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6 部分

作者:蓝色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数千年来的蛰伏即将功亏一篑,他如何能甘心。

    忽然,他看见洞边的那道石棱,当年澜南设下这道石门的机括,他尚记得清清楚楚。只是,这道石门一旦关闭,上头有澜南设下的封印,无人能够再打开,他将一直被关在洞内……形势紧迫,他再顾不得许多,即便出不去,也比命丧当场要强,之后再慢慢图谋出路就是。

    如此一想,他转身,整个人扑到悬于石壁上的琉璃灯盏,瞬间打碎灯盏,露出青铜灯座,双手转动灯座,顿时洞口处发出卡扎卡扎的声响,碎石飞溅。

    墨珑想起甫进洞时昼晦对玄飓所说的话,一下子明白过来,朝灵犀疾声喊道:“灵犀,快出去!”这瞬他只想到灵犀万万不能被封在里头,却未曾想到自己。

    灵犀本还迟疑,但头顶处恰好有石块落下,她往后跃出,以为洞穴就要崩塌,急道:“你快出来!”

    墨珑欲纵身跃出,却被昼晦死死拖住,身子一时间动弹不得。

    灵犀甚是焦急,正欲进来拉他一把,就在这刻,石棱在她眼前重重闭合,顷刻间将她与墨珑隔绝开来。

    “珑哥!”灵犀发急,扑到粗砺的石门上用力拍打,“珑哥!珑哥!”

    石门岿然不动。

    她再试着用日轮在其上劈砍,然而石门之上有澜南上仙当年所设下的封印,任凭刀砍斧劈,不能伤其分毫。

    “你们……你们快来帮忙……”她边砍边朝众人喊道。

    清樾勉力上前,雪氏兄弟二人皆受了伤,也想上前帮她。还有唐石,正欲上前,却被玄飓拦住。

    “没用的,上面有澜南的封印,谁也无法开启这道门。”玄飓沉声道,“不要再白费劲了。”

    灵犀愣住,转头看向他:“里面的人怎么办?还有别的出口对不对?”

    玄飓缓缓摇头。

    “怎么可能?澜南上仙不可能设这样一道门,肯定还有别的法子……”灵犀急道。

    “她设下这道门,为得就是把自己永远封在里面。”玄飓望着封死的石门,想到当年澜南的绝望心境,自己却分毫不知,心痛如绞。

    灵犀说不出话来,定定看着玄飓。

    清樾按着伤口,吃力地上前,试着想安慰小妹:“灵犀,你别急……你怎么了?”

    灵犀全身都绷着劲,能看见的手背上已是青鳞爆起,清樾慌张道:“灵犀,灵犀……不可以!你要做什么?!”灵犀从出世之后便是一直是人身,从未显出过龙身,清樾也曾请诸多医者来给她瞧过,大多数医者都认为灵犀先天不足,而龙身过于霸道,消耗元气,所以她的身体自发自觉地选择了人身,抵制显出原身来。现下灵犀这般模样,清樾甚是担心。

    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清樾的声音,灵犀弓起脊背,痛楚地闭上双目,全身绷得像一柄拉得满满的弓……

    “灵犀……”清樾想要制止她。

    下一瞬,从灵犀身上绽放出一团耀眼之极的银光,她腾空而起,光芒中可见鳞爪飞扬。

    一条通体银白的龙在雪峰上空腾挪盘旋。

    “小妹!”清樾还是第一次看见灵犀的原身,想不到她竟是一条银龙。龙族多数为青龙、白龙,或者黑龙,金银两色则极为罕见。

    雪兰河等人亦仰头望去,玄飓在八千年前也曾见过这样一条银龙在云中翻腾,此情此景,心中激荡难言。

    银龙在众目睽睽之下蜿蜒爬升,飞得甚高,然后掉转过头,朝着雪峰俯冲而下……

    众人先是以为灵犀是在折返回来,直至她已到了近处,俯冲之势却丝毫未减,峥嵘龙角,银光闪耀。

    清樾猛得明白过来,厉声喊道:“灵犀,不可以!”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银龙的头角重重撞上雪峰,山体震动,积雪崩塌。

