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番外 珠链

作者:杏遥未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狐王宫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云定将香亭自听木山中接了回来,两人即将举办婚礼,如今整个狐王宫皆忙作一团, 便是为准备此事。

    狐王宫中冷清多年, 已有许久未曾这样热闹过,狐族的年轻人们各自玩闹着, 狐王也随着他们去,自己依然待在殿内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四下热闹非凡, 多年来冰冷的狐王宫中染上了喜气, 到处也是热闹非凡, 狐王在殿内看完了有一卷文书,终于在这片喧闹声中站了起来,披衣往殿外望去。

    “是香亭殿下在跟朋友讨论喜服的样式。”一名宫人在旁垂眸解释道。

    狐王负手来到殿门处, 看着庭中的一片灿然□□,不禁笑道:“真想看看香亭穿上喜服会是什么模样。”

    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不过她依然有些怅然,没有想到从前那个小姑娘,如今就要嫁人了。

    想到这里, 狐王摇了摇头,往殿外走去,宫人便要跟上, 她却是含笑道:“不必,我自己走走。”

    宫人依言退下,狐王离开大殿后,便去了喧闹传来的那处所在, 入眼便正见到穿着一身漂亮大红喜服的香亭正在与几名少女笑谈着,他们也不知究竟说了些什么,惹得香亭双颊飞起霞色,有些羞恼的往后躲去。

    狐王站在远处看着,却并未靠近,看了片刻,她才又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谁想走出没有多久,她就见到了正坐在一处凉亭中的云定。

    狐王看着那道身影,默然上前坐到了他的面前。

    眼前突然出现个人,云定抬眸正欲开口,却冷不防接触了狐王的目光,他面色一变险些叫出声来,直瞪了好一会儿眼才终于调整好了神色,连忙起身道:“陛下。”

    “坐吧。”狐王随口说了一句,唇角依然含着笑意,似乎觉得云定的表现有几分趣味。

    云定有些弄不准狐王的心思,他小心翼翼地坐下,想了想才终于开口道:“陛下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印象中,自从千山岭回来之后,狐王便一直未曾笑过了,虽说狐王从前也不是个爱笑之人,但看在眼里,却总有些不同。

    狐王也不曾开口解释,只随口问道:“香亭在里面试喜服,你不进去看看?”

    云定苦笑摇头:“说是新郎新娘还不能见面,所以我在这等着。”

    狐王挑眉,目中带着询问之意,道是云定既然不能见香亭,又为何来到此处,与香亭的庭院不过一墙之隔的地方。

    云定挠了挠头道:“不能看,好歹能听听声音。”

    狐王有些失笑:“你们倒是一天都分不开。”

    今日的狐王褪去了平日的庄严冷肃,倒是格外让人亲和,云定听着这话不禁有些怔愣。就在他发愣之间,狐王坐在亭中目光穿过亭外树荫看向那座庭院,颇为感怀的开口道:“我还记得未继承狐王之位前,我就住在香亭如今所住的那处殿内。”

    云定顺着狐王的视线看去,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待见得狐王专注神态,不禁又止了开口的念头。

    狐王垂眸轻笑一声,回忆起从前的事情,神情也柔和了几分:“那时候九原每日都会坐在这里看书。”

    自从千山岭回来之后,众人便一直避免再在狐王的面前提起九原,有些事情纵然表现得再过淡然,却依然难以放下。云定不知道狐王究竟放下了多少,却知道那必然是极为困难的。

    因为那段感情已经存在了太久太久,久到纵几乎成为了生命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云定怔怔看着狐王,良久之后,终于问道:“九原将军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他啊。”狐王唇畔笑意渐渐敛了下来,想了很久才道:“我也不了解他。”

    云定似是有些不相信。

    狐王与九原之间的感情相互纠缠了整整五千多年,两人本应该是最了解彼此的人,然而狐王所给的答案却让云定惊讶万分。

    狐王看出了九原的惊讶与不可置信,她低声道:“从前我了解他,可自我成为狐王后他便有意疏远我,渐渐地我也看不明白他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想了什么,究竟在意什么,我竟然完全不知道。”

    云定微微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狐王回头笑到:“是不是很可笑?”

