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8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火辣辣的疼痛,紧跟着我放了个屁,一股液体带着异味从屁眼里流,屁股湿了一片,又顺着大腿往下流。我慢慢的站起来,噗!的一声,龙哥的yinjing从yin道口滑出来,被粗大的rou棒撑大的yin道一下空荡荡的,yin水拌着jing液从张开的yin道口一起流了出来;我的大腿前后都流着液体,加上我的汗水把床单弄湿一大片。

    龙哥yin笑着拍着我的屁股说:“骚b,快去冲洗,下面还有活动啊!”说完,拉着我一起来到浴室。水笼头下龙哥抓住我的头发,让我跪在他跨下,用嘴把他yinjing清理干净;然后,又拉我起来,要我拿住水笼头替他洗澡。龙哥洗完后,我又替东北人洗,在我洗澡时东北人始终没离开。回到卧室时,虎哥正坐在床边,对我招手说:“快轮到我了,先帮我舔舔!”。

    我跪在床边,捏住虎哥的细长的rou棒,把他的特大规格的gui头吸进嘴里,舌头在gui头上打转,慢慢的rou棒在我手中逐渐变的粗起来……。此时另一个东北人把我扶起来,我的头趴在虎哥的两腿间,屁股高翘着,他趴在我屁股上,掰开屁眼,手指伸进去,来回抠着。抠的我又痛又痒,难受极了。抠了一会,东北人把他的又粗又大的yinjing戳进了我的屁眼里,屁眼又一次激烈的疼痛,直肠难以忍受如此粗大的yinjing。我疼的吐出口中虎哥的gui头,仰起头抬起身体。屁眼传来的疼痛,使我全身颤抖,身体止不住的哆嗦,那种难受的感觉使我几乎要发疯了。这时,东北人双手抱住我的腰,把我一下抱起来,他坐在床边,我坐在他身上,他又往后一倒躺在床上,我随着脸朝上躺在他身上,粗大的yinjing仍然插在我的屁眼里。东北人双手抓住我的一对大奶,不停地使劲往上耸动屁股,yinjing在我屁眼里来回抽动,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使我的汗珠和泪珠一起流下来,我的两条大腿在空中晃动。虎哥此时上来把我的两条大腿扛在他肩上,把他的yinjing塞了yin道里,用力cāo起来……。

    我又一次遭受上下两根rou棒的蹂躏!yin道内壁的嫩肉在大gui头的摩擦下竟有了感觉;yin水不自觉地渗出来,慢慢的浸透了gui头,gui头的速度加快了,细长的yinjing几乎每次都顶到子宫口,我也有了快感!同时,屁眼也慢慢的适应粗大yinjing的抽动;此时龙哥过来蹲在我头部,把他半软半硬的yinjing送到我嘴边,我只能含着他的睾丸吸吮,吸了一会我手捧睾丸,用舌头舔开始膨胀的gui头,龙哥露出舒服和满意的表情,嘴里嘶!嘶!的发出声音。

    过了好大一会,虎哥大喊一声,把滚烫的jing液射进yin道里直冲子宫口,随着大gui头在yin道里的抖动,我也达到了高氵朝,子宫口也有了回应,又喷出一股yin水。虎哥满意地从我身上下来,自言自语地说:“爽!爽!骚b的b竟那么紧,比我老婆强几百倍!”东北人在我身下也往屁眼里射出了浓稠的jing液,并拔出变软的yinjing。随着两根rou棒的退出,我的屁眼和yin道口同时流出了液体。龙哥从我嘴中拔出yinjing,把我翻过身来,跪趴在床上,头顶住床,屁股高翘,把他在我嘴中变大的yinjing又一次插入我的yin道里。一面使劲拍打我的屁股,一面用力cāo起来;他一把拽起我的头发,让我面对镜子恶狠狠地说:“看看你这个骚b!一付勾人的骚样子!”他两手狠抓大奶,手指使劲捏住奶头,说:“看着镜子让**!快喊起来。”我看到镜子中我的惨状强忍泪水高喊:“我叫骚b!……我是骚b!……龙哥!我爱你!我想要龙哥cāo!……”此时xiāo穴已麻木,我迎着龙哥的节奏扭动我的屁股,我的屁股被打的通红,打到鞭痕时,一阵钻心的疼痛。龙哥不知戳了多少下终于把一股jing液冲进了xiāo穴,此时,我已是半昏迷状态。

    龙哥拔出yinjing后,在我屁股上又狠打一巴掌,抓住我头发把yinjing塞进我嘴里,让我舔干净。然后四人把我抬进浴室拿起水笼头,朝我冲来,八只手在我身上乱摸,我抚摸着红肿的yin唇和撕裂的屁眼,任凭他们在我身上玩弄,泪水忍不住地流下来。

