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5章 大结局(下)

作者:公子于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杨河和班觉贡布在办公室里颠鸾倒凤不知道天地为何物。

    傅杨河又躺下啦,这一回没有上一回严重,只是走路两条腿叉的有些开,还有点一瘸一拐的。

    杨慧娜说:“浴室里要放个地毯啊,防滑。”

    傅杨河红着脸说:“知道了。”

    杨慧娜没有多余的话,因为这一回和上一回不一样,这一回傅杨河没拉着被子遮着,脖子上的吻痕她都看见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杨慧娜心情很复杂,儿子和女儿还是不一样的,嫁女儿的都还会不舍得,何况儿子。她知道同性之间怎么做,自己的儿子又是下头那个,身体能不能吃得消,她还是担心的。

    毕竟班觉贡布那小子人高马大的,一看就浑身使不完的力气。

    于是她便抽空跟班觉贡布隐晦地聊了聊,大概就是说傅杨河看着身体结实健壮,其实小时候也是娇弱弱的。如今和他在一起了,他就要担当起照顾他身体的责任了。

    “他是跳舞的人,身体是事业的根本,光健康还是不够的,还得时刻能活蹦乱跳的,你说对不对?”

    班觉贡布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杨慧娜在说什么,他在性上相当保守,因此有些窘迫,点点头说:“知道了。”

    他倒不怕别人知道这些事,但是被杨慧娜和傅年知道,他就觉得怪臊的,毕竟是长辈。他还是想在杨慧娜和傅年那里留下一个端正的形象,而且十一马上就到了,演出在即,傅杨河的确不能再一瘸一拐的了。

    于是班觉贡布便又开始了禁欲生涯,然后让工作人员去修傅杨河办公室的帘子。

    当时傅杨河抓着帘子,因为太用力,把窗帘给扯坏了。

    傅杨河心里很不忿,他第一回是在门后的地板上,第二回是在办公室里头,他连一张床的待遇都没有!

    班觉贡布向他发誓:“下一次一定是在床上!”

    新闻的事情解决以后,班觉贡布回了一趟家,跟班太太说了这个事。班太太没什么表情,只说了一句“知道了”。

    其实新闻闹的那么大,对他们家还是有影响的,他们家是上层人家,来往的自然也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信息发达,有些也看到了网上的新闻。不过他们是不信的,班觉贡布从小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一直都是他们子孙中公认的性格品貌身材能力家世都数一数二的好男人,什么时候听说过他喜欢男人?!

    何况班太太也说:“他如今一心扑在工作上,我就指望着他赶紧谈个恋爱呢,要真是傅老师,我也愿意!”

    她说罢就跟着大家一起笑,没人认真看待这个新闻,倒是她们事先多虑了。

    班太太没有再过问过他和傅杨河的事。班觉贡布原来还想着,是不是这件事处理的还算可以,班太太对傅杨河改变了看法?但后来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傅杨河一直想,他的人生至此也算无憾,如果哪一天能得到班太太的接受,人生就算圆满。但人生哪有那么多圆满之事呢,这样一想,觉得有这个缺憾,或许才是人生。

    为了扩大《风花雪月》的影响力,张导特意选择跟国内一个大的视频网站合作,进行全球网络直播,在直播前的几天,分别找了团队里的核心成员来拍视频,其中就有傅杨河,且傅杨河是仅次于张导的名人,所以也是重头戏,既包括对傅杨河的采访,还包括几场舞。

    “咱们准备了那么久,总算是到了验收的时候了!”毛青兴奋地说,“我打包票,我设计的这个舞台,绝对让大家惊艳!”

    毛青是很兴奋的,当初傅杨河说要亲自做领舞,他是高兴了好几天的。毕竟傅杨河是顶级舞蹈家,他设计的舞台和傅杨河那是相得益彰,彼此助益。后来听说傅杨河不跳了,他还可惜了好一阵,如今好了,直播前要录几个宣传片,其中的重头戏就是傅杨河跳舞,背景就是他设计的这个舞台。

