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完结了

作者:水煮荷苞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蕊有点奇怪,有点难以启齿, 每次她快那个啥的时候, 总感觉到摸着自己的手不是两只。她想问玄凌天, 但万一那手不是玄凌天的, 或者是她疑神疑鬼的, 玄凌天会怎么想?

    故而苏蕊留了心,再给玄凌天渡仙力的是时候就极力控制自己, 留了一线警醒。

    这实在是太难以做到的事, 甚至难过渡劫,这是赤、裸、裸的享乐啊。经历了太多磨难, 折磨, 日子稍微过的好一点,就让人怀疑这不该是真的,是个太过美妙的梦也说不一定。哪怕是她, 每到那个时候都得半响才能呼出一口气,恍惚从万丈深渊里刚转回来。

    这日,她拼命了用五指抠住玄凌天那莹白致密微微鼓起的肩部肌肉,在即将达到顶点的时候微微张眸,看似迷茫, 实则还留有一丝清醒,虽只有一线之际,却捕捉到他腰间一闪而过的影子。

    那是什么东西?

    苏蕊下意识就伸手抓去。

    那影子却像有意识似的躲开了她的手,从另外一侧探出来轻轻触碰她的腰际。

    耳边传来玄凌天的轻笑。

    苏蕊便明了,他肯定知道这是什么?

    “傻瓜, 你说这是什么?”玄凌天在她耳边轻笑。

    那影子蔓延到苏蕊后背,水一样散开,将她包裹在其内,她有如置身一大盆温水中,又像被无数只手抚摸。

    本就处在极致快乐之中的苏蕊被这些手一碰,战栗着化成了水沫。

    那些手和影子压根不顾她的软弱,愈发的咆哮,与玄凌天一起渗入她的体内,发隙、耳洞、指缝、足缝,将她全部的占有,借以诉说它的思念和爱恋。

    玄凌天脑中“轰——”的一声,最后一道壁障消除,他那两面玄体终于在今日彻底融合在一起。原来他以为是早就融合了的,但此时才知一直没有,直到此刻。

    轰响中,一股新生的、充满着勃发生机的仙力自两人之间诞生,迅速游走两人全身,形成一个高速运转的循环,所有处在这循环之内的一切都得到了生机的沐浴,包括那三个小细胞,两人的丹田、紫府。

    不知过了多久,苏蕊率先睁开眼眸,正看见一道白色的影子,如同蟒蛇一样缠绕在他身上,奇怪的是那蛇头之竖着两根金色的小角。苏蕊一下就想起来玄明头上的角了。

    似乎感觉到苏蕊的视线,那白影动了动,接着玄凌天睁眼双目,那影子缓缓从他肩上滑到背后不见了。

    苏蕊好奇心已起,哪容它消失,扑过去要看它藏在哪了?

    玄凌天急忙抱住她,入手一片滑腻的肌肤,令他心神不由荡漾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定住:“娘子,不要调皮。”

    苏蕊抬头,幽幽看他:“夫君,我想看。”

    玄凌天眸光一颤,这可是她第一次这般称呼她,有心想叫她再叫一声,怕惊动了她反而不妥,笑道:“我那蛇身只在情动之时才能现身,你若想见它,咳……日后努力便是。”

    苏蕊被他扶着,眼珠从他布满可疑红晕的脸移到被一段绸带遮掩住的腰际,上上下下看了几个来回,心想“他那蛇身跟上万只手似的,无孔不入,一次就弄的我要昏死过去。我要是一定要看,他再拿出来弄我一回怎么办?不行不行,这件事没有想出应对之策前,还是别看了。”

    是以,苏蕊嫣然一笑:“呵呵,夫君说的是。来,让我听听孩儿们长大了没有?”

    苏蕊说着,把耳朵贴在了玄凌天的肚子上。

    她突然笑靥如花,玄凌天呆呆怔了半响,后感觉到她挨着自己的肚子,忽然有些啼笑皆非,那三个小不点还是黄豆粒大小……哦,不……这一息间,他猛然感觉到肚子里面有东西在动。

    是那三个小黄豆,似乎感觉到了苏蕊的召唤,争先恐后地弹跳起来。

    玄凌天……“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苏蕊吓了一跳,心道她不至于这么惹人讨厌吧,见玄凌天吐得昏天暗地的,反应过来。

    “你这是害喜了啊!”

