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番外一

作者:非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预产期, 次年八月中旬。

    八月初,宋衍正在淮城谈生意, 忽地,手机收到了从绥城传来的伊棠羊水破了的消息,他整个人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头皮发麻, 厚厚的项目单落了一地。

    匆匆地下楼, 秦力和张娅紧步跟在后面,一抬头,正撞上最新的合作方, 他毫无停顿,擦肩而过。

    秦力和张娅留下连连道歉, 仔细地阐明情况。不远处, 一片黑色的西装革履之中,走在最前方的颀长身影倒是停下了脚步,男人单手抄在裤袋里, 白衬衫的袖口微微挽起, 露出一截结实的手臂和精致腕表。

    眯眼, 男人眉头微皱, 若有所思。

    “老板, 认识?”

    迎面, 陆源恰从电梯里走出,他上前一步,低声地询问。

    盛时彦“嗯”了一声, 挑眉,嘴角微扯了一下。

    “以前在绥城的酒会上见过,一面之缘。你回头让吴茂查查,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盛时彦走进电梯,挺胸昂头,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西装的扣子,商人的圈子里,能让他记住的男人可不算多。

    陆源利落地颔首。

    “是。”

    “羡羡在哪儿?。”

    “太太刚上楼了。”

    电梯关上,双门闭合,宽敞的铝合金电梯直达华康大厦23层。另一面,华康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宋衍匆匆地上车,脱掉了身上的西装,他迅速地调转方向盘,把银白色的宾利开了出去,高级的轿车奔驰于开阔平坦的马路之上。

    傍晚三四点钟,斜阳照在金黄的树叶,闪耀夺目,将金色的色彩演绎得淋漓尽致。

    宋衍心急如焚,心无旁骛,一路踩足了油门,不断地加速往机场开。

    **

    几小时后,绥城市医院妇产科。

    “衍哥!”

    “哥!”

    医院的走廊里,宋衍大步流星,脚底生风。周南和宋筱看见他,瞬间同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宋建南和高萍坐在另一排椅子上,旁边坐着颂颂,小皓也在,那小家伙刚刚从幼儿园放学。

    “姑父,医生说姑姑马上就要生宝宝啦!”

    小皓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快步地跑到宋衍的跟前,他戴着一顶棒球帽,肩上背着小书包,仰头看着宋衍,眉眼比之前更为清俊。

    宋衍应了一声,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小皓的头顶。

    颂颂看见了,悄悄地转了转眼睛,忽地,他也学着小皓的样子,从医院的椅子上爬了下来。

    时隔近一年的时间,小家伙走路已经很稳当了,可是姿势还没完全地改正过来,偶尔还是一颠一颠的。他迈着小腿,张开两条短短的手臂,对着宋衍的大腿,用力地一把扑了过去。“姑父,医生说……”

    “我是你爸!”

    宋衍敛眉,用力地敲了颂颂的脑门儿一下。

    “哦……”

    小家伙眨眨眼睛,拉长了语调。他揉了揉眉心,反应了一会儿,忽地,又咯咯地笑了出来。“爸爸,医生说……”

    “颂颂……”

    “好啦好啦,颂颂,你别闹,安静一会儿,到奶奶这儿来。”

    宋衍欲言又止,忽地,不远处,高萍朝小家伙招了招手,一脸温和地笑着,笑容慈眉善目。

    宋衍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小家伙懵懂地点头,蹦跶着转身,爬上椅子,窝回了高萍的怀里。

    走廊里恢复了寂静,没人说话,产房的灯亮着,清冷的光线寂寥寡淡,映照在白色的地砖上,仿若波澜不惊,平静得不像样子。

    被高萍一语道破,宋衍确实很烦。他长腿微曲,坐到了产房门外的蓝色座椅上,身体前倾,两只手肘支在膝盖的上方。抬眼,又看了一眼医院里的禁烟标识。

    医院不能抽烟,他眉头紧锁,烦闷地抓了抓额前的短发。

    很难说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上一次生孩子他就不在,这一次又是半路才回来。明明说好了要一直陪在伊棠身边等孩子出生,可没想到孩子早产,导致他又食言了。

    仰头,宋衍无奈地叹气。

    自从自己得知伊棠羊水破了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三个半小时了,伊棠在产房里呆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医院也没派个医生或护士出来传递消息,他真的怕她出什么意外,他不敢想象,如果她真的在生孩子的过程中出了意外,那他又该怎么办,他和颂颂能怎么办。

