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卷 第九章 九炎三合

作者:瘦子(端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面对法斯特大军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御,神族军团硬是未能攻入法斯特辖区。

    气急败坏的神族开始残忍地使用由帕里人组成的军队,开始以自杀式甚至是人肉盾牌的方式向法斯特发动攻击。

    面对由普通民众组成的军队这般进攻,法斯特全体将士都有些不忍心对他们进行屠戮。可是在战场之上,转瞬之间便是你死我亡,他们不得不为了捍卫那些热爱和平、享受安宁的民众利益,将潮水般来犯的人们一一击退。

    庆计与石旭光一边指挥战斗,一边都忍不住眼睛湿润。想想两位征战无数的大将军犹为如此,可想战争场面之惨烈、神族之惨无人道。

    “不行,一定得想想办法才行,这样下去简直就是屠杀了。”庆计指挥之余,顿首道。

    “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阵前劝解这些不知所为的民众不成?”石旭光虽心有不忍,但是却想不到任何办法,嘟囔一句道。

    “对,就是阵前劝解。”庆计突然灵光一闪道:“不过,不是我们到阵前劝解。我们发动辖区内的民众,让他们在城头向对方民众解释我们的政策,我想原先同为帕里人的他们或许会有所心动,就算不行,我们也得试一试吧!”

    石旭光顿了顿,随即点点头道:“那就照你说的做吧,试试总归有一丝希望。”

    于是,庆计一边指挥作战,一边吩咐部下快速去落实这项任务。经过约一炷香功夫的动员宣传,辖区内许多民众自愿报名参加这场特殊的“战斗”。

    原平城外,激战正酣。原平城头,数千名法斯特辖区内的民众卷体朝酣战中的原帕里民众喊话,向他们解释宣传法斯特辖区内的政策、生活状况等等。虽说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上,没有多少原帕里民众听到这些,然而看到数千民众聚卷在城头又跳又喊,他们也被这种景象给吸引了。

    庆计立即适时指挥法斯特军放缓战斗节奏,刻意留给对方民众一定的时间听取城头的喊话。没想到此举竟然十分有效,一些方才还杀红了眼的民众立刻就显得犹豫了。他们曾经在鲁甸辖区内也知道一些法斯特辖区的情况,此番听到同族的同胞喊话,他们真的很心动。本来就是遭受战争洗礼的劳苦大众,谁会愿意打仗,如果真的在法斯特辖区内过上好日子,他们还有何理由将武器对准法斯特大军呢?

    经过片刻的心理挣扎之后,许多民众便已经开始临阵倒戈,纷纷放下武器,走进了法斯特军让开的一条通往法斯特辖区的通道。后方专门有负责接待安置的部队,他们将进来的民众审核、分派、安置,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

    眼看阵前大部分临时充当士兵的民众纷纷涌向法斯特辖区,在后方监战的纯粹神族军队立刻开赴过来,用枪头抵着剩余的民众拿起武器向法斯特军冲锋。一旦有迟疑或违令者,立刻遭到神族军队无情的杀害。在此恐怖的阴影之下,剩余的民众也只得再次拿起武器,一次又一次地向法斯特军发起攻击。

    面对这等情景,法斯特官兵上下无不感到无比愤慨。在摸清了纯粹神族军队的情况之后,庆计和石旭光同时一声令下,命令法斯特勇士们向那些纯粹的神族军队发动主动进攻,誓要将这群毫无仁慈怜悯之心的不死怪物斩尽杀绝。

    地面上有高大的巨灵武士军队、天空中盘旋着翼风族人编队,法斯特将士毫不畏惧这些实力悬殊的对手。他们对付巨灵武士,常常是十数人一拥而上,哪怕一近身便被巨灵武士的撼山重拳击毙几人,剩下的仍然全力以赴抓住同伴牺牲换来的攻击机会对其猛下杀手。如此,往往法斯特将士以几比一的伤亡率在奋力杀敌。

