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0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肚兜,小憨说:“婶婶真漂亮,我们学校老师没有比上你的。让我摸一下好吗?”我还未答应他已一把抓住我的奶抚摸起来,我的奶头竟不争气的传来一种酥麻的感觉,我整个人竟会软下来倒在炕上!小憨抚摸着奶,捏住奶头说:“女人的奶原来好软啊!婶婶的奶怎么会这么白啊?我见过村里的大婶们喂奶,她们的奶头是黑黑的,整个奶都是乌黑的,婶婶的奶是雪白的奶头这么是粉红色的?好美啊!”

    我的手伸到小憨的裤裆里一摸,一根不大的yinjing高翘着,我缓缓的扒下他的短裤,一股臭味冲出来!我捂着鼻子说:“快去洗洗!恶心死了。”他跳下炕一溜烟地跑到灶房冲洗后光着身子跑了回来。只见他的gui头还藏在包皮里面,我轻轻地翻开包皮,鲜红的、嫩滑的gui头露了出来,我用手慢慢地抚摸他的gui头,只听他嚎的一声,突然之间gui头膨胀几乎一倍,一股jing液冲了出来!弄的我手上,身上都是,小憨满脸通红,穿上短裤上衣跑了出去。我想着还要让小憨帮我寄信出去,于是又把他叫了回来。

    我脱下肚兜和短裤,光身站在炕边,招手叫小憨过来。小憨光着上身喘着大气,走到炕前,我拉下他的短裤,用手指捏着他的yinjing,yinjing在我手中,慢慢的硬起来。我躺下招呼他爬到我身上,我张开大腿露出yin部,他爬到我两腿中间,咽了口水,扶着变大的rou棒往yin道口送。小憨虽然欲火焚身,但是实在是不得要领,gui头在yin唇上摩擦了很久,我的yin蒂被磨的痒痒的,yin水从yin道内壁渗出来,流到yin道口,gui头被yin水裹的湿淋淋的,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挤进了半个gui头,我只好伸手把他不大的rou棒塞进yin道,他趴在我身上打了个冷颤,yinjing进了xiāo穴里就不动了,我在他身下努力望上扭动身体,yinjing反而变小了。我翻过身来,让他平躺在炕上,蹲在他身上,把gui头对准yin道口,轻轻的摆动屁股,缓缓的把rou棒塞进去,套了几下感觉湿润后,往下一坐把整根rou棒吞进我的xiāo穴里,我拿起他的手放在我的一对大奶上,开始有节奏的上下扭动屁股来。

    小憨在我身下使劲捏住奶,好像怕大奶跑掉一样,屁股也开始随着我的节奏往上耸。我在他身上啊!……啊!……地yin叫着,他在我身下加快了动作,没多大一会,他大喊大叫起来:“婶婶!我好舒服啊!原来书上写的全是假的啊!做爱太美妙了!婶婶,下个星期我还要你帮我补习功课。”说完jing液喷了出来。我带着不满足的心情从他身上起来。擦完yin阜上的液体后催他穿上衣服,此时,老憨已走到院里了。

    失踪的儿媳六、村妓

    星期一下午,我正在炕上休息,忽然听到院内有争吵声,我趴到窗口往外看,老憨和村长不知在争论什么,村长对老憨指手画脚地说着,老憨一付无奈的表情,连连点头。不一会,村长来到我房内,随手拴住房门。我连忙站起让他坐,他坐到炕沿上说:“村里老娘们都说大憨媳妇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香味,原来房间内也带香味啊!让我闻闻你身上香不香?”说完站起来抱我,我忙躲开,他往前走一步,一把抱住我,鼻子凑到我xiong口闻起来,连声说:“好香!好香啊!”我挣开怀抱,退到墙角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日你!”村长拍着我的肩膀说:“告诉你,老憨买你的钱是我出的,现在有人发话来,你在这里乖乖地听话,如果想逃跑、反抗,就把你卖到煤矿上做妓女!”我趴到窗口高喊:“救命!”此时,我看到老憨蹲在院内,低着头抽烟!我彻底绝望了,村长连声说:“你喊!你喊啊!在这里看谁敢来救你!”他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摁在炕上,双手撑在炕沿,拉下我的短裤,从我身后掏出yinjing戳进我的xiāo穴里,粗暴地cāo起来。还未湿润的yin道内壁被gui头磨的很疼,我痛苦地仰起头……。村长又解开我背上的肚兜带子,我的一双奶失去了束缚垂了下来,村长从我身后伸过手来抓住大奶,一对奶在他手中捏的变了型,奶头被捏成紫色;他一边cāo,一边说:“骚b!果然是个好bi啊!怎么那么紧啊!我们村里的bi几乎我都日完了,还找不到这么紧这么嫩的bi啊,真是过隐啊!……两只大奶也长的真好,雪白粉嫩的村里没有啊!……”我趴在炕边,流着泪任凭他蹂躏……。

