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端王府,临江堂。

    褚风、沈寂二人并立在上房门外,远远看到王府管事领着唐慕元父女来了,两人互视一眼,一起迎了过去,恭恭敬敬地跪下行礼:“属下见过侯爷、见过王妃。”

    伴随着宋钦宽恕唐家行刺之罪的那道旨意,唐慕元已经官复原职,景宁侯的爵位也回来了,只是唐瑜还未正式出嫁,现在喊王妃不免欠了妥当,虽然谁都知道王爷与唐家的婚事不可能再出意外。

    唐慕元看看这二人,再看看一侧面无表情的女儿,没说什么,继续往上房走。

    褚风领二人进屋,在内室门前通传一声,得到王爷允许,替父女俩挑起门帘,他就不进去了。唐慕元进屋前,担忧地看向女儿,见小姑娘依然还是那副平静淡然的模样,唐慕元在心里低叹一声,决定不搀和了,宋钦坚持不肯提前给女儿透底,那就让他自己哄吧。

    “罪臣叩见王爷。”

    到了床前,唐慕元恭敬地看眼床上的男人,撩起衣摆便跪了下去。现在宋钦是王爷,过几天病好了就是皇上了,如果只把宋钦当女婿看,唐慕元对宋钦某些手段还是不满的,可人家是皇上,唐慕元可不敢随随便便摆岳丈的谱。

    他一跪,唐瑜跟着下跪。

    宋钦看着唐瑜神色寡淡的脸庞,只觉得自己要折寿了,再也不敢装虚弱让她心疼,赶紧下地,用完好的左手扶起唐慕元,“都是一家人,岳丈无需行此大礼,也不必再称罪臣,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岳丈再重提旧事,便是对我依然存怨。”

    嘴上跟岳丈说话,凤眼一直看着还跪在那儿的心上人,因此唐慕元腿一直,还没站正呢,宋钦立即松开岳丈,转过来,双手并用扶唐瑜,声音软了不知多少层,“瑜儿,你也起来,别动不动就跪了。”

    唐瑜低着头,看不到他脸,但她看到了他缠着纱布的手腕。父亲已经跟她解释过了,宋钦虽然提前换了太后的毒,但为了演得逼真让大臣们彻底相信,宋钦换的毒毒性也不小,至于他百毒不侵的体质,纯粹是瞎编的,事后沈寂又喂了他解药。

    也就是说,宋钦骗了她,他亦吃了苦头,一切都是为了揭发太后与三皇子的丑事罢了。

    他好好的,唐瑜肯定要怨的,什么都不告诉她,让她白白担心害怕,可看到宋钦的伤,唐瑜忽然怨不起来了,推开他手,她自己站了起来。不怨,可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样子总是要做做的,不能让这人以为他犯什么错她都会轻易原谅他。

    她不让他碰,一个正眼都不给他,宋钦心急如焚,偏偏碍于岳父在这儿没法随心所欲地哄人。

    唐慕元哪有不懂的,咳了咳,嘱咐般对女儿道:“瑜儿陪王爷说说话,我有事要问褚侍卫。”

    女儿喜欢宋钦,心早交出去了,婚事也定了,眼下两人刚刚经历过一番风雨,肯定有很多要说,唐慕元没那么不近人情,更何况他这样做不是为了宋钦,而是为了给宋钦机会哄好他女儿,早点让女儿开心起来,高高兴兴地等着出嫁。

    “多谢岳父。”望着唐慕元离开的身影,宋钦低声道谢。

    唐慕元头也不回,快步出了屋。

    “瑜儿,对不起。”老丈人终于走了,宋钦再也压抑不住满腔思念,一把将见一次瘦一次的小姑娘抱到怀里,下巴轻轻蹭她脑顶,愧疚极了,“瑜儿,我知道我有再多借口都不该瞒着你,你尽管罚我,别又不理我行不行?”

    唐瑜木然地靠在他胸口,“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王爷会提前告诉我吗?”

    宋钦沉默,低头看她,没有故意说甜言蜜语哄她,“不会,你不知情,被卫昭逼迫时才会怨他恨他,才会彻底忘记你们的青梅竹马,才会心安理得地嫁给我,瑜儿,我要你心里只有我,除了我,谁都不能惦记。”

    这话霸道无比,却也坦白了他对卫昭的介意,为何介意?因为他喜欢她,喜欢到不会怪她心里有别的男人,而是想办法赶走那个人。就像他抢先一步夺走她手里的凶器,他亲自动手刺伤自己,不叫她为难。

    看似霸道,可处处又都是他对她的体贴心意。

    唐瑜再也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哭了起来,“我早就不喜欢他了,哪里用你这样费尽心思?”

