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卷 第八章 神魔跳梁

作者:瘦子(端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法斯特历五四0年的冬天就似大陆当前的形势一样,来的既迅速又猛烈!

    从遥远的东倭传来消息,法斯特大军开赴东倭至今约两个月的时间里,在神无月雪姬及广大东倭民众的通力协助之下,一举推翻了暴政,助神无月雪姬报仇雪恨并重新登上了王位。而且,神无月雪姬即位之初,便率全体东倭民众仿云阳之例,归附法斯特帝国。

    临近年末,法斯特以东地区几乎兵不血刃顺利拿下,结合法斯特当前四处用兵的态势,将武安、亚素、楚越和帕里收入囊中已呈顺理成章之势,统一大业可谓迈上了新的台阶。

    楚越战线,又经过近两个月的交战,修罗大军已经攻克楚越都城,剑锋直指楚越西北地区,节节败退的暗黑骑士团逐渐向该地域撤退,此番双方又在楚越西北重镇虎踞州遭遇了。如若暗黑骑士团将此州失守,那么他们接下来便将面临无处可退的局面。

    修罗率兵追击至虎踞州城下,并未急着发动进攻。连续两个月的交手,他已经彻底摸清了暗黑骑士团的战法。他们不具有正规建制军团的整体作战实力,真正打起阵地战、运动战,可谓完全是外行。他们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单兵能力以及小范围内的战力优势上面,因此对方要是采取化整为零的打法来展开城市巷战保卫城池,从一定层面上来讲倒也不得不防。

    不过,这些纯战术方面的问题倒并非修罗重点考虑的。其实,如今只剩下西北一隅控制地域的暗黑骑士团,不需要多长时间,他们自己就会出现问题。

    以楚越西北地区目前的形势,大部民众早已逃离这块纷争之地,日子一久,农田荒废,市场萧条,试问暗黑骑士团拿什么来作为将士军饷,又拿什么东西来保障后勤补给,只要法斯特大军扼守出入西北要道,时间一长,对方可谓不攻自破。

    出于这样的考虑,修罗屯兵虎踞州城之下,整日操练军士摩拳霍霍,好似时刻都要发动进攻,其实却在等待时机,以待对方自乱阵脚。

    不过表面如此,修罗还是做好了时刻应对一切变故的准备。如若对方看破玄机,主动进攻法斯特大军,那么他修罗也是张网以待,准备随时将楚越这最后一股势力消灭殆尽,争取提前拿下整个楚越,交给叶天龙一份满意的成绩。

    另一方面,就在修罗率大军剿清退居楚越西北一隅的邪恶势力之际了似正义标榜自居的神族终于忍耐不住,率先在帕里动手了。

    不过,目前神族在帕里动手的地点并非法斯特辖区,而是打下地盘但却治理混乱的鲁甸占领区。之前早就说过,鲁甸大军虽然打下了超过法斯特的广大领地,然而粗放的统治和混乱的局面造就了这里纷繁复杂的社会局面,神族在这里有着广泛的市场,经过这段时间的酝酿,看来他们是准备就绪了。

    石旭光将军和庆计将军对此十分警惕,虽说目前神族并未侵犯法斯特辖区,然而他们明白神族的胃口绝不仅仅是鲁甸辖区,抑或是整个帕里,甚至是整个大陆。所以说,在静观神族与鲁甸大军交战的同时,也早已暗中做好了准备。

    话说在鲁甸辖区,自占领以来的长期混乱可能使得鲁甸将士有些破罐子破摔,因此对于每天发生在自己辖区内的各种事件几近麻木。神族就是在这样的时刻,突然从鲁甸辖区各个地方冒头,纠卷着一些失去判断力而对鲁甸大军仇视的民众,向辖区各地的鲁甸大军发动了突然袭击。

    好似突兀的暴动,给了鲁甸大军一个措手不及,待到他们想要调查事情的真相做出反应,已经太迟了。就像广袤的海洋将鲁甸分散各地如同孤岛般的大军分隔开来,等到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以后,他们的战场主动权已经彻底丧失了。

    神族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战略意识,他们好似一夜之间冒出了正规的神族军队,然后再在其下设立由广大参与民众组成的所谓自卫军队。被分隔各处的鲁甸军队不能形成合力,眼睁睁看着神族军队率领着一群所谓的乌合之众将他们各个击破、分而食之。

    神族在此番战役中所表现出来的精确筹划能力,更是令远在帝都的叶天龙感到震惊,因此他在心中也不断提醒自己,绝不能让神族这样的战术再出现在对付法斯特大军的战场之上。

    同样的消息传回鲁甸国内,年轻的国王旦简直气急败坏,花费了何种高昂的代价才打下帕里一大半的领土,就这样被神族轻而易举地夺走了,这让他感到莫大的耻辱!

