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慕元把厅堂留给一对儿表兄妹,屋门大开,他在院子里站着,整个院子里再无旁人。

    堂屋里头,唐瑜坐在椅子上,元宝开心地在屋里溜达一圈,停在卫昭对面,乌溜溜的狗眼睛打量般瞅瞅卫昭,摇摇尾巴,不感兴趣,重新回到主人跟前,亲昵地蹭唐瑜膝盖。唐瑜神色平和,摸摸元宝脑袋,侧头看向卫昭,语气自然,“表哥来找我,有事吗?”

    卫昭自她进屋后就一直在看着她,他以为表妹会整日以泪洗面,会憔悴神伤,可此时坐在对面的表妹,气色红润,眉眼宁静,如湖面上一株亭亭玉立的荷花,清雅纯净,未曾沾染任何俗世的喧嚣。

    她似乎过得很好。

    卫昭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盯着她的脸,试图发现蛛丝马迹,证明她只是在故作坚强。

    男人眼里的执着刺痛了唐瑜的眼睛,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唐瑜低头,摸摸元宝耳朵,轻声问道:“表哥是以为我不想嫁给端王吧?是,以前我是反感他,但那时我不了解他,表哥天天在我耳边说他坏话,我便认定他是恶人。可他不是,除了我落水那一次,别院起火,也是他救了我,再加上他还救了爹爹,表哥,我愿意嫁给他。”

    唐瑜再次看向卫昭,直视卫昭震惊的眼睛,“表哥,咱们俩一起长大,我一直以为你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所以我喜欢你,但认识宋钦后,我发现他对我更好,而且他有权势,嫁给他,我什么都不用担心,表哥,你懂了吗?我是真心想嫁给他。”

    “既然喜欢,他选你做王妃那天,你为何哭?为何舅父还要拒婚?”卫昭不信,一个字都不信,表妹那么喜欢他,怎么会移情别恋?她就是在骗他,她知道他对抗不了宋钦,怕他冲动做傻事,故意说这些话骗他让他死心,宁可她自己跳进火坑。

    唐瑜苦涩一笑,实话告诉他:“因为我当时确实不想嫁他,我怕你知道后难受,我怕父亲卷进你们的朝堂争斗,可他不同意,他喜欢我,他逼我嫁过去,逼我在你们俩中间做选择。现在父亲辞官了,远离朝堂,太后又赐了婚……表哥,我没有理由再拒绝,只能对不起你了。”

    说完了,唐瑜解下腰间的荷包,放到桌子上,再垂眸推过去,“表哥,这是我以前过生辰,你送我的生辰礼物,我都很喜欢,但我要嫁给王爷了,以后他会送我更好的,这些玉佩,表哥带回去罢。”

    那是她喜欢了多年的表哥,现在她拿话刀子伤他,可她心里也不好受。唐瑜不敢再看卫昭,不敢看他受伤的神情,“表哥,我对不起你,你怎么怪我都没关系,我只求你忘了我,别再总想着咱们以前的事了,听姑母的话,另娶个一心对你的好姑娘……”

    她低着头,没看到卫昭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暴露,绝望不甘,愤怒嫉妒,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几乎快要折磨死他。可她呢,她居然口口声声说她喜欢上了宋钦,居然劝他娶别人,好像那么多年的喜欢都是假的,好像付出的感情同这些鱼儿玉佩一样,送出去了,还能收回来!

    “我不娶!”卫昭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猛地将荷包扫到地上,大步冲出了堂屋。

    “汪汪汪!”唐瑜被他那声怒吼吓到了,元宝却防备地挡在主人前头,对着远去的男人身影狂吠。

    荷包静静地躺在地上,唐瑜看着那荷包,想到那几道玉碎的声音,她低头,眼泪落了下来。

    如果表哥一直忘不了她,她该怎么办?

    如果当初她没在树上刻字答应表哥,表哥今天的痛苦会不会就少一些?

    卫昭没错,宋钦也没错,都怪她,怪她心不够坚定,怪她水性杨花,轻易地喜欢一个又一个,所以老天爷才要罚她,就算她嫁给了喜欢的人,也要承受良心的煎熬,谁叫她负了一个真心喜欢她的卫昭。

    卫昭来了,又走了,唐瑜再次陷入了煎熬,心中再无半分因为即将嫁给宋钦的欢喜。

    卫昭真心对她,背负着欠他的情债,唐瑜良心难安。

    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袋里就会出现两个人,宋钦站在左边,笑着等她嫁过去,卫昭站在右边,形容憔悴,用眼神控诉她的薄情,那眼神是鞭子,一下一下打在她身上。

    五月初,宫里将嫁衣做好了,送到梅阁给她试穿,明明是按照她的尺寸赶制出来的,短短一个多月,尺寸竟然对不上了,穿在唐瑜身上,显得有些松垮。宫里负责监制嫁衣的嬷嬷吓坏了,怕耽误吉时王爷怪罪,跪在地上再三保证会尽快改好,唐瑜不怪她们,笑着宽慰道:“没事,只是大了一点点,我叫人改改,你们回话时只说衣服合身就行了。”

    她不想让宋钦知道她瘦了,他那么聪明,多半会猜出来。

    嬷嬷感激不尽,连连磕头。

    人走了,唐瑜将嫁衣交给蕙兰修改,她回到内室静坐。婚期将近,唐瑜却感受不到半点喜悦,说不清楚为什么,她总觉得她与宋钦的婚事进展地太快了,又快又顺利,唐瑜不安,好像除了对表哥的愧疚,还有别的担忧。

    太后吗?