    害喜?

    害个毛线的喜啊!

    以前怀玄明的时候,知道的时候就直接生出来了,这叁是要要他的老命啊!

    可怜玄凌天位列仙帝,却也被孕吐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苏蕊哪还敢搞什么胎教,忙扶他上床,将污渍收拾了,给他穿上衣物,令他高卧在床休憩。自己好一通忙碌,按照古籍,先做了一碗安神养胎汤给他喝。

    玄凌天过了两日才有好转,他害喜如此严重,原因不明,苏蕊心头怕怕,无论他如何厮缠每日只以掌心输送仙力给他养胎。

    玄凌天见她心意已决,只得敛了性子,安心养着。

    两个月后,仙舟横渡坠星海,就要到玄武族聚居地了。

    玄凌天见苏蕊这几日都忧心忡忡,抚着日渐隆起的肚子问道:“你又在担心什么?”

    苏蕊叹了口气:“我是担心你将来怎么生?诶?玄明你是怎么生的呀?”

    玄凌天正在啃果子的手一顿,脸色有点不好了。可这件事拖下去也是无益,他到时候肯定得要人帮忙。

    苏蕊见他脸色阴晴不定了半日后轻轻吐出两个字,若不是他是自己孩子的爹,又是个“孕男”,当真要笑昏过去。

    “你还笑——”玄凌天拿着啃了一般的果子对准她,那模样就跟被欺负了的小孩似的,谁认得他是名震天下的仙帝呀。

    “不许笑,不许笑!”玄凌天见勒令不管用,随手扔出几个果子砸向苏蕊。

    苏蕊用袖子接了果子:“好,好,我不笑。到时候你需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

    他身上有神族、神兽的血脉,苏蕊也不是个普通的,他俩的孩子,一出世就得遭受别人孩子经受的十倍折磨。

    “我要你好好陪着我。”玄凌天半响道。若是他生玄明的时候她在身边,那他也许当时就明白自己的心了,不至于又等了这么多年。

    他至今记得诞下玄明时的孤独,是的,孤独。

    “我当然会陪着你,我说的是我们能做些什么……”苏蕊在床边坐下,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握在一起,在船舱里散发着莹白色的光芒。

    ……

    玄明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小孩。本来是跟爹娘一起旅个游的,刚到景点,爹娘就独自快活去了,完全把他给跑到了脑后。那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还要带我出来啊!其实我在家写作业也没那么难熬!

    玄明觉得他本质上是个好学生,但到了这里以后,见到那么多大乌龟都是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树上、石头上晒太阳,要不就是无聊的翻来翻去,他的心态似乎也渐渐变了。修行?人家生下来就是妖王,四周都是精纯的仙灵气,随便吸几口都够其他人修炼几年了。什么?不努力总有一天会掉队,会早死?唉……人家生下来就基本与天地齐寿了,还要怎么修?进入神界,一想到飞升了还要受神族的驱使,倒还不如留在此间落个清闲自在呢。

    所以,还有什么追求?

    玄明勉强维持人形呆了半年,后来受不了了,终于有一天当玄武族那几个小崽子爬到他门口叫他玩的时候,他也化出了本体,跟着小伙伴们愉快地出去玩去啦~

    对于一个缺少童年的孩子,至少可以假装着重新过一下童年嘛。

    玄明刚爬到沙滩上,就看见海面上飞来一头挥着翅膀的白色鳄鱼。

    “啪——”一声,一个鸡腿堡砸在了玄明面前。

    这是他小舅舅。

    爹娘走了,好歹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舅,玄明也愉快地接受了,但好景不长,他发现他的小舅看他的眼神,准确地说是看他娘给他的储物袋的眼神不太对。

    “玄明,把你的开心果给我点。”

    “玄明,把你的话梅给我点。”

    “辣条还有吗?”

