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龙哥从我身后把双手又往下抚摸yin部,虎哥拿出一面镜子对着我的yin部,对我说:“来,骚b,看着镜子,看看你的骚b。”龙哥对着镜子掰开我的双腿,我无奈地看着镜子里的yin部,暗红色的yin唇被龙哥的手指翻开着,里面的xiāo穴口往外露着,带着鲜红色湿湿的在灯光下微微泛着亮光。龙哥鼓起的yinjing夹在我两腿中间,他的手指掰开yin唇,在yin道口和yin蒂上来回游动,不时把中指和食指并拢插到我的xiāo穴里抽动,我的yin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yin阜湿润起来yin毛粘成一撮。龙哥的手在yin毛丛中抚摸着,自言自语的说:“这个骚bi!不但骚水多,骚毛也不少!”说完用力拔下一小撮,我一阵疼痛,扭动身体,铃铛又响起来。龙哥站起来,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许多小格,好多格中已有yin毛在里面并写有名字,他把我的yin毛放进一格中,拿起笔让我在格子上写上我的名字。

    龙哥把我拉到茶几边站着,按下我的头,我长发撒落下来,遮住了脸,我弯腰双手按在茶几边上,屁股高高翘起,分开双腿,我的yin部完全暴露在四个恶棍面前。龙哥把手掌在yin阜上来回摸索,摸的我浑身哆嗦,奶头上的铃铛不停的响。龙哥捧起早已膨胀变粗变硬的rou棒从后面插进了我的xiāo穴里,xiāo穴还未湿润,粗大的rou棒一进入我身体,我猛一阵疼痛,好像整个xiāo穴被撕开了;我头往上仰起,全身乱抖,奶头上发出一阵叮当声。龙哥两手抓住我的屁股,用力cāo起来,又粗又大的rou棒把我的xiāo穴撑的满满的,我的身体被后面的撞击前后来回移动,嘴里不断地发出啊!……啊!……的惨叫声,下垂的奶头上的铃铛随着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两个东北青年站在我两边,轮流把我的头拨过去,把翘起的yinjing放入我嘴中,让我吸吮;虎哥看到这yin荡的场面,两手不停地套动自己的yinjing……。

    不知cāo了多少时间,只听噗的一声,龙哥拔出yinjing,我顿时感到被撑大的xiāo穴内空荡荡的。龙哥把我翻过身来,脸朝上躺在茶几上,铃铛又一阵乱响,我死命地抓住茶几的边沿,他把我的双腿抬到肩上,把他依然高挺、粗大的rou棒又一次戳进我已湿淋淋的xiāo穴里,粗大的rou棒在xiāo穴里又来回继续抽动,摩擦着yin道里的嫩肉,慢慢的xiāo穴适应了粗大的rou棒,yin道内壁渗出大量的yin水。龙哥的rou棒在yin水的包围中,来回的速度更快了,我俩的yin部在他的撞击下发出啪!……啪!……的声音,他两手抓住大奶摇晃着,高翘的奶头上继续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此时虎哥大叫一声,从另一个茶几上拿起一只杯子,把浓稠的jing液射喷射到杯子里;两个东北人也先后把jing液射进这个杯子里。为了讨好龙哥,我在他身下高喊:“好爽啊!……好深……插的我好舒服啊!……,又到底了……啊!……”随着我xiāo穴里一阵痉挛,一股jing液冲向子宫口,我也到了高氵朝,yin道内壁一阵收缩从子宫口喷出一股yin水冲向龙哥的gui头,我看到了龙哥满足的表情,松了一口气,心想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吧?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太傻了!噩梦才刚开始。

    我无力的躺在茶几上,龙哥从我身上爬起,接过三人shè精的杯子,邪笑着,杯子里有半杯浓稠的jing液;龙哥从另一个茶几上拿起装冰块的大杯,倒了一些融化的冰水在jing液杯中,用力摇晃着。此时两个东北人一人拉起我一条腿,把我身体倒立起来,我头朝下长发拖地,双手支撑着地毯,两腿被拉开;龙哥从茶几下拿出一只漏斗插进我的xiāo穴,把那杯jing液和冰水的混合液体慢慢的倒入xiāo穴里……。凉凉的液体刺激了yin道内壁,yin道内的嫩肉被激的不断的收缩,我的心随着揪起来;我痛苦地扭动身躯,奶头上的铃铛又响起来,四个恶棍开心哈哈大笑,我忍住自己的眼泪,决不在他们面前哭出来。

    液体倒完后,东北青年依然高抬我的腿不让液体从yin道口流出来。龙哥和虎哥站在我两边yin笑着各人摇晃一只奶,奶头上的铃铛发出急促的“叮当”声。过了好大一会东北青年把我放下来,龙哥让我站在房间中央,yin道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出来。龙哥说:“骚b!再跳一段舞怎样?”我点点头,随着轻柔的音乐,我又一次跳起舞来,奶头上的铃铛配合音乐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四个恶棍连连拍手叫好。

