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七章 西子河畔救少妇

作者:佚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持续几天的高温,将这座城市熠成一个巨大的火炉似的,马路上热气腾腾,柏油路黑呼呼的,好像要熔化了似的,路上行人j至渐稀少,就是远处那些高喊着各种口号的工地,也都停工了,如非必要,谁也不愿意在这么热的高温天气里工作,到时若是一不小心中署了,那就得不失了。

    “唉,此时硕切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就好了。”想此,范伟眼中倏然一亮,道:“对了,西子河畔清澈冰凉,不是可以洗澡吗?”范伟不一会儿就到了。

    西子河畔蜿妇级着,从城市S市中心横贯而去,将这座繁华的城市分成南城,北城。

    到了河边,清凉气息扑弄而来,

    早年西子河畔也因各种工厂度水,垃圾排放,污染严重,河水乌黑,还散发着炙味,近几年城市绿化,对于各种工厂的污水垃玻排放实行严格管理,并加强了西子河畔的治理,几年下来,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如今河水清漱,草野芬芳,每当太阳下山时,一对对都市的男男女女都喜欢吞这边溜达,特别是那些春心萌动的小伙子,小姑娘。

    看着西子河畔清澈的河水,范伟再也难以压制,脱掉身上的衣眼,扑随一声,直跳入有几人高的河水中,畅游起来。冰凉的河水,宽大的空间,让范伟可以畅所欲游。

    范伟从西子河畔的一个转弯处上了岸。在河中畅游了一番的范伟直接睡在了青青的小草上,虽然天上的太阳依然炽热,不过,身上的水珠却隔绝了滚滚的热浪,加上河边不时传来的阵阵清风,令池全身从里到外,皆感十分舒爽,所以一直也不急着回家。

    一个小时后,河边一阵河水哗啦的声音把范伟从美梦中惊醒。刚刚范伟做了个美梦,正梦到他跟池的白姐去西湖旅游,风和日丽下,两人摇着小船,说着男女间的悄悄话,好不畅快,正硕进上实质阶段时,小船突然渴水,吓得池从梦里惊醒。

    “靠,谁臼啊?”范伟站起身,也不穿衣眼,操着有些速栩的眼睛寻打那个扰池清梦的家伙。

    范伟红红的眼睛巡视了一百八十度后,落吞了一个高挑,玲珑的身子上,顿时满腔的怨火化于无形,刚刚升起的欲望有如洪水般直冲大脑。

    在河边的一块澳石上,一个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吊带内衣,下着三角裤的美好身子蹲在河边来回用力搓洗着手里的毛毯。随着她清理的动静,胸前两座伟伟壮丽的奇峰来回颇动,小小的内祠右录不住肥大的替部,雪白的替肉暴露杏阳光下,格外推眼。

    一种浓浓的性感气息直薰得范伟晕翔翔的,火热的欲望越攀趋高,他用力的吞着口水,Mg民大大的紧盯着眼前美好的身子,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下身逐渐火热,坚硬起来。

    “那,他不是是柳阿姚。”看着看着,范伟突然发现,这具性感的身体有些热悉,更加仔细观察着,从侧面,终于确定了这具性感的身子属于他的邻居柳如云的柳如云是白姐领居,偶然在路上遇见过,听表姐说她是某歌释团的舞路演员,怪不得身材这么好。

    范伟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柳如云,且柳如云穿得又是如此的性感,心中暗付;“这柳阿姚真漂亮。”

    在发现了这位女人是如何美丽诱人后,范伟的心里就像长了草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不是继续留下偷看,还是走开,继续偷看,理智告诉他,这才甲是不正角,若是走开,自己又舍不得。

    范伟的心理:欲望H阳里智正在交锋,最终徽望战胜了理战,并且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籍口:若是自己离开,肯定会惊动柳如云,那时两个人会民不好意}&的。

    于是范伟继续潜伏下来,贪婪地看着柳如云的每一寸肌扶,每一个动作,并且不是在心里发出一声声赞叹。

    洗完毛毯后,柳如云又人身边的红桶里拿出几件衣服一一清洗。

    所有衣服洗好后,柳如云竞站了起来,惊心魂魄的身体傲然提立,胸前的双峰骄傲地撰立着,深深风乳沟就像利罗多拉大峡谷,刀要是典型的水蛇腰,不足一握,肥满的替部拼向前握耸,两条腿纤细修长,洁白如雪,脚上没有上任何东西,光溜淘的,十指精致至极,淞发着惑人的无限魔力,从范伟的这个脚度看去,刚好是一个惊人的‘s’型身材。

    看着,看着,范伟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的声音,粗气从弄子里直喷,胸口好像一团火在烧似的,沸腾的欲望有如泛滥的黄河之水,不可压制。

    接着,柳如云在范伟燃烧着熊熊烈火目光的注阂尸下,解开了背后胸早的扣子两团白花花的肉就在他眼前晃荡,范伟只觉得脑装喷的一声,下身将池的内裤直欲顶裂,他,池硕干什么?

