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章

作者:公子闻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于林乱手上有林文宣视频的事情, 陈再最终还是选择避而不言。

    顾挚不在让陈再参与这件事,只是说这件事全权交给他处理。

    陈再没有问他有没有解决,是怎么解决的,但其实他心里明白,顾挚是不太希望自己就此退出娱乐圈。

    那个光鲜亮丽的舞台是陈再这么多年以来为之奋斗的结果,他为此付出了最年轻最有活力的几年, 好不容易得到的成就,他怎么甘心就此放弃。

    这些天以来, 陈再一直在别墅也没怎么出门,直到半个月后,陈险通知他, 参加三天后的电影节。

    电影节在国内而言, 算得上是举足轻重的颁奖晚会, 不止是林文宣, 就连林烨当年第一个奖项, 也是这个电影节上的百花奖最佳男配的得主,对于这个奖项,他向往了很多年。

    如今他在娱乐圈内波摸打滚这么多年,终于能昂首挺胸走上红毯,站在闪关灯话筒前,谈笑自若的说着无足轻重的客套话。

    陈再早上早早就起床了,看着一侧顾挚在穿自己衣服,从外套到袖扣,细节的琢磨格外严谨。

    陈再手臂抱在胸前站在一侧, 看他站在镜子前打扮着自己,“今天要参加什么活动吗?”

    顾挚提过来一件熨烫齐整的西装,“换上。”

    陈再看他提过来的那件西装和他身上那件的款式大同小异,只不过是小了几码而已,有些好奇,“顾叔叔,你这是?”

    “今天不是电影节吗?我也参加。”

    陈再眼前一亮,“你也去?”

    “当然,主办方给我发了邀请,又是你第一个奖项,我怎么可能不去。”

    “别开玩笑了,是不是我还不一定呢,入围的明星演员个个都是有实力的,你怎么就知道是我……难道……你给我走后门了?”

    “这种事情我不会给你走后门。”

    顾挚穿戴整齐,招呼陈再过来给自己系领带,陈再懒懒站在他跟前,手里熟稔的给他系领带,一边懒洋洋的打哈欠,“那如果我今天没拿到这个奖项,不高兴了怎么办?”

    顾挚挑起他的下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柔软的唇瓣只够让人流连忘返,却生生抑制住,浅尝辄止,“那就想办法让你高兴起来。”

    陈再挑眉,手上领带已经系好,踮起脚回以他这个吻。

    “没关系,无论我拿不拿得到都没关系,有你就够了。不过,林乱那件事,你怎么处理的?”

    顾挚捏着他下巴,“我还以为你不关心这事了。”

    “网上没动静,林乱肯定没把视频放出去。”

    “放心吧,我已经给过他教训,视频也已经拿到手了,这个电影节,你就安安心心去,有什么事情,我扛着。”

    陈再眼睛都在发亮,顾不得其他,一口狠狠亲在他脸颊上,“顾先生,你简直man爆了!”

    顾挚意外没去闹他,“快去把衣服换了。”

    “好。”

    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在床前、顾挚面前就这么换起了衣服,毫无羞赧的暴露人前,将睡衣一件一件脱下,又将衣服一件一件穿上,顾挚过来,拿过和他颈脖上一模一样的一根领带系在了陈再脖子上,一模一样的袖扣,甚至是一模一样的手表。

    陈再看着两人身上一模一样的行头,笑道:“顾叔叔,你说,咱们这样,那些记者媒体会不会乱写啊。”

    顾挚自下而上打量了他一番,“不会,他们不敢。”

    陈再对自信飞扬大权在握的顾挚毫无抵挡力。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陈再露出洁白一排小钢牙,两人并肩往外走。

    电影节邀请的明星和界内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宴会也越来越盛大,电影节奖项的含金量一年比一年高。

    陈再坐在车里,顾挚就在身边,待会按照流程,他是要和顾挚一起走红毯的。

    第一次正式出席这种颁奖典礼,陈再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顾挚握着他的手给予安慰,“没事,别紧张,有我在。”