    村长射完精后,在我身后拔出yinjing,拍拍我屁股说:“晚上到我家陪乡长,要露出笑脸,不准愁眉苦脸的,小心把你卖到矿上。”村长走后,我跑到院内大声对老憨说:“你怎么就看着我被他强奸?你……。”我话还没说完,看到老憨已是泪流满面,看到他怎么大年纪还老泪纵横;我停住了,不知再说些什么。老憨流着泪告诉我,他家买下我做媳妇的钱,,全是借村长的,是乡长关照的;并且还要我今晚到村长家陪乡长,乡长还安排说,以后有上级来乡里检查工作,都要我去陪夜;说是我每去一次,村长从借款中扣去50元,老憨日后少还50元。我真的成了有牌价的娼妓了!而且是最便宜的娼妓!

    傍晚,老憨把我领到村长家就回去了。村长家是全村最好的房子,院比老憨家大多了,黑砖红瓦很有气派。乡长满脸堆笑地迎上来问:“你还认识我吗?”我抬头一看,原来在龙哥家那天早晨见到的那个农村干部模样的人就是乡长!我顿时明白了,原来,乡长、村长都是龙哥一伙的,我并未逃脱龙哥的魔爪!吃晚饭时,有两个黑衣人在场,这两个黑衣人就是我离开时轮奸我的四人中的两人!我惊吓的浑身打颤,饭也吃不下。

    晚饭后,两个黑衣人告辞了,乡长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后院,进了屋内。灯光下,乡长慢慢地脱下我的衣服和裤子,隔着肚兜捏我奶头,奶头被他捏的很痛,我不由的哼了一声。他脱下我的大花短裤,把我抱到床上,拉过灯来,照着我两腿之间,手指掰开yin唇说:“真美啊!这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肉缝啊!这就是龙哥消魂的桃源洞啊!”他又抚摸着我的yin毛说:“真是芳香嫩绿的草丛啊!湿润的很哪。”他接着又说:“龙哥带话来了,你乖乖地在这里呆着,过半个月后他来接你,到时候再把你买回去;当时把你卖给老憨也是我和龙哥商量的。你不要有逃跑的想法,你不听话就把你卖到煤窑做**!我让村长随时报告你的情况,我会向龙哥交待的。”

    我躺在床上,分开双腿,双手抱着头,满脑子都是在龙哥和虎哥家受到的噩梦般的场景,思考着如何逃离。此时,乡长像欣赏珍奇动物似的站在床边看着我,弯下腰鼻子凑在我奶头上闻着,嘴里不住地自言自语:“美人啊!好一个肌如白雪的散发幽香的美人啊!能享用到此类女子,此生足也!”他张嘴咬住我的奶头用力吮着。平时我的奶头特别敏感,稍有刺激身体就有反应;此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乡长又绕着我的肚脐舔,把我的yin毛含在嘴品味;接着又用手指掰开yin唇,伸出舌头去舔yin道口,把舌尖神进我的xiāo穴里,又把yin蒂含在嘴里,舌头在上面打转,我浑身麻木,任他玩弄……。

    乡长把gui头对准yin道口,把不大的rou棒戳了进去,两手摁住我的肩头,扭动屁股cāo了起来……;gui头在干涩的yin道里来回摩擦,我的身体不停地哆嗦,yinjing抽动了几十下,yin道内壁才渗出一点点yin液,我也稍稍有点感觉。这时,乡长突然啊!的大叫一声,少量稀稀的jing液流进了yin道里,还有一部分流在yin道口;他懊丧地拔出yinjing对我说:“骚b,你的小骚bi实在太紧了,没日几下就受不了啦!真对不起。”我心中一阵恶心!明明是在强奸我,还要说:“对不起!”简直是流氓加伪君子!

    乡长shè精后仍不满足,趴在我身上又抓、又咬、又掐,连声问我是不是叫骚b?我回答说:“我叫骚b!……我是骚b!我喜欢被人cāo!”他一直在我身上折腾到天快亮时趴在我身上打起呼来,我又是一夜未眠。天亮了,乡长的yinjing膨胀起来,他把我拉起来,跪着趴在床上说:“再让我日一下。”说完跪到我身后,又一次把yinjing戳进我的yin道里,一边cāo,一边拍打我的屁股要我喊,我有气无力的机械地重复喊:“我叫骚b……,我是骚b……,我好喜欢被人cāo啊!……啊!……骚b好舒服啊!”