    面对空中翼风族人及其手中的风神之弓,法斯特军出动了数架飞行器与其周旋。由于原先飞行器只作为侦查之用,因此并未装备攻击武器系统,然而此番驾驶飞行器的士兵都携带了魔导光枪,在同翼风族人近距离周旋之际,他们便利用魔导光枪,击杀那些长着洁白翅膀的变态鸟人。由于飞行器独特的防护性能,因此几番交手下来,倒是占了很大便宜,击毙了数名自以为是的翼风族人。

    双方都杀红了眼,交战趋于白热化。神族倾尽在帕里的所有力量,全然是为了争得一口气,抑或是赢回神族所谓高高在上的尊严,穷追猛打给予他们难堪的法斯特大军。

    此时,庆计和石旭光也早已杀红了眼。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在为法斯特而战、为叶天龙而战,而是不齿于神族冠冕堂皇的地位和虚伪的身份,他们目睹了神族堪比禽兽一般惨绝人寰的举动,他们的征战已经完全是出于对尊严和正义的维护,他们是为了风月大陆人类生命的尊严。

    法斯特大军所有战斗部队也尽数出动,这是一场决战,一场事关人类生命尊严的决战!

    原平城外,成了地地道道的一块人间地狱……

    鹰战整整持续了三天,当硝烟散尽,原平城外一片狼籍。死人堆积如山,鲜血汇成大河,天空飘散着未散的血雾,地面凝聚着冰冻的尸骨。城池千疮百孔,放眼望去,满目创痍,腥臭的气息弥漫在整个空气之中,死亡的氛围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神族不知去往何处,堆积如山的尸骨之上,也不乏他们的残骸。庆计将军和石旭光将军拖着疲意的步伐在战场上挪动,望着满地的尸首,他们已经没有了激愤的情绪。

    经过初步清点,此役法斯特军两大军团阵亡一半,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拭去鲜血,包好伤口,埋葬了战友,他们显得异常平静。重新起身,他们眼中看到的将是另外一块残酷的战场。

    经过痛到极致的恢复之后,法斯特大军赫然发觉,似乎就在一夜之间,盘踞在帕里的神族势力消失殆尽。虽然还沉浸在对牺牲战友怀念的伤痛之中,但是尽职尽责的法斯特将士立刻接管帕里剩余地区,并迅速投入到帮助当地恢复生产的工作当中。

    接到法斯特将士在帕里的这场苦战消息之后,叶天龙感佩不已。在向所有将士表达了深深的慰问之情之后,他更是感触到风月大陆最后决定性的时刻已经到来。在这个特殊时刻,叶天龙觉得自己不能再待在温柔乡中坐享其成,对于这种决定性的时刻,他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决定这最后时刻的命运!

    楚越已定,帕里已定,云阳、东倭已定,所有线索都显示,这个最后时刻的漩涡一定将发生在法斯特同武安和亚素的交界地带,因此,叶天龙决定再赴西北。

    此番再赴西北,叶天龙不像之前带领那么多人。众夫人之中,他就带了月如、玉珠和辛西雅及几名女神战士,其余的全部留守无忧宫。如今四国均纳入法斯特疆土,将有许多政略方面的工作要做,有一众夫人在京,定能事半功倍,圆满完成。

    几人一路快马加鞭,八日之后便再次抵达库勒城。还是几个月前的那座行宫,身边还是几位如花似玉的娇妻,可是叶天龙这次的心情却异常平静,并没有因为这里即将上演一幕大陆千古未见的庄严时刻而改变。

    丽蝶在亚素腹地征战,狮子王及各族兽人首领均已到了强弩之末,在丽蝶大军强大的攻势面前节节败退,不日整个亚素都将顺利拿下。最后,丽蝶将狮子王等亚素一众统治者逼到了临近原帕里的边界,而恰恰帕里已经尽在法斯特掌控之下,庆计和石旭光将军正好可以与丽蝶夹击他们,大陆北方战场眼见即可东西贯通。

    而就在叶天龙到达西北之际,在武安征战的海鹰扬也终于同躲在武安幕后的神族军团交手了。

    也许是神族在帕里的彻底失败,也许是他们觉得到了最后决战时刻,总之他们在这一刻开始与法斯特大军正面交锋了。

    神族所有的重量级人物都出现在了战场之上,巨灵族长、翼风族十大高手、风之神殿长老及圣女艾琳碧丝,这些人此番都出现在了对阵海鹰扬的神族军团当中。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一月二十八日,神族军团与海鹰扬所率的法斯特军,激战一上午,法斯特军败,退八十里。