    傅杨河也很兴奋,不光是因为《风花雪月》马上要上演了,还因为这一次掌镜的是张宏亮的御用摄影师曹元,执导的则是张宏亮本人,而他们两个合作的片子,素来以画面精美着称,拍的好了,有望称为傅杨河舞蹈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宣传片从上午一直拍到晚上,白天拍的背景是康乌湖的美景,夜幕降临之后,毛青设计的舞台流光溢彩,映着湖水,简直美的让人叹为观止。傅杨河一身藏装,独舞了一场,然后和肖央二人一起跳了一段双人舞,两人身姿行云流水一般,配合着穿透式全息影像,几乎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幻,效果非常震撼人心。

    等到拍完,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张导拍片要求严苛,甚至对光影的节拍和浓淡都有要求,所以重拍了好几遍,最后完工的时候傅杨河和肖央坐在舞台上,全都累的站不起来了。

    因为是宣传片,所以基本上挑的都是最高难度和最精彩的几个章节,极其耗费体力。但肖央很兴奋,他知道这段视频对他的意义。黄静晨说:“我们都嫉妒死你啦,可以出现在张导的镜头里,还和傅老师一起,还有那么多特写!”

    肖央难得露出灿烂的微笑来,说:“对我的意义不止你说的那些。”

    傅杨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等再过两年,我就比不了你啦。”

    他是真的感受到年龄带来的差距了。尤其肖央这一回明显很兴奋,跳的极为卖力,基本上拿出了全部的功夫,所以跳的很出彩,跟他比也毫不逊色。他们俩到张宏亮那里看回放,才发现镜头里看着更华美,整个舞台美轮美奂,光打在他们两个的身上,举手投足都流光溢彩。

    “这还没经过后期处理呢,”张导说,“等调了色,做了剪辑,效果会更好。”

    大家收工各自回去休息,一直在旁边观看的班觉贡布陪着他回宿舍,一边走一边夸他。

    “是真好,比原来见你跳的还要好。”

    傅杨河累的很,拽着班觉贡布的胳膊,说:“可我却觉得自己老了,你看肖央坐了一会立马恢复了元气,我到现在两条腿还是软的。”

    “我给你捏捏。”班觉贡布说。

    傅杨河去洗了一个澡,出来就趴在床上让班觉贡布给他按摩。他只穿了个裤头,身条柔韧优美,皮肉都透着香气。班觉贡布的按摩手法非常高超,舒服的他直哼哼。班觉贡布被他哼哼的全身冒汗,只好聊一些别的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你和肖央跳舞的时候,我用手机录了一段,发给我阿妈她们看了,她们夸你跳的好。”

    傅杨河扭头问:“你阿妈也夸了么?”

    他简直不敢相信。

    班觉贡布笑着说:“她一直都很喜欢你的舞蹈,不然当初你刚来也不会就请你到我们家去做客。如今虽然因为我的缘故,对你有点意见,不过她对你的艺术造诣还是很欣赏的,说不能看你亲自跳一场,很遗憾。”

    “她要是肯接受我,我天天可以跳给她看啊。”傅杨河抓住班觉贡布的手,笑着说。

    “总有一天会接受的,你没发现她最近对你态度好了很多么?”

    这倒是,前天班太太来康乌湖见张宏亮他们,不知道是碍于众人的眼光还是怎么回事,临走的时候居然还跟他说辛苦了,让他注意身体,还握了握他的手。

    但傅杨河没敢过多解读,怕自己一厢情愿,毕竟那些话和动作也可以理解为班太太公事公办,只是将他当做编导来看。

    “前些天我回去看老太太,她突然把我叫到她房间里说了不少话,虽然都是聊家常,不过感觉她的态度软了很多,我觉得是个好兆头。”

    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其实班太太不接受他,最难受的不是他,而是班觉贡布,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哪一方都舍弃不了,夹在中间有多难受,自己的爱人自己心疼。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都不难受,你也不要太在意,”傅杨河趴在枕头上说,“你说要是你阿妈也接受了我,我也太幸运了吧。你看我事业这么红火,还认识了这么优秀的你,我爸妈又支持我,要是你家里人也都接受我,那好事不全都让我一个人摊上了?一下子那么多好事,我心里还不踏实呢。”

    班觉贡布就笑了,趴在他身上亲他的耳朵。傅杨河的耳朵敏感,被他亲的有些酥痒,但他真的没力气反抗了,于是便任由班觉贡布亲他的脸颊和嘴唇。

    两个人温柔地接吻,傅杨河打心底觉得他这一生已经很好,只但愿时间走慢一点。有时候他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三十岁,就觉得人生匆匆,几十年也如白驹过隙。人生到头来都是一死,所以重要的只是这过程。他想慢一些,再慢一点,和班觉贡布共度这余生。

