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1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起大奶,舌头在两只奶头上轮流舔,又含在嘴里吸吮,奶头被吸的硬硬的,大奶也有发涨的感觉。接着山羊胡子又舔我小肚,胡子刷的小肚痒的很,他双手拉直yin毛,手指搓着yin毛说:“好一片茂盛的草丛啊!小骚b的骚毛还真不少,又浓又多直到屁眼,还带有一股幽香,可惜啊!这么美妙的床上尤物竟让一个乡下傻子糟蹋!”他推着我翻过身来脸朝下背朝上,把我拽起来屁股高翘,他掰开屁股蛋,露出屁眼对着吹气,吹得我屁眼一阵收缩,他笑着把手指伸进屁眼扣起来,扣的我屁眼又痛又痒,xiāo穴内也跟着收缩。

    老头把我翻过来,双手掰开yin唇,又一次惊叫起来:“世上竟有如此鲜嫩、美妙、诱人的洞口啊!”说完他用舌头舔起yin道口来,山羊胡子扎的yin唇上痒痒的,yin蒂被胡子扎的也起了变化。老头的舌头由下而上顺着yin道口舔上来,把yin蒂咬住细细品味,,yin蒂在他嘴里越来越硬,yin道内渗出了yin水……。老头把yin道口流出的yin水吸到嘴里,擦擦嘴唇等下一股yin水并自言自语地说:“这可是延年益寿,返老还童的良剂啊!”苍白的舌头一次又一次地伸进xiāo穴里,去吸被他玩弄而流出的yin水……。

    老头舔过yin部又顺着我的大腿往下舔,最后拿起我的脚慢慢地吮我的脚趾,十个脚趾被轮流吸过来,脚心被他舔的麻麻的、酥酥的、痒痒的。吮完脚趾老头让我双手抱住大腿,分开双腿露出yin阜,他趴上来端起半软半硬的yinjing,gui头在湿淋淋的yin道口磨了好一会,才勉强戳进了xiāo穴。老头趴在我身上两手抓住两只奶,手指捏住奶头,慢吞吞地cāo起来。

    老头一边cāo一边对我说:“快扭你的屁股啊!快说喜欢不喜欢被我日啊?”我忙喊道:“我是骚b,我喜欢被老首长日!……老首长日的小骚b好过隐啊!……小骚b好喜欢老首长的**巴啊!……啊!……啊!……。”老头又说:“你这个小骚bi真紧啊!我好久没日到这么紧的bi了,只有少女才有如此润滑、紧凑的小bi啊!”他双手抓紧我的奶,手指捏住奶头说:“好一对弹性十足的大奶啊!为什么是如此雪白细腻啊?奶头竟是粉红色的呀!真是极品啊!有机会叫我的老战友来一起享受一下。”

    老头在我身上cāo了很长时间,也没有jing液流出来;终于他累的趴在我身上喘着气,长长的、软软的yinjing塞在xiāo穴里不肯退出来。他不死心地双手在我身上乱抓,长长的指甲把我细嫩的皮肤抓的一道道红印,特别是两只奶上布满了血印,抓累了,他抱住我睡着了,那该死的yinjing还是戳在我xiāo穴里一直到天亮。

    天亮了,山羊胡子醒来后,流着口水又扭动屁股cāo我,我没来得急动,他死死地抓住我屁股,指甲深深地插进屁股,我感觉屁股上血渗出来了。我只好忍住疼痛,把他双手放到我奶上,我两手搂着他的腰往前耸动屁股能让他的yinjing更深一点插进xiāo穴深处。又不知被他cāo了多少下,才流出几滴稀稀的jing液。老头满足地从我身上滚到一边,要我把他gui头舔干净,被他压了一夜的身体已麻木没有知觉,我挣扎地爬到他两腿中间,在稀稀的灰白色的yin毛丛中,把那黑黑的、布满青筋的yinjing含到嘴里用舌头舔起gui头,他抓住我的头发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就这样在老头的跨下舔了好大一会,他才满满地坐起来,让我扶着他,帮他穿上衣服,然后我才穿上衣服,我穿衣时山羊胡子趴在我奶头上又吸吮了一阵,才恋恋不舍地坐到沙发上。洗漱完毕后,我扶着他来到门外,老憨蹲在招待所大门口,守了一夜。我临走时,山羊胡子假腥腥地问我缺少什么东西?生活习惯吗?我只说:“欢迎首长再来。”

    那天,我月经来了,血流的很多;晚上村长又来要我去陪上级领导,我告诉他不能去,他竟不信!我当着老憨的面拉下裤子露出yin阜让他看,老憨忙扭过头去,村长呸!了一声回头走了,一连几天没来。

    星期五晚二憨和小憨回来了,二憨给我买了两条红色的三角裤和两个xiong罩,吃饭时拿出来让我抽空试试,我当时就解下肚兜,光着上身拿起xiong罩比划起来,这半个多月来,我已没有羞耻感了。老憨扭过头去,二憨忙捂住小憨的眼,我带上xiong罩后对小憨说:“快来帮婶婶后面扣上。”小憨猛一下窜到我身后,哆嗦着帮我扣几下都没扣住,我只好手伸到背后自己扣,小憨乘机双手在我背上抚摸着说:“婶婶的皮肤好光滑呀!书上说的肌白如雪、肤如凝脂大概就是说的婶婶吧?”

