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钦在王府休养了三日,第四日,他以摄政王的身份,与刑部、大理寺共同审理太后、三皇子、卫国公府谋逆一案。

    铁证如山,太后、宋钺于先帝在世期间私通,生下宋谨,后暗中策划成王谋反,通过驸马韩诚勾结匈奴,如今又谋害摄政王,特赐太后、宋钺毒酒一杯。宋谨年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终身监禁于禁宫。

    至于卫家,卫国公夫妇始终被太后蒙在鼓里,并未参与此事,卫昭年少无知感情用事,被太后利用才冲动行刺,摄政王宽宏大量,看在姻亲的份上,饶其死罪,只剥夺卫国公世袭的爵位,贬为庶民,自卫昭起,三代不可入朝为官。

    国不可一日无君,翌日早朝,宋钦顺应民心,登基称帝,改年号建元。

    而宋钦登基后的第一道旨意,便是封景宁侯府长女唐瑜为后,命钦天监选吉日完婚。

    皇帝大婚不能轻率,各种准备前前后后怎么也要两个月,太快了难免有疏漏之处,也显得皇帝对皇后不够重视,所以宋钦再着急迎唐瑜进宫,这会儿也必须忍着,将婚期定在了八月十六。

    这次大婚注定热闹,然而卫家却不打算喝喜酒了,狱中出来不久,便过来辞别。

    唐氏直接来梅阁找的侄女,唐瑜一听说姑母一家要去苏州,千里迢迢,从今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面,唐瑜万分不舍,跪在唐氏身前,紧紧抱着姑母的腿,心酸不已。姑母一家都是被太后连累的,太后罪有应得,表哥却是被太后利用才错了傻事,她本有机会提醒姑母表哥远离太后,可为了宋钦,她一直都在隐瞒。

    现在宋钦称帝,她是皇后,姑母一家……

    “瑜儿,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你不用自责,更不用觉得愧对我们。”唐氏太了解自己的侄女,轻轻摸着小姑娘脑袋,笑容慈爱,声音平和,“瑜儿,其实姑母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不死也要发配边疆,哪像现在,不用再留在京城受众臣排挤,不用再因为太后与王爷的争斗寝食难安,苏州百姓富庶,风景秀丽,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你说是不是?”

    “可我舍得您……”唐瑜抬起头,贪婪地望着姑母。

    “姑母会给你写信的。”唐氏体贴地帮侄女擦泪,扶侄女起来,娘俩坐到床上说话,从为人妻子到为人母,唐氏恨不得想把她婚后所有的感悟告诉侄女。但二十多年的事怎么可能一天就说完,千言万语,唐氏用力抱住侄女,感慨道:“瑜儿,皇上爱重你,姑母知道你是个有福的,以后安心做你的皇后,不用惦记我们,知道吗?”

    唐瑜哭着点头,知道姑母要走了,哭够了,唐瑜擦擦眼睛,低头道:“姑母,我想再见表哥一面。”那是她的表哥,他最终也没有想过真正要害父亲,唐瑜想当面告诉他,她不怪他了,只希望他早点放下。

    “你表哥没来,他说没脸见你们。”

    唐瑜震惊地抬起头。

    唐氏叹口气,握着小姑娘手道:“这样也好,叫他一辈子愧疚着,总比让他一辈子恋着你强。瑜儿放心,姑母会照顾好你表哥的。”什么表哥表妹,其实大事上始终都是侄女在照顾儿子,假如两个孩子性格换一换,未必会走到今日,有缘无分。

    最后嘱咐侄女两句,唐氏回了前院,与丈夫并肩离开。

    唐瑜去了梅阁后面的小花园。

    小时候表哥常常来家里做客,花园里处处都有兄妹俩玩闹的影子,唐瑜没叫丫鬟跟着,一个人沿着青石小路慢慢走,走过一段路,那条路上的回忆就淡了下去,走着走着,到了尽头,对面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

    “汪!”

