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五月十八,端王大婚。

    端王二十八了,这年纪,别说当孩子爹,成亲早点当祖父都不是不可能,端王大概也觉得自己婚事耽搁了太久,如今终于要迎娶王妃,便给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员下了请帖,请众臣来王府喝酒庆贺。

    与端王府的宾客满门相比,唐家这边却十分冷清,简直就不像是要嫁女儿的。为了表达对端王变相逼婚的不满,唐慕元一张请帖都没有送出去,宋钦可以命礼部强行替唐家张灯结彩,却没法强迫唐慕元发帖子宴请。

    不过卫国公一家三口还是来了,毕竟是亲戚。

    唐氏去梅阁看新嫁娘了,卫昭父子留在前院。唐慕元坐在主座,眼帘低垂,面沉如水,仿佛堂屋只有他一人。卫国公看了他几眼,再看看好不容易才打起精神过来送嫁的儿子,摇摇头,劝慰唐慕元道:“婚事已成,你就认了吧,不然你一直给那边脸色看,置瑜儿于何地?”

    唐慕元一言不发。

    琦哥儿站在旁边,担忧地看着父亲,想到母亲私底下对父亲的抱怨,琦哥儿低下脑袋。他知道,如果不是为了他,为了唐家,父亲一定会继续抗婚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长姐平静地准备出嫁,也是为了唐家。

    大喜的日子,堂屋气氛却如发丧。

    卫昭始终低着头,毫无生气。

    唐慕元忽然抬起头,对卫国公道:“姐夫慢坐,我叫阿昭去外面说话。”言罢站了起来,示意琦哥儿陪客,他看眼卫昭,负手离去。卫昭盯着舅父的手腕,目光越发复杂,略显僵硬地起身离座,跟在唐慕元身后。

    唐慕元领着卫昭来到了走廊上,这里视野开阔,不怕有人靠近偷听。

    站定了,唐慕元盯着卫昭,忽然抬手,拍了拍少年郎肩膀,“阿昭,忘了瑜儿吧,不然你一直消沉下去,瑜儿更难受。”

    卫昭最听不得这样的劝,眼睛看着唐慕元的衣摆,想到自己的计划,他目光越来越坚定:“舅父,我想再去看看表妹,今天她离开唐家,便是端王妃,我想再跟表妹说说话,等她做了王妃,我怕是连她的面都不能见了。”

    唐慕元慢慢地点点头,“去吧,别耽搁太久。”

    卫昭朝他行礼,转身,走向梅阁。

    唐慕元负手而立,等卫昭走远了,他才看看手腕,看到那里多出来的一颗红痦,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梅阁,唐瑜已经画好了妆容,端坐在床上,眼睛看手里的红帕,乖巧地听唐氏殷勤叮嘱。外面蕙兰突然进来回禀,说表公子来了,唐瑜眼帘一颤,求助地看向姑母。

    唐氏皱眉,安抚地拍拍唐瑜小手,她去外面应付儿子,只是没等她开口,卫昭便木然地道:“娘,我只想当着表妹的面跟她说一句话,说完我就走。”

    唐氏将人叫到旁边,低声斥责道:“全福人在里面陪着,你想跟你表妹说什么?是不是非要她为你哭死你才死心?”她疼儿子,可她也疼侄女,自小没了母亲,婚事也这么多坎坷,如果有办法,侄女会愿意嫁给一个凶名赫赫的王爷?儿子沉迷儿女情长不懂体谅侄女的苦,她当姑母的都明白。

    卫昭看向母亲,见母亲铁了心不准他进去,卫昭心中苦涩,却也有所准备。

    “娘,这是我写给表妹的信,我想说的话都在这上面,请娘现在就交给表妹,叮嘱她马上看,否则迟了,我怕表妹会恨我一辈子。”拿出袖中昨晚就准备好的小竹筒,卫昭垂眸塞到怔住的母亲手里,想到表妹看到信后肯定会恨他,卫昭每说一个字都艰难吃力,“娘,您别看,这是我与表妹之间的事,儿子求您了。”

    他这样的态度,唐氏怎么能不担心,扫眼堂屋门口,唐氏飞快收起装信用的竹筒,拽住儿子胳膊低声问他,“你到底写了什么?阿昭,你不小了,别再让娘担心行不行?”

    “娘,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您帮我交给表妹,我以后什么都听您的。”卫昭哀求地望着母亲,他也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待在新嫁娘院子里不合适,最后求了一次,卫昭匆匆离开梅阁,却没有回前院,而是去了唐家花园。

    他想一个人静静。

    唐氏目送儿子走了,攥攥手里的竹筒,犹豫片刻,回了内室。对上全福人探究的目光,唐氏强颜欢笑:“阿昭与瑜儿情同亲兄妹,现在瑜儿要出嫁了,他当表哥的傻乎乎也想叮嘱瑜儿几句,让夫人见笑了。”

    全福人浅浅一笑,默认了这说辞。

    唐瑜悄悄观察姑母,疑惑表哥过来到底想做什么,唐氏看过来,迎上侄女不安的目光,唐氏快速递给小姑娘一个眼神,笑着道:“吉时要到了,瑜儿要不要再去后面一趟?不然上了花轿到了王府,有的折腾呢,忍着多不好受。”

