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新娘子到了,接下来,新郎新娘要一同向唐慕元行礼。

    堂屋外面,围了一圈世家子弟,都是跟过来陪王爷迎亲的。宋钦平时再拒人千里,今日大喜,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也算是表明了他对这门亲事的看重,不然以唐家冷淡的态度,他不来迎亲,只在王府等着王妃进门,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你说王爷会跪吗?”工部尚书崔大人的小儿子崔明升左手揽着锦衣卫指挥使段腾的地方,右手挡在嘴前,小声地问,一脸等着看热闹的笑。

    段腾额头有道疤,虽然穿的喜庆,身上却全是煞气,毕竟锦衣卫可是让人闻之色变的官职。看眼那对儿新人,段腾慢慢拿开崔明升自来熟的手臂,冷冷斜少年郎一眼,继续面无表情。

    崔明升低低嗤了声,刚要去搭讪另一人,目光忽然扫到了里面的卫昭。卫昭是新娘这边的亲眷,有资格在里面观礼,此时站在卫国公的椅子一侧,穿着一身绛红色的圆领长袍,衣服喜庆,脸上却不见笑。

    崔明升与卫昭同岁,两人派系不同,交情属于平时见面连句招呼都不打的那种,但崔明升也不是特别反感卫昭,相反,看清楚卫昭憔悴消瘦的脸庞,崔明升是有些同情的。都是京城子弟,出门游玩难免会碰上,崔明升就撞见过卫昭、唐瑜一起赏花的情形,那时候卫昭也就十四五岁,唐瑜更小,穿一身粉红的裙子,明眸善睐,跟在卫昭身旁甜甜地喊表哥。

    谁想一转眼,青梅竹马的表兄妹竟然要分开了。

    怪不得卫昭耷拉着眼皮,看都不看这对儿新人。

    正暗暗同情卫昭,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清冷的“岳父”,崔明升一惊,立即看向正前方。

    宋钦已经跪在了唐慕元面前,小丫鬟端着托盘走过来,宋钦拿起一盏茶,稳稳当当地举高,递给唐慕元,“岳父,之前我对您对王妃多有得罪之处,但今日礼成,咱们已是一家人,还请岳父原谅我一次,喝下这碗茶。”

    唐慕元眼睛斜向一旁妻子的牌位,嘴唇紧抿,动也不动。

    门口观礼的众人同时吸了口凉气,这唐慕元胆子真大啊,竟然连王爷的面子都不给!

    宋钦不以为忤,继续举着茶碗,郑重地道:“岳父,我宋钦对天发誓,王妃进门后,我会对她千般好,绝不叫王妃受一丝委屈,请岳父看在我诚心迎娶的份上,喝下这碗茶。”

    唐慕元终于看向了他,却是发出一声冷哼,“好一个诚心迎娶,王爷都说婚礼已成,咱们已是一家人了,那老夫喝不喝这碗茶又有什么关系?王爷对老夫真有愧疚之心,就请您厚待老夫之女,别因为老夫的倔脾气迁怒她。”

    宋钦盯着他冷漠讽刺的眼睛,沉默了下来。

    宛如两军交战剑拔弩张,那群世家子弟是大气也不敢出,纷纷替唐慕元捏了一把冷汗。

    “谨遵岳父教诲。”宋钦却在漫长的沉默后,膝行着前挪两步,将茶碗放到了桌案上。

    小丫鬟战战兢兢地走到王妃那边,弯腰送茶。

    唐瑜抬起手,手在颤抖,没碰到茶碗时还不明显,一碰到茶碗,茶水晃动,身旁的全福人、唐氏一家、宋钦、唐慕元都发觉了。卫昭盯着蒙着盖头的表妹,双拳紧握,想到表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被他逼迫着杀人,亲眼看到表妹怕成这样,卫昭自责,可他更紧张,成与不成,就看表妹了。

    宋钦只看一眼便垂下了眼帘,俊脸平静。

    唐慕元心疼女儿,俯身,双手握住女儿的手,替她端稳茶水,对着红盖头,疲惫地叹息道:“瑜儿,爹爹对不起你。不过出嫁从夫,既然嫁给了王爷,你便是王爷的人了,从今往后,你安心跟王爷过,忘了家里吧,不必因为爹爹为难。”

    言外之意,他不但不喜欢宋钦,也要与女儿断绝关系了。

    唐瑜知道父亲不是认真的,可她看到了父亲手腕上刺眼的红痦,眼泪夺眶而出,头上凤冠在这一瞬好像有千钧重,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她多想扑过去替父亲擦掉那颗红痦,多想扑到父亲怀里告诉他他中了毒,可是……

    “时候不早,王爷带王妃出府吧,老夫不送了。”唐慕元松开女儿,端着茶碗坐正,低头逐客。

    唐瑜身体晃了下,宋钦眼疾手快,一侧身子就扶住了她,顺势将人打横抱到了怀里,红盖头随着他的动作飞起一角,露出新娘子精致的下巴,苍白的脸庞,与两道明显的泪水。外面宾客都看见了,也都被那凄美一瞥勾走了魂。

    只是一眼,便叫人心生怜惜,怪不得王爷愿意为她屈尊降贵。

    唐瑜却在被宋钦抱起那一霎那,停了所有眼泪,袖口藏着的玉鱼被他准确无比地顺走,快到仿佛他早已知道那里有致命暗器,可他为何会知道?唐瑜震惊地看向宋钦,然而没等她抬起头,身体突然被他丢了出去……

    变故发生的太突然,不仅诸看客愣住了,唐瑜也愣住了,呆呆地维持着落地的姿势,整个人趴伏在地上,凤冠掉了,盖头也没了。唐瑜盯着地面,刚要扭头,头顶传来宋钦冰冷愤怒的声音,“大胆,竟敢行刺本王!”

