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七章

作者:莫晨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全国高考在每年六月上旬结束, 成绩公布却要等到下旬, 中间有十多天的空档期。

    宁妈妈本来想带宁耳出去旅游, 但是她工作太忙没能请到假。前几天都是同学聚会,学生们度过人生最重要的那座独木桥,当然要出来放松玩乐。等到后几天, 宁耳和邵柏翰一起出去旅游了。

    “多带点衣服,我听去过的同事说现在的海南特别热,出门走几个小时身上的衣服就要馊了。你多带点衣服。诶对了, 带防晒霜, 那边太阳那么大,你赶紧带上。”宁妈妈急匆匆地跑进房间, 把自己的防晒霜塞到了宁耳的行李箱里。

    宁耳有点茫然:“防晒霜?”

    宁妈妈叮嘱道:“去那里后,只要出门都得擦防晒霜知道吗?我听说能晒到紫外线过敏!”

    宁耳以前从没用过防晒霜这种东西, 但宁妈妈说了他就全部记住。

    收拾了一整晚的东西,晚上宁耳抱着西瓜看电视, 收到邵柏翰发来的微信。

    【邵柏翰:东西都收拾好了?】

    宁耳吃了一口西瓜:【嗯,你收拾好了没?】

    【没啊。】

    宁耳愣住:【你怎么还不收拾,不是明天早上的飞机么?】

    【等你过来, 我们一起收拾啊……小耳, 过来吧,我等你。】

    宁耳微微红了脸,把西瓜放下,他走向大门:“妈,我去找一下邵柏翰。”

    宁妈妈正在厨房收拾, 听到这话想也没想:“你去吧,早点回来啊。”

    宁耳开门离开。

    进了邵家的门,邵奶奶正坐在沙发上打毛线、看电视。她看到宁耳来了,笑着问:“小耳来啦,要不要吃苹果?还有梨子。想吃梨子吗?”

    “不用了奶奶,我们就说会儿话。”邵柏翰拉着宁耳的手,带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宁耳进了房间后发现一个很大的行李箱摊开放在地上,里面乱七八糟的,果然没收拾好。宁耳十分自觉地蹲下来开始整理,还学着宁妈妈的语气不停地念叨:“你要多带点衣服啊,还要带防晒霜。邵柏翰你有防晒霜吗?我妈说海南的太阳特别大,一个不小心就能晒出病。”

    “还真是来给我收拾东西的?”

    宁耳手里的动作顿住,茫然地抬头看向邵柏翰。

    邵柏翰笑着勾唇:“像不像我的小媳妇?”

    宁耳:“什么?”

    “小耳,你说你像不像我的小媳妇。你的老公我要出远门了,你又担心又仔细地给我收拾东西,还要叮嘱我这个那个……”邵柏翰突然伸出手,一把将宁耳拉到了怀里,“我的小媳妇,你怎么这么爱我。”

    宁耳被他抱在怀里,脸颊还被捏了一下,顿时臊极了。

    他快速地推开这个臭流氓:“谁……谁是你的媳妇!你自个儿收拾去,我才不管你。你被晒成非洲人才好!”说着就要跑。

    邵柏翰哪儿能让他就这么溜了,他紧紧地抱着宁耳不让他动弹,声音里带着笑意:“你老公要是被晒成非洲人了,那多不好看啊,小耳,吃亏的还是你,失去了一个帅老公。不过不知道晒成非洲人的话,下面会不会有非洲人的尺寸……”

    宁耳这时候还没听懂邵柏翰的黄腔。

    邵柏翰慢慢俯首,嘴唇抵着宁耳的耳朵,轻轻地往他的耳蜗里吐热气:“听说非洲人最小尺寸都有二十厘米……小耳,原来你是嫌我不够长,想要我变成非洲人啊……你好色。”

    这下终于听明白了的宁耳:“!!!”

    你才色!!!