    “谁紧张了!”陈再死鸭子嘴硬,“我就是有点热。”

    “待会下去就不热了。”

    话刚说话,有人拉开了车门。

    车门开的一瞬间,高声尖锐的喊声,摄像机咔擦的声音,以及忽闪忽闪的闪光点四面八方涌来,充斥在原本安静的空气里,陈再原本就不太平稳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感觉自己浑身肌肉刹那间的紧绷,颤栗又兴奋,大脑都是懵的,呼吸都不太顺畅。

    顾挚已经率先下车,回头却看到陈再坐在原地没动,笑着朝他伸出了手。

    摄像机早已锁定了顾挚,主持人已经将顾挚介绍了一遍,却没瞧见人走上红毯,踮起脚尖一瞧,原来还站在车旁,似乎在等着谁。

    “怎么了?不是说不怕的?”

    陈再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缓缓的移到车门边,下了车。

    “我可没说我害怕。”

    说完,一个大大的微笑对准了摄像机。

    这次电影节上也来了不少粉丝,陈再似乎听见有不少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放眼望去,场外灯光闪烁,高举着的荧光牌上是个‘再’字。

    两人并肩而行走上红毯,两侧的相机咔擦声不绝于耳,走走停停,陈再两颊都快笑僵硬了。

    磨磨蹭蹭终于走到了签字台,陈再在主持人托盘里拿过签字笔,将自己的大名签在空白的地方。

    那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签了不少人的名字,很久很久以前,他在电视机前,看着光鲜亮丽的明星在这签下自己的大名,而如今,他终于也有了机会,在这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顾挚将名字签在陈再名字旁边,一笔一画,格外有力。

    两人身上衣物一模一样,自然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主持人笑着举着话筒,开着善意的玩笑,“顾先生和陈先生两人身上衣服一样,不知道是早就准备好的,还是心有灵犀?”

    话筒放在了陈再嘴边,一般而言,年轻人毛躁,说出的话破绽多,媒体容易找漏洞。

    陈再眉眼一弯,一笑,“是早就准备好的,这是我第一次走红毯,其中不少要注意的事项还是顾先生和我说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顾先生很重视自己公司旗下的明星。”

    顾挚不置可否的笑了,“旗下所有的员工对我而言,都很重要。”

    “那顾先生觉得今天晚上陈先生能获奖吗?”

    “获奖这种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是我相信,陈再的演技和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不管他得没得到奖项,我都以他为傲。”

    “好的,感谢两位的回答,现在请进内场稍作休息。”

    陈再与顾挚笑着走进,进了内场,陈再有些后怕,“还好那个主持人没刁难我,我之前看现场直播的时候,主持人可坏了。”

    “有我在,他们不敢。”

    陈再挑眉,撇嘴没说话。

    内场内明星进场了不少,大多是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但真正熟悉的却没几个。

    不少人端着酒过来套交情,有叫得上名字的,也有叫不上名字,顾挚偶尔会说两句,偶尔就冷着脸一言不发。

    但陈再全程一脸不高兴,原因是所有来套交情的,都有一个共同点,长得好看。

    能进娱乐圈的,除了笑星谐星外,男男女女哪一个不是俊男美女,陈再在这圈子里久了,什么人什么目的他还看不出来,那些女的,胸都快贴顾挚身上了,那些个男的,一个个弦外之音不要太明显!

    一圈下来,陈再脸色黑成了碳。

    没有和顾挚一起参加过这类的晚会,从来不知道顾挚的身家和身价代表这什么,今天他算是大开眼界了,这还只是一场电影节而已,以往顾挚参加的晚会,规模不输这个电影节,难道那些晚会上就没有搭讪的人?

    顾挚见陈再脸色越来越黑,赶走了几个前来套交情的人,将人拉一边坐下,“怎么了?这么不高兴?”

    陈再有话才不想憋着,直接问出口,“顾叔叔,你这么受欢迎,在这之前的晚会上,有没有这么多人来和你套交情?”

