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完结章

作者:长依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更】

    爆炸中有个人慢慢走出来,玛妮睁大眼睛想要看个分明,却被烟雾与爆炸产生的热浪不得不遮挡着眼。乐文小说网但对方行事这么简单粗暴,上来就自带“不要怂就是干”的气场,实在让她不得不想到她的老铁们。

    过了一会儿,烟雾总算散了些,玛妮才将那个一脚踹飞显示屏的家伙看的清楚了些。

    唔……高挑的、富有力量的身体,而且走路的时候一跳一跳,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

    天哪!

    在那人蹦蹦跳跳地走出了烟雾后,玛妮瞬间睁大了眼睛!

    死侍?韦德?韦德·威尔逊??

    玛妮张着嘴想要说点什么,喉头却被哽住,一个字也没法出口,甚至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倒是在另一个显示屏露出脸的莫里亚蒂阴沉着脸开了口:“你是谁……”

    韦德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吹了声口哨:“哟,大坏蛋出现了。”

    他还是那身红色紧身衣,却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只耳机敲了敲:“听见了吗,彼得,那家伙在哪?麻烦你快点找到。”

    耳机那里传来了模模糊糊的电流声:“哦,韦德你是不是有病,你刚刚差点炸到我!而且我还要去找那个人质,哪来的时间去逮那个家伙?你自己行动,或者是让斯塔克先生去吧!”

    “那我肯定去不了啦,”他吊儿郎当地开口,神秘地瞥了一眼处于震惊失声状态下的玛妮·多勒,语气欠欠的,“你都不敢想象小招财猫有多激动,她都要冲上来抱我了。”

    熟悉的“小招财猫”一入耳,玛妮才总算缓过神,嘴一瘪差点落泪,眼里蓄满了水汽,随时都能哭出来。

    韦德将耳机往旁边火堆里一丢,走到玛妮面前,别扭又细声细气地安慰:“嘿,玛妮·多勒,你该不会要哭了吧?虽然你为我哭,我挺高兴的,但你冷静一点,我这不好好站在这里么?嗨,你怎么瘦了那么多,是被虐待了吗?来老子带着你去把那个混蛋揍一顿。”

    于此同时,一枚子弹从后面过来直直射入他的脊椎骨,显示屏里的莫里亚蒂冷哼一声,正要继续安排下面的人把捣乱的人全数收拾一遍,却发现那个中枪的家伙只是踉跄了一把差点跌倒,玛妮扶住他,眼里写满了惊恐,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嘿——”

    死侍又迅速从玛妮怀里站起来了,看着她差点掉眼泪的样子很无奈:“别害怕啊,小招财猫,我没事,你瞧,我是死不了的。”

    话音说完,他在背后摸了摸,最后拿出一颗沾着血的弹头,还甩了甩,在玛妮眼前晃了晃,证明他确实没事,才把东西丢掉。

    然而玛妮还是没有说话,眼里也还是憋着眼泪。

    死侍算是彻底无奈了……

    “玛妮,”他正经地说,“你不用害怕也不用自责,我没事,我好好地站在这里,上次我没有死,这次我同样不会死,讲真的老子自己都是求死不能的呢,你怎么会害怕我会死呢?”

    他好声好气地安慰,生怕又刺激了这个娇气的小公主。

    ……但是她当真还是那个娇气的小公主吗?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眉宇间有化不去的疲惫与坚定,为什么身体瘦了整整一圈?他刚刚不小心跌她怀里的时候,甚至感到被她的胳膊膈应着,假如她还是娇气的小公主,她又为什么克制地不敢哭?而不是因为他寥寥几句话放弃落泪。

    在他印象中,玛妮不是这种人,他还和彼得打赌,玛妮见到他一定会哭来着。

    玛妮的确是在憋着眼泪不想哭,哭意味着懦弱,她怎么可以懦弱?

