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卷 第二章 东成西就 79手打出品

作者:瘦子(端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法斯特历五四0年八月二十八日,正在法斯特大湖地区名为亲征实为督战的叶天龙,接到出征各地由帝都艾司尼亚转来的当前战报。

    首先,是出征云阳许久未得到详细消息的丽蝶所部奏报。据称,自从上月开始,一直被丽蝶大军钳制于云阳原镇南王老巢地区的神族军队,不知是何原因突然实力大减。当然主要是表现在神族军队的规模和数量上,就好似突然在短短的一月之间,神族军队将大部力量转移走了一样。

    要不是丽蝶出于对整个大陆大局的考量,硬是扯住部分神族军队的后腿不放,恐怕如今云阳就没有神族军队的踪影了。如若那样的话,以援助云阳王名义出兵的丽蝶军团,恐怕也就没有再在云阳待下去的必要了。

    而面对毫无战斗力的神族军队余部,丽蝶现阶段采取的是围而不打、收而不放的战术。对于他们的攻击力已经不放在眼里,重要的是只要将他们限制在云阳这个特殊的地方,有神族军队这个幌子在,这在不久的将来配合法斯特的大陆整体战是未雨绸缪之举了。

    尽管这些消息给叶天龙带来很不错的心情,然而当他想起丽蝶一直念念不忘对亚素的复仇愿望,心里就觉得老是让她在云阳执行这样一种单纯的任务有些勉强。

    时值法斯特大军全面进攻亚素之际,叶天龙在心里想,如若不让丽蝶趁着这个机会一雪深仇大恨,恐怕再要不了多久就没这个机会了。按照眼下对亚素的进攻态势,攻下天狼关已指日可待。此关一克,广袤的亚素腹地便手到擒来,消灭这个邪恶的兽人国度就近在眼前。

    想起这些,种种迹象都表明此番征伐亚素将是最后一次机会。对于一心想要找亚素人报仇的丽蝶来说,这番机会要是错过就不可能再来了。叶天龙是对女人的事情远比所谓国家大事看重得多的多情种子,不管丽蝶心里是否有所想法,他此刻已为她的事情深思熟虑起来了,或许这是他能够俘获众多女性芳心的又一魅力吧!

    思忖再三,叶天龙决定,在云阳的情况还算稳定的情况之下,调丽蝶加入西北战区专门负责对亚素的战役。海鹰扬依然为西北战区最高统帅,只是具体负责的重点由亚素转向对武安的长久胶着战役当中。

    调令由从西北战区选拨出来前往云阳接替丽蝶的将领随身携带,到达云阳之后立刻交接让丽蝶赶赴西北。

    如此一来,大大缩短了由差役传递命令往来的时间,既可以让丽蝶及时赶来,以免错过了攻取亚素战役的大好时机,同时也满足了男人早些见到这位美女军事专家的难耐心情,可谓是一举两得。

    而从法斯特南下作战的天龙军团新军传来的消息称,自从叶天龙在南疆林济城击杀了有着“费山之虎”称号的楚越第一大将武雄义,顺利收复法斯特南疆大片土地并攻入楚越境内之后,楚越国内可谓乱成了一锅粥。

    楚越地处大陆南陲,当初在百族大战之时,不过是得益于最后混乱平息之际的各种机缘,才得以建立如今的楚越。

    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经营,偏安一隅的历任国王似乎十分安稳于大陆八分天下的形势,由于仗着自西向北的山脉屏障,许多年来倒也不曾经历别国战火的洗礼,尤其到了这一任国王,奢靡享受之风更是盛行全国。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整日生活在祖先留下来的丰裕遗产之中,早就将军事国防忘了个一干二净。

    一些从当年百族大战当中出来的将领世家虽然还算清醒,然而面对整个国家的此种风气,那些遗传了先祖尚武血脉的将领后人也无能为力。随着时间的流失,他们也渐渐被整个国民的奢靡风气所湮灭,只有极少数一部分还保留着那一分清醒,武雄义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随着武雄义及所部将士折戟法斯特,放眼整个楚越国内,哪里还有能够撑起一片天地的将领存在,整个一萎靡不振的待宰羔羊。

