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9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许到处跑,否则有你苦头吃!”说完拿出一条丁字裤让我穿上,我拿过来一看,中间有一个直径约2公分的细棒,我不会穿,这时龙哥叫来一个年纪约40岁左右的粗壮女人。那女人一句话不说,掰开我双腿,把那根细棒塞进yin道,帮我拉上丁字裤,并把裤上的锁锁住。把钥匙装进她口袋说了一声走,拉着我进了另一间房。四个恶棍开着我的车走了。我的心稍稍松懈下来,等待我的不知又是什么遭遇。

    五、贩

    卖

    我被拉到房间中央,那个壮妇对我说:“龙哥叫我来服侍你,你要听话,不然我就摁这个。”她晃着小小的遥控器,说完她一摁,那根细棒在我yin道里震动起来,磨的yin道内的嫩肉很疼,我难受的弯下了腰,忙摆手说:“我听话!我一定听话!”细棒停止了震动。我打量了房间,看到我的衣服和小包都在床上,我打开包,里面我的首饰都没有了,一万多元钱也没有了,只有化妆品还在。窗户上安装着钢筋,壮妇每次出门拿东西都把门反锁,每次上完厕所后,壮妇都要给我穿上那条该死的丁字裤!我想反抗但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我失去了自由。

    晚饭后,来了两个黑衣人,让我脱掉丁字裤换上他们带来的和我刚到那天穿的一样的衣服,然后带我到夜总会,我又一次来到小舞台上跳起劲舞。我随着音乐扭动着身躯,台下一阵喊叫声:“脱!脱!快脱光!”我没理会,那两个黑衣人上台架着我的胳膊,拉掉我身上的短得不能再短的衣服,我又一次光着身体暴露在灯光下……。半夜回到房间,壮妇把我的手高举过头,绑在床头上,她睡在我身边,我含着泪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我见到了老爸正焦急地打电话给朋友,到处问我的消息,我那时好想大声告诉你,我在这里啊!

    第二天,午饭后,壮妇送走饭碗回来,突然解开我的丁字裤,让我穿上衣服。我正不解时,进来两个胖女人,两人相加最少有300斤,后面跟着四个黑衣人。一进门两个女人同声喊:“那个骚b在那里?快滚出来!”两人一见我,抓住我头发就打,我抱着头任凭她们打,她俩一边打一边骂:“骚b!跑到老娘这里,勾引我们的老公。”打累了她俩指着我对四个黑衣人说:“你们给我上,看这个骚b,能经得起几个**巴来cāo。”

    四个黑衣人听罢一拥而上,把我放倒在床上,解开我上衣扣,一把拉掉xiong罩,在我奶上抓起来。一个胖女人笑着说:“不要着急,一个个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谁cāo的时间长,cāo的时间最长的龙嫂我有奖。”这时一个黑衣人脱掉衣服,露出一身肌肉说:“龙嫂、虎嫂,俩位看兄弟我的!”说完架起我双腿,把他翘起的yinjing插进我刚有一点愈合的yin道里,用劲cāo起来,干燥的yin道被粗大的yinjing戳的一阵疼痛,我咬紧牙关,那人一连来回百十下,终于射出jing液;又一个人上来,他两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奶,把yinjing对准还在往外淌着刚才那人jing液的yin道口,一下插了进去,接着又是百十下,我此时的大奶已变了颜色,奶头成黑紫色,那人大叫一声:“爽啊!”又一股jing液冲向子宫口;接着又上来一个……。等到四人cāo完我瘫在床上,两腿叉开,红肿的yin唇往外翻开,yin道口不停地往外淌着浓稠的jing液,我没有一点力气不能动弹。

    龙嫂见四人cāo完后恶狠狠的对我说:“拿上你的包,从这里滚出去,到你该去的地方。”两个黑衣人手拿绳索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反绑在身后,替我提上裤子,把我的小包挂在我脖子上,推我出门,院子里有一辆小面包车停着。我被推上车后,一个农民打扮的老头下车,拿了一叠钱抖抖索索地交给龙嫂,她点完后交代老头几句,老头上车后,车立刻发动起来。

    车上还有四个农村妇女,老头坐在前面,一出院门,老头说:“给她解开绳吧。”妇女有些犹豫,老头说没事,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后,我问道:“你们要把我拉到那里去?”有位四川口音的妇女告诉我,那个老头叫老憨,花了8000元把我买回去,给他大儿当媳妇,并告诉我她就是从四川买来的,现在已习惯这里,不想回家了,只是我比她贵多了。我忙说我是有丈夫的,他们哈哈大笑说:“我们不管你有没有丈夫,花了钱你就是老憨的儿媳妇,你不要有逃跑的想法,你荒山野岭的跑不掉的,村外有狼,跑了追回来打你半死,打断你的腿。让你下次想跑也跑不成!”我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老憨回头对我说:“姑娘,你不要害怕,只要你听话,不要乱跑,我们家会好好待你的。我们村许多媳妇是买来的,刚开始过不惯,慢慢的习惯了不想走了。”