    “我不信。”她总算开口,却是满满的怀疑,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复杂又谨慎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在骗我?我的意思是,或许你是托尼找个人来骗我的,我明明看到了韦德·威尔逊奄奄一息躺在我怀里,你现在穿着个贱兮兮的红衣服就想骗我?”

    她越说越坚定,甚至冷漠地踹了他一脚,声音也大了起来:“没门儿!”

    “好吧……”韦德灵巧地抬腿躲过她的踹,然后朝脖子处伸手,在玛妮毫无准备的时候大喇喇把面具扯了下来,一颗相貌狰狞的光头就露了出来,韦德无奈地摊手,“是你非逼着我这么干的。”

    玛妮愣住,彻底无话可说,但是旁边一直躺在人民币上面的小孩子却疯了,生生被相貌可怖的韦德给吓哭。

    连着人民币叔叔和夏洛克也挑了挑眉,同时联想到刚才玛妮所说的那段话,他们还以为所谓的“相貌丑陋”是夸张,但没有想到竟是如此写实。

    韦德瞥了一眼哭唧唧的孩子,烦躁地将面具重新戴上,一边戴一边腹诽这个看脸的世界没有一丝人情味。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注意玛妮的反应,就感觉腰间一紧,明显有双瘦弱的胳膊抱住了他,连着对方胸口软软的触感都非常真实。

    韦德没忍住欠打地低头问:“你胸是——A?”

    于是一泡眼泪瞬间就被憋了回去,玛妮破涕为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整理的自己的心情,一瞬间所有的想法全被一条给占领:果然韦德无论说什么话都很招打,韦德还是那个韦德。

    幸好他没死,否则她该怎么光明正大回到纽约,她还想要好好保护身边的人,却无情地害死了她的朋友。

    玛妮咧了咧嘴,抬头对他笑。

    韦德叹口气,伸手覆盖住她的眼睛,只露出勉强笑着的嘴,低声说:“算了吧,玛妮·多勒,谁教你在该哭的时候却笑?”

    此刻万籁俱寂,除了那边被彼得惹出来的一串串的爆炸声,几乎没有声音响起了。

    玛妮忍不住解释:“可是……哭没有用……笑着起码还能让我看上去没事。”

    “你不需要看上去没事,”韦德回答道,“你不是那种人,没必要做那种事,你又不是非得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像是托尼·斯塔克或者彼得·帕克那样,你就只是个普通人,因此不必把委屈憋着,也不必把恐惧憋着,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像在哥谭那次,你很生气,就去毁灭那些惹你生气的人。”

    他依旧用手挡着玛妮的眼睛。

    “可就是我在哥谭那次的任性,才导致我被詹姆斯·莫里亚蒂抓了起来,他看到了那个夸张的新闻或者是别的什么,所以才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成精的货币这种存在……”玛妮解释道,声音低沉,“所以……”

    “没有什么所以,”他说着,带着点不讲道理的流氓气质,“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烂摊子交给我们收拾。”

    于是他的手心总算感到了一层濡湿,这才对,她既然有机会天真烂漫地活着,那就该好好珍惜这个奢侈的机会,骄傲地用这个讨人厌的方式活着,否则保护她的其他人的痛苦就没了意义。

    过了好一会儿,他感觉手心湿了一片,而那边正在引爆炸弹的彼得还没有结束,这边的情况似乎有些尴尬,于是他轻咳一声,决定说话缓解一下气氛。

    “其实我那次不是因为受伤而倒下,”他解释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不过我是被你爸爸的麻醉剂给放倒的,据说那个笼子上面涂满了麻醉剂,还混和了强力催眠的成分,所以碰到我的皮肤后我就倒下了。”

    他干巴巴地解释,玛妮根本不回应他,韦德正自讨没趣的时候,忽然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斯塔克出品质量必有保障,”金红相间的铁人从天而降,随着盔甲打开,托尼从里面走了出来,幽幽地盯着那边看上去很亲密的两人:“你们好啊。”

    人民币叔叔瞬间挑眉,开口道:“哦,托尼·斯塔克?”