    一月三十日,神族军团再战海鹰扬,激战一天,海鹰扬伤,法斯特军败,退一百六十里。

    库勒城的叶天龙闻讯,如坐针毡,并不是着急海鹰扬连番两次败仗,而是担心海鹰扬这员猛将是否能够挺得住神族军团的攻击、他的安危怎样。

    根据奏报,叶天龙了解了神族军团的人员构成之后,他知道海鹰扬的确不是他们的对手。另一方面,也完全肯定了在帝都时的猜测,神族已经是聚全部力量拚死一搏了。这些人物的出现,证明最后的决战定然在这里展开。看来,是他叶天龙出马的时侯了。

    二月一日,叶天龙从库勒城出发的日子,也正好是海鹰扬遭遇神族军团第三次攻击的时刻。至此,海鹰扬率领的法斯特大军已经退至曾几何时反覆纠缠过的盖纳城,似乎是命运刻意的安排一样。

    毫无悬念地,海鹰扬再次落败,大军累计损失一半。伤亡过半意味着丧失战斗力,海鹰扬极不情愿地想到暂时撤回法斯特大湖地区,以待休整补充之后再战神族军团。

    在这个时候,叶天龙在玉珠、月如、辛西雅及几位女神战士的陪伴之下赶到。与海鹰扬撤退的大军会合之后已经天黑,叶天龙利用这一夜跟海鹰扬商讨了对神族作战的策略和计划,同时提出第二天由自己亲自对阵神族军团。

    望着叶天龙不同以往的神情,海鹰扬并未规劝,只是暗地里详加部署部队,做好准备。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三月二日,叶天龙率海鹰扬撤退大军调转头,在一处无名草原上,迎战追击而至的神族军团。

    上午十时许,浩浩荡荡的神族军团先头部队进入法斯特军的视野。准确地说,应该是一马当先矗立阵前的叶天龙,首先看到了神族军团。

    洒满朝阳的枯草折射着金黄的光芒,映照在叶天龙金黄盔甲上的霞光熠熠生辉。在万千霞光之中的叶天龙端坐马上,就好似一座闪烁着万丈金光的神灵。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渐走渐近的神族军团,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绪。

    为首的三人,叶天龙看清了,他们分别是巨灵族长雷傲、翼风族终极护法风寒、风萧。

    雷傲赤手空拳,但是谁都知知道他一双撼山铁拳威震天下。风寒、风萧手持风神之弓,映着霞光,发出幽寒的死亡光芒。

    行至对阵距离,对方停了下来。

    “原来法斯特皇帝叶天龙亲自来了,是等不及要一统天下呀!”雷傲率先开口,随即如同闷雷一般的声响传遍了双方阵列的每一个地方。

    叶天龙并未吭声,依旧死死地盯着对方看。

    “叶天龙,你哑巴啦?看来你是准备好今日来送死了,哈哈哈哈……”雷傲再次出言不逊,并且发出一串得意的笑声。

    “是的,今日我是来送你们死的。”叶天龙突然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然而远在百丈之外的人却都听得一清二楚。

    “废话少说,叶天龙,你受死吧!”风寒插嘴道,并且迅疾向叶天龙射出一箭。

    风神之弓是为神器,其威力历经千年而不衰。单看风寒射出那箭,在空中飞行过程当中摩擦着周遭空气滑出一道长长的火光,就好似一道劲疾的火焰极速地燃烧过天幕一般,直勾勾地朝叶天龙飞来,其势凌厉迅猛,足有穿石断金之效。

    转盼即至,远远地只听到“嗡嗡”两声破空之音,眼见着到达叶天龙面前,只见他抬手轻轻一抓,那支加持了魔法能量的箭支竟被他轻而易举地捏在手间,就好似在空中抓取了一片飘飞的鹅毛一般。