    太阳落山,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半小时后。

    “恭喜,宋太太生了个……”

    产房的门开了,一个中年的女医生走了出来,宋衍兀的站起,还没等医生的话说完,他掠过对方,拉开门板,径直地朝门里走去。

    门里,负责接产的医生和护士微怔了一瞬,几个人正在洗手,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走进来的高大男人。

    宋衍看也不看,绕过一道屏风,找到了伊棠。

    屏风后面,女人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她身上穿着一条柔软浅色的裙子,裙子下摆斑驳点点,赫然是生产后留下的血迹。

    伊棠是自然顺产,生产前她当初自己决定的。她说这样对宝宝健康,以后对身体恢复也有益处,颂颂也是顺产,第二胎她自然也没有要去刨腹的打算。

    小婴儿就趴在伊棠的胸口,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睡得香甜。

    散落在床上的乌黑长发已经被汗水全部打湿,伊棠的唇色苍白,勉强地支撑着精神,她睫毛微动,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宋衍像是松了一口气。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站了好久。

    伊棠看在眼里,心里面微微地动容。好半天,她哑着嗓子,轻轻地问道。

    “怎么了?”

    “我以为我会见不到你了……”

    “傻瓜……”

    莞尔,手指尖轻轻地动了两下。伊棠想抬手,可身上实在是没有半点力气。

    宋衍连忙快步过去,单膝跪地,捏住了她的手腕。他跪在病床前,深深地望着伊棠。男人粗粝的手掌包裹着女人细腻白皙的柔荑,宋衍拉着她的手背,贴到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伊棠抿唇,唇角漾起了一丝笑意。

    宋衍也不起身,就那么一直跪在她的面前,“想我了吗?”

    他伸手,拨开了她额前碎落的刘海。他这一趟去淮城工作,去了整整三天,伊棠最近嗜睡,他也不敢常给她打电话怕影响到她和孩子休息,可他也知道,他不在她身边,她心里的不安全感肯定又会增多。

    “嗯。”

    伊棠肯定地回应。她想他,好想好想。

    她昨晚睡觉还梦到他了。

    宋衍微微地知足,“害怕吗?你生孩子我都不在你身边。”宋衍之前陪她去过产前培训,他在影像里领略过生孩子是种什么场面,伊棠裙子上的血还没干,实话说,宋衍都不知道他能碰她哪里。

    他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只能紧紧地捏着她的手腕,现在的伊棠在他眼里,就好像风光霁月时天边浮现出的一道难得的彩虹,生怕一不留神,松开一点,她就会烟消云散、消失不见。

    伊棠看出了他的小心,微笑,她轻轻地摇头,“不怕。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再说,她这好歹也算是第二胎了,有了前面颂颂的经验,这一胎也顺利多了。

    她只是很想他,但她并不担心他不会回来。结婚这么久,她对他早已足够信任,她现在很了解他,也没有刚结婚时的那么不安。思忖间,白净的指尖慢慢地移动,她看着宋衍的眼睛,不说话,温柔地摸了摸他的侧脸。

    宋衍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弯腰,将两条手臂撑在了病床的两侧。

    两个人近在咫尺,他吻住她,又不敢深吻,嘴唇湿润,只能蜻蜓点水似的碰触了几下。

    医生进来,要将伊棠转入事先安排好的VIP病房,病床推动,宋衍一直跟在她身边。

    门外,宋建南和高萍等人看见二人出来,连忙起身,也拥了上来。一路上,护士将婴儿包好,给几名家属看了一眼,宋衍径直跟着伊棠进了VIP病房。

    门都快关上了,伊棠眨眨眼,仰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看看宝宝呀。”

    宋衍沉默,有些犹豫。

    “是女儿吗?”

    “你看看。”

    伊棠拉了一下宋衍的袖口。医生刚才说过,可她意识不清醒,都没有听清。

    宋衍点头,朝门口看去,忽地,门外传来一阵大笑声。

    朗然的笑声穿透了整个走廊,宋建南连连拍手,“哎呀,又是个男孩儿!”

    宋筱也惊叹,“颂颂,小皓,你们有弟弟啦!”

    小皓一脸麻木,呆若木鸡。

    又是个……

    弟弟?

    颂颂瞬间兴奋,高兴地在走廊里跑圈儿:“呦吼,弟弟!!!”颂颂也有弟弟啦!

    宋衍:呵呵。

    伊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