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6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裤,脱下皮鞋,光身子站在房间中央,双手护住xiong部和yin部。虎哥拉开我的双手,放在身体两边,上下打量我,口中啧!啧!地自言自语:“美!美!实在是美!我第一次见到如此雪白水嫩的美人啊!”他双手托起我的一对奶说:“真是好货色啊!弹性十足啊!又大又不往下哒啦。”说着双手在我的奶上摸着,然后又捏住奶头往外拉,疼的我弯下了腰。虎哥双手从上往下在我身上抚摸着,又把我的腿分开,手在yin阜上游动后掰开yin唇胡乱扣了一会,我的yin部被扣摸得湿润起来,他自言自语的说:“骚毛还真不少啊!”又抬起我的双臂,看我腋下,又说:“这里怎么没毛啊?”他抬起头看着我对黑衣人说:“我这辈子能碰到如此雪白粉嫩的美人,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这个女子从今天起跟我了,以后你们叫她虎嫂。”两个黑衣人忙点头对我说:“对不起,虎嫂,以前多有得罪,请原谅。”

    虎哥对黑衣人说:“带虎嫂去洗澡换衣服,今晚到又一楼好好庆贺一下,不要忘了叫上龙哥。”说完把我包中的钱拿出来,把包丢给我。我反复分析自己的处境,我既然已落入虎口,只能先取悦他们,慢慢的寻找机会脱逃。我镇定自己的情绪,洗完澡后,简单化了妆,往腋下喷点香水,拿起他们给我的衣服一看,xiong罩几乎是透明的,奶头处留两个洞,带上后两只奶头正好凸出来,上衣很短,领口敞开着,大奶大部分露在外面,裙子刚盖住屁股,几乎是透明的短裤中间开了一道缝。我一咬牙穿上后来到外间,虎哥拉着我在房中央转了一圈高兴的合不上嘴说:“你只要跟上我,一辈子吃喝不愁了,再也不要到夜总会去表演了!”原来不知小毛怎么说的,在他眼里我竟是夜总会小姐!

    来到酒楼的包房,有几个50多岁的男人已坐在那里,虎哥向我介绍,这个是什么局长,哪个是什么主任:然后虎哥向他们介绍说:“这是林小姐,专程从南方开车来投靠我的,你们以后多照应。”几个人忙点头说:“那是,那是,应该的。”一付奴才相。

    不一会又来了一个瘦高个男子,约40多岁,带着一付眼镜,一付书生相,但我感到那付眼镜后面闪烁着yin险的目光。那人一进门,大家都站起来恭敬地打招呼,称他为龙哥,龙哥用诡异的眼光看着我说:“这位就是林小姐吧?比相片上漂亮多了。”虎哥忙推我一把说:“快叫龙哥”我低声叫了一声:“龙哥。”龙哥一摆手坐到首席,并挥手让大家坐下,虎哥低声对我说:“龙哥是老书记的儿子,其实他才是本地的老大。”

    酒席中,大家纷纷向龙哥敬酒,龙哥喝了以后说:“大家不要忘了远道而来的林小姐啊!人家才是客人啊!”这时,大家又带着色迷迷的目光转向我,我推辞说不会喝酒,虎哥忙提醒我:“不会喝也要喝,不要扫了龙哥的兴啊!”龙哥笑着说:“没关系,那就少喝一点,以后慢慢的就会了。”

    这时,一个女服务员端菜上来,龙哥沉下脸说:“怎么菜上得那么慢?”服务员说:“不慢呀。”龙哥说:“学会顶嘴了?来人!”。此时来了两个黑衣人,分别站在服务员两边,服务员忙说:“对不起,龙哥!下次不敢了。”龙哥厉声说:“把衣服脱了。”服务员乖乖地脱去衣服,光着身站在一边,龙哥上去狠狠地怕打她的nǎi子,一对大奶一会就红起来,他又使劲捏两只奶头;服务员眼泪流了下来,龙哥又说:“你还敢哭!转过身去!”接着抽下黑衣人身上的皮带,抽打服务员的屁股,屁股一道道紫红色的痕迹上渗出了血迹。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我趴到虎哥的耳边说:“我好害怕!”虎哥拍拍我说:“只要你听话,不会有苦头吃的。”龙哥打了一会手累了,对服务员说:“去!站到墙角面壁思过去。”服务员乖乖的抱着头,站到墙角,我们继续喝酒。

    酒后,来到k房唱歌,包房内已有几个化着浓妆,光着身子的小姐在等着,我被安排坐在龙哥和虎哥的中间,龙哥楼住我,把手伸进我上衣,手指捏住奶头,奶头被他捏的硬硬的、痒痒的龙哥趴在我耳边说:“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做小姐的,是白领吧?”我朝他笑笑,他更得意了,要我坐在他身上一起唱歌。我拿起话筒,他把手伸向我的yin阜,在yin毛丛中摸索一会,掰开yin唇,拨弄yin蒂,拨的我浑身颤抖,他又把手指戳进xiāo穴里来回扣,扣的我麻麻的、酥酥的。yin水止不住的流出来,龙哥把湿湿的手指从xiāo穴里拿出来,在灯光下照着说:“你真是个骚bi啊!骚水那么快就流出来啦!”我羞的满脸通红,龙哥把手指放进我嘴里,让我吮干净。

