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撩拨

作者:红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何小心翼翼的把一盘香气四溢的桂花鱼端到餐桌上。「呼,终于好了」老何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满足的笑了。他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的说:他们快到家了吧。」

    老何原名何一波。今年五十有八了,是市医院的院长。今年退休了,闲着没事就在家里种种花草养养鱼。老何的老婆十年前因车祸去世,只有一个儿子,叫何飞。去年才结的婚,儿媳叫雨婷,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听说还是某校的校花,是他儿子追了好久才到手的。

    结婚后小两口就去深圳打拚事业,一年也难得回家几次,所以老何有时也会觉得孤单,他也想找个伴,但儿子不同意,也就做罢,老何懂得养身之道,所以看起来人像四十多岁的人,精力十足,一点也不显老。偶然也有点火气,就看点毛片打打枪消火。今天儿子他们五一放长假所以要回来,所以就准备了一桌好菜迎接他们。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来啦。」老何搽了搽手,赶紧去开门

    「爸,我们回来啦。」何飞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

    儿媳雨婷也甜甜了喊了声爸。

    老何的脸上笑开了花,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着,接过儿子手中的东西,一家人进了家

    何飞鼻子嗅了嗅「好香啊」。

    老何呵呵一笑说:「快来吃饭吧,别让菜冷了」

    何飞一听就来劲了,「嘿,爸做的菜我最爱吃了。」

    「来,吃吃这个。」老何夹菜到雨婷碗里

    「谢谢爸」雨婷柔柔的说。

    「看看你们,都瘦了,来,何飞,多吃点。」

    饭后,何飞就去书房上电脑了。老何就忙着收拾餐桌

    雨婷说:「爸,还是我来吧。」说着,拿过老何手中的抹布。

    看着贤慧的儿媳,老何笑了笑,说:好吧。」老何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突然,厨房传来「锵」的一声,老何急忙跑进厨房,原来是儿媳在洗碗的时候手滑不小心打碎了盘子,老何关心的走过去说:「有没有伤到。」

    雨婷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对不起,爸,不小心打碎了几个盘子。」

    老何爽郎的笑着说:「傻孩子,爸怎么会怪你呢,只要没伤到就好。」说完,老何就去厨房的角落找来一个扫斗扫帚,发现儿媳已经蹲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把盘子碎片检起来,老何急忙说:「小心别伤到手。」

    雨婷抬起头对着老何笑了笑,说:「爸,没事。」又低下头检起来。

    老何却心里突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儿媳今天穿着一件短袖紧身的T恤,领口处是个很大的 V型,几镂发丝由于低头而垂落在胸前,但也阻碍不了老何的目光,穿过发丝,停留在那一片雪白,一对雪白挺拔的双峰被一件黑色的文胸生生挤出了一半,老何甚至看得清文胸边缘的镂花,黑白相间的乳沟给老何视觉的冲击,老何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躁。老何瞄了一眼,就转开视线,看到儿媳没注意,不禁又偷瞄了一眼。这时,雨婷已经把大的碎片都检完了,老何马上定了定神,把地上的碎屑仔细的扫干静。

    老何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上是什么节目,老何都不注意了,脑海总闪现刚才那一道雪白,老何很烦躁,把电视关了。他拿起一份报纸,坐在一个可以看到厨房的角落,假装看报纸,眼角却偷偷的瞄向儿媳忙碌的背景。今天儿媳的穿着很性感,上身是紧身的红色 T恤,下面是一条蓝色短裤,好像有人叫热裤吧。紧紧的包裹住浑圆挺翘的丰臀,由于雨婷身高有一米六八,所以两条雪白的大腿显得特别修长,让老何不禁想起那些车模。

    终于忙好了,雨婷取下围裙,洗了洗手,走出厨房

    「忙好啦?」老何问道。

    「嗯,好了」雨婷的脸微微红了一下。

    「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老何微笑道。

    「好的」雨婷转身向卧室走去,老何贪婪的看着儿媳的背景,尤其是那扭来扭去饱满的丰臀,想像着那惊人的弹性。

    老何依然记得,当儿子把雨婷带回家介绍给老何时,老何眼中的惊艳,雨婷很美,柔顺发亮的披肩长发,明亮的大眼睛中总是含有波光粼粼的水汽,秀直的鼻子下是不点而红的樱唇,白里透红的脸庞,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既清纯又带点可爱,身材修长,该圆的圆,该翘的翘,称得上是天使脸面,魔鬼身材。让人有种想把她揉进身体的感觉。声音清脆悦耳如黄莺。

    尤其特别的是,雨婷身上还有一股像白兰花的清香,不是香水,而是自然体香,以老何医者的眼光看是很准的,每当雨婷经过老何身边时,老何总是不动身色的深吸几口。老何也知道这样是不可以的,雨婷是自己的儿媳妇,是儿子的老婆,但老何总是忍不住的想。后来在电脑上浏览了色情网站,那些公媳乱伦文章的描写,让老何像入了魔,邪恶的种子已悄然埋下,在某个时间就会爆发。

