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9章

作者:守子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次醒来的时候, 顾远宸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但是从通过后颈接入大脑的治疗设备来看,自己身体上的问题或许不大,但是大脑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

    医生们早已等候在床边,顾远宸在护士的帮助下坐了起来,领头的一位中年医生弯下腰,伸出两根手指, 亲切的问道:“这是几?”

    “二。”

    “知道自己是谁吗?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这些最简单的问题,是判断病人思维状态的问题。

    顾远宸缓缓的环视了一圈。这是间独立病房, 面积不大,天花板壁纸都是温暖的鹅黄色,墙角叠放着几张折叠沙发,监测仪器、抢救仪器和很多尚且不知道作用的医疗设备摆放在病床旁。总体来说, 这是一间似乎是为重症病人准备的的病房,设施齐全, 装备标准。

    也就是说,毫无特殊待遇,是每一个帝国公民都能享受的医疗待遇。

    “宁远宸。”最后他看向医生,“我是宁远宸, 十七岁。”

    “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

    顾远宸,或者说,宁远宸淡淡的笑了笑:“似乎是因为我做了个很长的梦?”

    第二天,除了医院的医护人员, 连军部的人也来到了病房,又是检查又是测试又是调查,各种各样的问题翻来覆去的问,无非是想知道宁远宸的这个“梦”到底都有什么内容。宁远宸谨慎的应对着,有选择性的只透露了之前五个世界的内容,或借口记不清了、想不起来,拒绝回答。好在军部的人也没有把他当成罪犯拷问,对他不太合作的态度十分包容。

    就这样耐着性子扯了一个星期,宁远宸终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就如他刚醒来时判断的那样,现在的时间,是他刚刚被养父桑切斯公爵带到中央星的日子。不过和他想的不同,他不是在宴会上进入系统,或者说进入梦境,而是在睡觉时,忽然昏迷不醒,到现在,已经过去了8个月了。

    在他“病倒”之前,已经有了几起类似的突然昏迷的病例,只是分布在帝国不同的角落,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在他之后,病人陆陆续续的增加,直到保守党党魁韩逊也昏迷不醒,在帝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专家们这才把这些零碎的病例联系了起来。

    韩逊昏迷后,仿佛是按下了一个按钮,一个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也纷纷病倒,帝国元帅穆景风,富豪排行榜榜首沈洛钧,军部一直警惕的军火商雷欧,最后甚至包括帝国皇储,还有更多的人,官员、贵族、平民、明星、演员、作家、歌手、画家、老师、学者……各行各业,涵盖了所有的年龄层,发病的人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完全随机,毫无规律可循。

    据统计,已经有几十万人陷入昏迷。虽然这个人数和整个帝国人口相比,又如一滴水至于大海,但是其中的重量级人物,已经足以使整个帝国的每一颗星球都感到恐惧。

    皇帝顾烨随机发布命令,整个国家进入到SSS级警备状态。由于不确定这到底是传染病还是什么疾病,所有的病人被紧急运送到了一颗新开发的度假星球,专家们也聚集在这里研究怪病的发病原因和治疗方法。

    开始的几个月,所有人都束手无策,这不是什么病毒或者细菌,也没有在病人体内发现毒素或者纳米机器人。除了失去意识陷入昏迷,每个病人都和健康人毫无区别。病人不断增多,然而治疗一无进展,帝国因此陷入了恐慌,贵族们蠢蠢欲动,期间甚至爆发了几场叛乱,好在皇帝顾烨运筹帷幄,调度军部将领和部队,镇压了叛乱,维持了帝国的和平。

    就在这时,一个病人忽然清醒过来,这位不过十几岁的花季少女直接从昏迷状态进入到癫狂状态,疯了似的尖叫着“别碰我”“这不是真的”“爸爸妈妈”,不到一分钟便猝死了。

    经过解剖,医生发现这位少女的死因是由于兴许过于激动,血压飙升,血管痉挛导致了应激性心脏损伤而猝死。

    少女好好地待在病房里,有什么能够在安全的病房里刺激到她呢?

    再又出现了几例死亡后,一个医生忽然突发奇想,将这次的怪病和多年前全息游戏头盔事故联系在了一起。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不通过头盔,而是像宇宙射线一样无形地到达这里,控制人的思维……

    物理学、航空航天学、生物学、宇宙学等等学科的专家们汇集过来,开始研究这个看不到的凶手。有了方向,科学家们很快就发现了端倪,果然,所有病人的脑电波都被某种未知的东西劫持了,病人就好像是感染了病毒的电脑,程序被迫按照病毒的要求运转,而不受本身控制。

    而这个“病毒”,居然是一种宇宙生物,这种生物并没有肉体,是纯粹的意识,他们就像是寄生虫,通过夺取生物的思维获取肉体。过去,他们一直生活在十分遥远的宇宙深处,或许是追随着有生命星系,不断的扩展迁徙,不知道自诞生到现在过了多少亿万年,终于蔓延到了帝国。

