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怜他,你满足他一次好吗?”

    小龟田抱着我的腿,抬起头带着哀求的目光望着我,我心一软就点点头。我躺在榻榻米上,老龟田脱去我的浴袍把他的yinjing放在我嘴里,我吸着yinjing分开了双腿,小龟田趴在我大腿中间两只小手扒开我的yin唇,用手指拨弄yin蒂,yin蒂在他拨弄下有了动静,yin道口湿润起来,他的舌头不停的舔我的yin唇和yin道口,他的胡子正好摩擦我的yin蒂,yin水不听话的流出来,小龟田把流出的yin水吸到嘴里,啧!啧!地品味着,我满脸通红,yin蒂的反映引起我全身的反映,我不由得含着老龟田的yinjing哼起来,小龟田见火候已到,趴到我身上,让我高抬大腿,把他的yinjing插进yin道来回抽动起来,他的脸正好对着我xiong口,他一手抓奶头和周围的红晕,一边用嘴咬住另一只奶头,奶头在他的吸吮下不由自主的慢慢硬起。在小龟田yin部和我yin部的一次次撞击下,我的身体也热起来,屁股随着他的撞击而扭动,我俩同时达到了高氵朝,老龟田也在我嘴里流出了稀稀的jing液,小龟田的jing液很多,很浓,cāo完后他要我把他yinjing舔干净,我摇摇头他也不勉强。整个晚上小龟田给我的感觉是彬彬有礼,我对他竟有些好感。当晚来到大堂,我又被主持人邀请到台上唱歌,我再一次身穿三点式扭动身体边舞边唱,有两个男宾跳上台来围着我做出yin秽的动作,我忙跳下舞台,回到自己的沙发上,那两个男人还不依不饶,主持人过来替我解了围。歌舞表演结束以后,是几个男人cāo一个女人的表演,大堂里一阵男人的呼喊声,我无心看睡着了。

    到了下一个星期五,下班后我向龟田告假说今晚不去会所了,老龟田拿出几张照片给我,上面是上星期五,我和他们父子俩做爱的镜头,我一看惊呆了,老龟田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会所,他把照片发到公司的网站上,发到金先生的邮箱里,我很害怕,只好又跟他们去会所了。这次到了包房,父子俩一改平时的绅士面孔,像疯子一样的折腾我,让我摆出各种姿势让他们cāo。特别是小龟田,把小手伸进我yin道里使劲插动,弄的我yin水止不住的往外淌,奶头被他咬的发紫,大奶上,屁股上被他们搞的青一块,紫一块。小龟田还要用假yinjing和跳蛋来玩我,我坚决不肯。一直玩我到半夜,才罢休。父子俩还说以后有机会要把我和其他来宾的性伴侣交换,cāo完后回大堂时,父子俩不让我穿内裤,只穿一件刚能盖住屁股的短浴袍。到了大堂,主持人拉着我上台唱歌,我只好只穿短浴袍上台唱,我唱歌时扭动身体,短浴袍遮不住身体,yin部不断露出来,台下一阵叫好声!唱完后我在沙发上睡下,小龟田过来要我侧过身,他爬上来解开我的衣扣,头枕我的胳膊,张口咬住我的奶头,并且,手抓另一只奶,让我搂住他睡。连着两个星期五晚上,父子俩不断地换着花样来玩我,还把对面包房的两个老头叫来,并且带着两个中年妇女来看我被小龟田cāo。小龟田站在我身后cāo我时,那四个人围着看,我羞得满脸通红,把头埋在双手中,两个老头还弯下腰,摸我下垂的大奶。我刚被cāo完,躺在地上喘气,那两个中年妇女趴在我身上吸我的奶头,摸我还流着jing液的yin阜,手指还伸进xiāo穴里抠,抠得我好难受。回到大堂我还要只穿短浴袍光着屁股唱歌,唱完还是搂着小龟田睡觉。