    云定连连摇头,正欲劝慰,一名宫人却已经到了此处,道是新郎的衣裳也挑好了,要云定赶紧去试衣服,接着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云定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狐王,狐王摆手示意他离开,云定这才连忙跟着那人去试衣服,不过多时身影就已消失在拐角处。

    狐王坐在原地,随手倒了一壶茶给自己,垂眸动作端庄的喝了一口。

    狐王宫不似以往宁静,四周的喧嚣却都未曾打扰到狐王,她端着杯子的手微微抬起,衣袖被风吹动,露出了半截皓腕,腕间一条七色珠链在阳光下闪烁着漂亮的光晕。

    相比狐王一身的华服,这串珠链显得有些粗糙陈旧,就像是随手串成毫无做工的小孩子玩意,其中一些珠子甚至已有破损,但狐王却是毫无顾忌地将它戴在了手上。

    这串珠链,就是当初她送九原的那一串,这串珠帘赔了九原五千多年,后来又辗转到了狐王的手中,当初在千山岭中,狐王亲手将珠链破坏,待那一场战斗结束之后,狐王却拖着伤势沉重的身体,独自将地上一粒粒的七色珠子又重新捡了回来。

    回到狐王宫后,她悄悄在灯下将它们重新穿好,每一粒都无比用心。她将珠链时时戴在腕上,就如同那五千年里的九原。

    她与九原之间的一切,随着千山岭的那一场战斗灰飞烟灭,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只剩下这串珠子,只剩下这一个念想,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那时候的她,是这样以为的。

    正值春日,满院花开,狐王独自饮茶,风动之下院中白花纷纷洒洒落于亭中石桌之上,狐王腕间的珠链闪烁着暖色的光晕,一道极浅的影子便在这风中自珠链中穿出,旋即化成了人形,在狐王的对面,方才云定所在的位置坐下。

    “那个小子被你吓得不轻。”那人语带笑意,似无奈似宠溺。

    “他就要将香亭娶走了,我吓吓他又怎么了?”狐王语气也与往日不同,她这般说着,终于放下手中杯盏,抬眸往身前坐着之人看去。

    明丽如画的眉眼依然如昔,是狐王所最熟悉的模样,就连笑时眉眼微弯的弧度也是一样。他浅声笑着,与狐王对视间,又道:“看来他今后的日子还有得过。”

    狐王但笑不语,目光却始终落在他的身上,像是要将一生看尽。

    一直到现在,她都还有些不敢相信,九原回来了。

    当初千山岭一战,她的确一剑刺穿山主胸口,以狐火将他烧尽,使他魂飞魄散。她本以为此生再无法见到那人,却没有想到将珠链穿好之后,她一直戴在身上,在半年之后的某日,九原的魂魄当真自珠链中走了出来。

    原来当初九原为与山主对抗,分离了其中一部分魂魄,那部分魂魄虽被山主斗败,却并未真正飞散消失,而是藏在了狐王送他的珠链之中陷入了沉睡。

    后来千山岭一战结束,狐王将珠链带回,又时时戴在身上以妖力滋养,那沉睡在珠链中的魂魄才终于得以苏醒,再次出现在狐王的面前。

    不论究竟为何,但他终归是回来了。

    只要想到这个,狐王便觉得无比庆幸。

    “在想什么?”九原不知何时凑了过来,低声问道。

    狐王含笑看了他一眼。

    她早已经过了如香亭那般见了情郎后高兴得手足无措会露出小女子模样的时候,听得九原的问题,她一手扣着石桌,作势沉吟道:“在想刚才那番话你有没有听到。”

    “哪番?”九原失笑,旋即故意道:“你说我当年每天都会坐在这看书的事情么?”

    狐王还未说话,九原又道:“那时你住在殿里,怎会知道我每天都在这里?”

    狐王挑眉瞥了他一眼。

    九原不禁笑了起来,干脆挪到了狐王的身旁坐下,接着道:“是了,阿简很忙,哪有空来偷看我。”

    “狐族大将军原来竟会贫嘴。”

    “堂堂狐王原来也会做偷偷摸摸的事情。”

    狐王沉下脸来,作势要出手将这个耍嘴皮的大将军赶走,然而她刚欲抬手,便见身旁坐着的那人眸光清亮闪烁正向着自己,竟是一副玩笑得逞后的模样。

    这一刻她才发觉,自己似乎又能看透这个人了。

    到底,还是从前模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