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卷 第七章 四海风云

作者:瘦子(端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叶天龙调兵遣将之际,一个令他没有想到的消息传来,让他着实激动了一番。

    消息是于凤舞亲自告诉他的,经过月如亲自策划同云阳交涉借道之事以后,云阳王不但同意法斯特借道云阳出兵东倭,甚至还做出了一个几乎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举动——云阳王竟然献上云阳地表名册,并且交出国玺,向法斯特称臣。

    云阳王在给叶天龙的呈文上讲,云阳国内纷乱,外有神族侵袭,内有藩王作乱,可谓人心浮动,民不聊生。值此混乱时刻,他云阳王实独木难支,且自问并无治国之才,与其令云阳遭奸人窥测,不如举国投向法斯特天龙陛下之麾。至于他个人,是封王赏地抑或隐身于市,全凭天龙陛下圣裁。

    面对云阳王此番空前之举,叶天龙虽说心中窃喜,然而却不敢大意。不管云阳王是出于何种目的,他首先决定先行试探一番,总不能露出得意忘形之相吧!

    他立刻命人回函云阳王,先是万般抚慰,后又极力推辞。总之,这封回函完全看不出丝毫窥测云阳的意恩,其真诚程度更前所未有,简直就是太上皇的口吻。

    不过,与此同时,他调卷的十万大军已卷结在法斯特军所控制的云阳地域,一副一触即发的架势。当然了,所有将士嘴上都说此番出兵的唯一敌人就是东倭统治者,卷结在云阳不过是借道一过而已。可是,不管是有意无意,法斯特此举在云阳当局看来,却是凶险异常。

    云阳王立刻呈文叶天龙,举国归附法斯特帝国完全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声称全体云阳民众向往成为法斯特国民,若法斯特不嫌弃云阳民众卑贱,就请成全全体云阳民众的拳拳之心。

    叶天龙还是不着急,他再次回函云阳王极力推辞。不过,此番却提到如若云阳愿意同法斯特建立万年之交,法斯特可以援助云阳进行国家建设,法斯特对云阳民众没有丝毫偏见,但是仍然不同意云阳归附法斯特帝国。

    很快,云阳做出了一个实际行动来回应叶天龙那第二次拒绝。所有云阳在编军队就地解散,西南地区的军队小股开赴法斯特军控制区域听从法斯特军的指挥,或收编或解散全由法斯特说了算。同时,云阳王第三次呈文叶天龙,请求法斯特接受云阳举国归附法斯特,不过此时的理由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云阳已经解除武装,毫无自卫能力,如果法斯特再不肯接管云阳的话,那么后果会十分严重,并请叶天龙斟酌。

    这次,叶天龙不再客气,答覆云阳王接受云阳举国归附法斯特。云卷在云阳境内的法斯特大军即刻奔赴云阳各地,接管云阳防务,至于云阳归附法斯特之后的行政地位等细节问题,叶天龙决定等将云阳王接到帝都艾司尼亚之后再行商定。

    此事在风月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各国反应不一。鲁甸与英西帝国表面上并未发表实质性的评论,只称这是法斯特和云阳两国之间的事情,其他国家不宜发表看法。不过,据潜伏在该两国内的细作报告,双方高层对于这件事情高度重视,虽说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与法斯特结成联盟,然而此举却无疑对他们敲响了警钟,因此暗地里他们已经对法斯特警觉起来。

    而亚素、武安以及楚越,他们目前正在遭受法斯特的讨伐,因此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谴责法斯特。也不问青红皂白,他们将矛头直指法斯特,称云阳此番归附完全是迫于法斯特的压力、云阳王迫于叶天龙的淫威所致,将该事件定义为法斯特对他国的软吞并!