    一侧突然传来狗叫,唐瑜从回忆里惊醒,循声看过去,看到一条黄狗颠颠地追在一只嫩黄的蝴蝶后头,蝴蝶转圈飞,元宝绕着圈追,蝴蝶越飞越高,元宝跳了两下,仰着圆圆的狗脑袋,执着地望着蝴蝶。

    唐瑜轻笑,走向元宝。

    元宝听到动静,回头,瞧见主人,顿时忘了蝴蝶,咧着嘴朝主人跑去。

    唐瑜蹲下,抱住元宝,低头亲了元宝一口。

    她们都长大了,表哥走了,去了一个更适合他的地方,她呢,她也要去一个新的地方。

    在那里,有个男人在等着她。

    八月十六,帝后大婚。

    唐瑜穿着繁琐华贵的皇后礼服,头上凤冠比王妃凤冠更重,饿着肚子在明黄色的凤舆里颠簸了一路,终于来到凤仪宫,唐瑜真的有点头晕眼花了,全靠女官扶着才安然无恙地走到了皇帝新郎身边,与他同拜天地。

    拜完天地,皇上也要新盖头。

    唐瑜脑袋不能低,低了凤冠就得掉下去,只好垂着眼帘,大红袖子底下,一双纤细娇嫩的小手紧张地扣紧了裙摆。金秤杆探过来,红盖头一点一点地被人挑起,亮光袭来,唐瑜心跳越来越快,连他的靴子都不敢看了。

    不远处传来观礼命妇的吸气声,三公主更是夸出了声,唐瑜知道自己是美的,正要抬眼看看他,看看新郎见到新娘会有什么样的神情,耳边忽然传来他低低的轻语,“总算胖点了。”

    唐瑜呆了,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地抬起眼帘。

    宋钦弯着腰,俊脸与她相隔咫尺,凤眼明亮,里面全是惊艳。

    唐瑜脸上一阵发烫,慌乱地又低下头,接下来她整个人都是飘着的,旁人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与他交杯,与他完成所有新房礼节,直到他去赴前面的宴席,唐瑜终于重新掌控了身体,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平静了,只觉得累,特别是脖子,被凤冠压得酸痛。

    累得饭都不想吃,勉强用块儿糕点填填肚子,唐瑜便躺到寝殿床上休息了。天不亮就起来忙碌,前后各种跪拜,唐瑜一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今天可以说是她身体上最累的一日,沾到床褥就睡着了,睡得特别香。

    一直睡到夜幕降临,才被女官叫醒,说是皇上要来了,叫她梳妆打扮。

    唐瑜睡得都分不清白天黑夜了,迷迷糊糊坐了会儿,总算记起来了,赶紧去洗漱装扮。

    帝后成亲规矩繁多,宋钦心急与自己的皇后缠绵,一进来就把闲杂人等都往外撵。他是皇上,谁敢乱劝,司寝女官、宫女、太监们乖乖退了出去,将这座喜气洋洋的宫殿留给帝后。人都走了,男人目光越发火热,唐瑜身上发烫,低头站在那儿,想躲,可她能躲哪去?

    “瑜儿,我终于娶到你了。”宋钦大步来到她面前,张开手臂就将她抛了起来,真的是抛,唐瑜吓得尖叫,好像下一刻就要撞到屋顶了,紧跟着又往下掉,宋钦大笑着接住自己的小姑娘,犹如第一次去郊外庄子接她那般,抱着她腿快步行至床边,再毫不怜惜地将她丢了下去。

    床上铺着厚厚的喜被,倒在上面一点都不疼,只是心好像要跳出来了。

    “皇上……”

    她想喊他,求他缓缓,可他只给了她喊他的机会,猛兽般扑到她身上,嘴堵住她唇,手粗鲁地扯她衣裙,唐瑜想要挣扎,然而饿了一天,这会儿后悔晚上没多吃点也来不及了,仿佛只是转眼间,头顶的床架,远处的桌椅,同时晃动起来。

    一次又一次,他如贪得无厌的狼,歇了停,停了又歇。

    唐瑜什么都无法思考,她只想停一停,她一声一声地喊他,却自己都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罢了,随他去吧,他一定是太想她,才会如此急切。

    唐瑜睡着了,好像又做梦了,梦里很静很静,渐渐的,她听到了风声,听到了水声,还有熟悉的脚步声,踩在木板上,规律而动听。

    可她明明在床上,怎么会有脚步声?