    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3个小时,下了公路,在黄土地上跑起来。到目的地已是深夜了。车停在一户农户门口,家中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四个妇女扶我下车,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啧!啧!纷纷叫好,说老憨真有福气,为傻儿子找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都说要老憨看紧了,不要让她跑了。进了门,一个约40多岁的男人走上前,一脸傻笑,流着口水,摸着我的脸,连声说:“嘿!嘿!好看!好看!嘿嘿。”有人高喊:“拜天地了!”两个妇女上来拉住我,和刚才的男人先后拜了天地、老憨、又对着拜后我被拉进了里间,算进了洞房。

    一进洞房,一帮男女围上来,拉住我和那个傻子亲嘴,男人们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突然,灯灭了!不知有多少只手在我身上乱抓,我的上衣被脱掉了,xiong罩在龙哥家被黑衣人撕烂了没有带,我的奶被捏的很疼,裤子也被拉下来了。有人说:“村长来了。”这时灯又亮了,我身上已是只剩下短裤挂在膝盖上,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黑手印,大奶已成黑色的,小肚上也是黑呼呼的。村长站在我跟前,上下仔细打量我,我双手护着xiong部和yin部,村长说:“姑娘,慢慢的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就好了,千万不要有逃跑的念头,村外有狼,跑是跑不掉的。”他又对闹洞房的人说:“你们可以回家了,让大憨和他媳妇早点休息。”人群都走了,老憨对我说:“姑娘,这里闹洞房都是这样,我给你准备好热水了,你洗洗吧。你们南方人爱干净,我让大憨每天给你准备好热水。”

    老憨领我到灶间,大木桶里已盛满热水,我泡在热水中回想这几天的经历,不知下面的日子该怎么过?回到房间,大憨坐在炕边,朝我伸出手说:“来!来!嘿!嘿!好看,好看,让我摸摸。”说完抱着我躺下,两手不住地摸我的奶,手指不时捏捏奶头自言自语的说:“好玩!好玩!真好玩!嘿,嘿,……好玩。”大憨把我的奶玩了大半夜,抱着我睡着了。我在他怀里想:我一个熟练掌握英、法、日三国外语,有着硕士学位的外企高管,如今竟躺在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傻子怀里!被这个傻子当成玩具!我的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心中喊着:“老爸!你怎么还不来救我啊!”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时大憨已经起床,赶着羊群出门了,我穿上老憨为我准备的农村妇女衣服,来到院内,老憨已给我煮好两个**蛋,小桌上摆着一碗羊奶。羊奶虽然有点膻,但是我喝的很香,我知道这里没人欺负我了。我把大憨房内的被单、衣服,还有老憨的衣服都拿出来洗起来。老憨抽着烟,满意的蹲在我身边看着。洗完后,我把包内的香水拿出来在房间内喷了些,房间内的气味有了变化。大憨放羊回来,站在房内,使尽吸着空气连声说:“好香!好香!嘿!嘿!”说完后抱着我,手伸到肚兜里摸着奶又说起来:“好玩!嘿!嘿!好玩。”老憨看着也不制止。晚饭他们吃的是高粱面馒头,我吃白面馒头,老憨告诉我,以后想吃什么就说,我说只要能吃饱就行。晚饭后大憨去挑水,水井很远,挑担水要一个小时,大憨一口气挑了五趟,已是深夜了。我洗澡后回到房间,大憨还是在等我,我上床后,大憨搂住我开始玩我的奶,我试试把手伸到他大腰裤里,刚摸到jj,他就跳起来说:“好脏!好脏!”不让我碰他的jj。

    星期五下午,来了一个近40岁的男人,跟着一个约16岁的男孩;老憨告诉我,这是二憨和他儿子小憨。二憨喊了声嫂子,就带着小憨回他们屋了。晚饭后,大憨去挑水,小憨做完作业睡觉了,二憨和老憨说着悄悄话,我去洗澡,洗澡时我感觉有人趴在门缝张望,我回头往门缝看时没有人,洗完我回房睡觉了。