    每当晚上夜深人静老何情欲来临时,老何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会仔细的洗澡,把阴茎洗得很干净,然后赤身裸体的走出浴室,向儿子他们的卧室走去,打开儿子他们的衣橱,在儿媳衣物的那片区域,找出那些令他疯狂的东西,那些小小的丁字裤,透明的蕾丝内裤,还有颜色各异的性感文胸,都逃不过老何的魔手和蹂躏。

    老何总是拿着儿媳的贴身衣物,躺在儿子他们雪白的席梦思上,看着挂在墙上那儿子儿媳的结婚照,看着那个笑得那么妩媚的儿媳,把内衣罩在肉棒上,不停的撸动。最后把精华宣泄在上面,激动过后,老何又有点后悔,心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下十八层地域。老何就在这种矛盾的日子里煎熬。

    晚上,吃完饭后,何飞就出去朋友家叙叙旧了,老何叮嘱他要早点回来,何飞就说好啦知道啦马上就溜了,但老何知道这个儿子不玩到凌晨两三点是不会回来的,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老何知道是雨婷在里面洗澡,老何看着电视,脑里却在想像着儿媳一丝不缕的样子,但马上,另一个念头生了起来,「停,何一波啊何一波,你不能这样想,她可是你儿媳啊。」

    浴室的水停了,一会儿,雨婷走了出来,「爸,我洗好了,雨婷走了过来。」坐在沙发上。

    可能刚才洗了头,所以头发有些湿漉漉的。老何看着雨婷,阴茎微微跳动了一下,只见雨婷穿着一件无袖连体真丝睡裙,饱满的胸脯把胸前撑得浑圆,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突起,儿媳没穿乳罩,这个想法让老王的血气直冲脑门。

    睡裙只是遮住一小半大腿,雪白的大腿上甚至能看到一些青色小筋脉。由于坐在沙发上,所以睡裙的下摆又往里面缩了一些,雨婷自己倒不觉得,她觉得在家里可以穿随便一点,而且公公对自己就像对女儿一样好,雨婷也一直把老何当作亲爸爸来对待,所以也没去想那么多,倒是让老何大饱眼福了。

    老何看到雨婷湿漉漉的头发,灵机一动,对雨婷说:「看你头发没干,我拿电风吹帮你吹乾吧。」

    雨婷说:「好啊,谢谢爸爸。」

    老何马上找出电风吹接上电源,来到沙发背后,给儿媳吹起头发来,其实老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边吹着头发,一边近距离的欣赏自己美丽的儿媳,雪白的脖子,带着耳环的耳朵,都是老何研究的对象,目光偶尔越过肩膀,来到那有些微微敞开的胸襟,那里面的两个雪白的肉峰,随着雨婷轻微的呼吸而抖动,老何看得裤裆里支起了小帐篷,不禁在沙发背上慢慢的摩擦着。

    给雨婷吹干了头发,雨婷很高兴,起来对着老何的脸颊亲了一下说:「谢谢爸,你真好」。

    老何对着儿媳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有些愣了愣,雨婷看着公公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老何也笑了。看了一会儿电视,雨婷习惯性的把腿叠起来,由于电视节目是雨婷比较喜欢看的,有点入迷,倒没察觉不远处的公公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只见雨婷叠起的大腿,里面的神秘都被老何看到了,雪白大腿的最尾端,是一条粉色的小内裤。老何觉得,今晚该洗个冷水澡了。

    雨婷打了个呵欠,对老何说:爸,我有些累了,去睡觉了。」

    老何说:「去睡吧。」

    雨婷说:「爸爸晚安。」

    「晚安。」

    老何目送着儿媳回房,老何也觉得有些晚了,就拿着换洗的衣服哼着小曲进了浴室,一进浴室,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儿媳的,老何脱下衣服,打开洗衣机,想把衣服丢进去,却发现了让他很感兴趣的东西,老何把一件黑色文胸捞了起来,没错,是儿媳今天穿的那件。

    老何把它拿到鼻子下仔细的闻了闻,一股奶香味和着汗水的味道,老何硬了,他又把手伸进洗衣机,夹出一条黑色中间有些透明纱的小内裤,细细的闻着那多久没闻到的气味,老何觉得自己快醉了,他把这条不到自己巴掌大的小裤衩按在肉棒上,脑里幻想儿媳雨婷的样子,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儿媳的名字,在一阵阵抖动中攀上了快感的巅峰。

    早上,一阵鸟叫声把老何吵醒了,老何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早上都要去跑跑步,生命在于运动,这是老何的座右铭。当老何去公园跑完步又打了一套太极拳后,已是日上三竿了。