    ……

    明明化成人才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还没有他高,瘦瘦弱弱的,竟然一天要吃五百包辣条!他当他娘给他弄了个辣条加工厂吗?

    但不给不行啊,人家是“舅”,长辈。

    他玄明也不是傻的,他问他要,他也问他要。

    后来就变成了:

    “一百颗开心果换一个鸡腿堡。”

    “一包辣条换一个鸡腿堡。”

    ……

    诸如此类。

    今天,他舅又想换啥?

    “舅,我出门走得急,忘带储物袋了。”玄明甩了甩尾巴,在树底下挖了个坑,用沙子把自己埋起来,这样如果有鸟飞过来,他能一下蹿出来,把鸟吓飞。

    苏存收了翅膀,蹲在树上。

    这些神兽的小崽子,天生就是好命,哪知道其他凡兽的辛苦,终其一生,蜕化无数次,也不一定能进化到他们出生时的那种程度,还要渡劫。

    “送你吃,不换,我感觉你娘快回来了。”昨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爬在阿姐的背上,被阿姐载着逃命。他的一切都是阿姐给的,所以只能守望着她幸福。

    听到是白送的,玄明立即来了精神,一口衔住,吞到肚里才嘟囔:“里面的鸡腿肉呢?”

    苏存:“被我吃掉了。”

    玄明:!!!

    却听苏存道:“小明,你爹娘回来了。”

    玄明嘴里咬着半个汉堡跳出沙坑,他小舅会骗他的吃的,可不会骗他别的。他向远处一望,一道流光从海的尽头飞来,那熟悉的气势,是他爹娘无疑。

    玄明激动之余,后爪在地上一蹬,就飞上云霄去迎接两人。

    眼见到了地方,苏蕊已将灵舟收起,扶着玄凌天慢行,忽见远处飞来一庞然怪物,那左右摇摆的脑袋,那脑袋上两根小树叉,那背上小山一样凸起的鳞甲,她不由暗自戒备,但却越看越眼熟……特么这不是她儿子吗?

    瞎!才一年多不见儿子,竟然不认识儿子了?!幸亏她没喝出来,要不多伤儿子的心。

    “娘——”

    “儿子——”

    听声音,也算团圆美满。

    可玄明正待扑倒苏蕊怀里时,屁股上突然被人踹了一脚。

    踹他的人竟然是……他爹???

    “咳……没大没小,你这样子不把你娘给压扁了?”玄凌天神色肃穆,一贯的高冷。

    玄明眼珠子一转,是哦。他忙化出人形,还用了一个净身咒把自己整得干干净净的,这下可以了吧?

    玄明差一点就扑倒苏蕊怀里了,却被玄凌天眼疾手快地拉住了。

    “咳……那个,好长时间没见你,为父甚为想念,来,站到这边,我们说说话。”

    玄明:⊙o⊙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他爹第一次说想他,那就陪他说会儿话。

    玄明站好,刚打算关心关心老爹,却被老爹轻飘飘一句话轰的里嫩外焦。

    “爹,你说什么?”玄明不敢相信地问。

    “儿子啊,我说你要当哥哥了,你高兴不高兴?”玄凌天喜滋滋道。

    我……高兴个屁啊!

    特么我过了大半辈子单亲儿童的生活,好不容易爹娘双全,说带我出来旅个游的,游没旅完,特么我升级了!

    没有享受过一天父母之爱的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三个小崽子争夺我的父母之爱……等等,三个???那么多娃谁带?

    玄明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却听他娘问他爹:“小明怎么了?小明,你是不是不想让你爹生二胎啊?”

    他娘还摸了摸他的额头。

    他听见他爹说:“没有吧,咱们儿子我养大的,我最清楚他,他大度着呢,准是在想怎么带好三个弟弟妹妹,这孩子,负责着呢。”

    我去~你们的孩子,为什么叫我负责?!

    玄明还没有嘟囔完,玄凌天又望着他,用商量的语气道:“乖儿子啊,爹爹还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玄明在心里疯狂地大叫,但他连摇头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玄凌天抓到了玄武石面前,当着所有玄武族的人,接替了玄武族长这个位置。

    有这样的吗?