    风寒当下大骇,早就听闻叶天龙非同寻常,他总觉得有些夸张的成分。然而,单是轻描淡写接箭的这一招,让人看了就不免惊奇。旁人也就罢了,因为他们或许不晓得他手中这把风神之弓的厉害,可是自己对手中这件神器十分了解,其不同于普通翼风族人携带的风神之弓,当初风之女神有一雄一雌两把神弓,自己这把便是其中那把雄的,旁边风萧手里那把是雌的,其余翼风族人拿的都是后来族中高人根据这两把神弓为母体,广泛开发出来的。若是叶天龙能够接到一般翼风族人手中射出的箭支,尚可理解,能够接到自己这把弓的箭支,他可是说什么也无法释怀的。

    正当风寒还在惊骇之际,身旁的风萧已是迅疾射出一箭。箭支在空中滑过同样的火光朝叶天龙飞去,结果眨眼之间又见叶天龙另一只手同样的动作在空中一抹,那支箭支便又被接下来了,这下神族军团看到此情景的所有人都为之惊骇起来。

    “还给你们!”叶天龙轻喝一声,只见双手一扬,两只神箭便极速向二人射去。

    二人目光中掠过一丝惊恐,因为使惯弓箭的他们发现,两支自己射出去的箭支此番经过叶天龙甩手打回,竟然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和气机,远远便觉得一阵劲风袭来,比之去势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二人自问没有把握接下该箭,在箭支转瞬到达之前,他们急忙腾空跃起,躲开了这中招即可毙命的一箭。然而,他们虽然躲过自己的箭支,可是劲速之下的箭支应声射向他们

    身后的军旗旗杆上,只听得“卡嚓”一声,便见高大的军旗旗杆应声倒下,吓得站立在旗杆下的士兵一阵骚动。

    “吃我一拳!”一声沉喝,但见高大的雷傲应声跃起,对准叶天龙的方向便是连番三记挥拳。

    虽然隔着数十丈,但见雷傲每拳挥出,空中便好似形成了一道闪电霹雳,呼啸着朝叶天龙袭来。一连三拳,道道闪电霹雳迅疾而驰,似有将叶天龙覆盖笼罩之势。

    叶天龙依旧未动,他盯着来拳电芒愈发接近,待到好似与身体接触的一刹那,他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嘶嚎。霎时之间,草原之上惊天动地,劲风呼啸,雷傲击出的三拳电芒霎时化为乌有,同时一道反弹劲力呼啸着朝雷傲袭去。

    雷傲刚刚落在马背,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觉得一道好似无形巨墙向自己压来,等到脑海中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后,他已经没有机会做出反应了。

    “呼呼呼”三声沉闷的声音响过,雷傲吐出一口浓稠的鲜血,便从马上跌落下来。

    只有他自己清楚,方才自己中了刚刚打击叶天龙的那三拳劲力,可是如今已经说不出声了。

    身后的巨灵武士族人,立刻上前将其抬了回去,此番他纵然不死,恐怕今后的武技修为要大打折扣了。

    “大家一起上,围攻叶天龙!”

    突然,半空中传来一句犹如仙乐的女声,旋即看到一位身着袍衫的女人从天而降,娇叱着率先攻向叶天龙。

    应声而起,包括风寒、风萧在内的数十位神族高手从战阵中跃出,舞动各式武器,紧随女人之后向叶天龙冲杀而去。

    叶天龙根本没有在意那群尾随者,他趁着这个间隙看清了那位从天而降的女人容貌,并认出原来她就是风之神殿圣女艾琳碧丝。

    “都到齐了吗?”叶天龙低声嘀咕了一声,迅疾腾空而起,迎着冲杀而来的神族高手激射而出,一瞬间就好似光影穿梭,令人目不暇接。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双方大军也鼓号齐鸣,互相发起了冲锋。

    海鹰扬身为主帅,不敢擅离职守,虽然担心叶天龙的安危,但是只能率兵冲杀,打好阵地战役。而玉珠、辛西雅和几名女神战士也早已腾飞而起,追随着叶天龙的踪迹,护驾而去。

    半空之中,犹如当年的众神之战,一众神族从不同方向围攻叶天龙。而叶天龙虽然单枪匹马,然而穿梭于神族高手之间倒也游刃有余,直到随后几位夫人加入战斗,一时间天空之中就雷鸣电闪,天昏地暗!