    张导加班加点,宣传片在十一前两天投放到了网络上,因为出自张宏亮之手,又有傅杨河参演,于是立即在网上流传开来。宣传片总共只有三分钟,第一分钟是康巴的美景,以张宏亮和傅杨河的采访剪辑为开头,配着他们的声音,逐渐展现出康巴的美景和歌舞来,全是航拍,有雪山冰川也有河流湖泊,有万马奔腾也有藏人独立,再者就是《风花雪月》全场演出的镜头闪现,画面大气磅礴,音乐激昂恢弘,上千人的演出团队,画面叫人一看就热血沸腾,紧接着音乐转为藏族特色鼓声,伴随着藏族女声嘹亮而高亢的吟唱,傅杨河出现在镜头里。

    傅杨河本来就生的好看,化了妆打了光,置身于康乌湖的美景之中,更是光彩夺目。尤其他的舞蹈,本就以美感着称,如今经过剪辑之后,更是精彩绝伦,尤其是后面他和肖央的双人舞,不断闪回着康巴的一花一草一木,最后一个水滴入湖的慢镜头之后,画面陡然大开,他和肖央的双人舞在鼓声中飘逸潇洒,张力极足,叫人看了热血沸腾。

    这个宣传片立即上了热搜,不过也带来了负面效应,就是他和班觉贡布的新闻再度喧嚣尘上,网络上甚至有人说:“这样的美男子,不给男人可惜了!”

    “果然帅哥都去跟帅哥谈恋爱了!”

    好在《风花雪月》的新闻稿更多,暂且压住了他和班觉贡布的传闻。傅杨河却有些后怕,立志以后要远离娱乐圈,安安分分地跳他的舞,再也不要上电视了。

    他其实不是特别有事业心的人,当初一门心思要跳出一番成就来,那是没恋爱可以谈,如今有了班觉贡布,事业心就没那么强了。以前他的生活除了工作没有别的,以后他希望能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感情上,好好经营这段来之不易的爱情。

    十月一日,《风花雪月》正式开演,第一场不出意料爆满,还来了很多媒体,尤其昌都当地的电视台和报社几乎都来了。除此之外,当地的一些重要领导也来了。

    杨慧娜和傅年拿着票进场,说:“小琛真是的,我们还要买票!好在班觉孝顺,不然我们俩还拿不到这么好的位置呢。”杨慧娜冲着张跃抱怨。

    张跃笑了笑,一边扶着蒙克往里走,一边说:“第一场,票比较紧张,除去那些领导,好位置也没多少。他是故意给班总一个表现的机会呢。”

    “班太太她们来了。”小唐指了指远处。

    杨慧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班太太和孟韬,央金等人,搀扶着班老太太一起过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觉得到底是班觉的奶奶在,还是该去打个招呼,于是便带着傅年过去了。大概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班太太一路上听了太多夸班觉贡布的话,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因此对她也和颜悦色的,还介绍她给当地的贵太太们:“这是傅老师的父母,杨慧娜老师,傅年老师。”

    这些贵太太就算不认识杨慧娜和傅年,对傅杨河却都是知道的,听说是傅杨河的父母,个个都热情地过来寒暄。杨慧娜倒是有点后悔过来了。

    演出就快要开始的时候,班觉贡布和傅杨河才有空现身,两个人先去了傅年和杨慧娜那里说了两句话,杨慧娜心疼地说:“看你们俩满头大汗的,累坏了吧,快擦擦。”

    她说着就从包里拿了纸巾给他们。十一康巴已经很冷了,湖边有些冷,大家都穿的有点厚,傅杨河和班觉贡布也是。

    “你们看么?”傅年问。

    “我们在后台看。”傅杨河说。

    他们从傅年和杨慧娜那里出来,又去了班太太她们那里。当初给票的时候傅杨河怕两家人不对付,专门将两家隔开了。老太太是很喜欢傅杨河的,拉着傅杨河的手说话,两个人在那跟班太太她们说话,班太太自觉得脸上有光,心情极佳,说:“好了,你们快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了。”

    班觉贡布和傅杨河从贵宾席上离开,中间又碰到很多领导和要人,自然又寒暄了一番,一直到灯光暗下来,演出马上要开始,俩人才回到了后台。

    傅杨河忙的脚不沾地,他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忙,腿都快走断了,但也来不及休息,赶紧去后面看了下演出人员,尤其去看了肖央。