    顾挚当即就笑了,显然,这句话很大程度上愉悦了他。

    他的小崽子,开始吃醋了啊。

    “当然有人来和我套交情,你也知道,顾氏企业在本市排的上号,而且你老公我魅力值不输你,当然有人倒贴上来……”

    “你……”

    顾挚见他脸色都变了,适可而止,不逗他了,“好了,除了你,其他的人,我不在乎。”

    陈再狐疑,“真的?不在乎?”

    “还在怀疑?”

    陈再耸肩,“勉为其难相信你一次,不过下次能带家属的晚会,你都得带上我。”

    “好,遵命。”

    两人在角落里说说笑笑,吸引了不少人目光,陈再顾挚两人穿着实在大胆,一眼就看得出两人关系不一般,但这在娱乐圈里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都懂的。

    蒋宴清也受邀参加了这次晚会,早几年他作为青年导演,已经拿下了这个晚会上的最佳导演奖,陈再走红毯全程他都瞧见了,只是他身上衣服和顾挚一模一样,仿佛是被顾挚宣布了主权,陈再这个人,是他的。所以蒋宴清也就没上前搭话。

    蒋宴清没上前,陈再倒是来了,端着一杯酒,笑嘻嘻的问蒋宴清,“蒋导,不知道您电影开机了没?”

    蒋宴清眼皮一跳,却是不动神色问他:“怎么?有兴趣?”

    “我随便问问。”

    蒋宴清含糊道:“主演没选好,还没开机。”

    “原来这样,那我就提前祝蒋导开机大吉。”

    陈再是一点都没有想去演蒋宴清的电影的心思,蒋宴清这种年轻大胆又有才华的导演,电影内容,实在不是他能承受得了的。

    蒋宴清目光忍不住在陈再和顾挚身上打量,“顾先生和陈再两个人的衣服,倒是穿得挺像的,就是不知道明天媒体会不会乱写。”

    陈再笑道:“没关系,他们不敢乱写。”

    一句话直接将蒋宴清给噎住了,刚准备说话,又有人过来了。

    “陈再,好久不见。”

    “叶哥,好久不见!”

    来人是叶晋,如果不是顾挚在身边,陈再早就扑上去拥抱了。

    “我听说你提名最佳男配了,加油。”

    陈再笑眯眯的回应他,“谢谢叶哥,我会好好加油的,不过比起我的最佳男配,叶哥您的最佳男主角才是看头吧,我相信,以您的演技,一定能拿到这个奖项的。”

    “借你吉言。”叶晋手中酒杯碰了碰陈再酒杯,望着陈再颈脖上的领带,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几人寒暄了一会,颁奖典礼这才开始,陈再和顾挚坐在一起,临坐下的时候陈再看着顾挚脸色不太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顾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顾挚瞥他一眼,“我怎么回事你不清楚?”

    陈再一脸懵,“我?”

    “蒋宴清,叶晋,眼珠子都快黏你身上了没注意?对他们的笑脸,比对我都多。”

    陈再一愣,后知后觉也意识到了。

    “顾叔叔,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知根知底的人,没必要这么……”

    “知根知底?”顾挚一挑眉,“那你知道蒋宴清叶晋他们目的不纯吗?”

    陈再心虚,入行这么多年,他哪里不知道。

    “我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陈再老老实实点头,“知道了。”

    “之后该怎么做知道吧?”

    “知道……”

    倏然,一道强光打在了陈再身上,就在两人说话的间隙,晚宴早已经开始,两个风趣的主持人将全程逗得欢声笑语一片,挨个明星进行介绍,到陈再这时,他和顾挚低头窃窃私语。

    主持人风趣的介绍了陈再和顾挚,并且还胆大的对陈再与顾挚今天想通的衣物和装饰调侃了一番,最后在陈再尴尬的笑容里转移到了下一个明星的介绍中去。

    陈再扯着顾挚衣角,压低了声音在顾挚耳边说:“你别生气,我以后,会注意的。”

    顾挚一把握住陈再的手,紧了紧,“好,以观后效。”