    宁耳还是没能立刻回去。

    在来邵家的时候宁耳就知道他不是来收拾行李的,门外是邵奶奶最近在追的八点档婆媳剧的声音,门内,邵柏翰把宁耳压在床上轻轻地吻着,手上胡乱地摸着。

    半个小时后,宁耳穿好衣服回家,邵奶奶说:“小耳这就回去啦?”

    宁耳红着脸点头。

    回到家后,宁妈妈却是奇怪:“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明天就要出去旅游了,要早点休息。”

    宁耳支支吾吾地敷衍过去,自个儿快速地跑回房间。他倒不至于当着邵奶奶的面和邵柏翰做那种事,两个人只是亲亲摸摸而已。但最后邵柏翰却说……他说,订的那个海南酒店的房间里有好大的床,有很大的镜子,还有……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游泳池。

    “小耳,你知道我游泳很好,到时候我教你游泳……好不好?”

    这话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前提是邵柏翰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把手按在宁耳的那里,暧昧又坏心地摸着。

    邵柏翰不会是想在游泳池里……

    宁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人传染了,他也变得好色好色。

    不过宁耳倒也没猜错。

    他们去海南一共十天,结果有六天在下雨,两个人只能在酒店里看雨。

    别说是酒店房间里的游泳池了,浴室、窗台、沙发,哪里都被看了个遍、睡了个遍。起初宁耳被折腾惨了,但是到后来却是邵柏翰不行了。邵色狼都快肾虚了,才堪堪刹车。毕竟一连下了六天的雨,哪怕邵色狼再怎么年轻精力足,也不可能支撑这么多天。

    离开海南的时候,邵柏翰都显得有点虚。

    宁耳去机场免税店给宁妈妈买了几个护肤品,邵柏翰跟在他后面拎东西,还帮他办理登机手续。

    宁耳是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旅游。这次虽然……出了点意外,他们被大雨困在酒店里,但旅程还是十分美好的。哪怕是那六天,宁耳想起来都耳朵烫烫的,心里又有点小期待。

    他说:“邵柏翰,我们什么时候再出来玩?”

    邵柏翰正准备睡觉,听了这话他浑身一抖,顿时想起六天的最后一天自己的悲痛经历,他都快硬不起来了!邵柏翰吞了口口水:“等以后……以后,小耳,我们去马尔代夫玩。”

    宁耳一愣,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自己要多存点钱,去马尔代夫估计要花好多钱。

    邵柏翰也一脸严肃,心里琢磨着:回去买点海参吃吃?听说海参很壮阳啊,还有什么来着……鲍鱼也壮阳?买!!!

    宁妈妈知道这次海南下了六天的雨,抱怨地说:“这天气预报怎么还不准了。明明说是不下雨,结果下了这么多天。那可好,等于是去看雨了,多没意思。”

    宁耳心不在焉地说:“下雨也挺好玩的。”

    “好玩什么?”

    宁耳下意识地开口:“我和邵柏翰在酒店……”声音戛然而止,宁耳红着脸,赶忙改口:“那个酒店里有游泳池,有SPA,有好多健身、游玩器材,很……很好玩的。”

    宁妈妈没起疑心。

    回燕城的第二天就是高考成绩的发布日。成绩一般是下午发布,有可能要到傍晚才能查询。

    这一天宁爸爸宁妈妈都要上班,宁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邵柏翰靠着他坐着。宁耳挖了一大块西瓜,明明是最喜欢的水果,可是吃下去却怎么都没味道。宁耳根本集中不了精神,邵柏翰却心大的很,一手抱着宁耳的手,轻轻地喊了一声:“小耳……”

    宁耳懵懵地看他。

    邵柏翰蛊惑似的说:“我要吃西瓜。”

    宁耳直接把勺子递了过去,等邵柏翰吃了他才注意到:“啊!这是中间那块,你把中间那块吃了!”

    邵柏翰笑着反问:“对啊,我吃了,你喂给我吃的,怎么了。”

    宁耳好气啊,西瓜最好吃的地方被这个人吃了,他是故意的,趁自己心思不定地时候骗走了这块西瓜!宁耳好委屈:“你自己有西瓜,干什么还要吃我的……”

    邵柏翰摸了摸下巴:“你说的有道理。那这样,我吃西瓜,你吃我,那不就扯平了?”

