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7章 深夜求归的小蜜(二)

作者:艳海风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天羽端起上身,胜利似地骑乘在郑艳丽的胴体上,看着在他胯下被自己的子孙根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郑艳丽,现在是任他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无比的征服快感,让林天羽更起劲地冲刺着。

    既痛苦又舒畅的美妙快感让郑艳丽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娇喘吁吁,嘤咛呻吟。

    林天羽看着小蜜郑艳丽变得更加骚浪了,更是兴奋的挺动子孙根更是大力地抽插着,花茎十分的紧窄,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的子孙根夹磨包裹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起林天羽的无比亢奋。

    在林天羽不断的逗弄下,郑艳丽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滚烫了起来,双颊泛红、媚眼如丝,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完全陶醉在男欢女爱的肉体快感中。

    欲火高涨、饥渴淫乱的郑艳丽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林天羽的脊背,任由他骑乘在她青春健美的胴体上,狠命地抬高自己的玉臀,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他挺动挺懂的腰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沦在那波涛汹涌的挺懂快感中。

    激烈摇晃的席梦思上,郑艳丽纵情地声声吶喊淫叫着,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原始挺懂战胜了一切,她陶醉在林天羽勇猛的进攻中,像是要把压抑许久的情欲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体力充沛的林天羽不再满足于仰躺床上的正常体位,一把揽抱起郑艳丽雪白丰腴的上身,放荡迷乱中的郑艳丽陡然见到自己和他这样面对面地赤裸相对,而下体还紧密交合着,立时霞烧玉腮,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含羞紧闭,一动也不敢动。

    林天羽将她娇软无力的赤裸胴体拉进怀里,从微颤的席梦思上站起身来,硕大火烫的子孙根在她紧缩的幽谷中一上一下地顶刺耸动起来。

    郑艳丽深怕滑落,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林天羽健壮的身躯,娇美坚挺的樱桃,随着林天羽的猛烈抽动不断地摩擦着他赤裸的胸肌,子孙根在她柔嫩幽谷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无可抵御的快感占据她的心灵。

    郑艳丽不断地疯狂迎合,口中淫声浪叫,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大声喘气,她终于放开一切地高声呻吟起来。

    “小蜜,叫我老公,我送你飞翔起来……”

    林天羽大力拉动子孙根,长距离地猛烈冲刺。

    “啊……老公……好老公……不行了……人家要丢了……”

    郑艳丽娇喘吁吁,嘤咛呻吟,媚眼如丝地淫声浪叫。

    林天羽的子孙根毫不间歇地在郑艳丽幽谷里进进出出,沾满晶莹透亮的春水,并且不停的发出淫靡的“咕唧咕唧”的声响。

    郑艳丽只觉得幽谷花心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魂消魄散,一次又一次的在欲海狂涛中起起落落,极度快感在四肢百骸到处流窜,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

    使出全身力气在她身上冲杀,郑艳丽的叫声也越来越急,她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小花园之中一阵痉挛。

    “啊……啊……”

    她来了高潮,温热腻滑的春水像开了水掣一样喷洒而出,热烫顶在花心深处的硕大子孙根,同时林天羽蓦地感觉身体一轻,舒服得不想再控制那有如脱缰野马般的欲/望,子孙根在一阵抖颤之后,精关一开,大股炙热的岩浆强劲地喷射入郑艳丽那柔嫩敏感的子宫内,烫得郑艳丽再次花心痉挛高潮袭来,一股股混合着男女温热黏滑的春水从下身深处流向体外,湿透了她和他身体的交合处,两人四肢紧紧交缠地跌倒在颤动不已的席梦思上,大声的喘息着。

    一股股灼热的液体就像水库泄洪一样从灌入她的体内,林天羽无力的趴在郑艳丽的身上,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和发梢的洗发水香味,让无力的他更加沉醉。

    泄身之后,郑艳丽整个娇躯瘫软下来,但是四肢仍似八瓜鱼般紧紧的把林天羽缠着,让他的子孙根留在她的幽谷里。

    “小宝贝,舒服吗?”

