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卷 第444章

作者:六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444)谢文东追上来了!向问天和韩非心里同时大惊。他俩明白,谢文东是早晚会追上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或者说肖雅会抵抗他们这么久。如果总部里没有内乱,他们横下一条心合力御敌,防住谢文东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现在总部里面有肖雅这个叛乱未能解决,他们得一边攻击肖雅又得一边防御谢文东,两边作战,分心分力,基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韩非暗暗挠头,余干禾山人手打实在不甘心就此放弃,他沉吟片刻,对向问天说道:“向兄,你马上带南洪门的兄弟下去,抵御谢文东,我留在这里继续剿灭肖雅那个叛徒……”

    没等把话说完,向问天摇头苦笑,疑问道:“以我们目前所剩的人力,合力抵御谢文东都成问题,现在两线作战,韩兄认为还能防得住吗?”

    韩非心里暗暗叹息,难道,只剩下撤退这一条路?他没有把话说出口,反问道:“那依向兄的意思是……”

    “撤退吧!”向问天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只知道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对方刚到,还没能来得及将总部包围,这时候撤退出去应该不算难。”

    “呵呵!”韩非突然笑了,只是笑得比哭还难看。他混迹黑道多年,经历过的争斗也不计其数,但何时被逼的如此之惨过?只有与谢文东交战时才会落得这样的窘境,第一次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韩非痛苦地敲敲额头,喃喃说道:“就依向兄之见吧!”

    随着谢文东的到来,向问天和韩非放弃进攻肖雅,带领各自的手下人员匆匆撤退。

    当他们退到一楼大堂的时候,向外一瞧,之间总部的大门外黑压压的一片,车挨着车,人挤着人,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帮众。对方还未展开进攻,单单是列开的阵势就已经压过他们一大截。

    向问天和韩非一阵心寒,不敢走大门,当即下令,全体人员由后门撤离。

    正如向问天说的那样,北洪门和文东会帮众刚刚抵达,还未展开包围,后门外一片平静,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向,韩二人稍微松了口气,混在已方的人群中,急步向外走去。

    南洪门和青帮虽然损员严重,但所剩下的人力还是极多,这么多人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你南洪门总部又怎么可能,很快,他们的撤离行动便被潜伏在暗中的北洪门眼线所发现,紧接着,大批的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开始冲杀过来

    此时的向问天和韩非赵依静无心恋战,只分出一小部分兄弟前去阻挡对方,其余人员等则全速撤离。

    由于没有车子,他们只能步行。正在他们向前急跑的时候,之间前方路面的两侧突然窜出无数条黑影,看不清楚对方的具体莫言,但是能看到对方手里提着的清一色的钢刀,在月光的映射下,射出油油的蓝光。

    “啊!”向问天和韩非同是一愣。

    “前面有敌人,向大哥,我们冲过去嘛?”一名南洪门的头目颤声问道。

    向问天来不及细想,甩头喝道:“冲过去!”

    随着他一声令下,南洪门人员开始加速,直向前方的众黑衣人冲去,他们快,对方的速度更快,迎着他们夜冲杀上来,只眨眼工夫,对方的先头人员便接触到一起,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铁器撞击声,接着惨叫声四起,场上血光飞溅,南洪门最前面那以整派的帮众几乎同时中刀倒地,伤者滚在地上惨叫哀号,砍到他们后,前面的黑衣人连看都不看,直接从他们身上跨过,迎向后面的敌人,而随后跟上来的黑衣人则反手持刀,将受伤倒地的南洪门人员一一刺杀,手法赶紧利落,夜残忍冷酷到了极点,这些人好像没有感情。只是一台台活动的杀人机器。

    在黑衣人近乎疯狂的进攻面前,已熬战一整夜、身心疲惫到极点的南洪门人员终于崩溃了,在向问天的眼皮子底下崩溃,大批的帮众尖叫着、不管不顾地向后败逃。

    向问天倒吸口凉气,正想喝止逃命的手下人员,突然间黑衣人中有人高声喝道:“向问天,你的死期到了!”随着话音,数条黑影仿佛离弦之箭,穿过南洪门人员,直奔向问天冲来。

    洪門Ω文東メ豹堂22423573

    向问天举目一瞧,对方带头的那位他认识,正是血杀的老大,姜森。哎呀!向问天暗叫不好,姜森在这里,不用问,这些黑衣人肯定是血杀的主力。此时己方士气低落,人员疲惫,碰上谁不好,怎么偏偏碰上了血杀?!