    宁耳愣住:“我吃你?”

    “对啊,你吃我。小耳,快吃了我吧……”

    “唔……”

    嘴唇被大魔王封住,宁耳被亲懵之前还在想他该怎么吃了邵柏翰。难道每次不是邵柏翰吃了他?没想到答案,宁耳就迷迷糊糊地伸出舌头回吻,这下被亲得更晕了。

    亲完以后,邵柏翰在他的耳朵轻轻地说:“我吃西瓜,你用那里吃了我……小耳,多公平啊。”

    宁耳瞬间清醒:“……”

    过了片刻:“你给我回家!!!”

    邵柏翰哈哈大笑,被赶回了邵家。

    傍晚的时候,宁耳终于拨通了电话,他听见电话那一头传来一道没有感情的机械女声。

    “考号31865……语文121,数学178,英语103,总分402,全省排名314名。”

    宁耳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没了,他仍旧没回过神。过了五分钟,他再次拨通电话,又听到音孔里重复地说:“考好31865……总分402,全省排名314名。”

    眼泪在一瞬间就流下来了。

    宁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微信给宁爸爸宁妈妈发去消息的。

    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他打开门抬头看去,双眼是模糊的,他模模糊糊地看到邵柏翰站在门前,微笑着看他,声音好温柔:“多少?”

    宁耳哑着嗓子:“402……”

    邵柏翰笑了一声,忽然伸出双臂将少年抱入了怀里。

    “多好,我们一起去海城,永远在一起。”

    『小耳,我永远都在这里,不要哭。』

    对,这个人没说谎,他永远都在这里,他不会离开。

    宁耳眨了眨眼睛,眼眶中的泪水落下来后,他就再没有哭。两个人静静地抱了一会儿,宁耳突然想起来:“那你考了多少啊?”

    宁耳这次发挥很好,在燕中也能排上前三十,哪怕没有二十五分的复旦加分也稳稳地能考上复旦。不过这个成绩是去不了清北了,宁耳却也不觉得遗憾,毕竟他高中三年只有一次考进了清北分数线。

    邵柏翰挑起眉毛,坏坏地笑着:“你猜?”

    宁耳故意往坏的方向猜:“380。”

    邵柏翰嘴角一勾:“小耳,在你心中我就这么烂?”

    宁耳不理他:“360。”

    邵柏翰哈哈一笑:“我要真考这个分数,只能去海大和你见面了。”

    宁耳继续猜:“那就340。”

    邵柏翰挑挑眉,看着他不说话。

    宁耳直接猜了去年的二本分数线:“310!”

    “这次居然还挺准的,正好少了100分。”

    听到前半句话,宁耳的心刷的就沉了下来。再听到后面半句,宁耳又高兴又恼怒,一把推开邵柏翰:“你回家!!!”

    邵柏翰又哈哈大笑着被赶回了邵家。

    宁耳和邵柏翰一起考出了好成绩,两家人都高兴坏了。

    燕城的人都喜欢办升学宴,宁妈妈给宁耳办了一次,邀请了好多同学和亲戚。填报志愿的时候宁耳不用犹豫,直接填了复旦。但宁妈妈却想到:“对门小翰会不会去清华?我看到去年北大分数线是414,但清华的分数线是409啊,说不定以他的分数,今年也可以去。”

    宁耳正在玩手机,突然听到这话,他沉默起来。

    五分钟后,邵柏翰收到一条微信。

    【宁耳:你第一志愿填清华吧,第二志愿再填复旦。说不定能上清华呢。】

    邵柏翰笑了。

    【邵柏翰:我要去首都,你在海城,怎么办?】

    宁耳咬着嘴唇:【什么怎么办,就这么办呗。】

    【邵柏翰:哦,那我就填清华了啊。】

    宁耳看到这话,反射性地打了一行字“但我在海城啊”,可他没发出去,又删除了这几个字,改成:【你填呗。】

    说不定你这个分数根本去不了清华呢。

    宁耳一直在想,今年清华的分数线是多少。事实上今年高考比去年难,估计分数线都会降,但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清华分数线再升一点。有的时候他也会觉得自己好自私,为了自己的感情不想让邵柏翰去首都。

    然后他终于等到了今年的高校分数线。

    清华410分。

    宁耳简直觉得天塌了。

    ……邵柏翰真去了?!