    音乐停下后,龙哥坐在沙发上,让我对脸坐在他大腿上,他楼住我的腰,让我楼住他的脖子,他把舌头伸到了我嘴里。龙哥的嘴里有股清香味不像虎哥嘴里满是烟味和大蒜味,我吸着他的舌头,他的手在我奶上摸索着,取下奶头上的铃铛,轻轻的拨弄已被细绳勒的变紫的奶头……;慢慢的他的手移向yin部,在我湿淋淋的yin阜上摸着,揪我的yin毛,yin毛丛中被揪的很疼,他的rou棒变粗变大顶着我的屁股上。

    龙哥拉着我头发,把我的头按向他的yinjing,我跪在他面前,捧起睾丸慢慢的舔,粗长的rou棒在我脸上晃动。我又把gui头含在嘴里,舌头在上面打转,龙哥的gui头受到刺激后,残暴地把整条yinjing深深地插入我的喉咙里,用力顶刺;并且兴奋的高亢呻吟喊着:“用力吸!……骚b!……好温暖的小嘴啊!……”。他丝毫不知怜香惜玉,一再抱紧我的头鲁莽地耸动屁股,粗暴地把rou棒往我嘴里直撞!急顶!狂戳!我被插的干呕连连,忍不住使劲把头往后仰把rou棒吐了出来。

    龙哥啪!的一声打了我一耳光!说:“是不是嫌脏啊?看样子不调教是不行的。来,趴下!”说完拉住我手臂,把我拉倒在茶几,脸朝下趴着。其他人过来把我的两条手臂和两腿分别绑在茶几的四条腿上。

    龙哥从柜子里拿出一条皮鞭,朝我屁股和背上狠狠地抽打,一连抽了十几下,每一下都抽的我火辣辣的疼。我的泪珠和汗水流了出来,龙哥停下来问我:“快说,你是不是骚b?”,我忙答:“是!我是骚b!”,龙哥又问:“你叫什么?”,我回答的林字刚出口,啪!的一声,皮鞭又抽下来。龙哥说:“你叫骚b!懂吗?从现在起你的名字就叫骚b!”我回答说:“是,我叫骚b。”龙哥又抽我一下并厉声说:“再说一边,你叫什么?”我又回答说:“我叫骚b!”龙哥啪!的又抽一下,说“大声回答!”我大声喊:“我叫骚b!我叫骚b!”龙哥说:“今天就抽到这儿,以后再不听话就要挨鞭打!记住没有?”我忙回答:“记住了,以后我听龙哥的话。”

    这时,一个东北青年拿着一个装满ru白色液体的大针筒过来,他的手在我屁眼上摸了一会,屁眼被他摸的痒痒的;他把针眼插进我的屁眼里,一股凉凉的液体灌进了我身体内,我的直肠内咕咕乱响,小肚里有东西在翻滚。不一会,我连放了两个屁,羞的我满脸通红,我的便意上来了;我大声喊:“龙哥!骚b要上厕所!我快憋不住了。”虎哥笑着解开绳子,带我进了厕所。

    我刚坐下,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响稀稀的大便喷出来,四个恶棍站在我周围笑着看我大便。我足足拉了十几分钟才起来,刚擦完屁股,就被他们抬进了浴室,龙哥家的浴池是人工砌的,约3米长、2米宽;我被他们放到浴池后,龙哥脸朝下趴在池边,说:“骚b,用你身子给我洗。”我忍住悲愤,把头发盘起,用脸盆泼水冲湿他的背部,把沐浴露涂满我的xiong腹部,贴在他背上来回滑动。我高挺柔软的大奶,细腻地摩擦着他的背部;浓浓的yin毛像把毛刷,刷洗他的臀部和大腿……。

    龙哥在我身下满足地,发出啧!啧!的声音,他把手伸过来拉着我的yin毛说:“骚b!把你的刷子,刷刷哥哥的屁眼。”我侧过身来,把浓浓的,湿滑的yin毛对准他的屁眼,来回摩擦。龙哥得意的哼着歌,晃着头。龙哥又翻过身来躺在浴池里,我俩面对面的紧密相贴,我滑溜的身体在他身磨蹭,龙哥享受地一手楼住我的腰,一手抚摸我的屁股,手指在我屁眼周围打转,我感觉他的yinjing又翘起来了,顶着我的yin部。龙哥此时坐起到浴池边上,把他硬起的粗大的rou棒夹在我两只大奶中间,两手狠挤我奶的两边,我上下活动身体用大奶来摩擦他的yinjing。gui头抵到我的下巴,马眼中开始有湿湿的yin水溢出,把我的下巴弄的粘粘的,龙哥混身打颤,拉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上来,嘴对着嘴,把他的舌头伸进我嘴里,在我嘴里搅动,我把我的舌头舔着他的舌头,他又把我的舌头吸到他嘴里,用力吸起来,此时他把粗大的rou棒塞进yin道里cāo了起来。他的手也不肯停,在我奶上抚摩着……。一个东北人趴到我屁股上,掰开屁眼,用舌头舔起来;舔的我屁眼一阵麻麻的,痒痒的,又用手轻拉我屁眼上的毛,把手指一点点的伸进屁眼里,轻轻地扣,扣的我混身起**皮疙瘩。