    恼怒之后的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重新夺回被神族掠去的领土,因此他立刻下令从国内征兵、征粮、征税,欲以最快速度组建一支生力军,投入到从神族手里夺取失地的战役中去。

    想法虽好,可是年轻的国王旦哪里想到,政令一出,立刻引来全国民怨沸腾。他何曾知晓,为了发动入侵帕里的战争,国内民众负担已经是超负荷了。虽说当时看似从帕里掠夺回了大量的财物,然而实际上比起发动这场战争的直接经济代价,可谓输赢各半,也就刚刚填平庞大的军饷及后勤开销,老百姓根本没有感受到这场战争给他们带来什么。

    本就觉得未从战争中得到什么好处,反而负担加重,已经对政府十分不满,此番政府再度加重税赋,老百姓那岂不是更觉得没活路了吗,怎能不怨声载道!

    当然了,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计无咎在暗中的添油加醋,利用这个机会可以说是一下子便令鲁甸陷入混乱的内部危机之中。

    或许有人认为这样岂不是帮了神族一个大忙吗,如果叫鲁甸重新组织起生力军重夺失地,将神族牵制在那片混乱的区域,这样对于法斯特大军不是更加有利吗?可是大家不要忘了,神族一统天下的野心昭然若揭,他们早晚是要同法斯特一战的。而鲁甸也早晚是法斯特要消灭的对象,既然跟神族之战不可避免,同时又有机会搞乱鲁甸局势,那么与神族早些交手又有何妨呢?

    不错,的确如此。神族在以迅雷之势从鲁甸手中夺取原帕里大部地域之后,见鲁甸并无力采取措施,便迅速整军,将矛头指向了好似另一太平世界的法斯特辖区。

    对此,法斯特广大将士丝毫不奇怪,他们已准备充分,就好似在等待神族冒头。

    法斯特历五四0年的最后一天,全大陆人民恐怕都无心准备欢度新年,因为这是一个风云变幻的年头。许多人都不知道,这场持续了整整一年的大陆混战要到什么时侯才能结束。而对于身处帕里境内的法斯特全体将士来说,这一天他们迎来了最强大的敌人——神族的进攻!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准备多时的法斯特军队面对神族军团发动的进攻,显得既平静又兴奋。平静是因为他们对于神族军团早晚要进攻法斯特早有心理准备,兴奋是因为他们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又迎来了沙场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在哉场之上多杀敌人,赢得整场战役的胜利。

    凤舞军团石旭光部和红骑军团虽说隶属两大军团,然而就跟当初会合之际一样,建制虽然不同,但是将士行动却是由石旭光和庆计统一指挥。面对神族来势凶猛的攻势,两位军团长沉着冷静,指挥着万马千军首先将神族军团抵挡在辖区之外的地方,因为在战前他们就研究决定,绝不让战火再次蔓延到已经繁荣稳定的辖区里来。

    经过一夜的激战,神族军团恁是没有攻破法斯特一处阵地,随着新年第一缕曙光的到来,法斯特军硬是把神族军团阻截在辖区外一个叫做原平的小城之外。

    另一方面,楚越修罗大军,在封锁了暗黑骑士团近半个月之后,就在新年到来的这一天,对方终于熬不住,孤注一掷,主动向法斯特军发动突围攻击了。

    率领整支暗黑骑士团的头领,修罗并不认识,但是如果尤那亚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会记住那张阴冷的脸庞,没错,他便是冲破禁制来到大陆之上的血翼族魔人首领坤离。看来,他在选择同亚素兽人合作之后,更是赢得了月之神殿的合作,此番统领三大势力组成的暗黑骑士团,足以看出他的强横实力。

    修罗所率主力在虎踞州城外以前中后左右五营驻扎,其余各部按照封锁暗黑骑士团的策略,分布在楚越西北一隅各处要塞要道。

    见到暗黑骑士团终于按捺不住采取主动出击突围的战法,修罗简直要偷笑了。如今放眼楚越境内,他可谓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暗黑骑士团弃守而攻,他们便是落入网中的鱼,任由他修罗来宰割。

    端坐马背之上,修罗冷笑一声,传令大军道:“全军整体后撤二十里!”