    我笑着说:“你少贫嘴。”

    星期六上午,老憨家来了五、六个学生,都是小憨叫来向我学英语的,其中有一个女孩叫王嫣说是乡派出所的所长的女儿,专门从乡里走几里地来的,她的英语基础很好,只是听读太差,我认真地教她,她接受很快。中午王嫣在老憨家吃的饭直到傍晚才回。第二天王嫣又来了,乘上厕所时偷偷地塞给我一张纸条,让我不要给任何人看到,我悄悄地打开,上面是派出所王所长写的,大意是我的情况他已知道,正在向上级汇报,要我忍几天,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把我转移了就不好办了。我含着泪把家地址、电话告诉王嫣,并再三向她谢谢。

    星期一晚饭后,村长又来了,要我去他家,说是地区有个什么主任专程来找我,点名要我去伺候。到了村长家一看,原来就是我被绑架到虎哥家在酒店里碰到的那几个50多岁的干部中的一个。

    进了里屋,我脱掉衣服,只穿一条肚兜爬上床说:“我叫骚b,首长喜欢就玩我吧。”他脱掉衣服挺着好大的肚子爬上床来,掀起肚兜摸着奶问我:“想不想回到龙哥身边?龙哥要我向你问好,要你乖乖地等他把你再买回去。”我想起王所长的信回答他:“骚b听龙哥安排。”。他趴在我身上,让我分开大腿,双手掰开yin唇,他抓住不大的yinjing往我yin道口送,由于他肚子太大半天塞不进去,只好站在床边,抬起我的双腿,把yinjing塞进了yin道cāo了起来,一连几十个来回,满头大汗的他把jing液射进了yin道里,满足了兽欲躺在我身边睡着了。

    星期二晚上,村长又把我带到乡政府招待所,我进了房间,龙哥的爸带了另一个老头来了。龙哥的爸把山羊胡子剃掉了,来的另一个老头也有80多岁,还拄着拐杖!我脱光衣服上床躺下说:“首长好!骚b喜欢两位首长玩我,只要老人家开心,随你们玩啊!”说完那个新来的老头颤颤惊惊地爬上床来趴在我身上,口水流到我脸上,两只像**爪似的手在我身上不停地抚摸,我混身起满**皮疙瘩。老头又伸出蒼白的舌头舔我的脸,接着又往下舔遍我全身,掰开yin唇舌头伸进yin道口舔我流出yin水……。两个老头那天夜里玩了我一夜,到天亮时才由龙哥爸把他稍有些硬的jj戳进我的xiāo穴,cāo了一小会流出几滴jing液,那个老头就在我身上玩,没有一点动静,我一夜未合眼陪他们玩我。起床后两个老头还要我帮他们穿衣服,穿衣时他们还舍不得我的身体,摸我的奶和yin部。送走两老头回到老憨家我睡了一整天。

    从那天起,一连几个晚上都有领导来村长家,都要我去接待,最可恨的是乡长,简直是个性虐待狂,那天他带着手铐、绳子,把我双手拷住反绑在身后,两腿掰的开开的绑在一起,又把绳子在奶的上下绑住和腿连住,我浑身绑成个圆球,只留下yin部露在外面,他趴在我身上cāo了我好长时间,才解开绳子,但是双手在身后拷了一夜天亮才解开。

    星期五晚饭后我正在洗澡,二憨推门进来问我晚上村长会不会来?我说不知道。他说:“让我在这里日一下好吗?”我从澡盆中站起来,弯下腰双手摁住澡盆沿,屁股高翘着,二憨站到我身后掏出yinjing戳进湿漉漉的xiāo穴,两手抓住我的屁股cāo起来,我从两腿中看到门缝里有一双眼睛看着这yin秽的一幕。我故意发出啊!……啊!……的yin叫声,不断地喊:“快!快!好过隐啊!……用力日我呀!……我好想要年轻的**巴日啊!”

    又是星期六了,那几个学生来到家里,王嫣也来了,她悄悄地趴在我耳边说:“那帮坏人都抓起来了,你家里快来人了”我一听,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星期天下午王嫣的爸爸来接她回家,小声对我说:“龙哥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已告破,村长、乡长涉嫌拐买人口和参加黑社会组织也将要被刑事拘留,目前怕露风声暂时不动他们俩,你是重要证人,最近你千万不要出门,以防万一,也不要告诉老憨,毕竟你是他买来的媳妇啊!”

    我从那天起就苦苦的等老爸来带我回家,同时我也不露声色地和老憨保持好关系。每天晚饭后,我都要去村长家或乡政府招待所接待上级来的领导,我都是尽量讨好来的领导,被他们cāo时我还要喊着:"我是骚b,我喜欢被首长cāo……骚b叫首长cāo的好舒服啊!……”。前天下午,我在屋内休息村长闯进来,抱住我就亲嘴,接着扒下我的大花短裤,趴在我身上就cāo,我还主动抬高屁股配合他。当晚村长又通知我去他家陪乡长。那夜,乡长把我衣服扒光,把我的双手绑在一起吊在梁上,我脚尖刚够着地,他就站在我身边抬起一条腿cāo我。cāo完后乡长又解下皮带抽我的屁股,抽的我屁股上一道道血印,他一遍抽还要我高喊舒服,并喊自己是骚b。抽累了把我放到床上搂着,另一只手不停地在我身上又摸、又掐,我就这样又被那个畜生折磨了一夜。天亮了,乡长临走时把我摁在床边又cāo了一遍,还拍打我的屁股问是不是骚b?我忙回答:“我是骚b,我喜欢乡长的大**巴!……”。一直到中午,老憨来村长家接我,乡长才放我回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