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3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爸,你不能睡我床上吗?”我答应后来到卧室,爬到了儿媳的床上,她的床很宽足用180公分,软软的很舒适。过了一会,儿媳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灯光下雪白的身体很耀眼。

    儿媳往腋下喷了点香水,爬上床来。我闻着那熟悉的香水味道,搂着儿媳光滑细嫩的身体,手不由自主地又摸索起来,我先舔向她的腋下,闻着腋下的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细细的品味着。儿媳又开始娇声娇气的哼起来,我接着慢慢的顺着脖子往下舔,舔到xiong口时,在奶头上轻轻地咬了一口,她身体一阵颤抖,我顺下去舔到平坦的小腹,舌头在肚脐打转后,舔到yin毛丛中,当我用舌头舔开yin唇咬住yin蒂时,儿媳大声说:“老爸,快停下,我来!”她翻身爬到我身上,用她那小嘴吸吮我的奶头,我一阵酥痒,好舒服!没想到男人的奶头也那么敏感!我的**巴又翘起来了。儿媳此刻把我的rou棒捏在她软软的小手里,舔着我的gui头说:“老爸,你的jj真好,又粗又大,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jj。”我问她见过几个jj?她低下头红着脸想了一下说:“五个。”她告诉我上大学时有过一个男朋友,互相抚摸过对方,男朋友摸过她的奶,她摸过男朋友的jj,但是没有性关系,还有就是儿子和龟田她又说:“还有一个不说可以吗?”我说我也不想知道。她接着坐起来说:“老爸,你累了,躺下不动,我来!”说完,蹲在我腰间抓住我刚有一点硬的**巴塞进了她的yin道里,两腿用力夹紧rou棒身体上下抖动起来,我的rou棒在她的努力下又一次粗大起来。儿媳上下抖动带着两只大奶一跳一跳,我的心也随着大奶在跳动,我双手捏住一对樱桃般的奶头,屁股也努力顶着她的yin道口,使**巴进的多一些。儿媳的yin水顺着rou棒往下流,睾丸已湿透,又顺着睾丸流到床单上,湿了一片。房间里充满yin水和香水的混合味道……。我伸手把儿媳紧紧地抱在怀里,大奶紧贴xiong口,我两手紧抱她的屁股,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rou棒还插在yin道里。儿媳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两腿绕到我身后。我用力继续cāo起来,粗壮的rou棒被儿媳xiāo穴里一圈圈的嫩肉箍的紧紧的,她的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娇美的脸蛋赤红如火,细嫩的屁股往前顶,迎合我紧插在她xiāo穴里的rou棒。儿媳的娇躯在我身下不停地颤抖,我扶在她后腰的双手感到她白哲的屁股嫩肤突然紧蹦。她那湿滑柔软的内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rou棒。我加快速度,我俩的yin毛粘在一起,丝丝的yin液从rou棒和yin道壁之间的蜂隙中流出来,突然yin道内一阵痉挛,我用尽全力把rou棒一插到底,一股滚烫的jing液又一次冲向子宫深处……。儿媳把我抱的更紧了,嗲嗲的说:“你把jj放在里面好吗?”我无力回答,只是点点头,我抓住屁股蛋蛋,努力使rou棒插在yin道里不掉出来。儿媳慢慢的睡着了,我把发软的**巴拔了出来,随着扑!的一声,一股白色的液体从yin道口流出来。我抱着儿媳,摸着大奶进入梦乡……。

    清晨的太阳照了进来,我从睡梦中醒来,阳光照在儿媳细白柔软的身体上,一对大奶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耀眼,粉红色的奶头骄傲地往上翘着,yin毛上白色的结晶记录着昨夜的激情,浓浓的,黑黑的yin毛在雪白的大腿和小肚的映称下显得分外妖娆!我把手臂从儿媳的脖子下轻轻抽出,手掌在她身上扶摸,停留在yin阜上久久不愿离去,我分开大腿,用手指拨开yin唇,湿润的yin道口似乎不时有yin水往外流淌。我悄悄站起来,儿媳突然睁开眼蹬着腿大叫:“老爸!不要走,再抱我一会!”原来她早就醒了,我又上床搂住她,抚摩那对大奶,不时捏捏奶头,她在我怀里用手套动着**巴,说:“有个问题想问老爸行吗?”我问是什么?她说:“为什么武雄要叫你老狼?”我回答,那是下乡时我好斗,人家瞎叫的。儿媳说:“不是!你骗人,老爸是个大色狼!”我说:“那你再试试大色狼的历害!”我掰开儿媳的两条白腿,把它们放到肩上,把已被她套动粗大起来的**巴,在已是密汁淋漓的yin道口磨了几下,插了进去,用力cāo起来。儿媳在我身下一面高喊:“不要啊!我的xiāo穴被你撑大了呀!”一面扭动屁股配合我的节奏。新一轮的cāobi又开始了……。

    事后,我也感到有些内疚,毕竟是儿媳啊!但是,我又一想让日本鬼子cāo还不如让**,让别人cāo还不如自己家人cāo。我即为民族争光,也使肥水不留他人田啊!