    突然,柳如云眼光扫向范伟隐藏的地方,嘴里发出一阵惊呼,以为自己被发现的范伟连忙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同时心中暗自祈祷各位神仙,我知道错了,回家一定给你们多烧高香,你们保佑柳阿姚别看到我哦。

    也许是他的祈祷起到了作用,良久之后柳如云都未发现惊呼。就在池硕溜开时,河里传来了柳如云的惊呼:教命,教命啊!”中间还夹杂着猛吃河水的声音。

    范伟愣了一下,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扫向河面时,只见柳如云已沉下去了,只有一个头,两只条洁白的手臂在扑腾着一~见此,范伟脸色惊变,道:“不好。”话落,急冲而去,未到岸边时,人如浪里白条,一跃,冲入河里河里,不会水的柳如云只觉着自己整个人慢性往下沉,那种窒息的感觉令她惊恐不己,只本能地柳徨着两条手臂乱摆,希望佳她自己脱离险境,她趋这祠,人越往下沉,连续呛了几口水后,人适渐迷栩起来。

    不受控制的身体慢性沉入水里,她看到的最后一副画面,是一个很眼热的男孩子光着膀子,拼命地向她游来,脸上焦急不已。就在她整个人沉入水里时,意识里觉得有一条很有力,很壮的胳膊将她从水里带了出来,自己的身体紧贴着他,尚可以闻到从池身体上淞发出来的阳刚气息。

    回到水面,范伟松了口气,柳如云现吞虽然昏迷,但溺水时间不长,应该不会有事。

    西子河畔在几个转弯处,河水限急,很深,有的地方深达四五来,刚刚正好来得及时,不然的话等柳如云沉下去,要救人可就麻烦了。

    放松精神的范伟马上感觉得到自己此刻右手正抓着一团软绵绵,充满弹性,如面团一般的东西。不自觉地,来回抚摸了几下,马上醒悟自己摸到了不该摸的东西,连忙松手,但手还是放杏了柳如云细嫩的刀要肢上。

    入手一片细腻,范伟心中暗暗赞叹一句,开始花着柳如云的身体,向岸边游去柳如云是舞路演员,身材高挑,嫁人后,身材虽未变样,但却充满了妇人的丰盈,不重,但也不轻,硕在深达几来的水中花她民困难。

    到了个水急处,范伟将柳如云拉了过来(原本是用拉的),右手一圈将柳如云润滑,丰盈的身体拉到胸前,一起游。

    一会儿之后,范伟感到柳如云丰满肥腻的胭部正轻轻的还着他的下身,刹那间,被压制下去的欲望瞬间又开始泛滥,下身迅速充血,直直地顶着柳如云的替上。

    范伟用力地摇了摇脑装,试圈将这些不合时宜的东西驱出脑海,可是,无论他怎么做,怀里珠圆玉滑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召唤着身体深处男性的欲望范伟强、自己,时忘蒸氮杰裳么黔您老天爷似乎在专门,开玩笑似的,另一种更加利激的摩攘从池下身传来,强烈的快他令池几欲晕股。

    原来范伟的下身好死不死地钻进了柳如云深邃的替沟里,刚刚那摩擦池一~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范伟竭力将柳如云的身体拉离自己一点,然后奋力向岸力游去。

    虽然河洲民凉爽,令移伟到岸边时,却已满头大汗。麒掉头上的汗水,又长长的吐了口气,取得躺海草扭盗,不想起来。太取了,范伟心想:“这简真不是人受的,池妈的,我宁愿去找~〕卜绝世高手千一架,也不愿意教人。”想着想着又想到了柳如云的身体,柳如云应该声匕彬苏一十几岁了吧,想不到身材还是保养得那么好虽然道德,理智告诉他,不宜在这个时似砚r舀之~个香迷的女人,但内心汹涌的欲望却又使池挪不开自己的眼珠子。‘只几

    看着眼前美少妇的身体,范伟心里又想:“这阿姚真三州滩是舞路演员,身材这么好。”随着时间的推移,范伟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这么久了,柳阿姚怎么还没有醒啊?”

    这柳阿姚不会是?想此范钱吓了大那,忙探丁二毛彻如云的鼻息,发现她的鼻息全无,且柳如云此刻脸琶苍冒:嘴瀚罗爵;~罕脚场r学屯~这一发现,让范伟慌了手脚,从未麦企到过这种事的他真不知该怎么办?此时他很渴望有一个人可以来帮他,可是今天天气太热,像他这么极品的想到河里游泳的却很少,就算是有,也不会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