    虎哥和两个东北人先洗完回卧室,龙哥又在我身上摸索了一会,抱着我亲了一阵嘴,才回到卧室。一到卧室,两个东北人拿出刚才的铃铛,绑在我两只奶头上,又拿出一个项圈套到我脖子上,项圈上有一个大铃铛,我身体一动,脖子和奶头上的铃铛立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房间里摆了一张麻将桌,龙哥牵着项圈上的链子拉我到桌前,把链子绑在桌腿上,让我爬到桌底下。他们坐下来,打起麻将。

    打了一付牌,龙哥头低下来,朝桌下喊:“来!骚b,快帮我舔舔!”我忙爬过去,身上响起一阵铃铛声,四人一阵笑声。我把龙哥的gui头含在嘴里,慢慢的舌头在上面开始打转,小手捏住rou棒轻轻地套动起来,yinjing又有了变化……。只听龙哥高喊一声:“和了!”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面,我吓了一跳!浑身哆嗦,又响起一阵铃声!龙哥弯下腰说:“骚b,又想cāo了吧?”

    龙哥说完,解开链子拉我到床前,铃声不断地响;两个东北人,站在我两边,一人架着我的一条胳膊,我被他俩架起来,他们又一人抬起我一条大腿用力分开,我的yin部暴露在龙哥面前!龙哥笑着对虎哥说:“我俩今天赛一下,在骚bi里来一场龙虎斗!让骚b给我们数着,每人50下,看谁先射出来!”说完扶着yinjing一下戳进了我的xiāo穴里,拍着我的脸说:“骚b,快数着数!”他戳着我数着:“一、二、三、四、……。”两个东北人笑着用手指拨动奶头上的铃铛,虎哥则手拿项圈上的大铃使劲地摇,房间里的铃铛声掩盖了我痛苦的呻吟……。数到50下后,龙哥拔出yinjing,虎哥接着cāo,我继续数,他们各cāo了一百多下终于龙哥败下阵来,在数到180下时把jing液射进我的xiāo穴。龙哥cāo完后,让我舔干净yinjing又回到麻将桌前,我又被虎哥cāo了几十下后,又一次被拴在桌下。这时,一个东北人把我拉到他两腿中间,把他的yinjing塞进我嘴里,我慢慢的吸吮;他一把拉住我头发,要我加快吸吮的速度,我身上的铃声就更响了,四人乐的哈哈大笑。那天夜里,我的xiāo穴被龙哥和虎哥还有两个东北人共cāo了十几次,屁眼被两个东北人各cāo了两回,cāo的我两腿已合不拢了。天亮时,我被他们从桌下拉出来,双手高举过头绑到床头上,奶头上的铃被他们拿掉了,脖子上的大铃依然拴着。我睡在床中央,龙哥和虎哥睡在我两边,他们各捏着我的一个奶头睡着了。

    我躺在床上始终没有睡意,我坚信老爸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找我,一定会来救我!我也只能等待时机逃出去。他们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冲洗完毕,他们才替我解下项圈,让我穿上衣服,说是吃过晚饭去龙哥开的迪厅消遣。

    当晚来到迪厅,我被四个恶棍围在中间蹦了一会,龙哥带我到化妆间,他让我脱光衣服站在房间里。等外面灯光暗下来,他扶着我走上迪厅中央的小舞台,我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上,迪厅内一片漆黑。这时龙哥手拿麦克风喊道:“下面有请南方专程来的骚b小姐给大家领舞!大家鼓掌欢迎!”说完一束灯光打过来,照在我一丝不挂的身上,台下一片欢呼声,拍手叫好声。

    震耳的乐曲响起来,我无助的随着乐曲的节奏扭动身躯,台下的人群也骚动起来跟着扭动,整个大厅只有一束灯光绕着我的身体打转!此时的我已没有一点羞耻的感觉,有的只是悲愤和伤心!我毫无知觉地摇着头,长发飘逸着,大奶抖动着,台下传来阵阵喊叫声!跳到半夜,终于乐曲停下来,我已筋疲力尽,瘫倒在台上,当我爬起来迈着蹒跚的步子走下舞台时,身后一片鼓掌声,有人高喊:“骚b!我爱你!明晚再见!”