    叶天龙自然也不会闲着,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光听别人吃喝,舆论战对他来说早已驾轻就熟,何况他手中确实有着大陆任何国家都难以匹敌的舆论宣传团队。以往舆论战的威力自不必说,不过那都是失张旗鼓的公开宣传,此番他恐怕就要动用风月大陆无处不在的地下舆论战术了,因为至此,他要争取的已经不再是某一个国家政权,而是大陆之上广大的民众。

    不过,话虽如此,叶天龙也不过是出个想法,其他具体的操作层面自然有人帮他完成。从舆论整体方向的掌控,到具体实施的计划步骤,再到针对不同民族的特殊方法,都有专门机构负责制定,男人只需偶尔过问一下进展便可以了。

    至法斯特历五四0年十月,在云阳举国归附法斯特之后,十万铁骑浩浩荡荡开赴东倭,助神无月雪姬推翻暴政夺回政权。不过,叶天龙打的旗号却是不忍东倭暴政而替天行道。

    此役暂且不提,由此引发的大陆其他各国形势却日趋紧张起来。

    亚素、武安和楚越自不必说,楚越与亚素因为有月之神殿及魔族参与其中,针对法斯特讨伐大军可谓孤注一掷,负隅顽抗。不过,其中值得重视的倒是楚越,亚素自从丢失天狼关之后,可谓门户夫开实难抵挡法斯特势如破竹的进攻,纵然仍有部分魔族及月之神殿势力从中作梗,但是拿下整个亚素已经指日可待。

    而楚越由于地处大陆西南大部,境内可谓山峦叠嶂,沟壑纵横,法斯特大军在推进过程之中并不像在亚素和帕里的速度,因而很多地方仍在楚越政权掌握当中。或许正是看中了楚越独特的地理条件,原先将重点放在亚素的月之神殿和魔族便转移阵线,将战略重点放在了楚越,看来他们是打算在楚越与法斯特展开最后的殊死搏斗。

    武安虽然在法斯特大军的猛攻之下节节败退,然而至今已经实际掌握武安政权的神族却还未露面。从各方面情报来分析,武安神族势力或许是要等到在帕里的神族势力于帕里举事之后,他们才会在武安战场上正面与法斯特展开较量,毕竟目前武安还有不少原武安军事实力抵挡法斯特军。他们神族的最终目的不就是统治人类吗,先教人类之间互相厮杀,最后他们再来渔翁得利,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倒是鲁甸和英西帝国近来的动向有些匪夷所思,自从两国王位分别由两位年轻的王子接任之后,一方面贯彻同法斯特的协定继续攻击武安、亚素和帕里,另一方面也能看出两位年轻的国王雄心勃勃,谁都不甘心在大陆这场纷争当中只当个配角。

    由于和法斯特组成的联盟各条战线都不断取得胜利,因此作为参与方的英西帝国和鲁甸国内也可谓士气高昂。鲁甸由于忙着稳定在帕里打下来的地盘,还无力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可是英西帝国就不一样了,他们目前在对亚素和武安两条战线上连番取胜,另一边法斯特军又势如破竹,拿下这两个国家可谓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年轻的国王也就是曾经的七王子高奇便将目光放在了更远的地方,与叶天龙一较长短的趋势已经日渐明晰。

    这些端倪源源不断地传入法斯特的无忧宫,庞大的战略智囊团队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深入分析和制定对策。同时,来自无忧宫的各项非常规措施也频繁来到英西帝国,负责实施这些措施的仍然是熟谙此道的鲁图先。

    鲁图先自从作为使者来到英西帝国之后,他就没有回法斯特。完成联盟之役以后,他的任务又变成了辅佐七王子高奇登上王位,在这些都完成之后,他便按照法斯特的最高指示在英西帝国秘密隐匿了下来,因为睿智的法斯特高层明白,对于英西帝国的真正任务才刚刚展开。

    大半年间,鲁图先利用遍布英西帝国的法斯特情报网路,暗中监视英西帝国的一举一动,并且重点在英西帝国国内的发展力量,以备将来某天应对英西帝国的冈云变幻。

    同样在另一个国家执行同类任务的还有计无咎,他和鲁图先一样,完成了在鲁甸表面上的使者任务之后,便也秘密地潜伏了下来,利用鲁甸国内庞大的法斯特情报体系,做着和鲁图先一样的秘密准备。不过,好在目前鲁甸的形势远比英西帝国好对付,因此对于计无咎来讲,他在鲁甸的工作可谓游刃有余。

    事实证明,正是由于法斯特高层的高瞻远嘱以及此二人的工作,在不久的将来解决英西帝国和鲁甸问题之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后世史学家曾有这样的评论,纵然此二人在日后的天龙王朝当中,并未位列大员,然而他们在天龙大帝统一大陆过程中的功绩却丝毫不逊于天龙四将!