    上个星期五,整个下午,我在公司坐立不安,不知父子俩今夜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当晚进了包房,老龟田突然从后面死死抱住我,小龟田脱光我的衣服,拿出一付皮手铐把我双手拷在一起,又拿出一个项圈锁住我的脖子,我大喊起来,小龟田又拿出一个口塞,塞进我口中。他们把我放在榻榻米上双手高举过头,老龟田从后面抱住我,捏我的奶头;小龟天趴在我两腿中间,用手掰开yin唇咬我的yin蒂;奶头和yin蒂被他们捏和咬的又疼又痒,yin水开始泛滥。此时,小龟田的手在yin道里来回抽动,问我要不要跳蛋,我不能说话,只是摇头;他的动作加快,弄的我很难受,但我还是摇头。此时老龟田,使劲抓我的奶,捏住奶头把奶拉得很长,大奶被他捏得发青,奶头成紫色,疼的钻心,只好点头。小龟田从柜子里拿出一付跳蛋,塞进我yin道里打开开关开到最大档,死死抱住我的大腿,小脚踩住我的yin部,不让跳蛋滑出来,随着跳蛋的震动,我浑身颤抖,我挣扎着想爬起来,父子俩把我紧紧按住,我难受的昏了过去。这时小龟田才关住跳蛋,老龟田又让我尿在榻榻米上,让小龟田喝我的尿,我不肯,他又捏我的奶,我只好尿出来,小龟田喝过尿后,让我跪趴在地上,让父子俩cāo,老龟田cāo不进去,他死命打我屁股,屁股被打的红肿。老龟田cāo不成,小龟田接着cāo,父子俩又让我给他们口交。cāo完以后,小龟田趴在我背上,让我在房间里学狗爬,转了几圈,拍打我的屁股问我愿不愿意下个星期五和其他来宾的性伴侣交换,一直到我答应交换才让我爬进浴室,进了浴室,我看见浴池边趴着一条大狼狗,张着嘴,伸着舌头看我们洗澡。洗澡出来,我穿上浴袍,小龟田不让我穿内裤,说我屁股红肿,在我屁股上抹了些药膏,那药膏粘粘的,有点奶香味。来到大堂,我刚躺下,小龟田又爬上来,咬我奶头,抓我另一只奶,让我搂住睡觉。我迷迷糊糊睡着时被大堂里一阵喊叫声惊醒。

    我抬头一看,舞台上主持人牵了一条大狼狗,就是在我们包房的那条。大狼狗站起来,足有一人高,跨下的yinjing向前翘着,至少有20多公分长,yinjing中部还有一圈突起的红肉。我从没有看见过狗的yinjing,很吓人!主持人抬起狗头说:“请看我们的宝贝多可爱啊!有那位小姐,太太有兴趣和我们的宝贝做爱啊?”大堂里女宾面面相惧,没有一个吱声。主持人高喊:“让我们的宝贝,自己寻找中意的情人吧!”说完他撒手让大狼狗在大堂里寻找起来。狼狗每到一个女宾身边,女宾都吓得倦成一团。不一会,狼狗来到我身边,闻着我的屁股,咬住我的浴袍往下拉,我吓的抱住两腿,大喊:“救命!”大堂响起一阵欢叫声。我这时才明白,小龟田在我屁股上抹的不是膏药,而是勾引狼狗的诱饵!我死死抓住沙发扶手,大狼狗把我的浴袍撕碎了,此时从台上下来两个大汉,一人架着我一条胳膊,把我拽到了舞台中央,我躺在地上,他俩一人压住我一条腿和一条胳膊,我丝毫动弹不得,主持人过来一把拉去已破碎的浴袍,从一只碗里挖出一把粘粘的东西抹在我身上,特别是奶周围,小肚和yin毛丛中。他高喊一声:“宝贝!”。大狼狗来到我大腿中间,用它那长而粗的舌头舔我的yin部,舔得我下体一阵搔痒。狼狗一跃直扑到我身上,我大喊大叫起来,主持人拿出一只口塞,塞进我嘴里,我说不出话,只能拼命摇头,绝望地发出唔!唔!的声音。大狼狗两只前爪摁住我的肩头,狗脸和我脸相距不到半尺,我感到狗的呼吸非常急促,舌头伸的很长,口水顺着狗嘴往下流,一直流到我脸上。停了一小会,狼狗开始从脖子往下舔,粗糙的舌头舔到我奶头时,我浑身**皮疙瘩一下全部起来,狗舌头在不停颤抖的大奶上打转,奶头不断被粗糙的舌头挑拨,竟然硬起来。狗舌头在我小肚舔了一会,向yin毛丛中舔去,我的身体仿佛有一团火被点燃,我不断挣扎,身体被俩个壮汉摁住,只是消耗自己的体力。那狗的双爪从肩部移到腰部,我的双腿被壮汉分的很开,yin部全部暴露在那畜生眼前!已经湿润绽开的暗红色的yin唇里隐隐露出了鲜红色的嫩肉,在刚抹上去的粘液吸引下,大狼狗的舌头顺着两腿中的裂缝从下往上舔,舔到我微微突起的yin蒂,yin蒂慢慢的发硬,yin部传来一阵麻麻的,酥酥的感觉。