    托尼注意到那边的人,还有那边漂浮着的人民币托着的小婴儿,以及小婴儿身边跟着的表情震惊的第二个人质,以及——

    他转头就看到了那个看上去就很孤僻的长脸怪。

    “嗨,大家好。”托尼熟练地和疑似迷妹、迷弟的人们打招呼,一边不忘关注玛妮多勒的现状。

    “啧,”托尼冷冷地看了一眼红衣服的家伙,“撒手。”

    韦德纠结了一下,直到看到他身后的盔甲暗搓搓冲他抬起了手,掌心炮跃跃欲试,才悻悻地收回手,玛妮的眼睛被眼泪洗的透亮,转头看到了亲爸(?),这回倒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爸!”

    玛妮喊了一声,接着转身就扑进托尼怀里,托尼对叛逆的女儿难得表示了宽容,同样对她的身体状况表达关怀,毕竟她消瘦的太厉害了,看上去就不像过得很开心的样子。

    玛妮抬头呜咽:“托尼,我不要找什么和我一样的人了,我觉得能捡钱挺好的,我想回家。”

    “没问题,完全可以。”托尼回应她,顺便拍了拍她的脑袋,眼神瞥向那边悠闲站着的人民币,一边语气不减温柔,“反正你吃不穷我。”

    ……

    …………

    所以,这是她所认同的家?

    人民币叔叔笑了笑,假设她需要的是这样永远纵容她的家,那他们诚然做不到。

    【二更】

    当然,人人都得成长,这是必然不可避免的。

    但是教人成长的地方,是复杂多变的社会,而不是在家里,家只会教人如何面对成长,家人总是希望孩子们永远开心,最好一直保持着单纯的心。

    尽管孩子不可能一直单纯下去,但是家人总希望用一种更温和的方式教她成长。

    看到的黑暗面也好,那些追名逐利的丑陋本质也好,无穷无尽的贪婪也好,这些不好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总想让孩子再慢一点见识到这一切,最好稳稳妥妥地,永远不要看到这些可怕的事情。

    尽管不可能,却依然想去尝试。

    或许这就是父母努力想要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的原因,在对于抚育教养自己的孩子这一方面,父母们总有近乎天真的执着。

    “所以,我们究竟该如何教导我们的孩子面对成长的落差呢?请看下一集——”

    电视里慈眉善目的讲师把讲稿收了一收,接着就进入了节目的尾声。

    玛妮认认真真地记下了笔记的最后一个词,认真写上今天的时间,才长舒一口气,从教育节目中回过神,转头对沙发上的彼得·帕克露出慈爱的笑容,此笑容与电视里的彼笑容有着谜一样的相似。

    彼得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彼得?”从实验室出来找咖啡的托尼看到这一幕,随意问了一句,“室内温度太低了么?”

    “哦,不是这样的,斯塔克先生。”他开口解释,但是却没法说出自己是被玛妮·多勒的笑给吓到了。

    不敢相信,她到底在伦敦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回来之后就开始疯狂学习这种教育类的课程?讲道理,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家里即将有宝宝或者是在初中高中教书的老师们看的吗?

    难道她疯了?

    “嘿,我们走吧,”她站起身,从另一张沙发上拿起她的包,“咱们上次关于如何安置流浪猫的提案被采纳之后,这学期开学就有人联系我想要加入我们小组。”

    另一边喝了一口咖啡的斯塔克一挑眉:“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爸爸,”玛妮笑眯眯地说,“你还是把全部精力放在如何改进马克系列好了。”

    两人对斯塔克挥了挥手,走出了家门,玛妮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家里还是原来那样,极其具有托尼的风格,简洁却不简单,非常让她安心。