    面对来势汹汹,以防守反击为名攻入楚越的法斯特大军,他们在舆论上既无反击的手段,军事实力上更是难以招架,不堪一击。慌乱之下的楚越国王,在一面将那些许多年也未曾上阵杀敌的老弱病残拉上前线对抗法斯特大军之际,一面又匆忙号召全国民众从戎,以抵抗大有覆灭整个楚越之意的法斯特军队。

    然而,所谓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不但那些对于兵器军事早就生疏的现役军队犹如螳臂当车,根本无法阻挡法斯特军的凶猛之势,那些匆忙应征入伍,由广大民众组成的新军,更是犹如一盘散沙,面对法斯特大军干脆全部望风而逃,哪里有丝毫抵挡之意。

    面对军队一触即溃的局面,楚越国王惊骇不已。他甚至都不敢相信所谓他文韬武略治下的太平盛世,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

    而那些所谓国之栋梁的大部分文臣、武将,则已经暗暗在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他们虽然表面上做出一副誓与楚越共存亡的架势,实际上早就开始悄悄转移资产,更有甚者,暗中通过一定的关系向法斯特献媚,俨然已经做好了投诚的准备。

    官员尚且如此,更别提广大民众了。所谓国之将倾世风萎顿,不时在民间传递的一些消息搅动得老百姓是人心惶惶。法斯特大军还未到,惶恐之风已经刮遍了全国。民心浮动至斯,国家岂有不倾之理?

    尽管法斯特大军目前尚才拿下楚越东北部八个州郡,然而庞大的楚越国家机器已经摇摇欲坠。面对修罗有关楚越战局的奏报,此情此景,身为法斯特皇帝的叶天龙岂不心有戚戚焉!

    虽然修罗在攻克的楚越州郡严格按照叶天龙制定的政策,但是面对楚越国内民众对于法斯特大军恐慌心理的情况,他还是立刻告诫修罗,宁可放缓攻取楚越城池的速度,也一定要让被占土地上的楚越民众感受到法斯特大军不同于楚越的行政风格。民心不可欺也不可弃,既是以天下民生为出发点,要是违背了这一根本立场,还谈什么问鼎天下的大业呢?

    而更让叶天龙激动和兴奋的消息,是由石旭光和庆计分别率领的凤舞军团与红骑军团在帕里国内的战绩。

    截至消息发出,帕里已经沦陷。尽管到目前为止,由凤舞军团与红骑军团组成的法斯特大军占据的地盘没有鲁甸占据的地盘大,但是无论从统辖地民众的拥护程度,还是统辖地被损坏程度及恢复情况,鲁甸大军所占领的地区都是无法跟法斯特相比的。

    虽然经过了战乱,然而法斯特军队统辖地民众的生活并未发生太大的改变,甚至可以说比之帕里政权统治时期,某些方面还得到了巨大的改善。农业生产基本没有遭到破坏,老百姓在原有的土地上耕耘,工商业在内需方面的刺激之下也迅速恢复,放眼时下法斯特军队统辖下的州郡,一切又好似恢复到了战前的水平。不少鲁甸大军统辖下的民众都纷纷迁移至法斯特大军的统辖地,那些还未完全收服的帕里边边角角的地方民众,也不堪零散的帕里抵抗势力侵扰,纷纷向法斯特大军统辖地迁移。可以说,在当前局势之下,帕里由法斯特大军统辖下的州郡成了帕里民众唯一的乐土。

    另一方面值得警惕的就是,正是因为目前的这种状况,帕里现今出现了三种现象。

    第一个就是以法斯特统辖地为代表的繁荣安定区域,由于政策得当,这里成了帕里的一块世外桃源,民众安心、社会稳定,呈现出一派别样的安定景象。

    第二个就是以极少数帕里残留势力形成的区域,这个区域由于帕里政权残留势力想依此为根据地,试图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因而给民众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虽然面对本国政权,他们依然存在认同,然而巨大的负担终究不是他们这些边缘小地所能承受,一场危机也正在酝酿之中,毕竟大家活命是最重要的。