    林天羽搂抱着郑艳丽软语温存。

    “嗯……”

    郑艳丽小鸟依人地蜷缩在林天羽热情如火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中饱含无限的满足与娇媚,深深沉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

    挺懂的高潮在微凉中逐渐褪去,林天羽温香暖玉抱满怀,不愿意放开。

    “起来吧!你压死了人家了。”

    这是郑艳丽和林天羽进入房间到上完床,除了发出“啊啊”的呻吟声以外的第一句话。

    从她身上下来,半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的身体,重要器官都露在外面,但严格来说一件也没脱下来,显的更为淫糜。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柔和地洒落在床上时,林天羽缓缓缓缓自深甜的梦中醒来。

    张开一线眼帘,被日光所刺激刚想重新闭合双眼,又隐约觉得自己怀里似抱着一个人,林天羽不禁睁开眼睛看去。

    郑艳丽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犹如一只甜睡的小猫般柔顺的贴在自己的怀里,枕在胳膊上的小脸恬静而柔和,均匀的呼吸,飘溢着阵阵的少女甜香,一只藕节般圆润雪白、凝脂秀长的粉臂搭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的手也正老实不客气地握着她的一只丰盈酥胸。

    林天羽只觉得心“怦怦”直跳,差点没流出鼻血来,双眼都看直了,他再次闭上眼睛,用心享受着美人在怀的娇柔旖旎,不知不觉,复又睡去。

    郑艳丽眨了眨眼睛,只觉得昨晚睡得前所未有的香甜,逐渐适应了太阳光的刺激,忽然感觉出不对来了,娇躯某个敏感部位被人握住了,倏得睁大眼睛,骇然望去,果然有只手正恣意地握着自己的酥胸,而且自己的头好像也枕在一充满肉感而结实的东西上。

    目光一一扫过,不禁羞得小脸绯红,心儿“怦怦”直跳,何止是枕着林天羽的胳膊那么简单,自己的整个娇躯根本就是被他抱在了怀里,而且自己的粉臂玉腿也攀在了他的身体上,如此亲密无间的暧昧形态,顿时让她瞠目结舌,思维叫停,整个娇躯立刻一僵。

    毕竟昨晚还是喝了酒的,早上起来脑筋有些转不过弯是正常,想到自己昨天已经和林天羽发生了关系,郑艳丽不经俏脸一红,她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观察床上熟睡的男人是否醒来,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狂跳地心逐渐平稳了一些。

    郑艳丽小心翼翼的举起自己放在林天羽身上的胳膊,然后搬掉他握在自己身上敏感部位的手,挪开放在他身上的腿,谨小慎微的慢慢退到床尾,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赶紧溜进了卫生间,片刻后,浴室里传来淋浴的“哗啦啦”的水流声。

    沐浴过后,郑艳丽并不急着穿衣,而是站到了镜子前孤芳自赏起来,她对自己身体的线条还是蛮自信的,脖子底下那两根美人骨高高的突出着,胸前双峰如处子一般的娇/挺,嫣红的如同粉色的樱桃,雪白的乳根与同样雪白的胸脯成为完美的一体。

    赤裸着身子翻下床,站在屋里,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小腹处均匀的分布着大小八块腹肌,线条修长流畅的肌肉并没有给人一种臃肿感,而是让人觉得有一种紧绷的爆发力。

    林天羽穿好衣服之后,走到客厅,发现郑艳丽在厨房里弄早点。

    看到林天羽起来,郑艳丽娇笑着:“懒鬼,你看看,现在都几点啦?”