    回到龙哥家中已是半夜,进了卧室龙哥yin笑着说:“骚b小姐,今晚开心吗?还有一个小节目要你陪我们玩玩,该游戏名字叫冰火五重天!”说完,两个东北人把我的双手,双腿成大字型绑在床上,龙哥拿出一支点燃的蜡烛爬到我身边,把融化的蜡油滴在我奶头上,奶头被烫的火辣辣的疼,我挣扎着,惨叫着!龙哥丝毫不理继续滴,每滴一滴,我哆嗦一下,惨叫一声。不一会,两只奶被滴满蜡油,整个奶变成红色的。接着龙哥把蜡烛交给虎哥,虎哥把蜡烛滴向我的小肚和yin毛丛中,蜡油干了,虎哥就往下撕干的蜡块,每撕下一快都带下几根yin毛,我又一阵疼痛。两个东北人揭我奶上的蜡块,玩我的两只奶,捏住奶头摇晃,我就这样被绑着躺在床上任他们玩弄……。他们玩了一会,龙哥拿来一只放冰块的小碗,拿出一块冰塞进我的yin道里,yin道里的嫩肉猛地一阵收缩,冰块从yin道口掉了出来。龙哥解开绳索,把我翻过身来接过东北人递过来的皮鞭朝我的背、屁股、大腿又一连抽了十几下,抽的我身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一边打,一边问我听不听话;我高喊:“龙哥,骚b听话!不要打了,把骚b打坏了,你们就不好玩了!”龙哥停下来,让我跪着趴在床上,屁股翘起,他把冰块从后面又一次塞进我的yin道里,我夹紧双腿不让冰块掉出来。冰块在yin道里慢慢地融化,我冷的浑身发抖,yin道里温度一下降下来,我那时难受的真想死了算了。龙哥连放了好几块才停下,我瘫倒在床上,微微地喘气,低声的呻吟;冰块滑向yin道深处,融化冰水流向子宫口,yin道内已没有感觉彻底麻木了……。四个恶棍站在床边满意地yin笑着,四根粗大的yinjing高翘着对着我……。

    龙哥先躺下,脸朝上双手捧着yinjing对我说:“来吧!骚b,好好伺候哥哥,让我开心!今晚我要和你虎哥在你身上再演一出龙虎斗!”我艰难地站起来,背朝他蹲下把他粗大的rou棒塞进正在滴水的yin道里,我慢慢地坐下,粗大的rou棒把yin道撑的满满的,也带来了温度。我用力把身体上下扭动,努力使yinjing在yin道中加快摩擦,并每次都设法让gui头抵到子宫口,赶走里面的寒冷。湿湿的yin道内壁和我快速的扭动给龙哥带来了快感,他坐起来从后面抱住我,两手抓住大奶,奶上的蜡油脱落下来弄在床上一片红色。龙哥不断地高耸屁股,把他的yinjing狠狠地往我yin道深处戳,我的yin道内的嫩肉开始有了感觉,渗出了yin液,湿滑的yin水刺激了龙哥的大gui头,他忘情地在我身后,死命狠抓奶头高喊着:“快!喊起来!”我也到了高氵朝,yin液不断地从子宫口冲出来;我继续上下扭动,yin叫着:“骚b好舒服啊!……龙哥又插到底了呀!……啊!……啊!……不要停下来!……骚b喜欢龙哥cāo啊!……”两个东北人站到我身前,把他俩的yinjing塞到我手中,我一手一个yinjing套动着,yinjing在我手中变的更粗更大;虎哥也站到我脸前,把他细长的yinjing对着我的嘴,我含着他特大的gui头,伸出舌头在上面舔着……。

    终于,龙哥把一股滚烫的浓稠的jing液射进我的yin道里,当他把变软变细的yinjing拔出来时,yin道口喷出一股由yin液,jing液和融化变暖的冰水混合的液体,床单湿了一大片。我想找纸巾擦一下,虎哥已等不及了,他把我翻成头朝下,跪着趴在床上,把他细长的yinjing塞进了湿淋淋的yin道,我被龙哥撑大的yin道还来不及收缩又遭受新一轮的冲击。虎哥的大gui头像活塞一样,在撑的紧紧的yin道里来回抽动,细长的rou棒把gui头每次都顶到子宫口,我已无力说话,只是嘴里发出啊……啊!……地yin叫。虎哥在我身后两手紧紧抓住我的屁股,疯狂地戳着,随着他的动作节奏,我的身体前后晃动,两个东北人,从我身边各人捏住一个奶头搓着,奶头在他们手中变成紫色。

    虎哥射完精后,两个东北青年,先后又cāo我,他们让我摆出各种姿势让他们cāo,一人cāo时,另一人要我口交,只是当晚再也没有cāo我屁眼。当他们满足地从我身上下来后,龙哥的yinjing又粗大起来,我又一次被龙哥接着cāo!那天夜里,这个刚下,那个又上来,我不断地变换姿势,yin道内不断地更换yinjing!到天亮时我也不知道被他们cāo了几次,身上到处流淌着粘糊糊的带着腥味的jing液。四个恶棍累趴在我身边睡觉了,我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抚摸着红肿的往外反的yin唇,yin道口不停地流着液体床上湿了一大片……。

    中午他们醒来,抬着我进了浴室,洗澡时,龙哥又让我双手支撑在浴池边,从我身后又cāo了我一次。洗完后,来到客厅,有一个农村干部打扮的人恭敬地站在那里,龙哥和虎哥把他拉到门外商量了一会,那人告别走了。

    龙哥对我说:“我们要出门进货,大约一个星期回来,你在虎哥家要听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