    第十章 龙耀天下

    地面上厮杀无度,血气沸腾,天空中风云变幻,天地变色!

    根本无法分辨天空中激斗的身影,他们早就掩在云层深处,只闻亘古罕见的鏖斗之声,却不见他们真龙现身,直斗得是天地为之颤抖,却不知此种能力是何人所为。

    据后世史学家考证,当日大陆各地均明显感觉天地抖动,疑为地震作崇,谁也不曾想到那就是当日叶天龙率夫人与神族高手决斗所致。也许,这个秘密恐怕永远都随着天龙陛下最后的飞升而湮灭了。

    也许是空中战得累了,在经过长达半天的厮杀之后,叶天龙一众又打回到地面。不过此时他们已远离地面战场,而是在一处山峦之上。

    叶天龙身后是玉珠、辛西雅和几名女神战士,艾琳碧丝身后则是神族那十数位神族和风之神殿的高手。

    众人相对而立,衣裙随风飘摇,倒是映出不少的仙家之气。

    叶天龙手中是那柄出入自如的宝剑,他指着对方,轻蔑的道:“斗了这么久,你们认为能够打败我吗?”

    艾琳碧丝冷冷一笑道:“别太自信了,我们不是没有准备!”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准备?就凭你们这群自称高手的不死怪物,方才我不过是手下留情陪你们练练手,老子现在玩够了,接下来,就一个个取你们的性命!”

    “哈哈,你别忘了还有我们呢!”

    又是凭空传来一句女声,紧接着“嗖嗖嗖”从山坳之处窜出十几道黑影。

    待到对方在神族一侧立定,叶天龙拿眼望去,原来是月之神殿的圣女华柔带着一群黑衣魔族赶来了。

    “我就说嘛,这么重要的时刻,你们月之神殿和魔族怎么可能不来。说实话,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接下来我就将各位一锅烩,灭了你们的元神!”叶天龙挑衅地说道,眼神中那道似曾相识的强烈杀气开始浮现。

    “别光是嘴上功夫,看招!”华柔冷笑一声,迅疾执剑向叶天龙击来。

    同时,双方人马也都再度行动,大部分依旧是过来围攻叶天龙,其余的则在对付玉珠她们。

    “你早该死,今天我叫你偿还青峰山的血债!”叶天龙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伸缩着手中烈焰闪闪的长剑迎向华柔。

    面对华柔劈空斩来的强力剑击,叶天龙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他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华柔,举起手中的长剑,径直向她的颈部斩去,全然不顾即将击中他的利剑。

    所谓后发先至,虽然只差一丝便可击中叶天龙,但是望着叶天龙势大力沉斩击而至的长剑,华柔不得不收回剑势,以避让叶天龙这致命的一击。

    叶天龙要的就是这个机会,随着华柔剑势回收形成的空档,他连连向其击斩出三剑。剑剑可谓夺命,一下子就将华柔逼上了只能招架的境地。

    不过,好在叶天龙周遭有一群高手在伺机围攻,恰巧风寒和风萧二人合力击向叶天龙,他不得不撤势回防,因而让华柔得以喘息之机。如若不然,照叶天龙此等击斩下去,华柔恐怕不出五招便将毙命在他的剑下。

    “魔神之怒!”叶天龙长啸一声,顿时浑身腾起一团黑色光焰,眼睛里冒着黑色烈焰,挥动变成黑色光焰的长剑朝着密卷卷中在一起的那群黑衣魔族。

    只听得“唰唰唰”一片声响过后,接着便又听见那群魔人身上传来“噗噗噗”的放血之声,他们身上喷出如烟一般的血雾,下一刻便连一声惨叫都未发出便倒地而亡。

    看到这幅情景,无论是艾琳碧丝还是华柔,眼神中都掠过一丝惊惧,不禁暗自思忖道:难道方才这家伙所言非虚,先前他不过是陪大家玩玩过过瘾,这次真的大开杀戒了?