    她穿着林天羽的衬衣,长发裹起在头上扎成簪,露出洁白的脖颈。动人的玉体在林天羽宽大的衬裳里隐约呈现。

    坚挺的玉乳顶着宽大的衬裳,隐约看到两点挺立的乳峰。走起路来,衣摆一晃,露出修长的玉腿,玉腿间那团浓黑的黑森/林丛也隐约可见。

    看到她这副模样,真是别有一番风味,林天羽下体一下就起了反应。

    郑艳丽眼睛一瞟,看到林天羽的状况,脸一下就红了。

    端着做好的早餐,来到客厅,林天羽上前轻搂着郑艳丽,亲吻了一下,下体顶在她的小腹上。

    郑艳丽吃吃地笑:“那么快,昨天还没饱么?”

    林天羽说:“谁叫你这么惹火呀!我都熬不住了。”

    说着,伸手进宽大的衬裳里。

    郑艳丽是乳罩不带,内裤不穿,林天羽抚摩着她温暖坚挺的双峰,两人热吻起来。

    “慢点,你轻点……唔唔……”

    郑艳丽喘着气,“你还没洗漱呢?“林天羽可管不了那么多,继续捏弄她的双峰,另一只手顺着她光滑的背部抓向她圆翘的雪臀,揉捏起来。

    “门……唔……唔……门……”

    郑艳丽手指着门。

    屋里就早有两个人,还关什么门!林天羽抱着她转到口旁,顺势把门重重关上,然后两个人倒到了床上。

    捧着她动人的胴体又亲吻又揉捏,林天羽的手已摸到郑艳丽玉腿间去了,手指上下划动,左右轻抚,不一会,已是滑潺潺的湿透了。

    林天羽让郑艳丽跨做到他的小腹上,自己来操弄,郑艳丽有些难为情地羞红了脸,还是张开大腿跨了上去。

    她跨坐在林天羽的腰间,和他面对面。

    “老板,你这么厉害,谁要是遇上你,真是倒霉了。”

    郑艳丽媚笑着,双腿的神秘花园尽收林天羽的眼底,乌亮的毛发丛中已经有濡湿的痕迹。

    “那你就错了,女人遇上我不是倒霉,而且一辈子的幸福。”

    林天羽用手指在郑艳丽小花园外温柔地抚摸,手指立刻沾上她透明、粘滑的水渍。

    “当心你这么说,我不理你了。”

    郑艳丽虽然嘴里这样说,却用手抓起他依然高昂的子孙根,让子孙根顶着自己的小花园。

    林天羽撑开郑艳丽的小花园,调整一下姿势,子孙根顺势就滑进她温暖湿润的小花园。

    “啊……”

    郑艳丽满足的叫着,林天羽伸手抓住她丰满的乳房,同时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挺懂着。

    “啊……啊啊……啊……”

    郑艳丽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

    “小宝贝,你自己来。”

    林天羽把双手撑在身后,将主动权完全交给郑艳丽。

    她羞红着脸,样子显得更娇美了,郑艳丽的双手使劲抱着林天羽的肩膀,以两人交媾的私密部位为中心,上下起伏着臀部,同时不停地左右舞动纤细柔美的腰肢。

    “啊……嗯……”

    郑艳丽忍不住地娇哼着,巨大的子孙根像是被强迫挤进小花园里,胀满的感觉爽得她花枝乱颤。

    她大力地套动着,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林天羽也闭起双目,享受着子孙根和柔软的肉壁有节奏摩擦时的甜美感觉。

    “好……小蜜……你弄得真舒服……”

    林天羽温柔地吻着郑艳丽,像是受到他的鼓励,郑艳丽在他的身上,更猛烈地摇动臀部。

    “啊……不行了……要泄出来了……”

    郑艳丽很快就达到高潮,娇躯不住地颤抖,林天羽却一点也没有想结束的意思,反而越战越勇,他双手抓住她的翘臀,就这样把郑艳丽的身体抬起来,她配合的抱紧林天羽的脖子,双脚交缠在他的背上。