    “你梦境里的系统任务,其实就是这种生物为了占夺人类所做的练习。有的人在这场练习中崩溃了,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失去了理智,有的人依然昏迷不醒,也有的人幸运的逃离了。你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个。”主治医生温和的说,“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多说一些你的梦境,如果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信息,或许能够挽救更多的人,让他们从昏迷中醒来。”

    主治医生是个年过六十的老爷子,个子不高,面容慈祥,和宁远宸一起,坐在鲜花盛开的花园里。不远处,一个表情麻木的男子坐在轮椅里,目无焦距的盯着地面,两只治疗犬依偎着他。更远处,一个中年女子坐在草地上,拿着笔在纸上胡乱的划着,脸上露出明显的痴呆的笑容,忽然,她大声尖叫了起来,口中说着含糊不清的话,医疗机器人和医护人员飞奔向她,女人很快冷静下来,被抬上轮椅推了回去。

    “都有谁还是这个少数的幸运儿?”宁远宸问道,“元帅阁下,还有太子殿下,沈洛钧,韩逊……还有那个雷欧,都醒了吗?”

    “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医生眨了眨眼睛,“太子殿下已经被秘密护送回中央星了,估计明天会接受采访,安抚民心。沈先生正在复健中,韩先生昨天刚刚更新了花名册,刚醒来就要操心自己的仕途,政治家们可真辛苦啊……至于元帅阁下和雷欧先生,这是军部的机密,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指了指天空中隐约可见的战舰和飞船,还有随处可见的巡逻的机甲和巡逻艇,“你觉得呢?”

    宁远宸笑了笑:“谢谢您。”

    “我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医生望着他的眼睛,绿色的眼睛让宁远宸想到春天的树叶,“在‘梦境’里,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吧,之前有位年轻,在‘梦境’里受到了很多心理和肉体上的折磨,似乎是被注射了什么致瘾性的药物,虽然这都是假的,但是他还是出现了戒断反应,而且很抗拒人的肢体接触,有明显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还有位病人,性情大变,和昏迷前判若两人,据他说,他在梦境里度过了几百年。发生了很多对本人来说如此重要,甚至能够改变性格的事情,然而现在发现,一切都是假的,一定会觉得很难堪,很尴尬吧。”

    宁远宸沉默了很久,最后点点头;“是的。”他想到了母亲,想到了顾烨,无法控制的红了眼睛,“发生了很多事情,特别是,我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没想到这些竟然是某种外星生物在我的大脑里演给我的一场戏。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存在,变成了一个笑话。”

    “凡走过的,必然留下痕迹。”医生宽慰的轻抚他的后背,“这些记忆,也是你的财富。人活一辈子,其实最后留在手里的,也就是这些记忆,即使并非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可感情是真实的,它对你来说,便就是真实的。记忆里你得到的,即使现在失去了,但你也曾经得到过。拥有过的幸福,也是幸福。”

    宁远宸深吸了口气,望向天空,几颗巡逻摄像头飞速的划过天空,战舰缓缓的沿着轨道绕行。天空的颜色,蓝得仿佛是假的。

    “我明白了。”宁远宸对医生说,“我们回去吧,花园里并不是探究治疗方案的最佳地点,不是吗?”

    医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和宁远宸一起走回病房。

    一出电梯,来到病房所在的走廊,宁远宸不由得顿住了脚步。走廊里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一个军衔不低的军官朝着宁远宸走来,抬手行礼:“宁先生,元帅有请。”

    宁远宸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去看医生,医生也是一头雾水的表情。在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医生已经被另一位士兵请走了。宁远宸只能跟着军官,被他带回自己的病房。

    自己病房里,穆景风坐在他的床上,正低头看着自己光脑,翻阅着什么,看到宁远宸进来,立刻关了光脑,站了起来。

    军官并没有进屋,把宁远宸送进来之后便关了门。房间里只剩下穆景风和宁远宸。

    宁远宸瞪着穆景风,嘴唇紧紧的抿着,大脑一片混乱。比起自己“梦境”里的印象,穆景风瘦了一些,原本就瘦削的面颊,有些凹陷,皮肤的颜色也有些苍白,脸色憔悴,但表情依然坚毅,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他。

    看到穆景风,宁远宸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感觉,好像有些高兴,好像找到了依靠似的有些放心,可又有些尴尬和羞耻。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们曾经是耳鬓厮磨的情人,然后是血海深仇的敌人,后来是共临困境的战友,可这只是梦境里的事情,现实生活里,他们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素味平生。

    穆景风和自己一样,对“梦境”里发生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吗?从系统世界,到自己以为的现实世界,再到后来混乱的系统世界,这些都记得一清二楚吗?自己该怎么和他打招呼呢?