    玄明想哭。

    苏蕊见他说传给玄明就传给玄明了,明白过来以前又被他骗了,但他现在是个孕男,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好言安慰玄明:“你爹要生孩子,总得让他休个产假不是?你放心,等他休完产假,我让他给你换过来。”

    玄明摇头表示不信。

    以前他信的,现在他谁的话也不敢信了。

    他就不明白了,好好的出个门旅个游,怎么就走不了了呢。

    苏蕊暗自叹气,但路上这三个月玄凌天肚子里的小黄豆长的太快了,现在他腹大如盆,看着是分娩在即,这些琐事必须速度速决,当下也不安慰玄明了,由他自个儿慢慢想去,左右他现在接任了族长,有龟仙人等人照看,参见当初玄天成长史,长不歪的。

    这边苏蕊一面加速处理琐事,一面为玄凌天分娩做着各项准备。届时地点仍是选择在坠星海上,玄武分娩本就应该在水中,至少会好受一些。

    琐事是玄凌天这边多些,她自己除了几封辗转得来的家书,并没有多少事,意外的是一天仙鹤突然衔来一封苏灵写来的信。

    信中说,她和裴寒将于七月完婚,本来打算办一下的,但裴寒这个人不喜热闹,所以就简装而行,两个人结伴行走一段山水,权当庆贺了。

    苏蕊看完,一时不知怎么回复,加上玄明叫她,她匆匆出去,就把那信落在桌上了。

    晚上回来,进屋就见玄凌天盘腿坐在榻上捻着那张纸在看。

    “不是说了不要盘腿的吗?你快躺下。”苏蕊先看到的不是那张纸,而是玄凌天的坐姿。

    玄凌天听话地躺下了,手却扔捏着那张纸。

    “他们请你喝喜酒啊?”玄凌天道。

    “没说啊,人家不办婚礼了,旅游结婚。”苏蕊见他还在看,拿了抱枕过来垫在他腰后面,这两日,玄凌天肚子愈发大了,而且有下沉的趋势,看着就是快临盆了。

    “你听着很羡慕?”

    没完没了了?苏蕊一把夺过信纸:“我不羡慕,我不喜欢裴寒,我也不爱苏灵,我羡慕什么?要说羡慕,我只羡慕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玄凌天,你说他祖上积了多少代的德,娶了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末了,苏蕊一摸自己下巴,抬头望着玄凌天。

    玄凌天怔了怔,大约是从没见过她油嘴滑舌的样子,半响唇角一翘,却有给控制住了,伸指在她眉心一弹:“滑头!”

    但却安心了。

    早些年他还挺介意裴寒的呢,如今娃在他肚里揣着,他怕啥?

    “哎,早点休息,就是睡不着你也躺躺。”苏蕊见他高兴了,哄着他躺好。玄凌天这么大肚子,她一度怀疑是不是直接成形了,但注入仙力看到的还是蛋,三个圆圆的蛋。蛋里面是什么,她就看不到了。

    奇怪,按说她天道加身,应该能看到的,可是怎么看都是茫茫的一团。

    他身子不便,苏蕊帮着把他腿抬放到床上,又给他盖好被子。

    出门,看见玄明担心地站在门外。

    这么晚了,玄明不是修行就该是休息,反正不该来这儿。

    玄明也不知道怎么说,本来他正在打坐,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慌,这才来的。可这话不能这么直接说,所以他只惴惴地叫了一声“娘……”

    这时,苏蕊听见屋里头玄凌天好像叫了一声。

    她立即冲进去,看见床上一滩血,玄凌天面带痛苦地用手撑着床。

    玄明跟着进来,吓的面无血色。

    “你出去,布阵,为你爹护法。”苏蕊冷静道。

    玄明醒悟过来,疾速点头。

    待他奔出,苏蕊立即布下结界阻隔住浓郁的血腥气,一面向玄凌天体内注入仙力,一面问:“怎么会出这么多血?”

