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 部分

作者:不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师,晚上不回家,外婆留宿了。星期六中午,儿媳才回家,带着疲惫不堪的样子,倒在床上就睡,直到晚饭才起床。一连几周都如此,也不见她的笑脸,我有些但忧起来。

    这天,我接到一个日本来的电话,我的一个日本朋友要到中国来工作,他叫武雄间力,是二战留华孤儿。由一对朝鲜族军人夫妇收养,他的养父母随部队来到了西南边疆,养父当上了省领导。文化大革命中,他养父被打倒了,来到了我下乡的小县,武雄也来到了我下乡的生产队。由于他父亲的关系,加上他的日本品种又瘦又小,当地人光欺负他,我有185公分的个头,成了他的保镖。我俩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后来,他的日本亲生父母找到他,当时他父亲是日本一家大企业的老板,他回日本后一直在他父亲的公司里上班。照顾他的养父母的责任由我继续,我也在他养父的照应下当上了县长,一直到退休。

    武雄到了上海后,好兄弟多年不见有说不完的话,我带着他玩了几天,到了星期五吃过晚饭,武雄要带我去一家专门为日本在华的有钱人服务的会所。会所很远,开车出了上海,走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一个幽静的别墅区,一栋楼前车停下,我俩进去里面很大。

    我们洗完温泉浴后,进了按摩房,享受了小姐的无微不至的服务,我先出来到大堂等武雄,等他出来后商量下一步玩什么。路过vip通道时,我突然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道!我闻着香水味道顺着走廊来到尽头,我听到有唔!唔!的声音,在洗手间边上的包房我停下脚步。香水味道就是从这间房内传出来的,唔!唔!的声音也是这里面传出的。门没拉紧留了一条缝,我趴在门缝往里一看,大吃一惊,差点喊出声来!浑身血液涌上头顶,差点中风倒下!只见儿媳半躺在一个光头老头的怀里,浑身一丝不挂!双手高举过头,被一付黑皮手铐拷在一起,口中塞了一个黑色的圆球,脖子上套了个皮制的黑项圈,项圈上有一条发亮的金属链子。这个老头我见过一次,是儿媳公司的总经理,名字叫龟田,光光的脑袋上没一根毛,亮亮的泛着红光,只是在耳朵下面有一圈稀稀的灰发,远看他的脑袋好比一只发大了的gui头!此时龟田坐在榻榻米上双手从儿媳的背后,伸过来抓住两只大奶,手指捏住奶头,大奶在他手中变了型,粉红色的奶头已成紫色。儿媳痛苦地挣扎,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又看到儿媳的两条白白的大腿高高抬起,一个“小孩”趴在她两腿中间用嘴舔着她的yin部。这时“小孩”抬起头来,我又吃一惊!原来是个侏儒!我上个星期天听儿媳说过,龟田有一个侏儒的儿子,这大概就是小龟田了。

    此时,小龟田把小手伸进儿媳的yin道里,来回抽动,用日本话问儿媳,儿媳摇摇头。小龟田抽动的更快了,又用日本话再问儿媳,儿媳痛苦的弯起腰还是摇摇头。这时老龟田,两手狠抓大奶,大奶在他手中变成暗红色,奶头变成了黑紫色,两只奶被他拉得很长。儿媳痛的屁股抬起,浑身扭动,嘴里唔!……唔!……的发声,只能点点头。这时小龟田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两只用电线连在一起的像**蛋一样的东西,小龟田掰开儿媳的大腿把一只“**蛋”塞进她的yin道里,打开另一只“**蛋”上的开关,“**蛋”在儿媳的yin道里震动起来……。儿媳痛苦的扭动娇躯,屁股高高抬起,两腿乱蹬,嘴里呜!……呜!……发出绝望的喊声。小龟田死死抱住儿媳的两条大腿,小脚踩在儿媳的yin户上,不让“**蛋”掉出来;老龟田摁住她的上身,“**蛋”不停的震动,儿媳的泪水和汗水,不断往下淌,榻榻米已湿了一片,她死命挣扎,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声音。见到这幅惨状我要冲进去教训父子俩!这时后面传来脚步声,回头看保安走来,我进了洗手间。我想这是人家的地盘,我切不可轻举妄动。

    我从洗手间出来时,儿媳躺在榻榻米上。龟田父子站在俩边,“**蛋”还在儿媳的yin道里,停止了震动。我看到老龟田的**巴小得可怜,只有手指那么细,藏在稀稀的,灰白色的yin毛中。老龟田扶起儿媳,让她蹲下,这时“**蛋”掉了下来在地上弹了两下滚到一边,他从身后弯下腰两手抓住一对大奶,手指捏住奶头,连声问儿媳,儿媳只是摇头,老龟田又狠捏奶头,她只好点点头。过了一小会,儿媳尿了出来,次时小龟田趴到她跟前,嘴对着yin部把尿喝到嘴里,我看的一阵恶心。