    宁耳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正躺在房间的床上。他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就这么看了几分钟,突然站起身冲向大门,敲响了邵家的门。

    这时候是下午,宁爸爸宁妈妈在上班,邵奶奶好像在卧室里睡午觉。

    在邵柏翰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宁耳忽然就上去抱住了他,声音哑哑的:“你干什么要去首都……你就正好压线,正正好压线,都选不到好的专业。你为什么要去……你都没好专业,你去那里干什么,干什么啊……”

    你就不能考低一分吗?

    宁耳说不出这种话,哪怕他心里充斥着这样的话语,他也说不出来。因为这种话实在太恶毒了,那是邵柏翰的未来,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可他却在这么想,明明知道这种想法是错的,还是忍不住地想。

    邵柏翰也没想到宁耳的反应会这么大。

    他缓缓伸出手,抱住了这个少年。良久,他笑道:“小耳说的有道理,专业更重要。”

    宁耳:“但你都填了清华。”

    “我去海城有两个原因。一来是我爸妈肯定要我去海城,不可能让我去首都,我以前的朋友也大多都在海城。二来的话……”邵柏翰捧起了宁耳的脸,在他的额头上温柔地落下一吻:“我家小耳在海城,我去其他地方干什么。我的小耳这么可爱,被别人拐走了,我找谁哭去。”

    宁耳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呆呆地看着邵柏翰。

    邵柏翰实在忍不住地笑了:“你怎么这么可爱。”

    下一刻,他俯身吻了上去。

    宁耳迷迷糊糊间似乎弄清楚了邵柏翰不会去首都,他心里涌起了许许多多甜腻腻的东西,又开心又甜蜜,但是被亲得很舒服的同时,宁耳鼓起勇气,推开这个大坏蛋。

    “你骗我!”

    邵柏翰伸手摸了摸宁耳的嘴唇:“我骗你什么了?”

    “你没填清华。”

    邵柏翰说:“我填了啊。”

    宁耳:“啊?”

    “我填在第二志愿了哈哈。”

    宁耳:“……”

    你有病啊!把分数线高的填在第二志愿!!!

    又气又开心。

    确定了高考成绩,对于宁耳来说,这个假期终于彻底放松了。他的朋友里有考得不好的,比如江晨只是刚刚考过本一线;也有考得很好的,比如他们十二班的班长居然超常发挥,考了燕中第一,苏省第三。

    无论如何,高考总算是过去了。

    两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宁爸爸向宁耳的二叔借了车,一家子送宁耳去海城上学。

    邵柏翰本来家就在海城,他提前几天就回去了。宁妈妈帮宁耳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到学校后,宁耳的三个舍友也都是苏省人,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宁耳爬上床给自己铺床,宁妈妈和宁爸爸帮他擦桌子和衣柜。

    等到下午,邵柏翰来了。宁爸爸宁妈妈还没有回家,四个人便一起出去吃了顿饭。饭桌上,宁妈妈仔细地叮嘱:“你自个儿在外面上大学要记得勤洗衣服,不能偷懒知道吗?和室友要好好相处,以后四年你们都要一起生活呢,不能搞坏关系。诶对了,你们宿舍楼底下是不是有个洗衣房?”