    第三个也是最为值得关注的,就是鲁甸所统辖的超过帕里五分之三领土的这个区域。由于鲁甸大军采取完全的殖民政策,不仅导致当地民众民怨沸腾,而且也让驻守这些地区的鲁甸广大将士十分头疼,他们不时面临的零星袭击成了家常便饭,与当地民众的关系十分对立,整个社会也极其动荡。

    特别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在鲁甸统辖下的这个动荡地区,据法斯特情报组织报告,神族在这一区域的活动异常活跃。看来,尽管帕里主体政权已告瓦解,但是类似于神族这样的踊跃活动,将是帕里未来一段时期以内十分危险的因素,法斯特应该密切关注这些。

    想起神族过去的种种举动,叶天龙一眼就看出了神族在帕里所作所为的目的。帕里是神族及风之神殿长期经营的一个国家,帕里主体政权的倾覆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正面崛起机会,这一点从他们选择在鲁甸大军统辖区这个动荡之地活动就足以证明了。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以他们神族的所为,虽称不上什么英雄,然而一来针对帕里民众对鲁甸大军的对立情绪,他们可以轻易利用民众来完成想要达成的目的,二来,他们也十分清楚以帕里目前的情势来看,想要利用民众对付法斯特大军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在他们的心中或许早就把法斯特或者说是叶天龙作为对付人类的最后对手了。在还没有解决掉诸如鲁甸这类不自量力的弱小势力之前,他们自然不会选择先同法斯特大军对抗,毕竟他们在好几个地方都吃过法斯特大军的大亏。

    虽然在很早以前叶天龙就看出了在自己问鼎天下的过程当中,最终难免同神族军队一战,然而此番得知他们在帕里的举动,他却乐得他们采取此种举动。

    既然他们也算明智,不打扰法斯特军统辖下的地区,那么法斯特大军除了将现有统辖地经营管理好之外,倒也没有必要立刻就同他们站到对立面上去。何况有他们先跟鲁甸军队交恶,这对法斯特只有大大的好处,最好是他们双方斗个两败俱伤,法斯特大军才有机会渔人得利。

    因此,对于帕里的法斯特军,叶天龙给他们的指示只有八个字:经营大局,静观其变!

    连续从三方传来的都是大好消息,叶天龙一一看着这些消息,也是热血沸腾。如果说从自己登上法斯特帝位之际,国内外局势都是被动的不利局面,那么从三路大军御敌反击直至攻入对方国内开始,他叶天龙就将整个大陆局势的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手里了。

    倘若决定开始反击各国乃至最初进入上述三国,他还是打着自卫反击旗号的话,那么此番他已在心中认定,他的目的就是问鼎天下,一统风月大陆。

    这个目的,他再也没有必要瞒着、掖着,只要修罗率领的天龙军团将楚越的大局稳定下来的话,他几乎就敢于登高一呼,向全大陆宣布这个宏伟的计划。到那个时侯,完全可以名正言顺打着君临天下的旗号,开始东征西讨,统一全大陆了。

    想到这些,男人怎能不激动、不兴奋。

    如果说以前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多少带有误打误撞,以及为了那些心爱女人的因素在内的话,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上自己这个角色了。换句话说,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对于争霸天下这件事已经难以自拨地喜欢上了,他难以拒绝由此带来的各种诱惑,他的权力欲望极速而又明显地膨胀了起来。

    如今,摆在他面前唯一进展不是太顺的就是西北问题了,这当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同武安的胶着。毕竟同亚素在天狼关的对峙,目前已经看出胜利的希望,就这支武安的军队好似一团橡皮,既不能快速地将其打垮,又不能弃之不顾,委实有些令人头疼。

    突然,叶天龙想起一个人来,既然都成为一家人了,为何不去向她了解一些情况呢?尽管他知道自己此举有些不妥,但是相比于刚刚强烈膨胀起来的统一天下的欲望来讲,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急急忙忙来到唐娟屋前,叶天龙也没敲门便推门而入。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之间那层隔膜早已不复存在,更胜似新婚燕尔,二人如蜜一般地甜蜜幸福。加之一众夫人们的热情,唐娟也跟她们融洽起来。