    林天羽手伸到郑艳丽身下,握住郑艳丽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郑艳丽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她舒爽爽地丢了一次精,林天羽的龟头被她的淫精浸润着,郑艳丽已经是浪喘连连,香汗淋漓了。林天羽大力地抽送,使郑艳丽歇斯底里地浪叫着,娇躯又扭,又磨,又抖地爽透了。

    她紧抱着林天羽,一对既挺拔的乳房压贴在林天羽和她之间,旋转地磨擦着。随着林天羽的猛抽强插,郑艳丽浪吟着:"好老板……亲哥哥……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哦……抱紧我……奸死……我吧……美死了……啊……哥……我……我又要……泄了……啊……啊……啊……嗯……”

    看着郑艳丽有些受不了的瘫倒在了床上,林天羽将大鸡巴抽了出来,又将郑艳丽翻过来,让她平躺在了沙发上,然后,林天羽又俯下身去一边吻着郑艳丽一边摸弄着她……很快的郑艳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老板……快!快,快点干我!我……等……等……不及了!”

    看着如此丰满成熟地,娇艳而又有韵味的郑艳丽,再听她的浪声及肉棒插进了小骚屄里的感受,林天羽一听此话,即刻用力往下一插,"呀!好坏……好坏的老板……”

    郑艳丽仿佛突然被撬了心肺一般,令林天羽感到刺激万分,而郑艳丽双手像蛇般的抱紧林天羽的雄腰,屁股扭动起来。

    林天羽手一边摸揉奶头,一边吻着樱唇,吸着香舌,插在郑艳丽小穴里的大龟头,被扭动得感觉淫水越来越多,郑艳丽娇羞的闭上那双勾魂的美目。看得林天羽是又爱又怜,此时郑艳丽的小穴,淫水更加泛滥,汨汨的流出,使龟头渐渐松动了些,林天羽猛的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肉棒整根插到底,紧紧被阴户包套住。

    龟头顶住一物,一吸一吮,郑艳丽痛得咬紧牙根,嘴里叫了声:"狠心的……老板……”

    只感觉大龟头碰到了子宫的花心,一阵舒畅和快感,由阴户传遍全身,好像似飘在云中,痛、麻、涨、痒、酸、甜,那种滋味实难形容中。林天羽把郑艳丽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郑艳丽此时感到老板的肉棒,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小穴里,火热坚硬,龟头棱角,塞得阴户涨满。郑艳丽的双手双脚紧挟缠着林天羽,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浪声叫道:"亲哥哥……肉棒哥哥……好美……好舒服……我要你快动……快……”

    林天羽眼见郑艳丽此时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荡魄,使得林天羽心摇神驰,再加上肉棒被紧小阴户包住,紧、暖得不动不快,于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每次抽到头而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屁股使龟头在子宫口旋转、摩擦,只听得郑艳丽浪声大叫:"啊,亲哥哥……啊……肉棒哥哥……我……我美死了,你的大龟头碰到我我的花心了……啊……”

    郑艳丽梦呓般的呻吟不已,林天羽则越 越猛,淫水声"叭滋、叭滋”的响,次次着肉。郑艳丽被插得欲仙欲死:"呀……亲哥哥……我的小亲亲啊……我可让你 得上天了……啊……乖儿……我……痛快死了。”

    林天羽已抽插三百多下,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郑艳丽娇喘连连,"宝贝心肝……─肉棒的哥哥……我不行了……我泄了……”

    说完放开双手双脚成"大”字形躺在沙发上,连喘几口大气,紧闭双目休息。林天羽一见郑艳丽的样子,起了怜惜之心,忙将阳具抽出,只见郑艳丽的阴户不似未插时一条红缝,于今变成一红长洞,淫水不停往外流,顺着肥臀流在沙发上,湿了一大片。

    林天羽躺在一旁,半抱住郑艳丽,用手轻揉乳房与奶头,郑艳丽休息片刻睁开美目,用娇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林天羽。"好老板,你怎么这样厉害,我我刚才差点被你弄死了。”

    "小蜜,还要吗?”

    "哼!真坏!”