    宁耳想了想,点头:“嗯,有个洗衣房,里面有十多台洗衣机。”

    宁妈妈却说:“洗衣房不干净啊,你们男生宿舍肯定有很多人不爱干净,什么脏袜子、脏东西都往里面洗。这样,你尽量别去洗衣房洗衣服,都手洗吧。冬天的棉袄羽绒服不大好洗啊……那小耳,冬天你把衣服带回家,妈给你洗。”

    宁耳乖乖地应下。

    父母总是有说不完的唠叨,宁耳又是第一次住宿,宁妈妈真的放心不下,说了很多。

    然而宁妈妈此时恐怕想不到,宁耳只在宿舍住了一个月,根本没熬到大一的冬天。国庆回家的时候邵柏翰来宁家吃饭,语气很随意地说:“阿姨,我在学校旁边有个房子,三室一厅的。我一个人住太空了,小耳要不要一起来住,咱们也好有个照应。”

    宁耳之前就听邵柏翰说过这件事,现在在餐桌上他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宁妈妈的表情。

    宁妈妈当然很惊讶:“小翰,你要住出学校?”

    邵柏翰点头:“嗯,宿舍还是不大方便,又小又嘈杂。人多,不清静。”

    宁妈妈其实奇怪的是:“那……你要小耳和你一起住?”

    邵柏翰笑了:“对,我房子很大,小耳完全可以来住。”

    “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啊……”宁妈妈觉得那里怪怪的,宁耳跑去住邵柏翰的房子,这是不是还得给房租?那也太奇怪了吧。

    邵柏翰却说:“阿姨,我和小耳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在外面上学,肯定要互相照顾。而且有小耳在,他肯定会督促我学习。对了,我听小耳说他晚上睡觉都睡不好,宿舍里有两个舍友打呼声音很响。”

    宁妈妈诧异地看向宁耳:“你舍友还打呼?”

    宁耳确实有一个舍友会打呼,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他抬头看了邵柏翰一眼,硬着头皮撒谎说:“嗯……他们打呼声音很响,我确实没怎么睡好。”

    邵柏翰又说:“还有一个人脚很臭。”

    “脚臭?!”宁妈妈瞪大了眼。

    邵柏翰:“听说开学一个月都没洗过衣服。”

    宁妈妈被男生宿舍的现状惊呆了。

    宁家不算富裕的家庭,宁耳从小没有娇生惯养,但哪里住过那么脏兮兮的地方。宁妈妈都能想象出来,大夏天的几个大男生打了篮球不洗衣服,臭袜子、内裤全部塞在角落里,那味道风一吹,全是酸爽。

    她家宝贝儿子就住在这种地方?

    那几个室友开学的时候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怎么连衣服都不洗呢?

    无辜躺枪的室友:“……”

    但就是这样,宁耳也没能和邵柏翰同居。

    邵柏翰并不急,他徐徐图之,经常和宁妈妈说起这件事。直到十一月发生了一件事,宁耳才正式住了进来。说起来这还是个意外,邵柏翰在打篮球的时候摔断了腿。

    这个时候邵柏翰再请宁耳住进来,就算是照顾好友了,宁妈妈一时松了口,宁耳就收拾了几件衣服住进了那栋房子,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搬出来过。

    12月31日的跨年夜,邵柏翰的腿已经痊愈了,只是走路的时候还有点慢。

    宁耳买了很多菜准备烧一顿年夜饭。邵柏翰蹲在厨房的地上乖乖剥蒜、择韭菜,宁耳把辣椒炒热,打开微信看宁妈妈现场教做菜。

    宁耳和邵柏翰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晚上就回家吃。本来他们经常吃外卖,宁妈妈知道后却强硬要求两个大男生自己做菜。这个月轮到宁耳做菜、邵柏翰洗碗,下个月就是邵柏翰做菜。

    一桌子菜全部烧好,卖相一般,尝起来也不怎么样。

    宁耳吃了一口自己烧的麻婆豆腐:“诶,这个豆腐挺好吃的。”

    邵柏翰夹起一块豆腐尝了一下,他挑起眉毛看向宁耳:“小耳,你姓王?”

    宁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邵柏翰自顾自地点头说:“嗯,你确实姓王。”

    一脸懵逼的宁耳:“……?”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宁耳:“……”

    别人吃自己爱人烧的菜,难吃也要说好吃,怎么到了邵柏翰这儿,居然还拐着弯说他!