    龙哥的粗大的rou棒把yin道内的嫩肉刮的一阵酥痒,这次,我的yin道已适应他的rou棒,子宫口开始往外渗出yin水,润滑了大gui头,rou棒在yin道里不断地快速抽动,终于龙哥又一次shè精,我也有了快感,从子宫口喷出yin水……,龙哥满足地拍拍我的屁股说:“小骚b,以后就要这样。”我忙回答:“骚b记住了,下次一定让龙哥满意。”龙哥把gui头塞进我嘴里让我舔干净后站起来对两个东北人说:“我先回卧室,你们把骚b,洗洗干净,等一会好用。”虎哥也跟着龙哥一起擦干回卧室了。两个东北人替我打沐浴露,帮我洗,特别是yin部和屁眼,洗的很仔细。洗完后,我拿着水笼头分别给他俩洗,当我给他们洗下身时,他俩手拿粗长的rou棒敲打我的脸,并发出嘿!嘿!的yin笑声,一个东北青年说:“等一会让你享受到最痛快的性生活!绝对消魂!”

    四、噩梦

    我被两个东北青年洗完后,他们又让我给他们洗,我拿着水笼头替他们前后洗干净后来到龙哥的卧室,卧室很大,四面嵌着镜子,床很大足有2米宽,东北青年拉着我来到卧室后站在一边,虎哥上来把我往床上一推,我倒在床上,龙哥说:“把你的骚b掰开,让我们瞅瞅!”我无奈地两手掰开yin唇,把我的yin部敞开在四个恶狼面前!

    龙哥手里拿着一个嗡嗡作响的假yinjing在我的yin唇上来回游动,又不时滑到yin道口,又在yin蒂上摩擦,我身上顿时起**皮疙瘩,yin部泛起一阵痒痒的,麻麻的感觉;yin蒂被磨的硬起来,yin道也开始湿润,龙哥又把yin具塞进我yin道里来回抽动,不一会yin道有了反映,yin水随着yin具的震动流了出来。我此时已是满脸通红,浑身颤抖,呼吸急促起来……。龙哥笑着对我说:“骚b,是不是想要啊!想大**巴了吧?快说!是不是?”我忙回答:“是,骚b想大**巴,骚b想龙哥的**巴!”

    此时龙哥爬上床来靠在床头yinjing高翘着说:“谁先来?”其他人齐声说;“当然是龙哥先上了。”我知道残酷的轮奸开始了,我心中一阵悲伤,欲哭无泪。龙哥扶着他的大rou棒对我说:“来,骚b!今晚慢慢的玩。”我蹲跨在他腰间,手扶粗大高耸的rou棒,塞进我的xiāo穴里,xiāo穴被塞的满满的,我艰难的上下抖动身体,龙哥在我身下捏住我的奶头,奶头被捏的很痛,整个奶被拉的长长的。他不断地高抬屁股把rou棒一次次戳到xiāo穴深处,一边cāo一边问:“你叫什么?”,我忙回答:“我叫骚b!”,他又说:“快喊起来!”。我在龙哥的身上一边扭动身体,嘴里不停地喊着:“我是骚b!……,我名字叫骚b!,我喜欢被龙哥cāo!……骚b叫龙哥cāo的好过隐啊!……又cāo到底了呀!……。”一连cāo了百十下,龙哥突然把我抱在怀里,使我屁股翘起,对两个东北青年说:“你们谁先上啊?”一个东北人应声趴在我背后,把他的yinjing在我屁眼上磨了一会,用手在我的yin部沾了些yin水擦在屁眼上,用力一挺,把他的yinjing戳进了我的屁眼里,我顿时呀!的惨叫一声,感觉屁眼被撕破了,接着yinjing在我直肠内抽动起来,屁眼传来一阵疼痛。我被前后两根rou棒在身体内抽动,我无力反抗,只是软软地趴在龙哥身上任他们cāo,头脑中一片空白,浑身麻木……。此时龙哥抱住我的脖子,东北人从我身后手伸过来抓住大奶,大奶在他手中已变了型;东北人一边cāo着一边喊着:“好!……好!……这个xiāo穴从没有人用过啊!……真过隐啊!”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东北人在我身后一声狼嚎,一股滚烫的jing液冲进我的直肠里;同时,龙哥也射出一股jing液直冲我的子宫口。我的yin道里一阵痉挛,里面的嫩肉止不住的蠕动,yin水从子宫口往外涌。东北人猛的站起来,把rou棒从屁眼中拔出,我的屁眼猛的收缩,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