    她们来不及多想,叶天龙在击杀了数名魔人之后,又将冒着黑色光焰的眼睛投向了她们。如若按照方才他这般的攻击之法,恐怕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

    “都别藏着掖着了,大家联手召唤终极杀诀吧!”华柔焦急地喊叫一声。

    一句话,好似唤醒了活着的所有同伴。他们立刻变换队形,组成了一个日月造型。

    华柔与艾琳碧丝端坐造型中央,仗剑向天开始念诵起来。

    “……伟大的风之女神、尊崇的月之女神,吾以敌之鲜血召唤,解除千年的积怨吧,携起手来,赐予我们力量……”

    随着二女高声的唱诵,天地之间突然风云交卷,狂风怒吼着在山峦之间舞动,大地开始不停地颤抖,一种诡异的颜色笼罩在天地之间,霎时之间让人感受到一种奇异的氛围在空气中弥漫,好似马上就要天翻地覆了一般。

    众人都被这诡异的景象所震慑,飞沙走石之际都睁不开眼睛,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叶天龙此时身上所发生的变化。

    叶天龙方才还全身包裹在黑色光焰当中,此刻竟然沿着原先黑色光焰的轮廓,不断有红白相间的光焰向外溢出。叶天龙本身好似变得呆滞,他就似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任凭外界如何风云变色,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华柔与艾琳碧丝的念诵仍在继续,天地也变得一片混沌。一道无形的强劲气场铺天盖地而来,把这世间的一切都包裹在当中。

    “崩”的一声巨响,用天崩地裂来形容听到这个声音时的情景,一点也不夸张。

    巨响过后,天地之间突然闪过一道广裹无垠的洁白,紧接着一切恢复了平静,除却天地间那道强大的气场笼罩着一切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平静如初。

    这时,华柔与艾琳碧丝的念诵已经停下,所有人都惊愕万分地望着同一个方向。

    顺着他们惊讶得几乎呆滞的眼神望过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叶天龙身上。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匪夷所思的场景,任凭他们是神族、魔族,抑或两大神殿,对于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情景都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但见叶天龙张开双臂,以俯视万物的神情望着众人。而在他的身后,好似从他身体里发出来的三道光芒,形成了三个不同的人影。

    艾琳碧丝和神族高手率先做出反应,虔诚地跪了下去。紧接着,华柔和月之神殿一众也俯身跪了下去。最后,仅存的几名魔族也呆滞着跪了下去。他们未敢发出一丝声响,好似生怕对他们跪拜的对象造成不虔诚的印象。

    原来,细看那叶天龙身后的三个人影,为两女一男。两各女子可谓有着一副惊世骇俗的美貌,她们长相相同,区别不过是一位身穿红衣,而另一位身穿白衣。男子则披散着一头黑发,身着一套宽大的黑袍。

    细心的人,可能已经知道这三人是何方神圣了。没错,他们便是被创世神封印在九炎天脉当中的风月两大女神之灵,以及误打误撞被禁制在当中的暗黑大魔神之灵。

    难怪众人要跪拜了,这三位神灵不就是他们千万年来一直信奉的神灵吗?风之神殿和神族以正义的风之女神为信仰,月之神殿及魔族以所谓邪恶的月之女神和暗黑大魔神为信仰,这么多年来两大派势力互相争斗,此番三位神灵同时出现,就不知他们各自内心当中作何感想了。

    “姐姐,你我这么多年被禁制在九炎天脉之中,本以为我们各自的势力会按照我们的意愿发展,怎料如今却是这般情景,真是讽刺哦!”身着红色衣衫的月之女神首先开口说话,语气中透着数不尽的无奈与失望。

    “妹妹啊,其实你我都错了。什么正邪不两立,全都是可笑的虚伪,见到这幅情景,我真是无话可说了。”身着白衣的风之女神随即附和道,言语中透着参悟。

    “所谓正邪,它不就广泛存在人类的内心当中吗?反倒是他们,我觉得最好地处理了这方面的关系,你说是吗,姐姐?”月之女神又说了一句,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风之女神领首笑了笑,算是十分认同月之女神的分析。