    十月八日,将战略重点转移至楚越的月之神殿和魔族,好似按捺不住焦躁的心,率先同攻入楚越大半的法斯特军交手了。

    叶天龙接到这个消息已是五日之后,据修罗奏报,楚越本国的军事实力基本已经瓦解,就在他们一鼓作气准备直抵楚越都城拿下该国的政治中心之际,以暗黑骑士团为标准建制的月之神殿和魔族组成的大军横空杀了出来,由于其战力远高于之前的楚越军队,因此略有松懈的法斯特军在首战吃了不小的亏。

    不过,另据修罗随后所报,虽然部队遭遇了十分强悍的暗黑骑士团,但是经过对首战失利的总结和研究,已经找到同对方抗衡的办法。修罗还立下军令状,一定能够在三个月之内彻底击败所有敌人,顺利拿下楚越。

    得到修罗这样自信的承诺,叶天龙除了交代南方各地积极保障修罗所部的后勤之外,便不再担心修罗这边的战况。

    而修罗率领的天龙军团新军在同暗黑骑士团首战失利之后,也在一段修整总结之后,迎来了同暗黑骑士团的第二场役。

    此役交战地点便是楚越都城东北方向二百余里处的一个叫做东林的城池,此城可谓楚越都城的东北方向门户,法斯特军只要攻下该城,即使暗黑骑士团再厉害,夺取楚越都城就可谓探囊取物一般了。

    不过,面对并不按照正规军队战法的暗黑骑士团,法斯特大军还是十分注重每时每刻任何地点的防护,谁都知道这样的对手什么邪招都能使得出来。

    这不,这日傍晚整军待战的修罗刚刚部署完毕回到帅帐,便感受到一股阴邪的氛围。

    警觉的他立刻拨剑在手,仔细查看着帐内的情景。他能够感觉到强烈的阴邪力量在帐内弥漫,然而放眼望去,不大的帅帐之内却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曾经身为赏金猎人的他自然深谙此道,他知道自己此番是遇到了强大的对手。

    “出来!”修罗沉喝一声,既然对方找上门,自己又是这副动作,还有何神秘可言。

    “飕飕”两声,修罗只觉得身后上方传来一股强大的劲力,他看也未看便身子一矮,顺势向后挥出一剑,至一招发动完毕,他也没转过身去看上一眼。

    只听得“铮铮”两声金属相触的劲音,空气为之抖动了一下。修罗不用看都知道,身后是二人同时跃起又高高跳下的一记斩击,一剑格挡,他已稍稍摸清了对手的功力。不能说是有多么惊世骇俗,不过在当今暗杀行当,他们也可算得是顶尖高手。

    片刻的黑影翻飞之后,两名黑衣人持剑落在了修罗的身后。他们并没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动,好似刚刚一击之后对这个帅气的男人心有余悸。

    “惊动了两名魔剑士,看来对方对我很是重视哦?”修罗缓缓地起身,仍然背对着身后两名黑衣人说道。

    “不愧为佣兵之王,果然与众不同。”其中一名魔剑士终于开口说话,不过冷冰冰的。

    “哼哼,战场上没有自信就采取这种方式,看来你们也只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若要争夺天下,不是我贬低你们,你们根本不如一群绿林草寇!”修罗这才缓缓地转过高大的身子,直勾勾地盯着二人挖苦道。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做了叶天龙的走狗吗?”那魔剑士不甘示弱,恶毒道。