    唱了一会歌,龙哥问我会不会跳舞,我不敢说不,只说试试(我在大学时参加过全国大学生健美cāo比赛)。龙哥让服务员换了乐曲,包房内顿时响起强烈的快节奏音乐,我走到包房中央,随着音乐的节奏,快速地扭动身躯,此时我面带媚笑,其实我心中在流泪,不!是在流血!大家拍手叫好,龙哥大声喊“脱!快脱!把衣服都脱掉!”我无法反抗,只好边扭动身体边脱去上衣和短裙,穿着露出奶头的xiong罩和露出yin部的短裤跳着,一会虎哥上来拉去我的xiong罩,抛向龙哥,又脱下我的内裤让我光着身体和小姐们一样了,我继续跳着,包房内一片欢叫声……。跳了好大一会,音乐停了,包房来了两个带东北口音的年青人,龙哥和虎哥忙迎上去,四人在一边商量事,一会龙哥对我说:“我有事先走,明晚再见!”说完就和两个东北人走了。虎哥让我穿上衣服开车,回到他家中。

    一进门,虎哥迫不及待地一把拽掉我的上衣,拉下我的短裙;拉开自己裤子的拉练,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拉的跪趴在地下,他掏出半软半硬的yinjing凑到我脸上,让我含住。我心中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又有谁能在此时救我呢?我只能拉下他的裤子,伸出舌头,轻而缓慢的舔遍整个gui头,慢慢的把整根rou棒含在嘴里吸吮。虎哥的rou棒比较细,但是很长还弯曲,gui头很大。在我的小嘴努力下,虎哥脸上露出了愉快享受的神情,忘情的呻吟。我这时想到今后还不知要承受多少侮辱和折磨眼泪止不住的滴落,我强忍住决心不让这些畜牲看到我伤心。

    虎哥一把拉我起来,两手在露出奶头的xiong罩上搓弄起来,我朝他扮着笑脸,任凭那双粗糙的手在细嫩饱满的大奶上又搓又揉,奶头被他揪的很长,我装着娇声呻吟,更激起他的性欲,他拉掉我的xiong罩和短裤,爬上床去,拿个枕头垫在屁股底下yin秽的说:“小美人,……,来!快!……快骑上来……让哥哥好好地日你!”

    我知道自己身陷狼穴,无法逃避这些畜生的蹂躏,只能顺从他们。我万般无奈地张开双腿跨蹲到虎哥的腰间,握住他细长的rou棒,塞进我xiāo穴里,xiāo穴从未进过这么大的gui头,gui头刚进去,我混身打了个冷颤!虎哥在我身下忍不住叫出声:“爽!……,好爽啊!……好紧啊!……”。他用力往上一顶,突来的酥麻快感让我浑身一震,屁股不由得落下去了;我急忙用手撑住他的xiong部,他拍打我的屁股喊道:“捏捏我的奶头……,好痒啊!……我的小宝贝……,快动起来啊!……好过隐啊!”我咬紧下唇,屁股上下耸动,感觉大gui头被yin道中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我的上下扭动给虎哥带来了快感,他伸出两手抓住我的一对大奶,手指捏住奶头,粉红色的奶头被捏成黑紫色,我痛苦地停下来。虎哥又一次高喊:“不许停!……继续扭!”同时他yinjing卖力地往上顶,睾丸拍打着我的屁眼,我娇嫩的yin道内壁在粗大的gui头摩擦下渗出了yin水。虎哥又坐起来,低下头咬住我的奶头,吸吮品味着,我柔软娇挺的大奶在他粗糙的手和嘴的用力下扭曲变形……,我的心中泛起一阵悲哀。

    突然,虎哥两手狠抓我的屁股两边,一翻身把我压到身下,我惊叫一声。虎哥细长的rou棒依然插在我的xiāo穴里,他托起我的双腿,继续凶猛的抽动他的yinjing……,gui头几乎每一下都顶在子宫口,此时阵阵酥麻的快感走遍我全身,我也不由得恩……恩……的呻吟起来,,不一会我的高氵朝到了,一股yin水从子宫口冲出,同时虎哥也达到了高氵朝,一股滚烫的jing液喷射出来……。虎哥趴在我身上久久不愿起来。

    休息一会,虎哥抱着我向浴室走去,他的个子没我高,我在他身上摇摇晃晃地进了浴室。在水笼头下我给他身上打完沐浴露后前后搓起来,搓到他yinjing时,他把睾丸往我嘴里塞,,我吸了一小会,他的rou棒又粗起来,黑亮的gui头在我脸上乱戳。虎哥让我站着弯下腰头朝下,双手支撑在浴池边上,屁股高翘着,他站在我身后,在浴池中又一次把他细长的rou棒塞进yin道,并从后面抓住我下垂的大奶,用力cāo起来……。一连cāo了百十下,虎哥发出一声狼嚎,又一次把浓稠的jing液射进yin道中。我回过头来给他洗下身,他累趴在我身上,让我把他抱进卧室。我把他抱到床上,他一口咬住我的奶头,双手在我身上乱摸,又捏又抓折腾到半夜才停下。