    108.尾声

    随着巨响, 墨珑全身似乎都被五彩火焰包裹着, 炎炎烈烈, 赫赫威威, 昼晦在体内痛苦挣扎, 终是受不了,冲体而出。然而烈焰依然跟随着他, 任凭他左冲右突, 始终无法摆脱天火。

    体内火焰灼烧, 势不可挡, 墨珑体内数百年的血咒终于被冲破, 被封印的灵力如清泉般流淌而出。火光渐熄,灵力自发自己地环绕周身, 抚慰身体,墨珑再撑不住, 晕厥过去。

    待他醒来的时候,室内薄薄地落了一层晨光,白曦在近处的榻上睡得正香甜。

    他掀开被衾,坐起身来, 身子并无丝毫不适,这让他有些诧异, 他尚还记得自己受了好几处伤,有的伤还颇重。撩起衣衫, 查看腰际曾被长戟贯穿的伤口, 他怔了怔, 左侧腰际并没有任何伤口,只是皮肤显得嫩红些,像是初生的。

    是自己睡了许久,还是……墨珑尽力回忆着,脑中的记忆仅仅到雪峰上石门关闭,然后是轰然巨响,犹如天崩地裂,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知。自己为何又会到了此间?这里像是客栈的房间,却不知是何处的客栈。

    他下了床,不愿吵醒白曦,轻轻开门出去,周遭熟悉的物件让他顿时明白过来——这里是双影镇的客栈,不久之前也曾经在这里住过。

    灵犀呢?还有其他人呢?

    他缓步下楼。店小二正边打呵欠边洒扫庭除,显然没想到客人起这么早,忙招呼道:“客官,没睡好?”

    “没有……”墨珑迟疑片刻,问道,“昨夜里,天镜山庄那边可曾发生什么事?”

    “昨夜,没有啊。”店小二摇摇头。

    在墨珑脑海中的那声巨响惊天动地,按理说,双影镇与天镜山庄距离这般近,应该是能听到动静的。“当真没有?没听到什么响声么?”他追问道。

    “响声……”店小二仍是摇摇头,“昨夜里没有,不过三天前倒是有。”

    “三天前?”

    “是啊,挨着天镜山庄的那座雪峰从中折断,那动静……”店小二啧啧道,“以前知晓龙族厉害,可万万想不到,居然能把山峰撞断,闻所未闻呀!”

    “龙族?!”

    “是啊,一条银龙,镇上的人都看见了,浑身银光闪闪,我也是头一回见。”

    墨珑怔住——难道他听见的巨响正是银龙撞向雪峰的动静?银龙是清樾么?还是灵犀?他还从未见过她的原身。

    “珑哥!”白曦赶下楼来,看见墨珑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你醒了怎得也不叫我……”

    “小白,我睡了多久?”墨珑问道。

    白曦道:“三天了,幸好老爷子说你脉象平稳,而且伤口痊愈得甚好……”

    墨珑打断他:“灵犀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白曦顿了顿,看着他:“你……都不记得了?”

    墨珑有点急了:“你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店家说,有条银龙……”

    “对对对,那条银龙就是灵犀!”白曦道,“你被关在洞内,石门是被澜南上仙封印过的,凭谁都无法打开。灵犀显出了龙身,硬生生把雪峰撞开,把你从洞中驮出来。”

    撞开雪峰,就是为了救他!墨珑倒吸口气,这样的法子,真真只有灵犀才做得出来,完全不顾自身,不计后果。

    “她没事吧?”他追问道,“她在哪里?”

    白曦迟疑道:“……应该没事吧。玄飓把她留在天镜山庄了。”

    “什么叫应该没事?”墨珑急道。

    “她落地时,流了好多血,你身上也好多血,我都分不清哪些是她的、哪些是你的……”白曦不安地看着墨珑,“不过有玄飓上仙在,我想她肯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他话音未落,墨珑已转身离去,向天镜山庄所在飞奔而去。

    “珑哥、珑哥……”白曦追在他身后,“老爷子说了,你的血咒……”眼睁睁看着墨珑已远去,他只得作罢。

    墨珑穿过镜湖,径直来到天镜山庄的结界前,叩动结界,不多时,雪兰河的身影便出现在蒙蒙雾气之中。

    “小狐狸,你没事了吧?”隔着结界,雪兰河朝墨珑温和笑道。

    墨珑顾不得与他客套,疾声问道:“灵犀是不是在谷里?我要进去!”