    唐瑜猜到姑母有话说,难为情般低下头,嗯了声。

    唐氏就扶着小姑娘去了后面的恭房。恭房宽敞雅致,唐氏握着侄女的手一直走到最里头,才拿出小竹筒递给侄女,压低声音道:“阿昭托我交给你的,说让你现在就看。”

    唐瑜神色复杂,接过小竹筒,拔出塞盖,果然看到一张小纸条,取出纸条,却见里面还有条小小的玉鱼。唐瑜抿唇,攥着小竹筒走开几步,背对唐氏展开字条,熟悉的男人字迹立即映入眼帘:表妹,我恨宋钦,我要他死。玉鱼鱼尾有毒刺,稍后宋钦与你辞别舅父时,你找机会用鱼尾刺他,我会护你周全。瑜儿,为了逼你配合,昨日我在舅父茶里下了毒,解药在太后手。宋钦死,太后马上送解药来,否则正午一到,舅父便会毒发而亡。表妹不信,可看舅父手腕,那颗红痦便是中毒症状。

    唐瑜身体一晃,手里的纸条飘了出去。

    “瑜儿?”唐氏发觉不对,急忙上前扶住侄女,一扭头,却见小姑娘满脸泪水,妆容都花了。

    唐氏心中一沉,确定侄女站稳了不会倒了,她低头去捡纸条,还没看清楚上面的字,纸条忽然被人抢了过去。唐氏茫然地看向侄女,唐瑜一手捂嘴,一手背到身后,靠到墙壁上,低头哭,“姑母,我想自己待一会儿,您先出去行吗?”

    这明摆着儿子又欺负人了,唐氏哪放心走,走过去要问清楚,唐瑜突然跌了下去,坐在地上埋头呜咽,“姑母,我求您了,您出去吧……”

    唐氏又心疼又着急,只是小姑娘哭成这样,仿佛她再靠近一步就能逼死她,唐氏无奈地直起身,转身出去了。

    外面传来唐氏应付全福人的话语,唐瑜一手捂面,泪如泉涌。

    卫昭怎么能这样,她欠他的情,她知道她对不起他,她一直都在自责,甚至卫昭来杀她,唐瑜都能理解他的恨,可他为什么要朝父亲下手,为什么要下毒毒害她的父亲?昨日卫昭来找父亲,向父亲赔罪,自责先前的不懂事,还向父亲保证他会振作起来。听到父亲转述的时候,唐瑜一边欣慰一边替卫昭难过,更觉得对不起他,却没想到卫昭赔罪是假,下毒是真!

    现在她该怎么办?

    听卫昭的,杀了宋钦吗?宋钦那么喜欢她,绝不会提防她,她真下手,宋钦必死无疑。可是不听卫昭的,宋钦安然无恙,解药又在太后手里,纵使卫昭狠不下心真要了父亲的命,太后呢?

    没人比唐瑜更清楚太后的阴毒。

    唐瑜泪水止住了,心却越来越冷。太后恨宋钦,今天太后不惜暴露本性利用他们父女谋害宋钦,那必定是抱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一旦她心存侥幸投靠宋钦,或是失手,宋钦马上就会去杀进宫中,捉拿太后,所以为了逼她配合,太后给父亲下的毒一定是奇毒,除了太后无人能解的。宋钦不死,太后出于报复,绝对会毁了解药,让父亲陪葬。那时候沈寂再厉害,他能在正午前配出解药吗?

    唐瑜不敢赌,她不敢拿父亲的命赌。

    父亲不能死,宋钦……

    看着竹筒里的玉鱼,唐瑜心如刀割,就像被人硬生生割成了两半。哪个都是她的命,如果她死能保住他们,保住她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她会心甘情愿地死。然而她不能死,她死了,太后的计划失败了,父亲也会……

    唐瑜闭上眼睛,想找出两全之策,找不到。

    街上忽然传来隐隐约约的喧哗,唐瑜怔怔地抬起头,紧接着全福人焦急的声音就靠了过来,“王妃,王爷来迎亲了,您快出来吧!”

    唐瑜没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他来接她了,她手里却握着能要他命的毒。

    喜乐越来越近,唐瑜取出玉鱼,将卫昭亲笔所书的纸条塞进竹筒贴身收好,再将带着一根锋利毒刺的玉鱼藏进袖中,她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擦擦眼泪,失魂落魄地出去了。全福人见她妆容花了,以为这位王妃还不想嫁,倒也没有多想,匆匆再替美人收拾一番,赶在最后一刻将盖头蒙到了新娘子头上,然后稳稳扶着新娘,去前院堂屋与新郎官汇合,一同朝唐慕元敬礼辞别。

    唐瑜身如傀儡,一步一步走着,心乱如麻,可今日的路格外地短,好像只是眨眼间,她就来到了堂屋门前。盖头留给她的地方不大,但唐瑜知道他在这里,她看着脚下小小的一片地方,直到一双黑靴、一袭与她嫁衣同色的大红袍角,忽然闯了进来。

    一臂之距,明明很近,却又遥不可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