”若冰问道。

    “走一步算一步。”横哥应道,他们也想走正经路子,可是没那个能力。

    “这样吧,兄弟们合计一下,做点什么营生,本钱我来出。或者你们愿意的话,我帮你们介绍份工作,这看场的事情做不了一辈子。”若冰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虽然这几个家伙是在自己逼迫下才帮自己做的事情,但是,也算是帮着自己做了不少事。若冰的打算,如果他们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做,便让他们去失孤联合会,让他们去解救那些被拐的妇女儿童。

    “老大,谢谢你,我们一切听你的安排。”横哥表态道。后面跟着的小弟们也一脸听从的表情。

    若冰看几人兴奋的表情,知道他们也不是作恶之人,能帮到他们也是一件大好事,多做善事,也许对姐姐的在天之灵会有帮助。

    “还有,那两个女人的视频,将它们毁了吧。”

    “毁了?好的,好的。”横哥点头。

    终于,皇爵的师兄还有师傅要回国了。若冰陪着皇爵一起去机场迎接。

    若冰心中有些忐忑,对皇爵的师傅,神龙组的创始人,在做杀手的时候便一直有耳闻,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因为没有几个人了解他。

    “皇爵,你师傅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师傅是*派的传人,这个门派传承了几百年,在历史上没有什么名气,从前都是一代单传,只是到了他这一代,传的弟子多了些。”皇爵了解得也不多,只是知道,师傅懂的东西很多。

    “哦。”若冰也不再问了,

    皇爵与若冰站在接机口,没多久,便看到师兄簇拥着师傅大步走来。皇爵挥动着手臂叫道:“师傅,师兄,这里。”

    若冰看过去,那个由四个中年男子围着的单瘦老人便是皇爵的师傅。老人虽瘦,但是眼睛时隐藏的精光,无一不透露他的强大。

    围着他的四名男子,可都不是普通人,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他们是王者,是能独当鳌头的王者。

    “你师傅深不可测。”若冰的感觉。“你师兄们也都很强大。”

    “那是,当然了。”皇爵不无骄傲的说道。

    “吹你一下,你就飘起来了。”若冰嗤笑道。

    说话间,师傅与师兄们便走到面前。

    “师傅,师兄,可将你们盼来了。”皇爵上去拥抱师父,两眼含泪,怕是见皇泽凯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瞧你这孩子,都多大了。”师傅一脸嫌弃的样子,却是开心无比。“还不给我们互相介绍一下。”

    “你们都知道了,这是我老婆,上官若冰。若冰,这是我师傅,这是大师兄,这是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皇爵一个个的向若冰介绍道。

    “师父好,师兄们好。”若冰上前打招呼道。

    “你好,弟妹。”师兄微笑着看向若冰。

    “是个好孩子,与小爵很配。”师傅仔细打量了若冰道。

    若冰不好意思的看了眼皇爵,低头笑道。

    “逆天之人,得天独厚。”师傅随后又说道。

    若冰抬头看着师傅,又看了看皇爵,难道自己的事情,师傅知道?

    “师弟,我们可是来参加你的婚礼的,什么时候办啊?可别让我们等太久。”大师兄问道。

    “大师兄,难不成您还有生意要做?这次来了,都得多住些日子才能走,最好,就定居在这里,反正,这也是你们的家乡不是?”皇爵说完,转向师傅道:“师傅,您说呢?您不是一直说落叶归根吗?”

    “这个可以考虑。”师傅点点头。

    皇爵开着车子驶过自家的别墅,别墅买得大,他们几个来了,也不用去住酒店。

    皇泽凯,周淑娴两人早早等在家里,这会,算着他们应该到了,都等在门口迎接。

    车子驶进来,皇弘与周淑娴忙迎了上去。皇爵停好车,忙下车打开车门请师傅出来。

    “爸,妈,这是我师傅。”皇爵扶出师傅介绍道。

    “师傅,您总算来了。”皇泽凯激动的迎了上去。周淑娴两眼含泪。

    皇爵在M国遇到的一切,他们两人都知道了。眼前的这位师傅可不仅仅是传经授教那样简单,他可是他们儿子的救命恩人,没有他,他们的儿子便没了。

    皇泽凯都恨不能跪下来感谢师傅的救命之恩,只是作为一个现代人,作为一个管理着几千人的集团总裁,实在是做不来这事。

    “师傅,请进,饭菜弄好了。”皇泽凯将自己的两名御厨带过来,张罗了一桌子的菜。

    “辛苦了,辛苦了。”师傅对皇泽凯也很了解,是个人才,是个有进取心的人,他收下皇爵,不仅皇爵本身是个很优秀的人,更是皇爵的父母都是善良通达之人,师傅相信,上梁正下梁才不会不正。

    师傅过来了,师兄们也过来了,现在,就只要举办婚礼了。

    今天晚上定是把酒言欢,不醉不罢休。

    但是现在的酒文化,劝酒不将人劝醉,喝酒只需要喝得尽兴。

    若冰心里藏着事,依着师傅所说,看来,他们是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绝密的事情,皇爵都对师傅说,看来,他对他师傅的感情,可能超过皇泽凯与周淑娴。