    玛妮在原地愣了半晌,直到门外的彼得·帕克喊她,她才回过神,拎上书包离开了家,走之前不忘留给托尼一个飞吻,尽管后者嫌弃地翻个白眼转过身去。

    自她回到纽约,已经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足以让她把身上的“肥膘”养回来,短短一个假期过得十分“充实”,无论是哥谭之行还是伦敦之行,都相当刺激,她感觉自己将这个假期的故事整理一下,可以试着去给漫威的编辑部投稿了。

    经过报刊亭的时候,可以看到国际新闻那儿头版头条罕见地不是什么政治方面的问题,而是一个穿着长风衣,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淡漠的卷发长脸的家伙,报纸的标题是——

    “新世纪的超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侦破了藏匿于147年前真相,【天生犯罪人】连环杀人案!”

    玛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福尔摩斯先生显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上次莫里亚蒂的算盘非常精妙,好好的莱辛巴赫小区被他改装成了雷区,几个人在其中谨慎地步步为营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虽然莫里亚蒂的计划被中途插进来的托尼与她的两个伙伴给打断了,但非常可惜的是,他们后来并没有找到莫里亚蒂。

    而他们久别重逢,总算是互诉衷肠完毕之后,侦探先生已经不见人影,玛妮对此感到不好意思,回到纽约后,特意往贝克街221B号邮了不少有趣的玩意儿,比方说各种书籍之类的,对方一次都没回复过。

    哦,不过前两天贝克街那边回了一封邮件,希望她不要再寄书来了,如果可以的话,就给他寄一套实验器材,玛妮想了半天,觉得虽然有点难度,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直接从托尼的实验室后面仓库里搬了一套邮过去了。

    ……其实她寄书也是有深意的,毕竟对方在大侦探身份的背后还是一个披着披风的魔法师图书管理员……虽然这身份很拗口,但是她愉快地认为事实一定就是这样。

    这么想着,玛妮又忍不住报刊亭看了一眼。

    “怎么了?”站在她身边的小伙彼得·帕克好奇地停下脚步等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边,优秀的视力让他一下就发现了福尔摩斯。

    “哦,那位大侦探?”帕克点点头,转头笑着看向玛妮,干干净净的让人如沐春风,“他可真厉害。”

    玛妮立刻笑着回答:“别这样,彼得,你也很厉害,是超厉害。”

    彼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遮掉耳尖一点点红晕,咳了咳说道:“不过你还是得好好走路,否则我们待会儿要过马路的时候我是不是还得牵着你?”

    玛妮不好意思地笑笑,把大侦探的新闻甩在脑后。

    等他们过了马路,玛妮又想到了一点,没忍住对彼得说:“不过,上次那个詹姆斯·莫里亚蒂到底有没有被大侦探抓住?”

    “哦,我可希望他被福尔摩斯先生抓住,”彼得瘪瘪嘴,“不然你再像哥谭那次似的,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大堆的英镑砸死他可怎么办?”

    彼得嘟囔着:“上次的新闻,似乎是布鲁斯·韦恩先生花了大价钱给压下去的。”

    说起这事就很尴尬了……

    玛妮嘿嘿一笑,明智地选择转移话题:“啊,说起来,韦德今天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韦德去销毁罪证了哈哈哈,”彼得笑的灿烂,“你看到哥谭那次的现场了吗?”

    玛妮心想怎么还是拐到哥谭那儿去了,但是看起来彼得似乎对她任性出逃的那次没有什么反感,就斟酌着语气问:“什么现场?”

    “咳,有一家媒体还是得到了报道这条新闻的授权,”彼得笑着说,“不过作为代价,他们得让韦德在现场动动手脚才可以把图片放上去?”

    “什么手脚?”玛妮好奇地问。

    “你真的不知道?”彼得眨眨眼,然后把手机拿出来,他可是特意跟着韦德去善后这件事情来着,玛妮凑过去看,发现彼得的手机里存着一张图,图上韦德·威尔逊带着帽子和口罩以及围巾,把自己包的严丝合缝,但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动作还是出卖了他的身份。

    然后玛妮看到了上次拍卖会现场,被他用喷漆喷在墙上的一行字——I LOVE U

    玛妮沉默下来。

    这是何解?