    三

    星期一早晨儿媳很早起床,吃过早饭还是穿着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高高兴兴地哼着歌,开着她那辆奥迪a4上班去了,晚上哼着歌回家,吃过晚饭还给孙女补习功课。但是过了两天,yin云又笼罩她的脸上,晚饭后她好象有话给我讲,吞吞吐吐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我想问,怕问不好影响她的工作。星期五下午,儿媳打电话回家,说晚上不一定回家,让小保姆带孙女到外婆家过夜,当晚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在客厅等儿媳,快到十二点,她回来了,进门时浑身湿透,带着一副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赶忙迎上前去,把她抱到楼上,帮她脱去衣服,抱到浴室,打开热水帮她冲洗,擦干后抱到床上。灯光下,儿媳细腻白净的身体很诱人:了两只雪白粉嫩的大奶高高耸立,美妙的圆弧一直延伸到腋下,像两座玉白的山峰,山峰顶端是一圈淡红色的ru晕,两粒柔软的樱桃般的奶头半软半硬地翘起在ru晕中,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我一种温润的感觉,我不由得用手指轻轻地触摸,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起伏,奶头在指尖上渐渐地硬起来,她混身透出成熟少妇的娇媚和艳丽……。我看到她心情不佳,我也无心邪念,坐在床边等她慢慢的睡着后离开。

    我刚站起,儿媳从后面紧紧抱住我说:“老爸,你不要走,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这些话我不说出来要发疯的,但是除了你,我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倾述的对象了。”我又坐到床边,儿媳脱掉我的衣服,让我背靠床头,她依在我怀里:“我告诉你的事,你永远也不能告诉光辉(我儿子),也不许看不起我!”我轻轻拍打她的背说:“你是我最好,最可爱的儿媳!我不说。”她又说:“你为什么不问我,这几个星期五晚上在那里加班?”我说:“那是你们公司的事,我为什么要问?”儿媳让我躺下,头枕着我的手臂,小手捏着我的rou棒侃侃说起来。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两年前我们公司从日本来了个新经理,名字叫龟田,年纪有70多岁,光光的头,说话带着笑,对每一个员工,见面就点头问好,一副慈祥的父亲样子。从第一次见面,我就产生了敬意,在以后的工作中,龟田对我的工作很赞赏,对我工作中的差错,都是很耐心,很仔细地指出,我的工作能力有了很大的进步。对光辉的工作也很放手,很支持。公司上下都把他当成好上司,好父亲来看待,光辉去日本以后,龟田时常对我问长问短,问我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我从内心感激和尊重他,我也时常想报答他,但不知用什么方法。