    在场的明星都被主持人介绍了个遍,最后在一干气氛火热中拉开了序幕。

    电影节设立了不少奖项,大大小小算起来也有好几十个,越往后,奖项就越重要,一个个耳熟的名字被主持人说出口,每说一个名字全程明星及粉丝热血沸腾。

    越来越临近最佳男配角奖项时,陈再一颗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如坐针毡。

    顾挚一直握着他的手,他记得,前世直到陈再死了,也没拿到过任何一个奖项,这对于陈再而言,是遗憾,也是他这辈子尽力想要去弥补的遗憾。

    当主持人宣布入围的最佳男配角时,顾挚能感受到陈再坐立不安的心情。

    入围的演员有五人,其中几人陈再不怎么认识,但是不出所料的是,林乱也在入围名单里面。

    林乱坐在角落里,显然是一个人来的。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入围演员在电影中的表现,陈再入围的那部电影是之前上映的《审判者4》,不仅在国外拿下了超高的票房和口碑,国内也是称赞一遍,不得不说,陈再在这五人里面,优势还是挺大的。

    “本届电影节百花奖的最佳男配角的获奖者是——”主持人环顾全程,故意卖了个关子,“那么,大家觉得这次获奖者会是谁呢?”

    观众席上呼喊陈再的声音最为响亮。

    主持人微微一笑,“看来大家对陈再颇有信心,那到底是不是和大家说的一样,本次最佳男配角的获奖者是陈再?还是——恭喜陈再!本届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获奖者!”

    热烈的掌声响起,陈再耳边嗡嗡作响,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听到了主持人说的那几个字,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获奖者。

    陈再在一干的祝贺声中起身,看着顾挚,不知怎么的,鼻尖有些酸涩,顾挚起身,伸出双手,给了陈再一个大大的拥抱,陈再一愣,转而紧紧的抱住他。

    “谢谢你,顾叔叔,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谢你自己,是你靠自己的能力得到的这个奖。”

    陈再狠狠点头,上台。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陈再,开始例行的问话。

    “陈再,刚才在席上的时候,什么感受?”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颁奖典礼,说实话,特别紧张。”

    “刚才我们有看到你和顾先生在席上说悄悄话?”

    陈再笑着说,“顾先生看我紧张,一直在安慰我。”

    “那作为员工,陈再有没有什么想和你自己的老板顾先生说的?”

    陈再想了片刻,遥遥望着顾挚,笑道:“我很感谢他,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哦?顾先生竟然对你有这么大的恩情,来来来,顾先生,那您有什么对陈再说的吗?”

    顾挚对这种场面早已游刃有余,接过递来的话筒,笑道:“陈再是我见过的,对演戏最为坚持最为认真也最有天赋的演员,我知道你喜欢演戏,并不是天生喜欢,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你是在经历舞台之后,才开始将演戏融入你的生活中,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但是我也希望在以后,还能继续陪着你参加电影节。”

    陈再握紧话筒,眼眶有些红。

    他想退出娱乐圈这件事,顾挚一直没有真正的以反对的态度与他沟通,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顾挚是不想自己离开这个舞台的。

    顾挚他明白自己想要的一切,他了解自己,比陈再自己还要了解。

    陈再哽咽着,说了个好。

    主持人邀请林烨上台来为陈再颁奖,陈再看着那百花奖最佳男配的奖杯由林烨送到了自己手里,笑着说,“恭喜,继续加油。”

    陈再接过奖杯,腼腆的回了句谢谢。

    两人是父子,之前的事情又是那么轰轰烈烈,主持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林先生,您作为陈再的亲生父亲,看到自己儿子如今站在领奖台上,您有什么想对陈再说的吗?”