    雪兰河道:“她已经回东海了。”

    墨珑一怔:“她没事么?”

    “没事。”雪兰河见他不甚相信,微微一笑,“龙角磕掉了些许,又流了好多血,幸好还是救回来了。君上觉得她着实太莽撞了,说她还需好好历练历练才行。”

    墨珑不明其意。

    雪兰河解释道:“灵犀是紫薇天火降世,将来还有许多大事等着她。你可明白?要知晓,紫薇天火降世的上一人可是羽阙上仙。”

    也就是说,将来还有许多更加艰险的事情在等着她。谁能想得到,东海龙族之中唯一没有灵力,连玉阙上都没有名字的灵犀,竟然会是紫薇天火降世,墨珑不知是喜是忧,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我还能再见到她么?”他问道。

    雪兰河笑道:“也许吧,看你们的缘分了。灵犀回东海是为了灵均的丧礼,之后便会按君上的安排去历练。对了,紫薇天火一事只有谷中的人和清樾知晓,灵犀此时还未学会控制天火,此事不宜让外人知晓,否则对她不利。”

    “我明白……昼晦呢?”

    “他死了。”雪兰河想起那日雪峰之上在烈焰中挣扎的血影,“放心吧,寒铁钺也被封印了。”

    “灵犀,会去何处历练?”墨珑很想见她。

    “君上未说,我也未敢多问。”

    由于东里长还要到好几处地方收租子,曲曲折折,经过将近四个月的路途,墨珑等人才行到了青丘的地界上。

    此时已是冬日,正逢青丘刚刚下过大雪,厚厚的积雪堆在边界上,踩下去,一步一个脚印。

    踏上边界的那刻,东里长停住脚步,忍不住就红了眼圈。

    “这么多年……终于能……”他哽咽了一下,看向墨珑,笑道,“少主,咱们终于回来了!”

    “是啊,终于回来了。”

    踏上故土,墨珑何尝不是感慨万千。

    “事事终有命定,”东里长叹道,“此前知晓你血咒能解,我一心劝你速回青丘,却想不到正是灵犀为你解了血咒。你若非执意留下,血咒也解不开,当真是机缘如此。现下血咒已解,少主,你再也不用怕那些人。”

    “我从未怕过他们。以前,现下,将来……”墨珑沉声道。

    东里长微笑道:“好。”

    夏侯风和白曦也是头一遭到青丘来,两人东张西望,因无墨珑等人的近乡情怯,倒也不觉得青丘和别处有何不同。

    过了边界,往前行去,墨珑极目远眺,不远处便是一片梅林。正逢梅花盛开之时,红梅映着皑皑白雪,煞是好看。

    “雪后寻梅……”不期然,墨珑想起从前,耳畔仿佛能听见灵犀的声音——“这么多梅花!在哪里?能不能带我去看?”

    此番良辰美景,只可惜她不在身畔,他轻叹口气,埋头继续快步往前行去。

    从梅林中蹿出来一头小兽,一蹦一跳,在雪地中打滚撒欢,看着竟有几分眼熟。白曦盯着看着半晌:“珑哥,那……是肉球吧?”

    墨珑原只管埋头,闻言方才抬首望去,也怔了怔,那小兽的模样还与肉球甚是相似,就是个头又大了些。

    夏侯风是个急性子,撩起大步,积雪在他身后被踢成一串云烟,很快到了小兽跟前。小兽亦不认生,在他身上使劲蹭了蹭,夏侯风俯身长吸口气,面露喜色,一把抱起小兽,朝墨珑喊道:“珑哥!它就是肉球!没错!”

    小肉球怎得会在此间,它应该和灵犀一块回了东海才是,难道……墨珑心念一动,快步奔过来,四下张望——

    林中步出一人,巧笑倩兮,灼灼红梅,愈发衬得她冰肌玉骨。

    “玄狐少主,我在此间等了你好些时日,怎得现下才来?”她看着墨珑,笑问道。

    再想不到她竟会在青丘等着自己,墨珑喜不自禁,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只道:“你怎得会在这里?”

    “在下灵犀,奉命司牧青丘风雨。”

    两人相视而笑,风过处,梅香浮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