    老何回到家,看到了儿媳雨婷正在晾衣服,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一条只能包住臀部的短裤,让整个臀部看起来又圆又翘,老何甚至可以看到那细细的内裤的边,上身穿着一件粉色衬衫,衬衫下摆被雨婷打了个结,露出了小蛮腰,随着雨婷踮着脚尖往上晾衣服,不时露出可爱的肚脐眼。

    雨婷转过身看到了老何,说:「爸,你回来啦」。

    老何应了一声:「回来了,你们吃早餐了吗?」

    雨婷笑笑说:「还没吃呢,等爸你呢。」

    「那一起吃吧」。老何道。

    早餐很简单,就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再加一个三明治。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何飞的,何飞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就说好的好的,就挂了电话。

    老何问:「怎么啦。」

    何飞脸色有点难看,说:公司出了点问题,公司安排我去北京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时候。」老何问。

    「明天,这次出差估计得半个月了。」

    老何皱皱眉说:「需要这么急吗。」

    「嗯,雨婷,这半个月你就陪陪爸,好吗?」何飞问道。

    「好的,我会照顾好爸的。」雨婷善解人意的道。

    一家人默默的吃完饭后,雨婷就帮何飞准备行李去了。

    半夜,老何起来小便,在经过儿子房间时,突然听见一阵隐隐约约的呻吟声,儿子的门没有关紧,留了一条小缝出来,透过这条门缝,老何看到了让他血脉膨胀的一幕:

    只见儿媳趴在床上,双手支撑着床垫,双腿微微张开,屁股翘在上面,儿子双手握住儿媳两边的腰,脸色潮红,兴奋的在儿媳后面不停的抽插,每挺一次,儿媳就小声的叫一声,两个乳球随着前后碰撞。儿子又把整个人贴在儿媳背上,一只手绕过腰来到胸前抓住一颗肉球不停的揉捏,在儿子的手上不停变化各种形状。

    「老婆,我们换个姿势。」说着,何飞仰躺在床上,肉棒一柱擎天,雨婷跨坐在何飞的肚皮上,握住火热的阳具,抬起屁股,对准小穴慢慢坐了下去,哦,两人不禁发生舒服的呻吟声,雨婷不停的抬起屁股,再坐下去。

    披肩秀发随着雨婷的上下运动而跳跃,胸前的两只乳峰被何飞握在手中。再看雨婷,性交的快感淹没了她,她的脸红得像快要滴出血来。突然,雨婷一阵抖动,牙齿不停的打架,颤着音说:「老,老公,我…我要…我要来了。」说完,整个人都趴在何飞的壮颖的胸膛上,不时的还抖动几下

    何飞感觉雨婷的阴道不停的收缩,紧紧的吸住他的肉棒,不停的蠕动着,接着,一股股温热的液体不停的冲刷着龟头,一阵阵快感席卷而来,龟头又涨大几分,何飞再也忍耐不住,精关一开,猛的抱住雨婷坐了起来。嘴里咬住一个乳头,一股股生命精华向雨婷体内喷射而出。两人同时啊的一声就一起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老何轻轻的离开了,他的手上沾满了精液。他的脑子都是儿媳的倩影,迷人的侗体,那来回跳动的乳房。老何深深吸了口气,一个邪恶的念头不停的壮大,我一定要得到她,我一定要骑在她身上驰骋,征服她。哪怕会下地狱。可怜那雨婷,不知道她那像父亲一样的慈祥长辈的公公,会把魔手伸向她,把她带入道德禁忌和情欲的深渊…

    客厅里传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伴奏音,雨婷的脸色微微发红,鼻子上已经有些小水珠,但还是坚持跳着健身舞,因为经常做这些运动可以让身材更苗条。老何静静的坐在一边,细细的欣赏着,今天的儿媳由于运动的原因所以把长发扎成马尾,只穿着一件只包住胸围的背心,随着儿媳的跳动,那丰满的酥乳也不停的跳跃。下面是一件纯棉的白色短裤,饱满的丰臀把裤子撑得圆圆的,老何甚至可以看见那泾渭分明的臀瓣,修长的大腿时张时合,浑身上下都透露出青春的气味。

    老何发自内心的感叹,年轻真好。

    雨婷转过头来,笑着邀请道:「爸,一起来跳吧。」

    老何摇摇头说:「哎,爸已经老了,骨头都硬啦。」

    雨婷娇声道:「爸一点都不显老呢,看起来还那么年轻。」

    「呵呵,真的吗?」老何开心的问。

    「真的。」雨婷认真的回答。

    何飞已经出差去北京了,有半个月不见面,雨婷的心情也是挺郁闷的,还好,陪着公公,而公公对她非常的好,嘘寒问暖,而公公有时很风趣,经常逗得雨婷咯咯的笑,日子倒不算太寂寞。而老何对这个尤物儿媳,看着她那巧笑嫣然的娇容,想得到她的欲望已到了顶点。老何在等,等一个恰当的时间,来征服这朵禁忌又诱惑无比的花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