    郑艳丽又扭过头去不理林天羽。"小蜜,我还要……”

    说着用手猛搓奶头,搓得郑艳丽娇躯直扭,小肉穴的淫水似自来水泊泊的流了出来,林天羽一见,也不管郑艳丽要是不要,猛地翻身伏压上去,将那粗长的肉棒用手拿着对准郑艳丽的蜜穴,用力一插到底。"啊!呀……”

    林天羽猛抽猛插着,一阵兴奋的冲刺,大龟头碰到阴户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得郑艳丽两条粉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缠在林天羽的背上两条粉腿也紧紧缠在林天羽的腰部,梦呓般的呻吟着,拼命抬高臀部,使阴户与肉棒贴得更紧密。"呀……亲哥哥……心肝……宝贝……肉棒的哥哥……我……我……痛快死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我……好舒服……美死了……”

    林天羽耳听郑艳丽的浪叫声,眼见郑艳丽那姣美的脸上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自己也心花怒放,欲火更炽、顿觉鸡巴更形暴涨,抽插得更猛了。每一抽出至洞口,插入时全根到底,再接连旋转臀部三、一次,使龟头摩擦子宫口,而小穴内也一吸一吮着大龟头,而每随着林天羽一次抽动,郑艳丽的大奶子都在上下剧烈地荡动着,林天羽忍不住边抽插边搓弄郑艳丽大奶。

    此刻的林天羽,已经给身下这个风情迷人的但却又美艳动人的美妇人弄得神魂颠倒了起来,现在的林天羽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的满足一下这个饥渴的妇人一次,将她带上那欲仙欲死的快乐的顶峰,让她的灵与肉和自己结合在一起,让她在自己的强壮和持久之中,知道女人的快乐竟然可以如此的强烈,林天羽带着这个心愿,奋力的在郑艳丽的身体上冲刺着。

    郑艳丽也没有想到,上午才刚刚结束公平一场战斗的林天羽,在休息了一个下午以后,竟然又变得这么生龙活虎了起来,郑艳丽从林天羽对付林玉珍的举动中可以看得出来,林天羽的这方面的能力超呼了常人,但是真正切身体会的时候,郑艳丽却还是不由的有些受不了了,在这一刻,郑艳丽仿佛跟要飞了起来一样的。

    "我……我的亲姐姐,你的小穴吸……吮得我好舒服!我的……龟头又麻……又痒……我,我要飞了,我要上天了……我……”

    林天羽一边猛插,一边狂叫。啊,郑艳丽女儿的挺乳的嫩穴是林天羽的极乐之地,而郑艳丽的大奶子和流蜜的穴也是林天羽的极乐之地!林天羽更疯狂了。插啊,搓啊,揉啊,一浪高过一浪。郑艳丽被老板一阵猛抽狠插,感到小穴内一阵麻、痒、爽传遍全身,挺起粉臀用阴户抵紧林天羽的下腹,双臂双腿紧紧缠住林天羽的腰背,随着一起一落的迎送。"好老板……我,我,也要飞了……也被你弄得……上……天天……了……啊……亲哥哥你……弄死我了……我好痛快……我要……泄……泄……了……啊!”

    气喘吁吁,浪叫着。郑艳丽叫完后,一股阴精直泄而出,"好哥哥……亲哥哥……乖肉……心肝……宝贝……我的小穴被……被你弄得好……好……痛快……我要被你奸……奸死了……我的心……心肝……我的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哥哥。”

    郑艳丽的淫呼浪叫,更激得林天羽像疯狂似的,就像野马驰骋疆场,不顾生死勇往直前、冲锋陷阵一样,用足腰力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狠,汗水湿透全身,时间将近一小时,郑艳丽被弄得高潮了三、四次之多,全身舒畅,骨酥筋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宝贝……心肝肉……肉棒的哥哥……我已泄了三、四次了,再……这样下去……─我真要被你……死了……你……你就饶……饶了我……我吧!快……快射……射给我我……吧……我……我又泄了……啊─啊……”