    彼得尽职尽责地解释:“韦德说,你肯定因为误会自己害死了他而痛苦,所以只要他说句‘我爱你’之类的哄一哄,你就会老实回来了。”

    其实他本人的意思复杂多了,但是彼得捋了一下,其中的逻辑过程大致就是如此。

    玛妮却一下看出了韦德·威尔逊这个混球把她当做小狗小猫哄着呢,好像没大脑似的,谁喜欢她,她就去谁那里。玛妮顿时恼的牙痒痒,嘴角一抽:“哦,他真的这么觉得?”

    “是啊。”彼得说道,“他觉得很浪漫。”

    浪漫个鬼!

    “布鲁斯·韦恩先生还为此和他争执了一番,”彼得补充道,“韦恩先生认为,假如你能看到这个新闻的话,对突如其来的‘我爱你’肯定摸不着头脑,不如直接写一行‘我很好’或者‘我没死’,比较实际。”

    玛妮认同地点头。

    “但是韦德说,你肯定不会看这条新闻的,”彼得耸耸肩,“他说,比起被通知,他更想直接出现在你面前把你吓一跳。”

    玛妮:“……”很好,这很神经病。

    绝交吧!

    “而且,”彼得低着头看了看那张图,“他说,等你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得知了‘我爱你’,一定会感觉很高兴。”

    玛妮一下竟没有反应过来,转头好奇地看着彼得,发现他神色有些落寞,于是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不过还没等她问出口,她怀里的小钱钱突然冒了个头。

    “女神,这里离唐人街很近啊!”

    玛妮低头看了看背带裤胸前口袋里的家伙,于是原本的问话变了一变:“彼得,这儿离唐人街很近吗?”

    彼得有些没反应过来,对她突如其来的问题不解,不过还是老实回答道:“是啊,那边就是唐人街。”

    他朝左前方指了指,玛妮看了看时间,想了一想,拗不过怀里小钱钱的撒娇,只好叹口气说:“好吧,我们去唐人街看看。”

    她话说完,小钱钱在她怀里欢呼雀跃,但彼得却好奇问道:“去唐人街做什么?”

    “谁知道呢,买个招财猫,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神奇的茶馆之类的……”玛妮心虚地摸了摸鼻尖。

    彼得虽然不解,但仍然很绅士地对她微笑,愿意陪她去一趟唐人街。

    两人突然转了方向,倒也是很自然,没有什么找不到话题的尴尬,临近开学,天气也愈发炎热,两人边走边聊,顺便手里多了冰淇淋甜筒,看上去更加和谐了。

    玛妮怀里的小钱钱,是在伦敦陪她“出生入死”过的小家伙,那次彼得正在满世界找人质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路中央躺着一张熟悉的钞票,于是想到了玛妮自带捡钱的体质,就干脆顺手把小钱钱救了一把。

    玛妮原本还打算四处找一找小钱钱,却没想到被彼得带回来了,当然是感激涕零,尤其是小钱钱,差点被炸成花,真是格外感激涕零。

    【三更】

    说道这个神奇的成精货币组织,玛妮一开始还以为对方只是存在于英国,但是她显然还是低估了所谓“成精”的意义。

    只能说,大概是人民币这个种族太强大?总之他们不仅在英国有地盘,在美国也有地盘,而且他们的地盘是相通的。

    ……

    玛妮一开始还感觉很惊讶,直到有一次她怀念般去了纽约的唐人街,惊奇地看到了之前那个严苛指责她不够资格加入他们的人民币小哥哥,她才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组织”。

    像是霍格沃兹?