    唐瑜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月色,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远处宫殿重重,近处湖水浩渺,而她的脚下,是一座浮桥,熟悉的花灯随风轻轻摇曳,灯光柔和,与月色交相辉映。湖风有些凉,迎面吹来,吹走了她眼里的朦胧。

    唐瑜扭头,果然看到了宋钦熟悉的脸,俊美地像神仙。

    “醒了?”宋钦侧头,看着她笑。

    唐瑜怔怔地看着他,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这样安心地与他相处,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想表哥,不用想父亲,不用想太后。他不再是强行留她在王府的摄政王,她也不再是那个满心愁苦无奈的唐姑娘。

    现在,她是他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呢,是她喜欢的人,心甘情愿嫁的人。

    唐瑜心是静的,宁静又惬意,还有一点点的羞涩,很多很多的甜蜜。

    她不想让他知道,所以她闭上眼睛,声音前所未有的轻柔,“怎么出来了?”

    “不知道,就是想这样,背着你出来走走。”宋钦看向前方,心情与那晚差不多,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跟她在一起,做喜欢的事,“瑜儿,你冷吗?冷了咱们就回去。”

    唐瑜摇摇头,再次睁开眼睛,想看看夜色,目光落到他脸上,怎么都移不开。

    跟他做了那么多次亲密的事,她却很少有机会真正的看他。

    宋钦感觉到了,扭头,对上她匆匆逃避的目光,幼鹿一样,宋钦低低地笑,“怎么不敢看了?”

    唐瑜脸皮薄,脑袋扭向另一侧,用行动告诉他,她才没想看。

    宋钦不拆穿她,继续往前走,“瑜儿,喜欢这桥吗?”

    唐瑜看脚下的桥,点点头,“喜欢。”

    宋钦又问:“喜欢今晚吗?”

    唐瑜忍不住笑,悄悄地笑,“喜欢。”

    宋钦嘴角也翘了起来,仰头看夜空,十六晚上,皓月与星光争辉,如她水眸盈盈,风清凉醉人,似她轻柔动听的声音。察觉她又小心翼翼地转了过来,宋钦收回视线,偏头看她,她眼睛还是那么美,还不习惯光明正大看他,含羞带怯。

    宋钦抓紧机会,在她回避前凝视着她问,“那瑜儿,喜欢我吗?”

    他问得认真,又很随意,唐瑜只觉得湖风热了,吹得她脸也热了。

    她闭上眼睛,不说话。

    宋钦无奈又好笑,这个最会折磨人的妖精。

    “皇上,你喜欢这桥吗?”

    耳边有人轻轻地问,宋钦心跳漏了一拍,期待又不敢期待,故作平静,“喜欢。”

    “喜欢今晚吗?”

    “喜欢。”

    接下来,隔了好一会儿,唐瑜才慢慢睁开眼睛,鼓足所有的勇气,低低地问他,“那皇上,喜欢我吗?”

    宋钦停下脚步,放下她,将她拥到怀里,额头抵着她额头,“喜欢,最喜欢,只喜欢。”

    唐瑜烟波流转,望着他温柔似水的凤眼,她勾住他脖子,踮起脚尖,发烫的脸颊擦过他同样热的脸,终于凑到了他耳边,“我也喜欢,最喜欢,只喜欢。”

    一辈子都喜欢。

    湖风从两人中间吹过,带走了帝后无人可知的情话,却带不走他们拥在一起的身影。月光笼罩下来,明明是两个人,影子投到桥上,却成了一个,人越抱越紧,影子也越来越细,只有这座鹊桥默默地横亘在脚下,横亘在帝后最浪漫的记忆星河。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这章就是大结局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