    吃完晚饭。皇泽凯将两名他的专职御厨留下来,他则与周淑娴两人回去了。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师门的弟子还有若冰。

    师傅以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若冰,灿然一笑道:“借尸还魂这样的事情既然让我的徒儿给碰到了,所以我说,小爵是个天佑之人。”

    “就是,如果小爵不是天佑之人,又如何会在生命危机关头遇到师傅您呢?”大师兄可能是所有徒弟里最爱说话的人。

    “师傅,小爵都对您说了我的事?”若冰问了自己憋在心里许久的话。

    “是的。你不必紧张,像你这样的事情,其实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不为人知罢了。”师傅看出若冰的紧张,宽慰道。

    “师傅,像我这种情况,我姐姐的灵魂会不会有一天会回来?”

    “这个,应该不会了。”

    “师傅,有什么办法能找回来吗?”若冰纯粹死马当活马医。

    “当然没办法,这不知要有多巧合才有的事。小冰,你就安心的住在你姐姐的身体里,你姐姐也许更高兴这样的结果。”师傅说道

    “对,说不定是你姐姐感受到你的死亡然后自己寻死的呢?”大师兄说道。

    “哦,这样。”若冰低下头,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姐姐能回来,她不应死的,死的人是她。

    “别想太多,你就安安心心的与小爵幸福的生活,我看得出,小爵对你的感情很深。你们两个,既然要经历这些!……这个也是你们两的缘份,好好珍惜。”师傅叹道。

    若冰安排师傅与师兄几人去休息,这才回到卧室。皇爵敲门进来,坐到她的对面,道:“你还在为你姐的事情烦心?”

    若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怎么能不烦心呢,怎么能当成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呢?面前自己深爱的男人可是自己姐姐深爱的男人呢?姐姐没有过一天幸福的日子就这样走了,她太可怜了。

    “如果你姐姐知道我们现在一起,一起幸福的生活,她一定会很开心的。你要知道,她有多么的爱你。为了她,你一定要幸福的活着,为了她,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婚礼的事情是由王导演来负责,布置婚礼现场,婚礼流程,像他们这些人才专业,远比那些婚庆公司的人策划的婚庆要独特许多。

    婚礼的各个方面,皇爵早在一个月前便开始筹备。而若冰,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做一个幸福的新娘便可以了。

    对,新婚的礼服由若冰负责,答应嫁给皇爵后,若冰便开始准备自己的新婚礼服,白色的,红色的,雅典的,古典,各个不同风格的礼服做了十来套。婚礼那天,绝对能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若冰是从江城的家中出发,是的,头一次婚姻,两人并没有婚礼,就是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她出嫁了,很多人都是事后才知道。

    小米作为她的伴娘,一直陪伴在她左右。

    “若冰,你真幸福。”小米真心羡慕道。

    “你也会有这一天的。”若冰淡淡笑道。

    “嗯,再有一个月你们两个便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只是可惜,你不能做我的伴娘。”小米皱着眉头,遗憾道、

    “没关系,反正你家姐妹多。”

    “可是,没一个姐妹能与你相比。”堂姐妹,表姐妹的,如果玩不来,又哪里能比得过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

    “总比我好,我除了你便没别人了。所以,我结婚一定得在你前面,否则,我都没得伴娘了。”若冰笑道。

    “难怪,一凡非要推迟婚礼,真是的。反正我无所谓,你高兴便好。”

    “三嫂,我来当你伴娘不好吗?”皇紫祺从外面跑进来。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拍戏吗?”若冰吃惊紫祺会到来。

    “结婚哪里有三嫂嫁人重要。”皇紫祺是从片场赶过来的,可真是紧赶慢赶。好在,没有迟到。

    “谢谢你。”一个伴娘少了些,有两个拼一个好事成双。

    吉时到了,皇爵乘坐的直升机也到了,皇爵一身少将军衔,从飞行着的直升机上跳下来。紧接着,是他的伴郎们,也一个个的纷纷从飞行着的飞机上跳下来,在空中表演了一场花样跳伞后,降落在若冰家门前。收得大家的喝彩声,掌声一片。

    上官吉庆与胡仁英正在家里招待宾客,听到飞机声传来,全都跑出来,便看到一身笔挺军服的皇爵出现在眼前,英俊挺拨,宛若天神。

    “爸,妈,我带若冰走了。”皇爵对着还处在怔愣状态的上官吉庆说道。

    “好,好。”上官吉庆含泪点头应道。

    ------题外话------

    今天算是完结了,明天开始写番外,原本不想写的,但是有读者说,想看男主与女主从前的故事。为了喜欢本文的读者,接下来的几天,英雄将故事里的人物完善一下,写些小故事,大家若是感兴趣,可以来看啊。

    还有,到今天为止,全本订阅的读者都报上名来,原结文发奖励了,只要提供全本订阅的截图,就有礼品送啊。群号:182897305

    多谢大家的陪伴,谢谢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