    林烨看着陈再,眉眼间的笑意涌出,他说:“身为父亲,我为陈再感到骄傲。”

    陈再笑着拥抱他,并在他耳边轻声说:“爸爸,谢谢您。”

    最佳男配角的颁奖仪式结束,接下来是最佳女配角,陈再端着奖杯回了观众席,双眸都在闪闪发亮,献宝似得送到顾挚面前,“顾叔叔。”

    顾挚看着陈再的笑容,倏然觉得自己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由衷笑道:“真厉害。”

    接下来的重中之重,便是百花奖最佳男主角,陈再对叶晋颇有信心,在主持人一番调侃之下,果不其然,最佳男主角的奖杯被叶晋收入囊中。

    “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只要你愿意为之努力奋斗,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拿到。”

    陈再点头,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最佳男女主角的公布也让电影节落下了帷幕,后台陈再进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林乱,林乱似乎是专门在这里等他的,见到他,竟然还冷冷笑了笑。

    “陈再,你有种!”

    陈再没怎么看他,只是站在洗手台前问他:“有事?”

    林乱脸色难看,刚才在台下,他眼睁睁的看着最佳男配角的奖落到了陈再手里,他梦寐以求的奖项,所有的祝福和认可,都给了陈再!

    “你有种,为了一个最佳男配角,竟然可以不顾林文宣死活!”

    陈再洗了手,转身看着他,“可是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在国外复健吗?”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把视频放到网上?你真的以为林文宣不过养了我二十年我就真的不忍心做这种事?”

    “如果你要害他,曝光他,何必等到现在,早在之前你要挟的第三天,就该把视频放出去的。”

    陈再没想再和他说,转身就要走。

    “陈再!”林乱拿出手机,将那视频打开,林文宣的声音登时充斥着整个洗手间,“是你逼我的!”

    陈再皱眉,一转身就看到林乱手机里的视频,被林乱点了上传键。

    饶是顾挚再三说过放心,此刻陈再脸色也有些发白,然而还没等林乱得意的声音笑出声,就看到手机屏幕上的视频显示的是已删除。

    林乱手忙脚乱去找留在手机里的视频,却发现,连保存在手机里的视频都已经被删除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陈再简直如同看疯子一般看林乱,“林乱,你简直无药可救!他也曾经是你哥哥,你现在竟然为了一个最佳男配角的奖,要让他身败名裂?!”

    “闭嘴闭嘴你闭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你,什么最佳男配角,什么最佳男主角,都是我的!我变成这样他看不起我,那他变成和我一样的人了,是不是就看得起我了?”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陈再一惊回头一看,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着林烨。

    显然,林烨也是听到了刚才那一番话的,震惊之余不可置信的看着林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爸……我……”

    林烨对林乱的话置之不理,眼神看向陈再,“走吧。”

    转身的瞬间,林烨侧身对林乱说:“这些年你干过什么我不是不知道,我没追究我以为你会懂,以前的事我不会再追究,但是之后,你应该明白自己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上。”

    林乱咬牙轻颤,眼睁睁看着林乱与陈再一前一后,想着刚才林烨的那些话,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每每在他走投无路时,总会有导演来找他。

    走出洗手间,陈再似乎听到了抽泣的哭声,忍不住看向林烨,问道:“爸,您都知道?”

    林烨淡淡的望着洗手间的门,满目失望,“我给过他机会,可是他从来都不肯脚踏实地,也不会好好珍惜,往后的事,就这样吧。”

    陈再点头,没有再多说。

    电影节之后,陈再在网络上的热度又被带了一波,大多还是因为那套与顾挚一模一样的西装,不少腐女在网上YY起陈再和顾挚的关系,当然,这些也是陈再最喜欢看的微博之一,每每无聊时,微博上搜一圈‘陈再顾挚’,总能搜到不少的同人小短文。

    自从拿奖之后,陈再没有再说退出娱乐圈的话,挑选了两部电影以及电视剧,趁着现在年轻,多多拍戏。

    算算日子,陈再之前拍摄的那部由毕骞导演的《时光机》已经到了预售阶段,陈再这些日子一直跟着剧组跑路演,他没有过单挑电影大梁的经验,心里都是虚的,唯恐这电影扑街,自己成了票房毒药。