    终于,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龟田打电话给我,有一个内地和公司联营的企业领导来了,让我和他一起接待,当晚的宴会上,来的领导个个大腹便便,一付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我的xiong部和腰部,纷纷要我陪酒,酒席散了又去唱歌,在k房里黑呼呼的,他们有意无意的在我xiong部摸一下,甚至捏我的屁股,好不容易唱完歌,他们纷纷邀请我到他们公司做客。送走客人后,龟田对我说:“天很晚了,你也喝了不少酒,不能开车了,我已开好房间。”我俩到了房间后,他告诉我,他在隔壁房间,有事打电话给他。龟田走后我去洗手间,等我洗完澡因为没带睡衣,光着身子拿着浴巾擦着头发走到房间时,抬头一看,龟田坐在窗口下的沙发上,我忙把浴巾遮住xiong部和yin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他说:“给服务员一点小费就行了。”接着他抓住我的胳膊说:“我太太去世20多年了,我20多年没接触女人了,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就满足一个活不了几年的老人的一点心愿吧!”说话时他眼睛里闪着泪花,我不由得心软了犹豫起来。龟田看到我的表情变化,一把拉掉浴巾,把我拖到床边一推,我倒在床上。他脱掉衣服爬到我身上,我从内心里拒绝他的哀求,但又无法开口。此时他含着我的奶头吸起来,奶头在他的吸吮下,竟不争气的慢慢硬起来。龟田从我身上下来,把我的脚趾含在嘴里,又用舌头舔我的脚掌,我从未被人这样舔过,身体竟有了反应!yin部湿润起来,龟田舔了脚后顺着小腿往上舔,舔到大腿中间时,我的yin道竟有yin水流出来!龟田舔我饱满的yin唇时,yin唇开始涨硬,深深的肉缝yin水泛滥,yin道里痒痒的。龟田的舌头很大,很长,很温暖;当他爬上来吸我樱桃般的奶头,并用另一只手旋转抚摸另一只大奶时,我感觉大脑麻痹,全身火热,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龟田把我大腿高高抬起,拿着他的jj往我yin道里塞,大概是jj太小了,好大一会都没进,我竟双手掰开yin唇,把yin道口彻底暴露在他的面前!终于他的yinjing勉强塞进了yin道里,他两手抓住大奶,手指捏住奶头,使劲cāo我,yinjing在我yin道里只有十几个来回,龟田大喊一声,稀稀的jing液流了出来,一多半流在yin道口外,顺着肉缝流到床单上。他搂住我休息一会,要我帮他口交,此时我才看到龟田的jj很小,yin毛成灰色稀稀的围在yinjing周围;但是,他的睾丸特别大,比**蛋还要大,下垂在长长的yin囊里,走路时睾丸在两腿之间晃动。我把他的yinjing吸了很长时间,用牙齿刮他的gui头,用舌头舔他gui头上的眼,yinjing始终没有动静!他又把睾丸塞到我嘴里让我吸。就这样折腾大半夜,我迷迷糊糊睡着了。星期一上班后龟田依然是一付可亲可敬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痕迹,对我也和平时一样,我才放下心来。

    过了半个多月,在公司的例会上,龟田宣布我从即日起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薪水上浮50%,同事纷纷向我祝贺。我不知怎么高兴不起来,总有一种不祥预感。会后,龟田告诉我每星期五晚上要加班。到了星期五下班后,我找到龟田,问有什么吩咐,他说今晚没事让我开车和他一起去一家为日本人服务的会所,我无法拒绝,会所很远,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上海。到了会所,我们来到vip包房,一起喝了一点清酒,龟田拉开里面的门,原来里面是一个大大的温泉浴池!浴池的温度很适中,很醉人。我泡在浴池中给龟田擦背完后又帮他洗前身,洗完后来到外间。龟田躺在榻榻米上,让我给他口交,好大一会,yinjing在我口中稍稍有点硬,我蹲下来把小小的yinjing塞进yin道,龟田使劲捏着我的奶头,我上下抖动身体,一小会稀稀的jing液流出来顺着屁股沟流到榻榻米上。龟田让我把他gui头上残留的jing液舔干净,我照他说的做了。他又要我枕着他大腿含着睾丸休息。休息后我们来到大堂,小舞台上有个女孩穿这三点式扭着屁股在唱日本歌,但是吐字不准,龟田要我上去唱几首,我答应了,我到后台换了小的不能再小的三点式,上台唱了几首日本和中国歌,唱完台下一片掌声,我竟有些飘飘然很得意,主持人还邀请我和他同唱一首日本歌。到了下半夜是真人表演,一个壮男浑身肌肉鼓鼓的,邀请一个40多岁的太太上台,俩人亲密一阵就脱了衣服开始做爱,一连百十下,那个太太被他cāo得半昏迷状态,周围一群女人尖叫着,接着又一个中年妇女上去,壮男又一连cāo了不知多少下,那个女人也败下阵来,壮男一连cāo了四个女人,终于在第四个女人的yin道里泄了。第二天上午,在开车回家路上,龟田告诫我,昨晚的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答应了。龟田说下一个星期五还来,他已给我办好贵宾卡,我竟没反对。

    到了第二个星期五,我和龟田进了包房,他说我们先玩后洗,我只好和上次一样,被他cāo了以后又口交。进了浴室,我见有一个“小孩”坐在浴池内背对着房门,龟田告诉我是他儿子,我想龟田70多岁了,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儿子。我试试水温进了浴池,我到过日本,男女混浴也去过,何况是个小孩,也没当会事。但是,龟田打开电灯一看,我吓了一跳!原来“小孩”是个侏儒!看他的脸至少有50多岁,满脸胡子,样子很凶。我很害怕,龟田叫我不要怕,他儿子很友好的,他让我帮儿子洗澡,我擦完背后,洗前面时,小龟田的与他身高不成比例的yinjing翘起来了,虽然不是很长有10公分左右,但是很粗,我无意碰到它时,小龟田竟说:“谢谢!”洗完澡来到外间,小龟田突然跪到我身前,我惊呀的问:“为什么?不要啊。”老龟田说:“他50多岁了,没碰过女人,想让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