    玛妮在内心吐槽,总之对方实在很强大,只要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茶馆,只要有他们的茶馆,无论在哪个国家,他们都是那个强大的组织。

    英镑老爷爷有一次曾经对她解释过,这就好像是上次那个披着披风的家伙,他的地盘也是可以无视国界任意穿行的。

    唔……

    按照英镑老爷爷的原话来说就是——

    “我们这些茶馆客栈的传送,就是交给斯特兰奇那家伙维护的,”英镑老爷爷笑眯眯地说,“不过对方有些抠门,每一次维护费都高得要上天去。”

    玛妮当时忍不住吐槽说:“不应该啊,我前两天还在报纸上看见他又破获了什么案件,应当收入了不少酬劳啊,我还觉得对方的财运很不错,隔着报纸我都能感受到他身后强大的土豪之气。”

    英镑老爷爷:“???”

    玛妮坚定地认为,魔法师先生和侦探先生是一个人,毕竟大家长得一模一样,讲道理,那张长脸过目难忘,让人印象深刻。

    此刻玛妮和彼得去了唐人街,两人悠闲地边走边聊,顺便手里还拎着一大堆饮品,尽管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和课外调研小组的其他同学们会合,但两人依旧不紧不慢。

    小钱钱自从进了唐人街之后就很兴奋,毕竟他此前一直在伦敦生活,朋友们也大多都在伦敦,来到了唐人街,意味着可以有机会回伦敦叙叙旧什么的,玛妮也没有多加阻拦,只趁着周围没人注意,把他放在了地上,就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反正那张小钱钱和她的默契越来越好,无论他在哪,玛妮都可以感觉到的。

    至于这边的玛妮和彼得,干脆就顺势逛起了唐人街,按照之前所说的,两人一家一家地去找招财猫。

    “你瞧这些招财猫都是金色的,”彼得吐槽说,“我觉得斯塔克先生应该会很喜欢,毕竟他的战衣也是金红相间的。”

    玛妮指了指一尊小招财猫的爪垫,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瞧,它的爪垫也是红色的,招财猫也是金红相间的。”

    两人不约而同联想了一把托尼——

    什么时候托尼肯把战甲改良一下,头上加个猫耳朵,后面来个猫尾巴,掌心炮再做成招财猫的爪垫这样……

    不不不,不能再想了,托尼的形象就要坍塌了啊!他可是纽约富豪,复仇者创始人之一的托尼·斯塔克啊!

    但是脑洞开了就无法关上,于是两人对着一直招财猫笑的肚子疼。

    或许是他俩太过放肆,笑声吵到了老板,等他俩一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灰白色唐装的男孩儿站在两人身后。

    男孩儿和两人看上去是同岁,黑发黑眼,又穿着唐装,应该是中国人。

    彼得不好意思地致歉:“抱歉,我们声音太大了。”

    但是旁边的玛妮却抿紧嘴,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人民币小哥哥突然出现在身后,玛妮表示很不开心,她之前也曾经看到过对方,但一直都视而不见来着。

    “没事。”人民币小哥哥有礼貌地对彼得摇了摇头,但依旧不苟言笑,视线落在旁边的玛妮身上,严肃道,“多勒,好久不见。”

    “不如不见。”玛妮毫不客气地回答,“你不是开茶馆的么?怎么来卖招财猫了。”

    人民币小哥哥张了张嘴:“这整条唐人街……”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继续说,毕竟旁边还有一位,于是老老实实地做起生意来,从两人中间穿过,来到招财猫面前,指着这个巴掌大的小家伙,一本正经地推销道:“这么大一只招财猫,10美元。”

    “你抢钱?”玛妮没忍住质问。

    彼得看了看他俩,眨眼道:“看来你们果然认识。”

    玛妮不自然地别过脑袋:“没有,我才不认识他。”

    人民币小哥哥没有反驳,而是自然地看向彼得帕克:“要吗?”