    说罢一股浓浓的淫精喷向龟头。感觉到郑艳丽真的不行了,林天羽微微一笑,突然间将大鸡巴拨了出来。

    然后,林天羽一下子跨坐到郑艳丽的脸上,把刚从郑艳丽阴道理拔出的湿淋淋的大鸡巴对着郑艳丽的嘴,捏起郑艳丽的下巴,迅速地说道:"快,把它含住,我要你的嘴巴给我泄泄火。”

    郑艳丽还未从高潮中完全清醒,全然不顾大鸡巴上沾满着郑艳丽的淫水,一口含住林天羽的阴茎。林天羽抱起郑艳丽的头,快速猛烈地对着林天羽的阴茎不停地套弄。

    郑艳丽在林天羽粗暴的动作下几乎不能呼吸,只得任林天羽用郑艳丽的嘴在林天羽的大鸡巴上套弄,期待着林天羽的发泄。林天羽不停地猛烈撼动郑艳丽的头,伴随着林天羽一阵低吼,一股股浓液射进郑艳丽的嘴里。几乎被窒息,郑艳丽连续咽下林天羽的一波波精液,感觉着林天羽的大鸡巴不停地在郑艳丽嘴里跳动。

    林天羽泄后的动作仍未放慢,直到全部射干,仍然将大鸡巴插在郑艳丽嘴里,缓缓地抽插,享受着射后的快感。"怎么样?还不错吧?你天生就很yin荡哎,只是男人玩得少了,真是可惜,若不再被我玩玩,你可是青春都浪费了。来,把它舔干净。”

    如此近的面对男人的精液,郑艳丽感到一阵的心动,在这种情况之下,郑艳丽伸出舌头将林天羽大鸡巴慢慢舔干净,这时的郑艳丽,才品味出男人精液的味道,淡淡的碱味中带有一点咸。

    从未有过的经历,让郑艳丽全身发软。想着自己刚刚吞下这个男人的精液,郑艳丽心中阵阵兴奋。郑艳丽正沉浸在快乐的余韵之中,听到林天羽对郑艳丽说:"精液很好吃吧?是不是从来没吃过?去,拿杯水来。”

    林天羽从郑艳丽身上下来,郑艳丽顺从地下了沙发,走去倒了杯水。

    郑艳丽把杯子递给林天羽时,林天羽温柔地对郑艳丽笑道:"怎么?刚刚我操得你舒服不,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小骚屄夹得我的大鸡巴好紧呀,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呀,小蜜,真的没有想到,你不但乳房坚挺得像个少女一样的,就连小骚屄也紧得像个处女一样的,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呀。”

    郑艳丽站在那里,媚眼如丝的看着林天羽,虽然林天羽的话有些难听,但是却刺激着这个敏感的妇人,使得郑艳丽感觉到,自己的俏脸又一次的发烫了起来,林天羽喝了几口水,也让郑艳丽喝了两口,把杯子放下后又一把将郑艳丽啦过去,对郑艳丽说道:"过来,让我们再好好玩玩。”

    林天羽把仍处在高潮的余韵中的郑艳丽拉过去,赤裸的身子摩擦着郑艳丽的胸部,粗野地在郑艳丽脸上呼吸着,然后就猛地狂吻郑艳丽的嘴。看来林天羽还没有尽兴,郑艳丽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任林天羽在郑艳丽的嘴上亲吻。经过刚才和林天羽的交媾,郑艳丽的已经知道,这个男人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快乐,在这种情况之下,郑艳丽开始主动张开嘴,迎接林天羽的舌头伸进嘴里,跟林天羽火热地吻到一起。

    林天羽把郑艳丽赤裸裸的搂在怀中,尽情享受着跟郑艳丽接吻的快感,把舌头完全伸入郑艳丽的嘴里搅动。过了好一会儿,林天羽把郑艳丽放开,指指自己的胯下软遢遢的大鸡巴对郑艳丽说:"来吧,用你的嘴把它弄大。”