    尿完以后,父子俩让儿媳跪趴在地上,双手依然拷住,头顶在双手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对着门,我看到yin阜上沾满了yin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yin毛湿湿的粘在一起。儿媳嘴里的圆球是被两根带子绑在脑后,老龟田站在她身边,我看到他的两只睾丸很大下垂得很长,走动时来回晃动。此时小龟田脸朝上躺在儿媳的身下,把她下垂的奶头咬住,用手抓住另一只奶头。老龟田跪到儿媳的身后把他的yinjing往她的yin道里塞,大概是yinjing太小,塞了几下都塞不进去。老龟田喊了一声:“八嘎!”双手使劲啪打儿媳的屁股,一连几十下,屁股红肿了起来。老龟田无奈之下,只好站起来,坐到儿媳的头顶,拉下嘴里的圆球把他的yinjing塞进她的嘴里。儿媳含着yinjing啧!啧!的吸起来……。这时小龟田站到了儿媳的身后,掏出yinjing塞进yin道,两只小手拍打她来回扭动的屁股,用力cāo起来,yin部间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房间内一时响起,啧!啧!啪!啪!……的声音。一小会,只听老龟田大喊一声:“吆嘻!”。一股稀稀的jing液流向儿媳的嘴里,老龟田还让她把yinjing舔干净。日本话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吆嘻!”我听到过,那是在一次国际大赛上,嫁到日本的上海籍运动员何智力,打败邓亚萍以后趴在地上双手握拳大喊一声:“吆嘻!”国内媒体一片哗然!小龟田cāo了一阵也大喊一声,把jing液射进儿媳的yin道里,并且走到她面前让她把他的yinjing舔干净。此后老龟田牵着项圈上的链子让儿媳在房间内学狗爬。小龟田爬到她背上,一手拍打儿媳的屁股,一手伸下去抓她的下垂的奶,又不知问了些什么,儿媳只是点点头。父子俩让儿媳爬了几圈后,拉开里面的门,儿媳爬了进去,他俩也跟进去,关上了门。

    我又听到儿媳的一声惊叫,刚想冲进去,大堂里传来武雄的喊声,我只好回到了大堂,大堂的小舞台上一个穿小的不能再小的三点式的女孩浑身扭着唱日本歌,我躺在沙发上看着扶手上的小电视,眼前晃来晃去都是刚才的情景,武雄说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躺了有一个小时,儿媳从vip通道走了出来,手中还牵着小龟田,儿媳身穿一件刚盖住屁股的浴袍,走过我身边时,我看到她竟没穿内裤!白白的屁股一晃一晃,大堂灯光很暗,她没看见我。儿媳来到大堂的角落,放平沙发躺下,此时小龟田来到她身边,示意让她侧身睡。他爬了上去,侧身面对儿媳头枕在她的一条胳膊,解开衣扣咬住一只奶头,用小手捏住另一只奶头,并把她的另一条胳臂放在他身上。我听到儿媳发出抽泣声,老龟田来到了,拍打着儿媳不让她出声。我再也不想呆了,让武雄送我回家,武雄惊讶的说:“下半夜还有好节目表演啊!”我说:“我不想看你们小日本的变态表演。”武雄只好开车送我回家。我到家一夜未睡,想着原来儿媳星期五晚在这里加班啊!

    第二天下午儿媳才带着疲惫不堪的样子回家,到家就上楼倒在床上,晚饭都不下来,小保姆上楼叫,我制止了。星期天早晨我跑步回家,儿媳才起床,脸上带着泪痕,我很心痛又无法问。

    星期一儿媳依然穿着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香水味开车上班去了,看到她情绪稍稍好一点,我稍许放下心来。武雄来电话说,这个星期他要接班,不能玩了。我告诉他这个星期五晚上到我家喝酒,我说反正晚上只有我自己在家,我们可以喝个痛快。

    到了星期五下午,我买了好酒好菜,正准备晚餐时儿媳回来了,我惊奇地问她为什么,不加班了?她告诉我公司总经理换了,她的总经理助理也要当不上了。我心中为她高兴嘴上还是说:“当不上算了,不当也行,工作多的是”儿媳告诉我她大学毕业就在这个公司,快十年了,连怀孕期都没停工作,生孩子只休息一个多月就上班了,小孩都是喝牛奶长大的。儿媳看到我买了那么多的菜和酒,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有个朋友要来做客,她上楼换了衣服下来到厨房忙碌起来。

    傍晚门铃响了,儿媳去开门,只听她惊叫一声:“总经理!”,手中的菜勺掉在地上。我走到门前一看,明白了,原来武雄就是儿媳公司新来的总经理!