    所幸,路演下来评论都还不错,但直到电影上映前几天,某个电影网站传出了一部同性电影,打着的就是陈再和林文宣的旗号,甚至还用兄弟二字为宣传。

    陈再心头咯噔一声响,点进去一看,正是几年前蒋宴清导演的那部电影,他和林文宣为主角。

    电影一出

    陈再第一时间给蒋宴清打电话质问这事,蒋宴清也冤枉得很,应该是电影被人盗了。

    蒋宴清报了案,那个盗版的电影网站也在几个小时后将电影删除,但既然资源已经出来了,怎么可能清得掉,网上盗版满天飞,有批判有惊叹。

    无论是几年前蒋宴清的稚嫩还是如今的成熟,电影鬼才永远都是电影鬼才。

    网上热度愈演愈烈,在公司讨论之下,决定让陈再出面说明。

    于是陈再在微博上说明了关于那个电影的事情——

    陈再:关于最近在网上传播得沸沸扬扬的电影,确实是我和哥哥在七年前一起合作参演的一部同性题材电影,但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在影院中播放,没想到现在竟然以这种方式与大家见面,当年我承蒙蒋宴清蒋导的错爱,选中了我为其中的主角,在剧组中,我也确实在蒋宴清和哥哥那学到了很多关于表演方面的知识,为此,我特别感谢蒋导和哥哥,另外,我尊重所有真挚的爱情,希望所有人能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着,被自己所爱的人爱着,感恩[心]

    微博一发,很快,关于那个电影的种种猜测戛然而止,不排斥的人以观赏的态度去看电影,讨厌的人依旧讨厌,在网上抨击着陈再一干人。

    但关于那些,陈再都不在乎,他为着最新的电影满世界的跑,《时光机》进入影院的第一天,破亿!

    网上好评如潮,大家纷纷都说,差点因为名字错过了一个好电影。

    但陈再明白,没有错过的电影,只有不好的电影。

    当天破亿,一星期破十亿,庆功宴那天,林文宣回国了,陈再去机场接机,当他看到昂首挺胸站在他面前笑容满面的林文宣时,他终于做了从小一直都无比羡慕的一个动作,扑在了林文宣怀里。

    “哥,我接你回家。”

    “好,回家。”

    关于电影《时光机》已经下映,总票房十五个亿,在无数电影档期相撞时,杀出了一条血路,然而令陈再惊讶的是,之前在影视城时同时开机的王导的电影,竟然只拿下的三个亿的票房。

    这对于一般导演来说或许是个还不错的成绩,但对于票房曾经破二十亿的王导而言,无疑是个耻辱。

    而这部电影的主演是罗怯,陈再实在是奚落不起来,想打电话安慰,但想起罗怯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实在无法将电话拨通。

    倏然,手机响起,陈再拿起一看,是个完全陌生的电话。

    迟疑间还是接了过来,一听,是个虚浮无力的声音,咳嗽不止。

    “您好?请问您是?”

    “咳咳咳……再儿,是我,王叔……”

    陈再恍如隔世。

    自从那件事之后,陈再去看过王叔几次,但终究已经也有大半年也没过去了。

    车内,陈再心不在焉的望着车窗外,顾挚看得出他的担忧,半搂着他,安慰他,“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陈再低声嗯了一声,但顾挚安慰的话,他终究没信。

    已经很久没有回过那个他从小长大的小院了,小院中央那棵大槐树早就被人锯了,只剩下了一个大木头桩子。

    木头桩子旁边一个两岁的小娃娃蹲在那玩泥巴,一见人进来裂开嘴笑嘻嘻的。

    屋内似乎是有人,听到声音连忙出门,见着是陈再,指着屋内,“陈再,快进去看看你王叔吧。”

    陈再顾不得其他,快步进屋。

    屋内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了,灰尘满地,空气里还掺杂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味道。

    床上王叔瘦骨嶙峋,完全看不出以往的轮廓,人似乎已经是不清醒了,但还保持着一分神志,迷迷糊糊间似乎看见了陈再,挣扎着想要起身。

    陈再连忙走到王叔床边,紧握着王叔的手,“王叔,您怎么……成这样了?”

    王叔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喘了好几声,“再儿,你来啦?”