    这天夜里,虎哥又cāo了我两次,每次都在百十下以上;把我反来覆去地cāo,cāo得我疲惫不堪,筋疲力尽。我只有逆来顺受,任他肆意蹂躏、强暴,我还要装出一副娇俏模样。想起平时高傲优雅的我,如今成为土流氓的掌上玩物!心中泛起一阵悲哀。虎哥直到天亮才睡。

    我一夜未合眼,躺在床上想下一步的命运是什么?但是我坚信老爸正在想办法找我!虎哥楼住我慢慢睡着打起呼来,睡梦中抓住我的奶不放,一直到下午,一阵电话铃声把虎哥震醒;接完电话后虎哥让我去冲洗一下,好好打扮,说是龙哥在家宴请我们。

    三、狼穴

    傍晚,我穿上已由佣人洗干净、熨烫好的我的衣服,开着我的车,我上车时看到车牌已换成当地的了,一路上,虎哥再三交代我不要惹龙哥生气,我答应了。龙哥家在半山腰一座别墅里,院很大,有假山、流水、花草、树木;环境很幽雅。到了客厅,龙哥和昨晚两个东北青年迎了上来。

    龙哥满脸堆笑对我说:“今晚没有外人,后天我们要到南方进货,来去至少要半个月,今明晚林小姐陪我们好好乐乐!”说罢拿出两瓶洋酒带我们来到酒桌前,菜肴比昨晚酒店还要精致、丰盛;我心中忐忑不安,根本吃不下,只是在他们一再劝说下喝了一点洋酒,吃了几口,龙哥也不勉强。

    饭后,龙哥领我们来到二楼的客厅,宽大的客厅里微弱的灯光下播放着优雅的乐曲,我无心欣赏,刚坐下,龙哥拉我的手说:“林小姐,赏脸跳个舞吧!”接着,抱着我拌着音乐跳起贴面舞,他趴在我耳边说:“林小姐,身上真香啊!这种香味在这里人的身上是闻不到的,很幽雅,很迷人;你太性感!太诱人了”说着他把手伸进我的低腰裤里,在我屁股上抚摸起来。一曲下来,他又叫我和两个东北人跳,虎哥一直在边上看着。跳了一阵,音乐换成快节奏的,龙哥指着两个东北人说:“他们昨晚没看到,今晚想看你跳脱衣舞,你应该不会拒绝吧?”我无助的点点头。

    客厅里响起的士高的强烈乐曲,随着音乐的节奏加快,我不断地快速扭动身躯,慢慢的脱去上衣,我面带浪笑地把衣服抛向东北青年,又脱下低腰裤丢给另一个东北青年;接着我把xiong罩脱下来交到龙哥的手中,龙哥脱下上衣,光着上身手中摇着xiong罩和我一起扭起来,我又嗲嗲地脱下丁字裤,龙哥一把枪过来戴在头上,我一边扭一边拉开龙哥的裤子拉链把他的jj抓在小手中套动着,这时两个东北人已是光身子走过来,虎哥见状也脱光衣服挤了过来。

    随着音乐声的停止,我们五人已都是一丝不挂了。我站在房间中央,他们四人围成一圈,四根粗大的、高翘的yinjing对着我!我强忍心中的恐惧感,娇声娇气的问龙哥下面还玩什么?龙哥笑着说:“我们的骚b着急了,不要急,今天的活动刚开始,,先调调情作好准备。”说着打开电视,电视里放着日本av女优的无码a片,我以前也在电脑里看过a片,但是都是一人看,连光辉也不知道,如今和四个素不相识的坏男人在一起看a片,结果可想而知。电视中几个男人在cāo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带着一付满足的神态;我无心观看,心中只是想着他们会如何整我。龙哥把我抱在他大腿上,背贴着他的xiong口和他一起看电视,并让我用手套动他的yinjing,yinjing在我手中慢慢的变粗变大,他的yinjing大的吓人!至少有20多公分,rou棒上鼓着青筋,gui头更大,又黑又亮,我真担心我的yin道能不能承受这么大的rou棒!龙哥一边看电视一边从身后拨弄我的奶头,奶头开始硬起来,他又从茶几上拿起两块冰块分别摁在我两个奶头上,奶头受到猛烈刺激更硬了。龙哥在茶几下拿出两只小铃铛,上面系着细绳,两个东北人,一人拿起一个分别绑在我两只硬起的奶头上,我身体一动,铃铛就发出“叮当!”的响声;龙哥兴奋的托起我的大奶,不停的抖动,奶头上铃铛随着奶的抖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