    武雄拾起掉在地上的菜勺,进门喊我下乡时的外号:“老狼啊!原来小金和林小姐是你的儿子和儿媳啊!他俩可是我们公司的好员工啊!”我忙打招呼说:“以后还许要你多关照啊!”武雄说:“老狼你的儿子,儿媳也是我的儿子,儿媳,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啊!”转过身来对儿媳说:“在公司我们还是上下级,千万不能把我和你父亲的关系告诉任何人啊!好好干!”当晚我和武雄喝了很多酒,儿媳也高高兴兴地陪武雄喝了几杯。儿媳露出了几个星期没见到的笑脸,她一笑露出两个酒窝很甜,很好看。深夜了,儿媳要开车送武雄,他说车在停车场,司机在车上等着他,并对她说:“你不要送了,不能让司机看到你。”

    我把武雄送到车上,俩人趁着酒兴又叙叙旧,等我送走武雄回到家中儿媳已把房间打扫干净。我上楼走到儿媳房门口,门没关!我轻轻推门进去,见浴室门口一堆衣服,我推开浴室门进去,儿媳看到我说:“老爸,快来帮我擦擦背好吗?”我脱了衣服,走进淋浴房,水笼头下儿媳雪白的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现出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我把沐浴露抹在儿媳的背上,轻轻的搓起来。儿媳的背线条分明,该翘的翘,该洼的洼,肌肤细腻光滑摸上去像丝绸一样,我的手久久不愿离去。我的**巴慢慢的翘起来。

    我从身后把儿媳两只白里透红的大奶捧在手中,拨弄着粉红色的奶头,奶头慢慢的硬起来,我的**巴在她屁股上来回顶着。儿媳回过头来跪在我面前,双手捧着我的两只睾丸舔起来,从来没有人舔过我的睾丸,好爽啊!我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又粗又大的rou棒在儿媳的脸上滑动,她舔了一会就把rou棒含在嘴里吸吮起来,舌头在我gui头上打转,弄的我好舒服。这时儿媳抬起头来问我:“老爸,我口交功夫怎么样?”我此时突然想到了上星期五晚上的情景,**巴软了下来,儿媳诧异地望着我,我一把把她拉起来,捧着她的脸,嘴伸向她的嘴,她忙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我慢慢的吸着香舌,双手在她雪白细嫩的身体上抚摩。儿媳不断扭动娇躯,呓语般的呻吟,美丽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张开。我的手伸向了两腿中间,在浓浓的yin毛丛中停留了一小会,手指分开yin唇,扣到yin道口时,那里已是yin水泛滥,我在yin蒂上搓起来,我的**巴又大起来。儿媳浑身颤抖,不断地发出唔!唔!的声音,不一会她喊叫道:“老爸,不要玩了!我好痒!我要!”我停下来:“你要什么?”她原本红通通的脸越发飞红起来,一把抓住我的**巴说;“我要它!我要大jj!”我的**巴在她手中变的又粗又大。儿媳不断的套动**巴,大声叫喊:“快!快!快来cāo我呀!老爸,求求你啊!我痒死了呀!”我一手抬起她的右腿,一手捧着我的**巴,在yin道口沾了点yin水,一下塞进她那湿润紧密的yin道里,用里来回cāo起来……。此时我一手抬着一条腿,一手捏住白里透红的大奶,嘴里吸吮着甜甜的香舌,好过隐啊!我从没有试过站着也能cāo逼!cāo逼真美好啊!我站着一连cāo了百十下,儿媳晃着脑袋不断地念叨着:“好舒服!好舒服!”屁股迎合我的节奏前后扭动……。我怕儿媳一条腿站得时间长了受不了,拔出**巴,让她双手扶着窗台,两腿分开,屁股对着我,yin户在浴室的灯光下亮晶晶的,我用手指分开yin唇,粉红色的yin道口微微张开,yin水沾满洞口,我把手指插进去来回抽动,一股yin水顺着手指往外涌,儿媳大声说:“老爸!好舒服啊!你太会玩了,把我的高氵朝扣出来了,人家已泄过了!我还要!你快把大jj插进去呀!”我把大**巴对准一下插到底,用尽全力又cāo起来,又是一连百十下,几乎每一下都感觉插到子宫口。只听儿媳又喊道:“啊!……啊!……好过隐啊!你cāo到我花芯了呀!老爸,我的好老爸!我要被你戳死了呀!啊!啊!……”我又把双手抓住两只下垂的大奶,使劲地搓着,儿媳在我身前抬起头来发出啊!……啊!……的喊叫声,身体在灯光下弯成一道美丽的弧!我又cāo了几十下,一股热流从儿媳的子宫里冲出,把gui头烫的一阵痉挛,我的一股滚烫的jing液直冲她的子宫口。

    我拔出yinjing把疲软的儿媳紧紧的抱住,相互在水笼头下抚摩着对方的身体好半天才醒过来。我擦干身体,准备要走,儿媳娇滴滴地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