    这叫什么男朋友啊!

    宁耳气得都不想吃饭了。

    邵柏翰去洗碗的时候,宁耳就坐在沙发上,靠着茶几看书。过两周就要期末考了,医学系的考试科目最多,大一上学期就要考十四门课,每门课还都是闭卷,要背一大堆东西。

    宁耳认真地背书,厨房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宁耳忍不住抬头说:“邵柏翰你能不能节约一下水,把水龙头开小一点,你太浪费水了。”

    邵柏翰含笑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我什么时候浪费水了,我这是节约洗洁精。水大了可以直接把油污冲掉。”

    宁耳:“你就是在浪费水。”

    “好好好,我把水龙头关小一点。”他声音放小,却又故意让宁耳听到:“我媳妇怎么这么啰嗦。”

    宁耳红透了脸,不想理这个人。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一阵鞭炮声。

    宁耳放下书走到窗边。

    站在34层的高楼上,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他远远地眺望到外滩方向,一朵朵灿烂的烟花绽放在天空中。那里人流如潮,即使听不见声音也能想象到很多人今夜都在那里,等着新年的到来。

    从这里看过去,那一朵朵烟花十分清楚,甚至还能看到蜿蜒的黄浦江上倒映着城市夜晚璀璨的灯光。

    宁耳不由看得入迷了。

    一声又一声的鞭炮声从远处传来,美丽的烟花在夜空中成为了一场绚丽的雨。宁耳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忽然,他看到一个很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和其他烟花不同,它在空中绽放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数字。

    『5』

    过了一秒,又出现了另一个白色烟花。

    『4』

    接下来是3,2……

    当最后一个“1”烟花在空中绽放时,一双手臂突然从宁耳的身后环上来。五个倒计时数字在空中全部闪耀结束,四个白色烟花飞升天空,一道响亮的鞭炮声,“2018”四个数字在夜空中闪烁时,外滩欢呼的声音居然有一点传到了这里,但是宁耳的耳边只剩下那个人温热的呼吸声。

    “新年快乐,小耳。”

    宁耳慢慢拉住了这个人的手,被他从背后抱着,将自己后仰着靠在了这个人的怀里,唇边是止不住的笑意:“邵柏翰,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到了,小耳,你有给我准备什么新年礼物吗?”

    邵柏翰的嘴唇在宁耳的耳朵边不断地吻着,他的话令宁耳微微红了脸,有些羞赧:“没有……你给我准备礼物了?”

    邵柏翰理直气壮:“准备了。你没给我准备?”

    宁耳是真没有准备新年礼物的习惯。

    邵柏翰笑了:“我生气了。”

    宁耳急说:“那我明天给你补。”

    “不行,来不及了。”

    “……啊?”

    邵柏翰一把抱住了宁耳的腰,将他打横抱起,笑着说:“我现在就要礼物。没有礼物……你就是礼物。”

    宁耳臊得无话可说。

    他被邵柏翰抱着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走到快门口的时候,宁耳忽然想起来:“那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邵柏翰底气十足,说话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我啊,我就是你最好的礼物。”

    宁耳:“……”

    下一刻:“邵!柏!翰!!!”

    一个炙热温柔的吻,封住了宁耳恼羞成怒的抱怨。

    新的一年到来了。

    屋外是冬日料峭凄冷的寒风,屋内是渐渐暧昧的声音。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却不会是最后一个。凌晨时,寒风化成了雪,海城银装素裹。邵柏翰吻去了宁耳眼角不由自主溢出的生理性眼泪,却更加深入了几分。

    小白兔今天也被大魔王吞吃入腹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底下是番外。你们要看什么番外呀,估计会写一两个番外,宝宝们有想看的番外吗?

    最后,谢谢你们对这篇文的支持,谢谢你们看到这里,虽然这篇文比较扑街比较冷,但我总体写得还是挺开心的。自己从没写过这类题材,这次是一种尝试,挺好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