    彼得低头看着他手心的招财猫,憨态可掬很是可爱,但是10美元确实是在抢钱。

    “不用了,谢谢。”他说道。

    “可惜。”人民币小哥哥依旧保持着淡漠的深情,接着摇了摇招财猫,玛妮和彼得忍不住看向他的动作,却发现对方摇着摇着,招财猫里发出了清脆的叮铃声,分明是硬币的声音。

    人民币小哥哥把招财猫底部的塞子打开,陆陆续续倒出了一些硬币,不多不少刚好十枚——谁能想到它看上去是个招财猫,实际却是个存钱罐!

    被耍了的两人皆是沉默。

    彼得看了看玛妮,说道:“要不我们把小招财猫买下来?”

    人民币小哥哥一眯眼:“可以,给你打八折。”说完,把招财猫里的十美元塞到口袋里,然后把空空的招财猫存钱罐递给了两人。

    这行为可以说是非常流氓了。

    玛妮哼了一声,拽着彼得帕克的胳膊往外走,不忘回头说道:“算了,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桩生意我不做。”

    她说完就离开了店铺,没注意到后面的人民币小哥哥无奈地摇摇头。

    他体内的另一个家伙说,希望让他看看玛妮·多勒是怎么生活的,现在他倒是看了,却不认同这样的生活。

    太娇惯了不好,他毕竟是接受了整个组织,他可不能过于娇惯。

    严谨与一丝不苟才是他该有的样子,像是和朋友傻乎乎地对着一个招财猫大笑这种事情,他是绝对做不来的。

    人民币小哥哥摇着头退到店铺的柜台后面去,正悠悠闲闲地坐在那,拿着一本书随意闲翻,听到门口铃声响了响,说明又有客人进来了,他抬起头,淡漠的双眼落在了进店的客人身上。

    他没忍住皱了皱眉,诚然,这家伙看上去很丑。

    但是对方似乎不介意,哼着某首节奏强烈的流行歌曲,在他的店里逛了起来,走了一圈,看到了刚刚那个招财猫。

    就是他刚拿出了十枚硬币的招财猫,玛妮·多勒和她的朋友刚才还对着它荒唐大笑来着。

    人民币小哥哥注意着那个人,发现他拿起了招财猫似乎很喜爱,但还是放下了,人民币正琢磨着对方莫非是没有钱,却听到那家伙扯着嗓子喊他——

    “老板,这个造型的招财猫有没有等人大小的?”

    人民币小哥哥:“……”

    韦德想了想,补充道:“不是像我这么大的!大概这么高——”

    他在自己的身上比了一下,到胸口的样子,人民币小哥哥发现这个身高倒是很符合玛妮·多勒的身高。

    当然他没有将两拨人联系起来,只起来先一脸冷漠地报了个天价,韦德一挥手表示都是小意思,人民币小哥哥才转身进了房间,似乎琢磨着给他准备个大礼物。

    这边韦德还在哼着歌等着超大版招财猫,那边彼得与玛妮已经把唐人街逛了个遍,手里毫无疑问战利品颇丰,各样的福娃和熊猫式的玩偶,还有一些精巧的中国结,路过一个夹娃娃机的时候,彼得甚至跃跃欲试地动起了手。

    按照常理来说,夹娃娃机这种东西是很考验运气的,反而和实力没多大关系,偏偏当天彼得运气爆棚,一口气给她夹了十几个熊猫的玩偶,把这台夹娃娃机搬空了一半,而隔壁的娃娃机里的十二生肖系列又被他给盯上了……

    于是等到两人在老板复杂的神色中离开时,浑身都挂满了娃娃,看上去简直玩偶成精了,堆在一起准备造反。

    彼得笑的开心灿烂,玛妮当然也笑的开心,两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依然自信地抱了满怀的娃娃往回走。

    当然,玛妮也没忘记小钱钱,她刚才收到小家伙的消息,说他要在伦敦待一段时间再回去,玛妮倒也不强求,他喜欢就由着他去,说好了一周后再来接他,于是开开心心地和彼得准备离开唐人街。