    唐娟正在教龙儿写字,看见男人慌慌张张地进屋,她赶忙携龙儿一同迎了上来。

    “龙儿,快快见过父皇!”唐娟牵着龙儿的小手,温柔地教龙儿向叶天龙行礼。

    龙儿恭恭敬敬地向叶天龙一作揖,嫩声嫩气地说道:“龙儿参见父皇,祝愿父皇龙体康健,万寿无疆!”

    随即,唐娟也一欠身道:“臣妾见过陛下!”

    叶天龙向唐娟示意不必拘礼,然后一把抱起龙儿,没有皇帝相地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朗笑道:“哎哟,我的宝贝儿子,何时也学会了这些逢迎之语,是不是娘亲教你的呀?”

    唐娟俏脸一红,低声道:“陛下,您这样会惯坏孩子的。”

    叶天龙咧嘴一笑道:“哈,孩子是惯不坏的,只有不称职的父母,没有坏孩子。我们龙儿聪明过人,将来一定是栋梁之才。就像我,你觉得我是被父母惯坏的吗?”

    唐娟低头一笑,不再吭声,她知道要想跟男人讲道理,简直是徒劳。随即,她想起男人方才如此急切地进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对自己说,便转换话题,轻声问道:“陛下,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经唐娟一问,叶天龙才好似突然记起此来的目的,点点头道:“哦,是有件事情。”

    “龙儿,娘亲跟父皇要商量事情,你出去玩一会儿,好吗?”唐娟转头对龙儿说道,见小家伙乖巧地点点头,她又朝外喊道:“来人啦,带皇子出去玩一会儿。”

    待到下人将龙儿领出屋子,唐娟才又换上一副妩媚模样,问道:“陛下,到底什么事?”

    叶天龙揽着唐娟的纤腰,至榻上坐下,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当初你在掌管武安政务的时侯,不知对于在大湖地区同法斯特军的交战是怎样一种情况?我知道本不该向你问这些的,只是如今情势所迫,希望你不要介意才好。”

    听叶天龙提起这些,唐娟深深地叹了口气,自从彻底放弃那一切之后,她是极不愿意再回想那些的。尤其是跟叶天龙及他众多后宫夫人推已置腹,关系融洽了之后,她更是十分珍惜这种得之不易的安定生活,对于过去的种种她极力忘却都来不及,此番听叶天龙再度提起,就好似心里的一块伤疤又被揭掉一般,止不住地难受。

    看到唐娟这样,叶天龙也暗暗有些后悔,然而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就算此刻收回去也无济于事,他轻轻拍抚着唐娟的香肩,柔声道:“对不起,我知道让你难过了。”

    好半天,唐娟才长舒一口气道:“没有关系,陛下。如今想来,武安政权恐怕早已落在神族手里,我就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说与陛下听吧!”

    于是,唐娟将其所了解的大湖地区武安军队的情况,一丝不漏地向叶天龙和盘托出。

    听着唐娟那仔细入微的讲述,叶天龙也不住地点头,怪不得合尤那亚和海鹰扬之力也未曾从武安大军身上讨得半点便宜,此番了解了武安军中的种种战略战术细节,才明白战局发展至此是有一定道理的。

    同时,叶天龙也对眼前这位美娇娘刮目相看。平心而论,单纯从军事战略战术来讲,她能够使得处在困境中的武安大军坚持这么久,已经相当厉害了。倘使她未有此番变故和人生新的选择,那么由她掌控下的武安一定是十分难啃的一块骨头,好在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从原武安最核心人物这里了解了全部细节之后,叶天龙心里俨然已经形成了对付武安军队的全盘计划。

    而望着男人欣喜不已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唐娟也将心中最大的包袱彻底放下了。她就势依偎在男人怀里,感受着男人宽厚温暖的怀抱,显得是那样轻松和安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