    郑艳丽毫无怨言地埋下头,再次将林天羽的大鸡巴含入嘴里,温柔地吸嚅着,同时用手抚摸林天羽的阴囊。

    郑艳丽很难相信地发现林天羽的大鸡巴在郑艳丽嘴里迅速的恢复了大小,郑艳丽丈夫从未能泄过后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再硬起来。郑艳丽的乳房被林天羽再次玩弄着,而郑艳丽只是不停地用舌头服侍着林天羽的大鸡巴,在上面又舔又吸。林天羽的大鸡巴变得再次粗壮后,从郑艳丽的嘴里抽出,仍然让郑艳丽爬在沙发上,移身到郑艳丽的屁股后,用手在郑艳丽开始闭紧的阴部扣摸着,然后就是猛地一挺,郑艳丽感到林天羽的坚硬的大鸡巴一下就深入到郑艳丽阴道里,刺激起的快感再次一波波涌来。

    郑艳丽扭动着身体,享受着那种异样的刺激,源源不断的快感很快就把她淹没。林天羽两手握着郑艳丽的腰,开始不紧不慢地从郑艳丽背后抽插着,时不时地伸手在郑艳丽悬吊着的乳房上摸捏。郑艳丽很难相信,自己在林天羽的抽插下会再次达到高潮,不听使唤的身子在快感中发抖。

    郑艳丽突然感到林天羽的手开始在郑艳丽的屁眼处抠着,一根指头已顺着林天羽的一下下挺进的动作一点点插入自己的肛门。郑艳丽难受之极,往沙发上一摊,林天羽用手指在郑艳丽阴道里扣出些阴液涂在她肛门里,然后开始将大鸡巴往郑艳丽肛门里挤。郑艳丽咬牙坚持着,等待着林天羽再一次给自己带来惊喜。

    一会后林天羽已成功插入一部分阴茎,两手抓着郑艳丽的屁股,开始慢慢前后运动,郑艳丽那从未被人碰过的屁眼成了林天羽的玩弄对象。林天羽好像很兴奋,在郑艳丽紧闭的屁眼里享受着快感。郑艳丽死死地咬着沙发单,忍受林天羽的鸡奸。林天羽越来越兴奋,想再插深点却怎么也不成功。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天羽粗暴地把郑艳丽翻转过来,迎面扑在郑艳丽身上,从正面插入郑艳丽的阴道,紧紧搂着郑艳丽的身子,猛烈地一阵快速抽插,嘴巴在郑艳丽脸上热吻。

    郑艳丽能感到林天羽的大鸡巴直插入郑艳丽的子宫,插进自己的丈夫不曾进入的深度。郑艳丽也紧搂着林天羽的脖子,张开两腿,让林天羽更深入地插入。过了好一会儿,林天羽才将大鸡巴给抽了出来,也顾不得上面还沾丰淫水,林天羽将郑艳丽的头强行的按向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郑艳丽体会到了林天羽的意图,在媚眼如丝的看了看林天羽以后,郑艳丽温柔地一手捧起林天羽的睾丸,一手轻捏林天羽的阴茎,舌尖轻轻地舔那龟头的尖端,先用口水湿润,再用嘴将其裹住,然后在嘴里用舌头不停地刺激龟头。这样的玩弄了一会儿,郑艳丽又吐出龟头,伸长了舌头沿着林天羽阴茎往根部舔。为了增加林天羽的快感,郑艳丽的舌头快速地轻拍在阴茎上,再舔回到龟头,这时林天羽的大鸡巴已经变得干干净净的了,仿佛从末进入过郑艳丽的小骚屄一样。

    郑艳丽继续用自己的舌头刺激着林天羽,舌尖划过龟头的上下,在林天羽的阴茎周围温柔地轻舔。当郑艳丽的舌头掠过林天羽龟头下部接缝处,林天羽发出一声轻吟。郑艳丽心中暗喜,显然那里是林天羽的敏感带,郑艳丽开始集中舔弄那个区域,果然林天羽的呻吟不断加大。

