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八章:又一春来

作者:司马锐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年后,孙家小记的生意越来越好。孙叶诗经营的甜品屋也正式踏入京城贵族小姐们的视线。孙家的每个人越来越习惯这样的生活。

    孙凌炀的官职越来越大,孙叶萱的孙家小记又扩大了经营,孙叶诗的甜品屋连宫里的娘娘都吸引来了。孙凌欢得到夫子的赞扬,把他举荐到皇家学院学习。那里有许多皇子公主,除了极贵之人,也只有天才才有资格在那里入学。孙元杰和孙孟氏也没有闲着。他们整天操心着孙凌炀的亲事。孙凌炀的优秀让许多贵族小姐青睐,送贴子求亲的人不少。然而,他们并不是孙元杰和孙孟氏满意的人选。

    孙孟氏总是用愁苦的表情看着孙凌炀。孙叶萱看不过去,对她说道:“娘,家世并不重要,大哥应该找个知书达理,与他能够红袖添香的女子。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还不如让大哥自己去苦恼。”

    “他要是愿意苦恼,我会等到现在吗?他现在整天想的都是公事,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孙孟氏气愤地说道。

    孙叶萱同情地看着坐在那里吃早餐的孙凌炀。她已经尽力了,孙孟氏现在抱孙心切,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娘,羽弟快回来了吧?”孙凌炀擦拭嘴角,微笑地说道:“羽弟从了军,以后就是武官。他比我更加需要一个妻子。”

    孙孟氏听了这句话,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孙凌羽去了那么久,年纪也不小了。要是他真的成了武官,以后整天呆在军营里,什么时候才能成亲生子?炀儿说得对,他是文官,经常在家里呆着。他们随时可以安排他的亲事。羽儿就不同了。他离开得久了,和大家难免会有些生疏。到时候先给他安排一个妻子,想必他会很高兴的。

    孙叶萱朝孙凌炀竖起了大拇指。坑弟这门技术,她家大哥用得特别麻溜。可以预料二哥孙凌羽回来时苦哈哈的表情。这对兄弟又得相爱相杀一阵子。只要想到那个画面,她就觉得好笑。孙家的氛围是温暖的,如果不是孙家的两个哥哥确实应该娶妻生子,她宁愿一直这样。

    “娘,唐姐姐那里……”唐书兰一直住在孙家。她的旧案已经处理干净,再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然而当初他们住的那个地方确实不适合病人居住,唐夫人又一直大病不起,所以唐书兰多次提出搬出去,孙家也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他们一直热情地劝他们住下来。

    提起唐书兰,孙孟氏有些为难。孙凌羽喜欢过唐书兰,两人又闹出那么大的事情。当初她是有心与他们家结亲的。然而唐书兰离开了,他们也就放弃了。羽儿也没有说什么,现在又去军营呆了那么久,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你二哥回来再说吧!唐姑娘是个好姑娘。然而有些缘份,一旦错过了,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孙孟氏叹道。

    孙叶萱抬头,看见门口闪过一个人影。她看向旁边的蔡果,蔡果点了点头,在她的耳边说道:“是唐姑娘。”

    唐书兰听见了。

    孙叶萱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只要她的心里做好各种心理准备,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不会伤害她。没有期待,就不会有伤害。

    孙家小记,孙叶萱刚进店铺,新请的掌柜前来对孙叶萱说道:“东家,有位姑娘想要见你。她说是你的朋友。”

    “在哪里?”孙叶萱并不觉得奇怪。这段时间总是有人说是她的朋友。其中有些是在孙家的宴会里遇见的贵族小姐,有些则是慕名而来的病人。他们用‘朋友’的名义找她,这样才不会受到掌柜的阻拦。孙叶萱也没有让掌柜的拒绝这些人。

    “还是老规矩。我让他们去楼上等你。”老掌柜说道。“不过这次的姑娘与以前的不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姑娘你的朋友。”

    “是不是朋友,见过一次就知道了。”孙叶萱去了二楼。打开门,一个人影站在窗前。她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眼里闪过疑惑的神色。

    那是个女子,还是个打扮很落魄的女子。她一身褴褛,破旧的衣服上布满了灰尘。孙叶萱不由得对新请的掌柜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是其他见钱眼开,或者是以貌取人的人,遇见这样的状况,肯定不会让她进门。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她的朋友,掌柜的作法就让她欣赏。他不会看不起落魄的人, 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你……”孙叶萱刚说话,那人转过身来。她惊讶地看着那个人,说道:“阿兰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人,也就是胡阿兰看着孙叶萱,眼里满是哀伤的神色。她苦涩地说道:“萱萱,我又来找你了。”

    孙叶萱看着面前的女子,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说道:“吃饭了吗?不管有什么话,我们先吃饭再说其他的。”

    胡阿兰轻轻地点头。

    孙叶萱走出去,吩咐跑堂小二送来饭菜,她回到房间里陪着胡阿兰。没过多久,跑堂小二送来吃的,胡阿兰坐在那里狼吞虎咽。

    孙叶萱陪着她吃了几口。如果她不吃,胡阿兰会觉得尴尬。作为朋友,她会照顾她的心情。哪怕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胡阿兰吃饱喝足,眼泪哗哗地流下来。此时的她早不是当初那个黄毛丫头,而是有些风韵的清秀女子。她的眼里也不再纯净,里面的哀伤和忧郁让孙叶萱心里难受。她抹了眼泪,说道:“萱萱,你们走后不久,奶奶就死了。奶奶死了,我娘又回来了。我爹看她可怜,受不了她天天的苦求,就原谅了她。刚开始她做得很好,连我都感动了。不曾想,她的心早就黑了。”

    “你交给我的店铺赚了许多钱。她早就盯上我,得到我的信任后就开始从店里拿钱。那段时间我太悲伤,失去了奶奶,不想再失去亲娘。每天赚了多少,一直是她在负责,我只负责经营,没有查看帐本。如果只是这样,大不了她把钱带走,我就算恨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恨不得她死。后来她变本加厉,居然有了新的男人,还把银子全部挪去给了新男人。我爹太傻,一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再后来,他们害死了我爹,又勾结新来的县令把店铺查封了。他们为了得到我手里的方子,还强迫我成为新县令的小妾。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了。”胡阿兰说道。“我能逃出来,还要多亏他!就是当初我们收留的那个男人。”

    提起这个人,胡阿兰的脸上浮现红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