    快中午了,村长才把我送回老憨家,来到堂屋,我见饭桌上摆着**蛋,羊奶已凉了。老憨收起羊奶,从灶间端出一锅**汤,我端起**汤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老憨忙说:“大憨媳妇,是我没本事,让你受苦了。”他看到我肩头上的牙印,用手轻轻抚着说:“这个畜生,太狠了!”他又指着我胳臂上的青淤说:“这也是那畜生拧的?”我含着泪点点头,解下肚兜让老憨看我奶上的牙印和青淤,他忙扭过头去,我拉着他的手放在我奶上,他吓的忙缩回去,我解开他的短裤手伸进去摸他的jj。老憨脸都吓的变了颜色站起来说:“不行啊!媳妇,这要遭雷打的呀!”我拉着他进了内屋,,这时他的大裆短裤以挂到了小腿,不太长但很粗的yinjing高高翘起;我对他说:“要是雷打,让雷打我好了,我反正也不想活了,无所谓了,我要让你也享受一下日bi的味道。”

    到了内屋,我躺在炕上,两腿高抬起,捏住老憨的yinjing塞进了我的yin道口,他喘着气不敢抽动,我高抬屁股让yinjing滑进了湿润的xiāo穴里。我抓住老憨的手摁在我的大奶上,双手抱住他的腰,扭动起屁股。随着yinjing在xiāo穴里来回滑动,老憨终于挡不住诱惑,加快速度cāo起来,我在他身下也兴奋起来,yin道内yin水不断往外渗出,我不停地呻吟,屁股配合着他yinjing上下扭动……。不知多少个来回,老憨死死捏住我的奶,趴在我身上,把积压了几十年的jing液喷进了我xiāo穴深处,我感觉有一股股浓浓的、粘粘的、稠稠的液体不停地流向子宫口。老憨射完精后,慌忙拔出yinjing从我身上爬起,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满脸羞愧地走出屋,整个下午蹲在院内低头抽烟;直到晚饭时,他低声对我说:“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千万不能告诉他们兄弟俩。”我点点头。

    过了一天,晚饭后,我正在洗澡。村长来了,叫我到乡政府招待所去陪地区来的领导。我随村长走了几里地来到了乡政府招待所,招待所好气派啊!这里农村这么穷!却有这么豪华的办公楼和招待所。在招待所门口,乡长迎了上来,说:“骚b,来的是离休的地委老书记,你要好好伺候,要叫首长!他可是龙哥的老爹!”我一听到龙哥俩字,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进了房间,我看到有一个年纪约80多岁的留着山羊胡子的廋老头,光着上身,穿着短裤坐在沙发上等我,脸上和身上布满了老人斑。乡长点头哈腰地一副奴才相对山羊胡子说:“老书记,人我给你带来了,你今晚慢慢享用。”老头一挥手,乡长关门出去了。

    山羊胡子回过头来问我:“听小龙说,你名字叫骚b!年轻女子乍就叫这个名字呢?”我想说是你儿子起的,但没说出口,只是朝山羊胡子挤出一点媚笑说:“我叫骚b,只要首长喜欢,我随您老人家玩。”老头说:“把衣服脱了让我瞅瞅。”我脱光衣服站在老头面前,山羊胡子此时两眼发直,瞪大双眼上下打量我,嘴里不停地发出啧!啧!声音;自言自语说:“真美啊!我为官几十年,日过的女子无数,头一遭看到如此美的女子!小虎从那里觅来的尤物啊?你站在那里好比一幅美人图啊!”他叹了口气又说:“把你卖到这里真是可惜了,真可谓暴殄天物啊!等小龙回来后,我一定要他把你买回去!他容不下你,你上我那里去,我反正一人住一个大院。”

    山羊胡子那双布满青筋,长的像**爪似的手不停地从上到下在我身上抚摩,摸的我浑身起**皮疙瘩,**爪每摸一处,就好像有几条小蛇在游动。老头抓住我的奶头说:“我头一次见到这么鲜美水灵的、欢蹦乱跳的大奶啊!还是粉红色的奶头,啧!啧!我以前见过的大奶都是松夸夸的,奶头黑呦呦的,今天开眼了。难怪小龙说是遇上绝代佳人!”说完,他把山羊胡子在我奶上摩擦,磨的我一对大奶痒痒的,接着他把硬起的奶头含在没几颗牙的嘴里吸吮,用仅剩几颗牙咬住奶头,奶头被咬的很痛……咬了一会,老头搂住我来到床边,他把我放倒在床上,脱下短裤,我看到一条黑黑的、长长的、软软的像根腌黄瓜似的yinjing挂在两腿中的一撮灰白色的yin毛中间,两只睾丸无力的下垂在yinjing后面。

    老头爬上床来,趴在我身上,双手捧住我的脸,伸出苍白的舌头舔我的脸,山羊胡子像一把毛刷在我脸上刷来刷去弄的我难受极了,但是我还是勉强挤出笑容说:“首长这么喜欢骚b,请慢慢的玩我吧,骚b喜欢被首长玩!”老头很会玩女人,他很有耐心地从我脸蛋往下舔,舔的很仔细,在腋下舔了很长时间,舔的我一阵酥痒,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更起劲了,双手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