    玄凌天面带痛苦,几乎咬牙切齿:“我刚才感觉到有一颗似要坠出,便用了些力,不想它走到一半突生变化,表面上生出些跟榴莲一样的尖刺……”

    他尚未说完,苏蕊两腮便控制不住抽动,当真是又心疼又觉得想笑,怎么什么事都让他摊上了。

    她强忍着笑:“看来也到了时间,不行的话我用剑劈开?”

    玄凌天摇了摇头:“这一关,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必经之路,他受得住就来,受不住就死。劈开对他无益。”

    他重塑肉身简单,可这三颗蛋少了这层考验,便要多经历一次天劫。

    苏蕊心中微叹,疾速抱起他,飞出结界,往事先在坠星海深处布置好的地方赶去。

    外面,已然是电闪雷鸣,这三颗蛋尚未降生,老天就做好了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准备。

    甫一入水,苏蕊便觉玄凌天身子软了一些。水,让他放轻松了一些。

    但他身下的红色却越来越多,哪怕有大阵加持,仙灵气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身躯也无济于事。

    红色的水甚至让视线模糊起来,苏蕊从没想过生产是这样一件可怕的事情。

    “阿蕊,离我远些……它卡在肉里,没有力气了,我化出本体试试。”玄凌天道。

    海面上,电闪雷鸣,黑浪有如山峦般起伏不断,似乎随时可能撕破苏蕊布下的大阵。

    这才是第一个,后面还有两个。

    但即使玄凌天化出了本体,它们也只会随之变大,不会缩小,仍旧是刺在肉里。

    不能帮它,只能给它力量。但她源源输送的仙力似乎传不到那儿去。

    没有时间了,苏蕊抱紧了他,贴着他的耳朵:“不,我跟你一起,我们一起。”

    玄凌天还没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便觉一件柔软的衣物从他眼前飘了过去。苏蕊双腿缠住了他,温柔地吻在他的肩骨上。即使这样的疼痛中,玄凌天也感觉到了那不由自主的战栗。

    苏蕊继续着,用前未所有的温柔和挑、逗,直到他昂起的那刹,温柔、有力的包裹住他。

    一面是难以忍受的痛苦,一面是极致的快乐,玄凌天眸子里出现了迷茫,他已然分不清楚这是真实还是梦境。

    苏蕊双目沉沉,有如黎明前的暗星,却从未迷失过方向,她一面抱紧了玄凌天,一面加速驱使仙力运转,渐渐的,一缕新生的仙力诞生了出来。

    那刺在肉中的蛋感觉到了似的一动,虽然带给玄凌天极度的痛苦,却也令他猛地清醒过来,而此时,更剧烈的愉悦波浪一下蔓延了他的全身。

    阿蕊……

    “用力,别说话。”苏蕊贴着他道。

    只是唇语,他却看明白了。

    平日里她看都不肯让他看,她一定感觉很羞耻,可是她却做了,还做到了。

    玄凌天抱紧了她的腰肢,用力。在水中,一切都似乎省了不少的力气,他们翻滚着,飘动着,越来越多的仙力诞生包围着他们,那些疼痛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尖锐。突然“噗——”的一声。

    苏蕊立即抬手一弹,一件薄薄的纱衣就追过去盖住了那颗还挂着肉丝的榴莲蛋,然后裹着它上浮到七星阵中。

    它,惨不忍睹,它父母的样子,也着实不宜观看。

    苏蕊开始觉得玄凌天会一口气把剩下的两个也生出来,可没想到过了半个时辰后,第二颗才开始发动,不过这次没有发生变异,玄凌天生的较为顺利。

    苏蕊如法炮制,把它也送进了七星阵。

    两个时辰后,最小的一颗也出来了。

    苏蕊把它送进七星阵后,没着急离开玄凌天,抱着他静静呆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缕仙力消失。

    最后,两人一块向上游去,用衣裳包了那三颗蛋,抱着浮出海面。

    海面上,风平浪静,沧海月明。

    蛋在苏蕊怀里,苏蕊在玄凌天怀里,发衫尽湿,却宁静安详。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完结了,可能还有几百字后续,看情况吧。

    玄明:妈蛋,我呢?我在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