    其实,以南洪门和青帮现在的人力是可以与血杀一战的,只是后面有谢文东的追兵,一旦被血杀拖住,等谢文东的大队人马赶到,向问天和韩非恐怕谁都跑不了。来不及细想,向问天一拉韩非,急道:“撤!”

    不愿与战斗力强悍的血杀交战,向问天和韩非无奈之下只能带领手下人像侧方的岔路败逃。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这一逃,南洪门和青帮一口气跑出三条街,到了一条路面相对狭窄的街道。这时候后方的喊杀声渐弱,显然血杀没有追上来,向问天和韩非这才收住脚步,长长吐出口浊气。

    他俩累的都上气不接下气,手下的兄弟更是凄惨,整夜的激战已把他们消耗的筋疲力尽,再加上这一路的狂奔,南洪门和青帮人员一个个脸色煞白,衣服被汗水湿透,累的身子都直突突,不少人停住脚步后直接躺在地上,再不想爬起。

    向问天和韩非对视一眼,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以手下兄弟这样的状态,别说与敌人交战,仅仅是逃命都成问题。韩非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异常凝重地问道:“向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韩非现在是撤离没辙了,南洪门的总部已丢,广州对于他们来说也已不安全,他实在不知道该向哪撤为好。

    该怎么办?向问天也想找人问问,他苦笑着摇头不语,歇了片刻,他抬起头向四周望望,突然感觉这条街区的环境很熟悉,仔细再敲,向问天忍不住笑了,是苦笑。

    这条街名叫海心街。就在一月左右之前,也就是在这里,向问天和韩非合谋将谢文东主力引到海心街,以南洪门和青帮两大帮派之力,困住谢文东的主力,围而歼之。当时是大败谢文东,将北洪门和文东会的精锐主力消灭殆尽,逼的谢文东如丧家之犬仓皇逃窜,可是谁能想到,仅仅相隔一个月的时间,向问天和韩非再次来到这里,但形势却已完全逆转,他俩反而被谢文东逼的如同丧家之犬。

    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向问天笑得苦涩,久久说不出话来。

    嘎吱!

    刺耳的刹车声突然响起,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街头的道路中央停下。

    “啊”南洪门和青帮众人惊叫出声,刚刚放下的武器又重新拿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向着面包车看去。现在他们如同惊弓之鸟,稍微的风吹草动都能引得他们如临大敌。

    哗啦啦!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从车内缓缓走出一名青年。

    这青年中等消瘦的身材,身穿笔挺合体的中山装,往脸上看,相貌清秀,一双狭长的眼睛笑的弯弯,只是流转之间闪出精光令人不敢正视。

    “谢文东!”

    向问天和韩非下意识地同时脱口惊呼。他俩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与谢文东碰上,一下子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呵呵呵!”谢文东轻笑出声,他双手插(百度和谐)进口袋中,侧身而立,悠悠说道:"向兄、韩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吧!"

    刷!向问天和韩非的脸色同时由白变红,此时谢文东的客套话对于向问天和韩非来说就是最大的讽刺。

    韩非紧紧地握着拳头,猛地向前跨出一步,怒声喝道:“谢文东你在得意什么?你以为自己真的赢了吗?”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韩非,同时摇了摇头,在他看来,韩非能问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含笑说道:“韩兄,当年我可以放你一次,现在如果你求我,我还可以再放你一次,你知道你为什么吗?像你这样的对手,即使放你一百次,对我也够不成威胁!”他说的是反话,象韩非这样的人,他是绝不可能再给他机会的。

    韩非气的血气上涌,脑袋嗡嗡直响,一张红脸已憋成酱紫色。他怒吼一声,叫道:“老子劈了你!”说话间就要冲上去与谢文东拼命。

    向问天可比韩非冷静得多,正确来说他现在是心死大半。他一把将韩非的手腕扣住,低声说道:“韩兄冷静,不要中了谢文东的诡计!”

    “诡计?什么诡计?”韩非用力的将向问天得手甩开,怒视谢文东,说道:“现在他只是一个人,这时候不除掉他还等待何时?”

    向问天叹息,喃喃道:“韩兄,如果谢文东只是一个人在这,他敢露头吗?”

    没等韩非接话,谢文东抚掌而笑,说道:“看来还是向兄比较了解我!”说话之间,他连拍三下手掌。

    啪啪啪!清脆的手掌声在寂静的街区显得格外响亮。

    随着掌音,街头和结尾同时想起混乱不堪的脚步声。

    洪門Ω文東メ豹堂22423573

    洪門Ω朱雀堂7585268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