    肖央是见过大场面的,并不紧张,只是有些激动,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整个人好像都融化了一样。他是化了妆的,脸上抹了金粉,本来很秀气的脸庞有了夺目光彩,叫傅杨河想起了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笑着握了握肖央的手。

    终有一天他会谢幕,而属于肖央的时代,才刚开始。

    演出正式开始,傅杨河忽然紧张了起来,比自己登台表演还要紧张。他和班觉贡布,张宏亮等人本来都在监视器后面坐着,他忽然有些坐不住了,听到张跃谱的曲子想起来,一下子湿了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激动的很,便站了起来。

    班觉贡布扭头看他,在黑暗中捉住了他的手,他便紧紧握住了班觉贡布的手,盯着屏幕看。

    等到一切都发生的时候,他反而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觉得那演出华丽的不真实,觉得自己所处的环境不真实,但班觉贡布的手的温度却从未有过的真实,牢牢地抓着他。

    他想,《风花雪月》给他的最大礼物,就是身边这个人了吧。认识了他,爱上了他,得到了他。

    他便握着班觉贡布的手,趴在班觉贡布的背上,一只胳膊搂住了班觉贡布的脖子。

    他忽然就不紧张了,觉得这演出对他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他没有出息地想,班觉贡布最重要。事业的圆满,反而让他更在意爱情的温暖。他闻着班觉贡布身上发出的带着温度的气息,凑近班觉贡布的耳朵,说:“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很俗气,但情到深处,也只有这三个字而已。

    班觉贡布便摸了摸他的脸。

    演出进入了尾声,高潮过后,进入了《仓央嘉措情歌》,在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消散之后,缠绵而哀婉的音乐响起来,观众席中的蒙克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扭头看了身边的张跃一眼,见张跃正带着微笑,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

    傅杨河最后还是选择了朴实粗犷的那个版本,不知道为何,在今夜却格外触动人心。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 ,轻轻走出最高峰。”

    这本是他大放异彩的舞台,终究还是不属于他。蒙克心里有一点伤感,觉得人生总是缺憾。傅杨河宽慰他的时候曾经说过,人生就是这样的,本就很少能够圆满,他要做的,就是接受人生少有圆满这件事。而世上自有守恒法则,在这里缺失的,总会在别处补回来。

    “在爱情没来的时候,不要只为了没有爱情而伤感,要努力生活,提升自己,确保在爱情降临的时候,自己有能力抓住,有条件匹配。你看我,二十九岁得到了所爱,你还那么年轻,未来许多年,总有那么一个人,不分国家,也不分民族,更不分性别和年龄,他与你身体契合,灵魂熨帖,是你命中注定的爱人。”

    演出太过震撼人心,以至于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愣在当地,不久观众席上的人便全都站了起来喝彩鼓掌。张宏亮领着制作团队出来谢幕,傅杨河站在他身边,大屏幕上有刹那闪现出他的特写,那么俊秀,潇洒。

    班太太和杨慧娜她们并没有随着观众散场,她们都要去后台,但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班觉贡布和傅杨河的人。

    大家都有些兴奋,后台热闹的很。她们从后台出来,杨慧娜说:“到处找不到他们,原来在那儿呢。”

    班太太和央金她们闻言看去,就看见班觉贡布和傅杨河一边说着话,一边朝远处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两家人都没有追上去,班太太笑了笑,也没有说话,和央金一左一右,挽着老太太离开,老太太心里高兴,邀请杨慧娜明日去他们家里做客。

    “和傅老师一起。”她说。

    杨慧娜笑着应了下来,说:“好。”

    班太太她们都走远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班觉贡布和傅杨河了。

    俩人沿着湖边慢慢走,拉着手,傅杨河说:“我从来没像此刻这么喜悦,满足。”

    他因为《风花雪月》与班觉贡布结缘,如今圆满完成了任务,心里便没有了工作,只有爱,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月亮那么亮,映着湖水。

    班觉贡布忽然想起傅杨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说:“湖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傅杨河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班觉贡布停了下来,在月光下那么英俊,高大,声音温柔,说:“眼前人是心上人,真好。”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愿,这是最美好的一年,所爱之人,都会相见。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