    不、不,等等!宁远宸忽然觉得胃扭曲了起来。那只是我的梦境而已,不是穆景风的梦境,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已……穆景风在这里,或许只是因为我是个幸存者,他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为对付外星生物做准备而已。

    想到这里,宁远宸忽然觉得羞耻得浑身发烫,几乎无地自容,恨不得躲起来。

    “宁先生?”就在宁远宸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到一声试探的呼唤,抬起头,才发现穆景风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元帅阁下”宁远宸轻声说。

    “我是两天前醒来的,醒来后治疗再加上公务,所以直到现在才抽出时间来拜访。主要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穆景风轻声说,“我听医生说,有些病人的思维,在梦境里是联系在一起的,会共用一个梦境。”

    “所以呢。”宁远宸的声音开始有些发抖。

    “我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穆景风干咳了一声,“在我的梦境里,你是不是曾经做过我的伴侣,后来,成了我效忠的主人——你知道的,所有的官员和军人,都要效忠皇室……接下来,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世界,好像打游戏一样,撑爆了系统。最后……”他有些脸红,“啊,抱歉,最后这个我知道,不是共享梦境。”

    “所以,”他盯着宁远宸的眼睛,“你是吗?”

    在宁远宸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攥住了穆景风的衣服。他克制住自己抱上去的冲动,而喜悦的酸楚已经哽住了他的喉咙。

    从醒来到现在,他一直在怀疑,眼前这一切会不会又是一个所谓的“梦境”。可如果这是真的,那几百年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不过是大梦一场的闹剧,这样的自己,未免也太可悲了些。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即使是痛苦的伤害,也是自己存在的意义,即使是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仇人,也是自己与世界的联系,突然之间,这一切都消失了,这就好像抹杀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他好像变成了一个幽灵,一缕轻烟,风一吹就能散,不会有任何人在意。

    而现在,穆景风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这一切不是没有意义。他有种自己突然活过来的感觉,好像现在,他才真正的站在地面上,呼吸到了空气,听到了声音,看到了颜色,感知到了自身的存在。

    “你知道吗?”宁远宸的声音抖得厉害,“最后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的母亲还活着,父亲找到了她,治好了她的病,然后我们生活在一起……这个梦太美好了,我就想,陷在这个梦里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人活一世,和大梦一场又有什么区别呢……”

    下一秒,他已经被穆景风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头顶上印下一个重重的吻,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令慈的事情,我很难过……但是我们会找到你的父亲的,我,太子殿下,沈洛钧,韩逊,或许还有雷欧,我们都会帮你的。”

    “但无论他是谁,你都是我所效忠的,至高无上的殿下。”

    “殿下本来想见你,但是皇室义务不容逃脱,他得先回去尽义务,所以被迫先回中央星了。沈洛钧,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现在两条腿不受控制站不起来了,但是他在努力康复中。韩逊因为昏迷,在党内的地位迅速滑落,自身难保,实在抽不出时间。雷欧的部下在他昏迷的时候叛变了,他现在既是被军部囚禁,也是在军部的保护之下。不过他这样危险的人物,我不建议你去见他。”

    “还有,以前的事,还请你继续怨恨下去,那样恐怖的梦,是我造成的,即使是梦,也不该原谅。我会用一生去赎罪的。”

    “别说了……”宁远宸紧闭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收紧了自己的手臂,紧紧的搂着穆景风的腰,“我现在想安静的一下。”

    他听到悠长而沉重的呼吸在耳边规律的起伏,他听到心脏重重的在胸腔里跳动,他听到自己屏住呼吸后狼狈的咳嗽,他听到衣物摩挲的沙沙声,最后,他听到自己终于哭了出来,压抑又解脱。

    “你知道,我也差点醒不过来。”穆景风抚摸着他的头发,嘴唇碰触着他的耳朵,“那个梦太美好了,醒过来简直太可惜了……你想听听是什么梦吗?”

    即使再努力的克制,宁远宸现在也是一脸鼻涕一脸泪。他更用力的把脸深深的埋在穆景风的衣服里,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

    断更很长时间,能够追到现在的同学,真的非常感谢你们不离不弃,已经离开的同学,我也真的很对不起,是我的错才让大家离开。

    不管怎么说,感谢所有支持我的读者。

    写这篇文期间,三次元发生了很多事情,学业跌宕起伏,心态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到现在感觉自己好像忽然新生了一样,想通了很多事情,也能直面很多事,当然还是很多事情没办法理智面对,比如文扑了收益不好什么的,但是感觉自己变得更坚强了,至少比以前更能面对了。

    下一篇开《朕总是很缺钱》,努力存稿中!!欢迎大家捧场,还望多多扩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