    随即,就在暗黑骑士团出城主动出击之际,驻扎在城外半个月有余的法斯特大军却绝尘后撤而去。留给暗黑骑士团的时间真是别扭,要追击而去吧,时间已太久,害怕去了中人家的埋伏,毕竟他们眼睁睁看着法斯特大军主动撤退的;不追吧,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主动出击突围,此番可谓一招扑空,撤回城内实在是划不来。一时之间,以坤离为首的暗黑骑士团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派个百人小队前去查探一下,无论任何情况均需速速来报!”隐藏在黑袍之下的坤离一挥马鞭,指向法斯特军撤退的方向命令道。

    “是!”一名士卒随即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便见一队精骑顺着法斯特军撤退方向追去。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一名方才跟随精骑查探的士卒来报,在前方十八里的地方发现五十石粮草,并来发现法斯特大军。

    坤离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如获至宝,目前没有什么比听到粮草二字更能打动他的心了。大军之中早已靠着稀粥度日,此番得到五十石粮草无疑刺激了大家的神经,自然不会细想一下为何在那里发现这些东西。

    “大军向前推进十八里,就在发现粮草之处安营扎寨,待大军饱餐休整一番之后再向法斯特军发动攻击。哈哈,想来他们看到我们主动出击,已经吓怕了。”坤离毕竟没有统兵打仗的经验,加之这些日子饿极了,丝毫不顾及一点军事常识。

    一位身边参谋进言道:“大帅,此事有些蹊跷,我们应该从长计议啊!”

    坤离此时眼睛里或许只有那五十石粮草,哪里听得进去参谋的正确分析,仍然不屑一顾道:“有什么蹊跷的,定是法斯特军匆忙之际遗落的粮草,大军听令,即刻出发!”

    只见参谋在一旁摇摇头,心中虽有不满,然而军令难违,也只能执行。

    经过不到一炷香时间的行军,暗黑骑士团终于到达虎踞州城外十八里处,起获了那五十石粮草,并且一直到下午也并未发觉有法斯特军的异常举动,因此暗黑骑士团安安稳稳地在那里安营扎寨,将大军主力前锋营驻扎在此处,中军主力在后方十五里处驻扎。

    尝到了五十石粮草的甜头,而且认为确实不是法斯特军的阴谋,坤离更是对于自己主张主动出击的决策坚定不移。

    晚餐,全体将士吃了一顿饱饭之后,坤离决定连夜出发,继续紧追撤退的法斯特大军。这次,许多将士也都十分拥护主帅的决策,毕竟主帅前一次的决策让他们吃饱肚子了。

    刚刚扎好的营盘,在仅仅吃过一顿晚餐之后,于主帅坤离的命令之下拨营启程。新年第一天的夜里不会有月亮,暗黑骑士团虽说个个习练暗系功法,可是整个大军要在夜间行军又值此漆黑的景况,他们也不得不借助少量火把。因此,当整个暗黑骑士团拨营行军之后,他们手中的火把在暗夜中显得异常明亮。

    这一切都在修罗的眼皮子底下,不过他的大戏还没开场呢,他要陪着这个古里古怪的黑袍怪物继续玩下去。他一路部署一路撤退下去,每次都会留给暗黑骑士团五十石粮草,因为他知道,五十石粮草也仅仅够他们两顿,他要让他们吃饱了来陪自己玩这一出大戏!