    他对她千般好万般纵容,他一点点占满了她的心,到最后却不信她,还白白地中毒放血,一点都不值得,他何苦多此一举?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了,但愧疚也不能有。”宋钦摸摸她长发,低头凝视她泪光浮动的眼睛,“瑜儿,你是我的,无论你高兴还是不高兴,都只能因为我,他仗着跟你是表兄妹白白得了你十几年的青睐,今天开始,你从里到外都是我的。”

    他凤眼明亮,一次又一次宣告他对她的看重,唐瑜心跳不争气地快了,靠到他胸口用他的衣衫擦擦眼睛,垂眸看他右手手腕,“还疼吗?”

    “瑜儿原谅我,我就不疼了。”宋钦弯腰,非要看她的眼睛。

    唐瑜扭头不给看,脸蛋红红的,宋钦喜欢她这样,牵着她手走到床边坐下,仔仔细细看她。想到在唐家给岳丈敬茶时她的为难,宋钦愧疚又心疼,“瑜儿,我跟你保证,以后我凡事都不会再骗你,不再让你着急担心。”

    唐瑜低着头,闻言抿了抿唇,不掩讽刺地道:“你答应我那么多事,有几件做到了?”

    宋钦愣住,没想到她竟然还会秋后算账,回头想想,他答应过一月之期到了就会放手,然而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他答应她不逼她嫁,最后还是千方百计让她成了他的准王妃,他还答应过一次两次就够了,结果常常折腾她到半夜。

    忆起甜蜜滋味儿,宋钦搂住小姑娘,声音暧昧起来,“以前做不到,是因为你不肯嫁我,你是唐姑娘,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马上就要有名有分,对自己人,我向来说话算数。”

    他得寸进尺,哄好了人就开始不正经,唐瑜偏头,不想理他了。

    宋钦正好也不想说话了,转过她肩膀就要亲,“瑜儿,想死我了……”

    父亲就在外面,唐瑜连忙挡住他脸,他呼吸急促,攥着她手强硬地凑过来,脸蛋嘴唇都没能幸免。唐瑜想要挣扎,瞥到他手腕上的纱布,不得不面红耳赤地忍下,只在宋钦还想往衣领里凑时无力地求他,“王爷,够了……”

    “不够。”宋钦拉着她小手放到他身上,在她耳边哀求,“瑜儿,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要你。”

    唐瑜可以纵容他做任何事,唯独这件不行,飞快逃开那地方,她攥着衣襟,犹豫片刻才问他:“王爷,你就不想知道,如果你没有夺走凶器,我会怎么做吗?”

    宋钦定住,额头抵着她肩膀,眼里欲望潮水般退了下去。

    他想知道,又不想知道,安排这个计划时,宋钦想过借此试探他在她心里的分量,是不是比她父亲还重,可真到了那一刻,与自己那点并不是很重要的私心相比,他更舍不得看她为难。

    “不必知道。”

    宋钦抬起头,温柔地看着她如水的眼眸,“瑜儿,不管你怎么做,都是我的好瑜儿。”

    “那我就不告诉你了。”唐瑜握着他受伤的右手放到自己手心,双手一起捂着,那低头看他手的神态,别样温柔,唇角微微上扬,笑得俏皮。

    宋钦心痒痒,左手抱住她,不太信地问:“我想知道,你真的会告诉我?”

    唐瑜笑着摇头。

    宋钦更不信,“那你为何问我?”

    他难得语气像孩子,唐瑜忍不住笑出了声,刚要继续捉弄他,宋钦突然再次别过她脸,不由分说地亲了上来,亲得那么用力,好像要将她吞入腹中。唐瑜想他,渐渐地沉沦其中,只紧紧抱着他右手,不叫他乱动。

    久别重逢,两人亲一会儿看一会儿,蜜里调油难舍难分,外面唐慕元可不知道里面的情形,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不顾褚风复杂的眼神暗示,唐慕元走到内室门口,再次咳了咳,“王爷身受重伤,休养要紧,臣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探望王爷。”

    宋钦听了,有那么一瞬真想扣下唐瑜,让老丈人自己回去。

    “我走了。”唐瑜趁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灵巧地挣脱他坏,背对他整理微乱的衣裙。

    宋钦从后面抱住她,恋恋不舍,“瑜儿,你等着,我会尽快与你完婚。”

    唐瑜一点都不急,但也没有说出来,望眼门口,唐瑜低头,小手贴到了他手背上,声音细不可闻:“我无法眼睁睁看着父亲因我而死,也不可能对你下手,如果你与父亲注定会走一个,那我就先行一步,在黄泉路上等着那个人。”

    宋钦心头巨震。

    唐瑜掰开他手,一鼓作气跑向门口,挑帘而出。

    她倩影如梦,宋钦情不自禁追她,赶到门前却又停住。听着外面父女俩离去的脚步声,宋钦抬起手,看着那层纱布,突然无比地庆幸,幸好他及时抢走了凶器,免了她白白受苦,也幸好那年他一时心软抱三公主出宫赏灯,才会遇见她,才会在磕磕绊绊后,听到她刚刚那番话。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