    于此同时,人民币小哥哥还当真给韦德找了一个超大型等人高的招财猫,他根本不往心里去,单手往肩膀上一抗,果断刷卡付完钱之后就离开了。

    哦,那张卡是属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韦德先生”的,他有幸拿到这张卡,于是兴冲冲地来到了唐人街。

    他甚至可以想象玛妮·多勒睡在等人高的招财猫身边,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

    此刻,两伙人的存在感可谓是很强了,玛妮与彼得身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娃娃,而韦德又扛着个招财猫在肩膀上,直接高了众人一截,两拨人即使隔了个人山人海,依旧遥遥地一眼看中了对方。

    气氛相当尴尬。

    等到两伙人凭着默契,好不容易在唐人街门口回合了,看着对方的造型都遏制不住地想笑。

    玛妮首先发问:“韦德,你拿这么大个招财猫是干什么?”他难道还需要招财?但是招财猫越大财运难道就能越好了么?太天真了。

    当然,韦德也没有招财的意思。

    “这是哥送给你的赔礼,”韦德一把把肩膀上的招财猫放下来,胳膊搭在招财猫的头上,语重心长地说,“你瞧,和你长得多像啊,你偶尔看看它,就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了。”

    玛妮:“……”

    “那你身上的娃娃是怎么回事?”他也问。

    玛妮回答:“是彼得送我的。”她蔑视地看了眼招财猫,“我选择娃娃。”

    “哎——你不能这样!太过分了,”韦德大喊,“招财猫这么可爱,你居然不喜欢招财猫?”

    玛妮瘪嘴:“我觉得我比较可爱。”

    “你当然也很可爱,”韦德另一只手无情地揉乱她的头发,“除了你之外,招财猫是这世上第二可爱的了。”

    这个马屁拍得很到位,玛妮当然也很开心,于是高兴地收下了礼物,但表示自己不负责运回去,毕竟自从她的小粉车在去哥谭的路上爆炸之后,她就不允许有代步工具了,一直都是托尼派人来接她。

    韦德也很大方,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会送货上门。

    “不过你们俩在这儿干什么呢?”他眨眨眼看着玛妮和彼得。

    后者神色有愧,似乎不好意思直接开口。

    “怎么了吗?”韦德越发好奇,“有什么事情不能直说?难道是涉及到我的?”

    说对了……

    玛妮和彼得两人皆是不好意思开口,但架不住韦德一次次发问,最后玛妮被问的烦了,只好回答他。

    “没什么,也就是我们的社会实践活动,”她飞快地看了一眼韦德,眼观鼻鼻观心,表现的很无辜,“主题是对社会上形象不佳的人的关怀计划。”

    韦德:“……我不会是典型案例吧?”

    你说呢?

    不用担心,你虽然丑,但是你也很优秀啊!

    比起来社会上那些只想着怎么赚钱的家伙,韦德可爱多了,玛妮心虚地想……

    唔,等等!

    ……他似乎还表过白来着?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谢谢大家看到现在,谢谢大家对这个脑洞的喜欢,追文的都是小天使_(:з」∠)_

    接下来会有韦德x小钱钱的番外,正文可以视为无CP,分结局见微博。

    在七月份的接档文是《[综]你穿进了同人文》,主神夏,剧情流(是的我还是想写剧情流),但风格依旧是轻松搞笑。大致就是女主在绿晋江看到了一篇同人文,然后她的读者ID和同人文女主重名,于是她就穿越过去了,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破案环节,大致有【开膛手杰克】、【狂犬病女人】、【宣教者】、【黑手党】、【天生犯罪人】五个案子……是的,新文有大纲,不会像这篇这么没谱,请放心跳坑orz,第一章 试读在微博。

    总之有兴趣可以从专栏跳转过去收藏一波~

    当然我的专栏也求收藏!!!作收快要到一千了!四位数啊!我好激动!我离大佬又近了一步!谢谢大家!赏个脸收藏我一下吧各位爸爸[乖巧.jp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