    可柳嬷嬷没有收到任何指使,除了下毒,太后还能用什么办法?

    唐瑜想不出来。

    宫里的太后却胸有成竹,有信心,也有耐心,五月十五这日,太后派人,将躲在国公府借酒消愁的侄子叫进了宫。

    卫昭不想来,是被人抬进来的,虽然进宫前唐氏命人将儿子按在浴桶里好好洗个澡,胡茬也清理掉了,但卫昭依然一身酒气,看到太后也不行礼,往椅子上一坐,趴在那儿就不动了。表妹不要他了,要嫁给别人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好好的儿子消沉成了这样,唐氏心都碎了,人也跟着瘦了一圈,抱着最后一分希望求太后帮忙劝说,“太后,阿昭向来都听你的,你帮我好好劝劝他吧,我能劝的都劝了,他就是不肯听,这是要我的命啊……”

    任凭心里有再多的算计,太后的心也是肉做的,对外人能狠下心,轮到唯一的亲侄子,太后哪能不心疼,脸上的焦急不忍自然真真切切,扶着唐氏道:“嫂子,你先陪皇上去院子里散散心,我来劝阿昭。”

    唐氏现在只能指望她了,点点头,领着小皇上走了。

    太后要跟侄子说贴己话,打发所有太监宫女都去外面守着。

    人都走了,再也不用担心身边有宋钦的耳目,太后坐到侄子对面,握住卫昭发凉的手,低声叹道:“阿昭,姑母知道你为何难过,你以为瑜儿真的不喜欢你了,是不是?”

    卫昭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是,表妹确实不喜欢他了,他嘴上说着不信,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真的发生了,卫昭才发现,他宁可表妹是被迫嫁给宋钦的,也不想她心甘情愿。如今他丢了表妹的人,连表妹的心也丢了。

    “傻孩子,十几年的情分,瑜儿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太后拍拍少年郎的手,声音低低的,带着不加掩饰的无奈与同情,“阿昭,瑜儿她,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卫昭身体一僵,慢慢地抬起头,盯着太后,眼里第一次恢复些许清明,“表妹,有苦衷?”

    太后点点头,与他对视片刻,忽然垂下眼帘,似是难以启齿,“本来我答应过瑜儿,至死都不会告诉你真相,但看到你这么难过,皇姑母实在于心不忍……”

    “您说,表妹到底有什么苦衷!”终于抓到一丝希望,卫昭紧张地反握住太后的手,犹如坠入悬崖的人半途抓到一根伸出来的横木,视太后为救星。

    太后看眼门外,先让卫昭保证,“我可以说,但你答应我,不管听到什么,都要冷静,不然非但救不了你表妹,还会连累我们所有人。”

    卫昭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急切地催她,“皇姑母,您快说吧!”

    太后低头看地面,好一会儿,才悲哀地道:“你以为去年你舅父落入匈奴人手中,端王明明都放弃他了,为何又中途改了主意?因为瑜儿去找他了,夜里去的,那晚端王就强占了瑜儿,并用你舅父的安危胁迫瑜儿再陪他一个月,瑜儿不敢不从,为了不惹人怀疑,才假装生病,才狠心与你断绝关系啊……阿昭,瑜儿说,说她配不上你了……她说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让你死心,不想你去找端王拼命,因为她知道你去找端王,吃亏的肯定是你。”

    说完了,太后举起帕子,扭头拭泪。

    卫昭愣在了那里。

    昔日表妹戴着面纱哭着与他断绝关系,原来是因为……

    目眦欲裂,卫昭喉头发出一声困兽般的怒吼,突然站了起来。

    “阿昭,你不想活命了吗!”太后猛地拉住人,未料卫昭这两个月日日酗酒,身体亏损不少,竟然被她一把扯回了椅子上。

    卫昭也没料到他现在竟然连个女人都反抗不了,短暂的错愕后,忽的跪下去,抱着太后的腿哭了起来,“皇姑母,都怪我没用,都怪我没用,我一直说要保护表妹,却连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都不知道,我还怪她……”

    太后跟着落泪,温柔地摸着卫昭脑袋,哭了许久,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阿昭别哭,其实皇姑母有个办法,只要你能狠下心,咱们就能一举除了他,替瑜儿报仇。”

    卫昭听了,慢慢抬起头,眼里含着泪水,又陡生希望,“皇姑母,您说,只要能杀了他,我死都不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