    “是,我来了。”

    “你来了……来了就好,王叔给你……添麻烦了。”

    陈再强忍着眼泪,“没事,不麻烦。”

    “有件事啊,王叔还想麻烦你,你就当……就当王叔倚老卖老,看在王叔在你小时候照顾你的份上……帮我……帮我……照顾他。他才……两岁,那些亲戚他们都不收,去孤儿院我实在……实在舍不得,陈再,他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给他一碗饭吃,现在……现在读书都不要钱,你就给他一个房间,他很乖的,和你小时候一样乖,等他可以赚钱了,他会……他会报答你的。”

    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陈再连连答应,“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好好帮您照顾您孙子,会像您照顾我一样,照顾他长大成人。”

    王叔哽着一口气,就是放心不下还在院子里玩耍的孙子。

    听到陈再的回答,王叔似乎终于放下心来,眼睛已经没了焦距,对他而言,如今活着,就是受罪。

    “那就好,那就好。”

    被陈再握在手里的手无力垂下,头发发白的老人在找到了孙子最后的归宿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陈再走出房间,看到了仍然蹲在院子的大槐树的树墩下玩耍的孩子,他蹲在那孩子身边,摸着他因为营养不良而稀疏枯黄的头发。

    孩子和王叔说的一样,很乖,不哭不闹不认生,他笑眯眯的望着陈再,奶声奶气说:“哥哥……好。”

    “你叫什么名字?”

    “宝宝。”

    “宝宝,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好不好?”

    宝宝似乎没听懂陈再的意思,歪头看着他,指着屋内,眼睛里满满的不解。

    “爷爷呢?”

    “爷爷睡着了,等你长大了,就能看到爷爷了,不过在你长大前,和哥哥一起生活,好不好?”

    宝宝才两岁,听不懂这些,他也懒得去听懂这些,又低下头来玩这树墩旁边的泥巴。

    很像,很像当年的自己。

    陈再想着,这个孩子,他会好好抚养长大的。

    后来,替王叔料理了后事后,回来途中经过那片墓园,鬼使神差的,陈再抱着已经睡着宝宝,来到了陈可的墓碑前。

    墓碑前很干净,他看着墓碑上陈可微笑的脸,大红的嘴唇,突然就笑了。

    “陈阿姨,你还好吗?当年年轻气盛,说再也不来看您,没想到还真没来,当时哽着一口气,您没恨我吧?不过您恨我也没关系,我原谅您就是了。”

    陈再怀里的宝宝不安的动了动,陈再轻轻在他背上拍了拍,轻轻哄着他,“宝宝怕是饿了,天色太晚我就先走了,以后,我再来看您。”

    从二十二岁到如今的二十二十七岁,那扎根在他心底,无法拔出以致腐烂发臭的一根刺,终于在日复一日的成长中得以拔出,他也终于得以解脱。

    天边夕阳渐渐西下,将倚在车旁的顾挚的身影拉的很长。

    他缓缓朝顾挚走去,像是走向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见人过来,顾挚熄了烟,上前几步,伸手将宝宝抱了过去,一手揽着陈再。

    “以后少抽烟。”

    “这样要管?”

    “宝宝不能吸二手烟。”

    “……行行行,听你的,回家了。”

    “嗯,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历时三个月,终于完结啦,亲们追文辛苦了!谢谢阅读!鞠躬!突然好舍不得啊QAQ

    嗯,虽然写的不尽人意,不足的地方也很多,也让不少读者觉得挺失望,说声抱歉QAQ。

    我写文不太久,笔力稚嫩,但我每个字都用尽了全力,我是真的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写出来给你们看,但我会好好努力弥补我不足之处,争取下个文写出让你们满意也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下本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一路陪伴的姑娘,有时候就算熬到凌晨两三点都觉得很开心 (*≧▽≦) 真的超爱你们的,没有你们的鼓励,怎么可能会走这么远,笔芯~~

    最后,宣传一波预收文,大概会在十一月开文,点进作者专栏进能看到啦,叫《小黏包》,写个萌萌的文减压么么哒

    _(:з」∠)_如果喜欢的话,不妨收藏一波作者,我会开车暖床还会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