    连续追出去一百五十多里,从夜里一直追到天亮,坤离也陆续三次起获了法斯特特意留给他们的一百五十石粮草。

    一路之上,从起初看见零星的法斯特军器材,到如今大量看见法斯特军的盔甲、兵器显出法斯特军一副拚命逃窜的景象。

    坤离彻底放松了警惕,如果说前几次追击推进,心里还微微有些打鼓,现在他已完全相信法斯特军望风而逃了。

    二百里,追出二百里后,他们到达了另一座州城温中城。探子来报,城内空无一人,看样子法斯特军在撤退过程中经过该城,人虽没有了,但是城内许多辐重装备都还有不少。已经自信心膨胀之极的坤离哪里还顾得上思考一下,立即下令所有部队进城布防,在他看来,此番主动出击突围收获颇大,一天之间已经夺下一座城池了。

    时值下午,所有暗黑骑士团将士进驻城内完毕,将士们都在城内搜卷各种物资,可谓忙得是不亦乐平。

    然而,就在他们在城内庆祝夺得一座城之际,此刻城外方圆十里之内,法斯特数十万大军已经铁桶般地将温中城包围了起来。整个温中城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座孤城,暗黑骑士团十万主力转瞬之间就成了瓮中之鳖,只待法斯特大军来捉了。

    这个局,修罗从一开始就在部署了,从发现暗黑骑士团按捺不住,有主动出击之势开始,他就在谋划这盘大棋了。那一路留给坤离的五十石粮草,就像是钓鱼下的饵料,等到他坤离吃上瘾,吃得放心之后,就会完全放心一路跟来,自然也毫无防备地进驻到温中城去。而他在这两天的撤退部署过程中,早已摸清了暗黑骑士团的情况,也将封锁他们的其他部队全部抽调过来,此番终于成功包围对方,接下来就看想怎么吃掉这群自信的邪恶势力了。

    当暗黑骑士团发现自己被法斯特大军团团围困在温中城之后,那个后悔啊,别提有多强烈了。尤其坤离,此番摆明了是将十万大军带进了死胡同,即使自己及属下一众本领高强的亲信能够突出重围,可是此番这十万将士无疑要全军覆没。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暗黑骑士团从心态上已经放弃抵抗了。尽管他们表面上迅疾做出反应,加强了城防等措施,然而面对数倍于己方的法斯特大军围困,他们知道这次就是插翅也难飞。而且,他们知道更加致命的依然是粮草问题,当初探子进城所探的所谓丰厚粮草,其实除了表面上有部分真的以外,其他的全部是法斯特军精心伪装的。按照最新的估算,城内的粮草就是以最节省的方式使用,也不过维持三天,三天之后,就是法斯特军不攻进来,他们自己也得饿死,许多将士想想这些就觉得窝囊。

    而修罗经过加入天龙军团的历练,在军事上的进步也确实十分迅速。他知道城内的情况,所以不愿意以硬攻付出更多将士生命的代价歼灭敌人,他采取的依然是围而不攻的策略。他相信,要么敌人在焦躁情绪之下,背负着前次失败的心理压力再度主动出击突围,要么坚守不出,直到弹尽粮绝。此二种结果,无论是哪一个,他都相信能够全歼对手,不同的是,第二个可能会少死一些人吧!

    铁桶一般的围困给暗黑骑士团的将士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加之修罗特地派人在城下以美味珍馐引诱对方,围困仅仅过了一夜,暗黑骑士团内部便出现了极大的骚动。

    修罗再次使出损招,干脆派嗓门大的士兵在城下策反那些城头士兵。不管能否争取过来,起码如此连番的折腾,搅得对方是人心惶惶,连觉都睡不好。

    不到三天,才到第二天中午,把守城门的暗黑骑士团士兵竟然打开了城门,然后便是排得整整齐齐的编队出城投降。此举一时间令修罗很是不解,难道说真的是因为自己派出几个士兵在城下策反有效了吗?这也太夸张了,本想策反几名意志薄弱的士兵过来,好影响他们的士气,没想到竟然将十万暗黑骑士团将士全部策反了过来,真是奇迹啊!

    然而,当修罗接受了对方的投降,细问之下才明白。原来,广大将士一大早发现,他们的坤离主帅及几位核心幕僚竟然不知所踪。细察之下,他们才明白,原来坤离见大势已去,便带着一众亲信,仗着身怀绝技,丢下十万大军开溜了。

    主帅尚且如此,广大将士还有什么坚守的信念。几位明智的将领一合计,眼见大势已去,负隅顽抗无外乎死路一条,主帅都跑了,自己还坚持什么,于是干脆决定痛痛快快地投降,免得将十万将士带到死路上去。

    就这样,楚越最后的顽抗势力就以如此戏剧性的结局收场了。至此,楚越全境尽数掌握在法斯特的手里,其余一些细小的问题已经不足为虑。

    诚如修罗承诺叶天龙的那样,不到三个月,他便拿下了楚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