    唐瑜猛地回头。

    宋钦冷眼看她,手里握着那条玉鱼,鱼尾尖刺虽小,却闪烁着凛冽寒光。目光相对,唐瑜还没来得及探究宋钦眼底的情绪,宋钦突然朝后倒了下去。所有人都吓到了,而就在卫昭准备宣告太后除贼口谕之际,锦衣卫指挥使段腾风似的冲了进来,一把扶住宋钦,焦急喊人:“王爷,王爷!”

    卫昭站在两人身后,看不到宋钦的神情,但他知道宋钦中了见血封喉的毒,此时必死无疑。

    然而前面却传来了宋钦无力又足以让大部分人听到的声音:“本王中了毒,速送本王回府,唐家众人暂且押进天牢,本王要亲自……”

    话未说完,整个人彻底沉到了段滕怀里。

    “王爷!”段滕厉声大喊,仿佛这样就能喊醒王爷似的,下一刻,猛地发现王爷手腕黑了一片,那毒还涨潮般快速地往上蔓延。

    “王爷怎么了?”因为身份不够一直站在院子里的褚风终于挤了进来,进门就对上自家王爷倒在段腾怀里的惨状。段腾一边将宋钦扛到背上一边解释,褚风听到一半,喉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拔出刀就要去砍那边面色惨白的唐瑜。

    “你敢!”

    “住手!”

    卫昭、唐慕元几乎同时扑过去阻拦,段腾也高声喝住褚风,“王爷有命,唐家众人暂且押入天牢,日后王爷亲自审问!褚风,我先送王爷回府救治,这边交给你了,一个都不许放过!”

    言罢背着昏迷过去的王爷匆匆离去。

    宋钦迎亲也是带着侍卫的,带侍卫是为了路上挡开百姓,现在立即派上了用场,蜂拥而入,转眼间就把堂屋里唐瑜父女、卫国公一家三口都抓了起来。

    人被抓了,唐慕元痛心疾首地望着女儿,“瑜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啊!”

    唐瑜人还恍惚,本能地望向卫昭。

    在场的侍卫或世家子弟,哪一个不是人精,顺着新娘子的目光看过去,对上卫昭复杂的神色,当即明白了,这场刺杀是一对儿青梅竹马的报复,唐慕元并不知情。也是啊,如果唐慕元知情,又怎么会叫女儿白白送死?只有被私情冲昏头脑的少男少女,才能做得出如此蠢事。

    “卫昭你等着,如果王爷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千刀万剐!”褚风扯着唐瑜走到卫昭对面,抬腿就是一脚,卫昭被两个侍卫押着,躲不开,肚子被狠狠踹中,疼得他弓起腰,再抬头时,嘴角流了一道血迹。

    但卫昭眼里没有褚风,他艰难地看向褚风旁边满脸泪水的唐瑜,她为什么哭?卫昭不知道,他只看出了她眼里的恨,恨他给舅父下了毒吧?

    卫昭苦笑,望着他最喜欢也是他唯一喜欢过的表妹,什么江山霸业,什么太后皇上,什么报复宋钦,卫昭都想不起来了,此时此刻,看着她不停流下的泪,卫昭只想解释清楚,“表妹,我是逼你了,可我没想害舅父……”

    说完了,卫昭转向褚风,哀求地看着他,“一人做事一人当,表妹没想毒害王爷,是我先给我舅父下了毒,再逼表妹刺杀王爷……褚风,我舅父是无辜的,他的解药在我怀里,请你先喂他服下,再晚就迟了,王爷要亲自审问我们,你也不想我舅父提前死了是不是?”

    他怎么会要舅父的命?怎么会真的伤她的心?

    太后是想留着解药,等事成后再把舅父的解药交给他,卫昭不敢赌,他怕万一,怕表妹刺杀失败,怕舅父真的死在他手上,怕表妹恨透了他,所以他以配合太后为条件,逼太后先给他舅父的解药。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卫昭知道,他肯定是要死了,他不能连累太后,他必须一人承认,他现在唯一渴望的,就是表妹别再怨他……

    “表妹,对不起……”卫昭紧紧地盯着心上人,盯着她的眼睛,求她原谅。

    唐瑜却看不到他了,在得知父亲的解药就在卫昭怀里,在侍卫翻出解药去喂父亲服下时,唐瑜眼里心里就只剩宋钦那条发黑的手腕。他为什么要主动毒害自己?他有办法解毒吗?肯定有的吧,不然他怎么会主动寻死,可唐瑜就是怕,她怕宋钦真的出事……

    “王……”

    “押走押走,你们最好求老天爷保佑王爷没事,否则不管谁是幕后黑手,你们都得陪葬!”看出唐瑜眼神不对,褚风一边欣慰这女人终于知道担心王爷了,一边怕她露馅儿,猛地将她调了个方向,力气太大,唐瑜身上忽然飞出一物,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看到一个小竹筒,绑在鸽子腿上传信用的那种竹筒。

    原本已经认命的卫昭,突然剧烈挣扎起来,褚风见了,松开唐瑜又朝卫昭踹过去一脚,然后大步上前,捡起竹筒,打开塞盖,取出一张卷起来的纸条。褚风展开纸条,看过后脸色陡变,难以置信地望向卫昭,“太后竟然指使你毒害王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