    “神主,神主既已现身,还请指导我辈繁荣神殿,将其发扬光大!”华柔忍住内心的恐惧,向月之女神祈求道。

    “你们野心不死,还想着统治人类,我劝你们还是回到老家,好好修身养性,从此别再涉足尘世为宜吧!”月之女神眼睛里透出隐隐的憎恶,但还是以十分平和的口吻说道。

    “神主……”

    华柔还想再说什么,立马被月之女神打断道:“好了,念你们也是遵从前任所为,我不追究你们的罪行已经很宽容了,如若还不知悔改,肆意妄为,届时落得个形神俱灭,再后悔就晚了。”

    华柔大气都不敢出,乖乖地跪在原地。她十分清楚,如果自己信仰的女神要惩罚她,她还有好日子吗?

    这时,风之女神一伸纤纤玉手说道:“对于你们神族,我却有话要说。你们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令我吃惊,如果说你们信仰我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们的所为简直是对我的背叛。你们一向以正义自居,以铲除邪魔歪道为己任,可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哪一样是秉承了这样的主旨。你们贪心不足,不思进取,自以为是,甚至滥杀无辜,枉你们还带着神性。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神规,如果不惩罚你们,你们永远也不知道正义二字的含义!”

    听到神主这番话,艾琳碧丝和一众神族高手战战兢兢。

    按照神主的意思,他们此番是难逃惩罚了,对于神族而言,惩罚将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怎能不害怕。

    风之女神接着道:“正邪本是相对而言的,过去我是不曾理解,所以才得到今天这个下场。但是如今我和妹妹均已参透其中奥妙,正邪本无分别,最根本的目的不过是使其二者融洽统一。谁敢说正义当中就没有邪恶,像你们滥杀无辜就是最大的邪恶,谁又敢说邪恶中没有正义,我们栖身的这个人类身上,难道表现得还不够明确吗?好了,我不再多说,关于对你们的惩罚,我决定……”

    “这些都是假象,我们不能上当,大家一起上,杀了她们!”一名神族高手突然打断风之女神的话,叫喊着冲杀而来。

    风之女神微微一笑,并未立刻采取措施。可是,当她看到跪倒在地上的人都纷纷响应,并且拿起武器准备进攻之时,她便轻轻摇摇头叹息一声,接着只见她长袖一挥,那名领头的神族高手应声倒地。

    众人刚刚一愣的功夫,便见那人像是冬天的冰块突然遇到高温一样,瞬间化为乌有。

    “你们也敢附逆,不想活了。”月之女神看见有两名月之神殿的人也欲攻击,同样一挥长袖,他们就跟那名神族高手一样,顿时化为乌有。

    看到这一幕,其他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立刻跪倒在原地,不停地祈求神主饶恕。

    风月两位女神对望一眼,闪现出一道失望的神情,正欲施法灭掉这群不知悔改之徒时,突然听得天空之中响过一声惊雷,接着天空突然白亮无比,映照得整个世界都好似处在一片茫茫的洁白当中。

    风月两位女神立刻收势,抬眼望着纯白无瑕的天空。

    “顺天之道,宇域清明,九炎天脉,降世真龙!”

    一道震慑人心的浑厚之音从天际传来,闻之令人神摇气荡,叶天龙缓缓地抬眼望天,他感受到一股祥和的伟大力量抚摸着自己的身躯,好似要将他整个融化掉了。

    “创世父神?是创世父神!”风月两位女神异口同声叫道。

    蓦地,天空中洒下一道金光,紧接着一道巨大的金色身躯出现在半空之中。从地面仰望他的全貌,无疑是徒劳的,叶天龙只觉得他给人一股祥和的巨大力量。

    “创世神……”

    “竟然看到创世神!”

    “天哪!”

    ……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着,竟然能够亲眼见到创世神,这是多么幸运、多么荣耀的事情啊!生活在风月大陆上的人们,虽然都耳熟能详于那个创世传说,然而谁又能亲眼目睹创世神的尊容啊,太震撼了!