    郑艳丽知道光是这样刺激林天羽林天羽未必满足,郑艳丽不断变化舌头的力度,在林天羽阴茎上下游走,不时回到林天羽最敏感的部位给林天羽快感。然后郑艳丽开始用嘴含住阴茎,试探着用最合适的松紧度含住,用不同的速度上下套弄,并同时用舌头加以刺激。郑艳丽的用心没有白费。林天羽很快就显示出兴奋的迹象,喘息声在加大。

    郑艳丽尽力张大嘴,让林天羽的阴茎最深地进入嘴里,用唇稳稳地含住,然后慢慢地一边蠕动阴茎下的舌头,一边将其吐出,在这样的刺激下林天羽禁不住地轻抖起来。

    郑艳丽为自己的口交技术感到骄傲,重复这一动作,林天羽躺在那里舒服地享受郑艳丽的口舌服务。郑艳丽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同时用手轻摸林天羽的两个睾丸,郑艳丽已越来越深地含入林天羽的大鸡巴,每次含入都尽力再含多一点。郑艳丽的鼻子几乎能碰到林天羽的阴毛上。林天羽开始越来越兴奋,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郑艳丽知道要让林天羽彻底满足,就这样让林天羽射精也许不够。郑艳丽发觉林天羽的反应后猛的一下深含,然后突然停在那里,用唇舌裹住林天羽的阴茎,一动不动,让林天羽即将达到的高潮停顿下来,林天羽吁吁地呼出口气。郑艳丽再缓缓吐出林天羽的阴茎,只把那龟头留在嘴里,用舌头舔过几遍后吐出。郑艳丽再用舌尖往阴茎根部舔去,让整个阴茎在郑艳丽脸上摩擦,在根部再往下舔到皱皱的睾丸皮上,然后用手抬起阴茎,把一个睾丸整个吞入嘴里裹弄,再吐出换另一个睾丸。

    郑艳丽的主动的服侍已明显起到作用,林天羽用手轻抚郑艳丽的背部以示鼓励:"啊……对……”

    郑艳丽越来越有信心,再次将林天羽的阴茎整个吞入嘴里,用舌头不断刺激,慢慢吐出来,再快速含入。用舍尖挑逗一阵林天羽那敏感部位,很快又再次将林天羽送到高潮的边缘。

    郑艳丽再次停下,慢慢让林天羽冷静下来,然后再重新加以刺激。她已完全掌握了刺激林天羽兴奋的性技巧,在郑艳丽的唇舌下林天羽几次享受到他从未达到的那种即将射而又未射的高潮前的快感。最后一次林天羽再也忍受不了郑艳丽的刺激,在郑艳丽又一次深含林天羽的阴茎时,林天羽开始向下猛按郑艳丽的头,让郑艳丽的嘴快速套弄自己的大鸡巴,将自己推向泄精的不归路。

    郑艳丽能清晰地感觉到林天羽在自己长时间舔弄后建立起来的强烈高潮,郑艳丽两手撑在沙发上,用嘴快速有力地深深套弄林天羽的大鸡巴,给林天羽最强烈的快感,让林天羽聚集起的精液完全释放出来。林天羽的最后射精非常强烈,郑艳丽不断地咽下林天羽射出的精液,同时不停地上下摆动郑艳丽的头,直到林天羽完全射尽最后一滴后,仍不停止的刺激。

    林天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射完后仍按着郑艳丽的头,让自己的大鸡巴在郑艳丽的嘴里多进出一段时间,享受着射后的快感。郑艳丽乖巧地继续郑艳丽的口舌服务,在林天羽射完后将林天羽的大鸡巴舔得干干净净,然后,两人紧紧的搂在了一起,林天羽也顾不得郑艳丽的小嘴上还沾着自己的精液,和郑艳丽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