    “我不想跟你们废话,既然来了,那我就送你们一程,记得来生要做光明正大的人!”修罗目光一凛,说着便举起长剑向二人挥砍而去。

    铿锵之声盼时传遍帅帐,两名魔剑士绝非等闲之辈,迎着修罗的巨型长剑黑影翩跄,剑斩之声迅疾如雷,道道剑芒犹如霹雳,一时之间帅帐之内光影翻飞,可谓混沌一片。

    一番激斗之后,双方稳下身形,三人呈三角而立,三柄长剑相对,人虽未动,然而强大的气机却已经翻江倒海,帐内各种摆件已经开始颤抖,大有即将拨地而飞的趋势。

    修罗眼睛当中冒着熊熊烈火,巨型剑尖之上腾闪着猎猎剑焰,迎着两名魔剑士剑尖上发出的黑色剑芒,在三人中间逐渐形成了一道黑红相间的烈焰光团,外面包裹着一层气膜,就好似一个彩色的水晶光球。

    看得出来,三人是在拼内力。修罗延展的身躯看不出丝毫的吃力,反倒有一种舒展的劲力之美,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轻微的笑容,看来他对自己的内力十分自信。

    随着三人之间光球的逐渐加大,那两名魔剑士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从起初的若无其事,到此刻的欲盖弥彰,他们的脸色变得通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整个身子也呈弓形,中间的光球颜色也从黑红各半逐渐变成红色居多,黑色光焰愈渐变小,看得出来他们二人合起来的内力也不敌修罗。

    “去死吧!”修罗大吼一声,接着好似加了几分劲力,猛的向两名魔剑士挥剑斩去。

    只听得“崩”的一声巨响,光球瞬时炸碎,随即一道红色剑芒犹如滑过天际的彩虹,以劈天斩地之势击向二人,下一刻便听到二人惨痛的叫声。

    修罗以为对方经此一击,即便不死也会完全失去战斗力,然而当硝烟散尽,他却愕然发觉帐内不见了二人踪迹,倒是地上斑斑血迹昭示着他们刚刚确实受了伤。

    在一盼间,修罗以为二人逃离了,可是就在他准备放松警惕,收拾帅帐之际,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丝怀疑的恩维。

    他熟悉这种感觉,作为有着“佣兵之王”之称的赏金猎人,他曾无数次地出现这样的预感,也正是这种近乎直觉的东西,将他一次次从死亡的边缘拉回。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他对这种感觉异常相信,没有东西能够躲过他的这种“嗅觉”。

    他立刻明白,身为顶尖魔剑士的他们一会类似这种隐身之法不足为奇。既然对方就躲藏在帐内,那么也从另一种层面上说明对手此番受伤不轻,修罗对于这种结果十分受用。

    他将巨剑入鞘,在帐内仔细查探起来。

    “出来,我知道你们没有离开。”修罗环视着帐内,得意地叫道。

    可是连出几声,帐内点动静也没有。

    修罗嘴角浮现出一丝细微的笑容,缓步行至帐门之处挑起帐帘,再度说道:“出来,我知道你们受了重伤,只要你们主动出来,我答应不杀你们,只希望你们回去带个话,就说我修罗等着你们派更好的魔剑士来,机会可不多了,要是等我法斯特大军全部攻下楚越,你们距离死无葬身之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一番话,说得令人是毛骨悚然,帐内顶棚之处传来异动。

    “哈哈,二位确也不过如此。下来吧,我说不杀你们就不杀你们。”修罗大笑一声,斜眼望着帐内顶棚之处说道。

    “嗖嗖”两声,果然两道黑影自顶棚之处落下,先前那两名黑衣魔剑士摇摇晃晃地落在了地上,还险些摔倒在地。由于一番振动,地上又增添了一滩鲜血,从他们裂开的衣物来看,剑伤在胸部,伤口足有一尺多长。

    “你真的不杀我们?”一名魔剑士喘着粗气,问道

    “我修罗什么时侯说话不算数,我不但不杀你们,而且还要替你们疗伤,然后派人送你们回营。当然了,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让你们将我前面所说的话传给你们的首领,仅此而已。”修罗笑呵呵地答道,不过从他眼睛中透出的咄咄气势已完全是杀死了对方的神情。

    “虽然我们知道你鄙视我们,但还是谢你不杀之恩,疗伤护送就免了,我们后会有期。”那名魔剑士强撑着一口气对修罗说完,便与另外一位相搀着,跌跌撞撞出了帅帐。

    修罗随后出帐吩咐左右不必拦此二人,旋即回到议事大帐,召卷众将议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