    这时两个壮汉把我翻过身来,跪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翘起,他俩摁住我的手臂和小腿,大狼狗趴到我身上,开始用它湿淋淋,热呼呼的yinjing戳向我的两腿中间。我拼命夹住两腿,两个壮汉把我两腿拉开,大狼狗的yinjing终于碰到了那条缝隙,尖尖的gui头滑进了我的yin道,我使劲想往前爬,但整个身体都被大狼狗按住,大狼狗最少有一百多斤,压的我无法摆脱。大狼狗腰部一挺,又粗又长的yinjing大半插入了yin道,我全身僵硬,双手死命抓住地毯,两个壮汉也离开我站在一边观看。狼狗在yinjing插入yin道后,开始猛烈抽插,没多久,yinjing在yin道里涨了几下,每一下都感觉有一股滚烫的液体涌入yin道深处。yinjing在yin道里越戳越快,越戳越深,慢慢的yin道有点适应粗长的yinjing。yinjing在yin道里直插到底,几次都戳到子宫口,我的意志完全崩溃了,只能认命地跪趴在地上。大狼狗的yinjing以极快的速度抽动,yin道里不争气地流出了yin水,湿润的yin道使yinjing的速度更快,yin蒂被yinjing突起的部分的碰撞和狗毛的磨擦给我带来酥痒的感觉,暗红的yin唇被撞的往外翻起,只听噗哧一声,大狼狗yinjing中间突起部分戳进了yin道,并且在yin道里不断地膨胀,狗的体温肯定比人高,烫的整个yin道都热起来。大狼狗趴在我背上出着粗气,口水流到我光滑的背上,伴着我的汗水一起流到地毯上,湿了一大片,狗的yinjing不断伸长,此时至少有40—50公分,在yin道里快速的一进一出,yin道里传来一阵快感,随着yin道里一阵剧烈的痉挛,我竟高氵朝来了!yin水从子宫口喷出,刺激了大狼狗的gui头,gui头越来越大,撑的yin道涨涨的,我担心yin道被撑破了,我无法说话,无力的发出微弱的唔!唔!声,只求大狼狗早点shè精,我好脱身。又过了好大一会,只听大狼狗在我背上一阵哀号,yinjing越来越大,越来越烫,越来越硬,yin道内壁的嫩肉被发烫的粗大的yinjing摩擦的快融化了,大狼狗的jing液好比一团滚烫的岩浆,在子宫口喷发,烫的我浑身哆嗦,我那时想快死了。

    一个多小时下来,经历了几十轮狗奸后,依然粗大的yinjing还插在我yin道里,中间突起的部分把yin道塞得死死的,大狼狗终于从我身上下来,屁股对着我屁股,一股又一股不断的向子宫口喷射着jing液,大狼狗的jing液又浓又烫,而且量特别多,我腹部鼓起来像孕妇。大狼狗不断的shè精,还拖着我在小舞台上转,我无力往前爬,只好被大狼狗拖着倒爬。台下一片叫好声,我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滚烫的jing液从yin道与yinjing的缝隙中渗出,顺着大腿流向地毯,我的泪水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把地毯湿了一片。主持人手握双拳兴奋地高喊着狗的名字,我被大狼狗拖了好几圈后停下来,屁股和屁股对峙着,狼狗继续shè精,又射了半个多小时才停止,我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大狼狗又拖了我走了几步停了下来,慢慢的yinjing软下来,细下来。只听噗!的一声,狗的yinjing退了出来。我成大字型躺在舞台中央,狗的jing液不断从yin道口涌出,我屁股下面一片潮湿的粘液,主持人站在我两腿中间,用手沾着地下的粘液,放在鼻子下闻闻,笑着抹到我的奶上。几个老头来到我身边议论,并弯下腰来看我的yin部,甚至拽我的yin毛和拨开yin唇看着不断涌出jing液的yin道口,也有捏我的奶头,拉长我的奶。我此时无力反抗,任凭他们玩弄。直到天快亮了,龟田父子俩也不知去了那里。我才起身冲洗,回到沙发上眼望天花板,头脑一片空白,直到下午才开车回家。

    儿媳说完这段话,已是泪流满面,抽泣不止。我抱着她发烫的身体,抚摩她光滑,细嫩的背说:“现在,老小龟田已回国了,再也没人欺负你了”她告诉我说:“上星期五我没去会所,本来我想龟田父子回国了,可是这个星期三,我收到会所发来的电子邮件,说是我的朋友等我一夜,我突然想起龟田要交换我,大概是交换的对方等我,邮件要我星期五一定参加会所活动。我怕他们又拿相片来威胁我,今晚我只好去,走到半路,我思想反复斗争,在会所门口徘徊很久,结果又回家来了。我真的好害怕。”我:“不要怕,交给我来处理。”我当时打电话给曾经当过区公安局长的一个同学,告诉他会所地址和色情活动的内容,当然我不会提到儿媳的,他回答我马上与当地警方联系。当晚儿媳在我怀里,手抓我**巴安稳的睡着了,睡梦中还发出甜美的笑声。

    星期一儿媳一大早,穿着低腰裤,短上衣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出门时身后留下一股幽幽的香水味道。中午儿媳打电话给我,声音中带着兴奋:“老爸!那个会所被警方查封啦!听说还有好多光碟。”我说:“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好好跟着武雄干事业,他可是好人。”

    幽香的儿媳的后续

    一、失踪

    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