    “我的女儿,你们终于参悟大道,父神替你们高兴!”创世神响彻天际的浑厚声音再度传来,听来却是那般的柔和与慈祥。

    “多谢父神的点化,女儿铭记!”风月两位女神躬身施礼道。

    “你们已经通过磨难,从今往后,你们便可永列神职,大道而化了。”创世神缓慢且又充满欣慰地对女儿说道,可以想见他此刻的表情就是一位父亲的疼爱之情。

    “再谢父神大人!”两位女神再次施礼恭拜道。

    “来吧,你们的苦难到此结束。”

    创世神轻轻一伸手,两名女神瞬间便从叶天龙的身体里腾空而起,由起初的光影之相渐渐变得充实,看来她们是形神合一了。

    飞升而上之后,两位女神就似两只小鸟,落在了创世神巨大的手掌之上。

    “真龙降世,宇域清明,神归神界,魔归魔界,人神魔分,寰宇清平!”

    创世神说完,那些神族、魔族突然全部消失。

    叶天龙听明白了,至此,创世神将人神魔彻底分治,以后不再有类似混沌的局面了。

    而当所有神魔人都瞬间消失,各归其界之后,玉珠、月如、辛西雅及几名女神战士发觉自己却依旧安然无恙站在叶天龙的身后。

    月如不免惊讶道:“创世神,为何我们还留在此?”

    经月如如此一问,叶天龙也才缓过神来紧张道:“创世神,您可不能把她们也带走啊!”

    创世神发出一声长笑道:“我先问你,天龙,你真的舍不得她们吗?”

    叶天龙头点得跟捣蒜一般,慌不迭地应道:“当然,我永远都舍不得她们,她们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试问创世神,您能舍弃您的生命吗?”

    创世神不置可否,改问玉珠几人,“你们是愿意回到本来的世界去,还是愿意留在天龙身边?对了,告诉你们,如果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你们都将变成普通人,既没有长生不死的寿命,也不再有任何神族法力。想好喽,你们可愿意么?”

    “创世神,我们愿意留在这里,陪伴在天龙身边。”几乎没有丝毫的考虑,几女异口同声回答道,同时高兴地看了叶天龙一眼。

    “真的不后悔吗?”创世神再问了一遍。

    “不后悔,只要能陪伴在天龙身边,我们就满足了。”大家又是异口同声地答道,眼神当中是那般的幸福,是那般的坚定,是那般的决绝!

    “哈哈哈,果真如此,我便成全你们。”创世神大笑着一挥手,好似从诸女身上揪出了几道影子,诸女顿时觉得身子一软,摇摇晃晃了半天,互相搀扶着才算站稳。

    叶天龙见此情景,调皮捣蛋的性子又出来了,他望着创世神,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说道:“创世神,您既然都答应成全我们了,何不大方一点,别收了她们的神力,要像普通人类一样活个短短几十年,那多没劲哪!”

    “好你个小子,竟然敢跟创世神讲条件,信不信我反悔啊?”创世神好似发怒了一般,训斥叶天龙道。

    不过,从话音当中,叶天龙还是判断出创世神应该是在故意跟自己开玩笑。

    试想啊,堂堂创世神,经不起这点玩笑,那还了得啊!

    “别介意呀,我错了还不行嘛!”叶天龙厚着脸皮说道。

    “你小子好自为之吧,大道之行你才刚刚迈开了一小步。至于她们,你回到帝都就会明白了,我创世神一向是成人之美的,哈哈……”

    天空中,金色的光芒瞬间消失,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洁白也渐渐淡去,只留下创世神这句话在天际间回荡。

    思考了一阵前半句话并未得到答案,一回味后半句话,男人高兴得就像个孩子,一蹦老高。

    开心之余,他一个俯冲过去,左拥右抱着如花娇妻一顿挑逗,将欢乐之声洒遍了整个山峦!

    据《天龙王朝史记》载,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二月末,法斯特大军顺利拿下亚素和武安。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三月中旬,鉴于大陆形势发展,鲁甸国王旦率鲁甸国民仿云阳、东倭例,正式归附法斯特帝国,尊天龙陛下讳。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四月,偏安大陆西部的英西帝国,挡不住历史潮流,归附法斯特帝国。

    截至法斯特历五四三年初,风月大陆统一为法斯特帝国,全国施行中央卷权制,下辖省、州、县分治政权,自此,法斯特天龙王朝开始走向鼎盛之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