    我的情绪这两天好多了,yin部也消肿了;我躺在炕上昏昏睡去,迷糊中感觉有人蹑手蹑脚地爬上炕来,把盖在我身上的薄被掀开,仔细看了一会,轻轻地抚摸我的xiong部,并轻声地自言自语说:“哇!好大啊!软绵绵的。”我迷糊着翻身趴着睡,双腿微微弯曲自然地交叠,那人把手伸进我的大花短裤内,轻轻的摸着又恢复到水嫩的yin唇,手指轻微地拨弄yin蒂,我被拨的细声喘息,我以为大憨挑水回来了,手伸到身后拍打他的手说:“快睡吧!挑水累了,别摸了。”他丝毫没停下的意思,反而把手指顺着肉缝插进已消肿又恢复狭窄的xiāo穴里,快速抽动起来,粗糙的手指摩擦着娇嫩的yin道壁,给我带来了快感,我频频大口喘气,xiāo穴内缓缓地渗出粘滑的yin水。那人拉去我的短裤,我感觉有根热腾腾的东西顶住我紧闭的、滑腻的、娇嫩的yin唇。突然,那人用力一挺,gui头分开湿润的yin唇直捣xiāo穴内,我被这猛烈刺激惊醒,一根热的发烫的rou棒在我yin道内来回抽动,我的身体也被拉得弓起了腰,两只粗大的手伸进肚兜内轻揉我的大奶,揉得我心中一阵迷茫,满脸红晕、全身酥软……,我不由得发出啊!……啊!……yin叫声。yinjing在xiāo穴内加快了速度,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使我不停地向后扭动屁股配合yinjing的运动。终于我和他同时达到了高氵朝,滚烫的jing液不停地一股又一股地冲想yin道深处,我的yin水也从xiāo穴深处往外涌……。

    我满足的扭过头来,拉开灯线开关,房间内发出微弱的灯光。突然,我发出呀!的一声惊叫!原来在我身后的竟是二憨!我吓的躲到墙角,二憨爬过来说:“不要怕,是爹叫我来的,大憨在爹那里睡觉。”那天夜里,二憨搂住我睡,他告诉我因为家穷,弟兄俩只能娶一个媳妇,我要满足他们俩的需求,二憨在县城打工,每个星期回来一晚上。那天夜里,二憨cāo了我两次,天亮了又匆匆戳了几下,满意地回县城上班去了。

    星期六早晨,我醒来时大憨已放羊去了,小憨正在念书,老憨已把我的**蛋和羊奶准备好,我慢慢地喝着。老憨带着微笑看着我,我被他看的脸红起来,他的眼始终在我身上打转,我弯下腰时肚兜遮不住大奶,他的眼死盯着我的xiong脯。我收拾小憨的衣服洗起来,老憨蹲在一边抽烟,我感觉他的眼从我肚兜边,往里看我抖动的奶。

    中午,我依然是白面馒头,我拿起馒头给小憨吃。小憨忙摇头说:“爷爷交代过的,婶婶每天要吃白面,**蛋,喝羊奶,杂粮你们南方人吃不惯。”听后,我心中不免感激这农村老头。午后,小憨在房内读英语,带着西北口音的英语听着很不舒服,我走进他房间说:“我来读给你听,我来教你。”小憨惊奇地张大嘴巴望着我,我拿起书本念起来,并把他刚才念错的地方纠正过来。小憨感激地跟我念,又问我数学会不会?我告诉他,初中数学没问题。小憨把他的作业拿出来给我看,我一边看,一边指出错的地方,如何改正。小憨听了连连点头,老憨站在门口笑的合不住嘴。

    整个下午,我都在辅导小憨学习;小憨很聪明接受能力很强,我认真地一道道题讲给他听,我俩靠的很近,我发现这时他的表情有了变化,鼻子不停地吸着说:“婶婶的身上有股香味,我听村里人说过,今天终于闻到了,真的很好闻。”我说:“小孩不许这样说话!”他回答说:“我马上要领身份证了,我不是小孩了。”这时,钢笔掉在地上,我弯蹲下拾时,抬头一看,小憨正从我肚兜畅开的领口死盯着下垂的大奶!我忙站起说:“不许看!再看我不教你了。”小憨说:“那你让我闻闻,到底香在那里。”接着他趴在我xiong前,脸贴在我肚兜上闻我的奶头,又伸出手指想捏奶头,我一巴掌打下来,吓的他再不敢了。我问他,我洗澡是趴在门缝上的是不是他,他一下脸红了,我也明白了。

    星期天,吃完早饭小憨又约了两个同学来学英语,他告诉我,同学们听说我会英语都羡慕死了,我耐心地教他们,他们说:“下个星期天再带几个同学来学英语,婶婶比我们老师教的好懂。”

    下午,老憨对我说,他要到镇上买东西,问我要买什么?我红着脸让他带几包卫生巾。家中只有我和小憨在家,我无聊地看着小憨的语文书,小憨托着脑袋看着我,我回到房内想休息,小憨跟进来,我说:“你来干什么?”他说:“我还是搞不懂婶婶会有香味?我好想看看婶婶的身体。”我说:“不行!”小憨说:“我帮你寄信,你让我看好吗?”我犹豫起来,他又说了一遍。我点点头,掀起肚兜,粉红色的奶头耸立在美丽挺拔的大奶上,正对着小憨,看的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嘴巴微张整个人傻楞楞望着。半天不出声,我准备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