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赐婚旨意有了,大婚的吉日也定下了,景宁侯辞官后没再闹,等同于默认了婚事。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殿下总算痛快了,晾了准岳丈几天,终于在早朝上就自己的婚事同大臣们聊了几句,先自责他选妃时考虑不周,只图省事却慢待了所有官员,然后又盛赞景宁侯的战功气节,如此能臣不该辞官,埋没了一身本事。

    既然都自陈己过了,一下朝,摄政王殿下便带上“景宁侯府”的匾额,亲自去唐家谢罪,希望与准岳丈握手言和。

    这一举动,大臣有的认为摄政王是想拉拢唐慕元,收为已用,有的猜测摄政王不想将婚事闹得太难看,所以屈尊降贵。百姓们不管那么多,就喜欢看热闹,纷纷夸赞他们心目中的战神王爷够诚心,又嘀咕唐慕元拿乔太过。

    唐慕元人在侯府,闭门不出,听不到百姓们的议论纷纷,但就算听到了也没用,得知宋钦来了,冷着脸吩咐下人,不许开门,宋钦真想进来,尽管派兵硬闯。

    百姓们以及站在门外的摄政王立即明白了,人家唐家虽然默认了婚事,可内心里头,依然是不愿意的。这下好了,百姓们齐齐望向摄政王,好奇摄政王会不会恼羞成怒,干脆取消婚事,然而摄政王接下来的举动再次让他们瞪大了眼睛。

    摄政王没生气,站到晌午,确定唐家不会开门,他径自回府,然后让人将昔日替他选妃的那条狗送到唐家,说是送给唐慕元的,任他处置。

    这……

    百姓、朝臣们面面相觑:摄政王这是真心赔罪,还是故意气唐慕元呢?

    没人猜得到摄政王殿下的心思,只看到唐家门外多了一条赤黄色的怪狗,绷着脸卧在唐家门外,一旦门口有人经过,那狗便抬起头,说来也怪,明明是条狗,一眼看过去竟然能看出它在不高兴,乌溜溜的狗眼睛漫不经心瞥过来,似乎很嫌弃的样子。

    一时间,摄政王这条奇狗声名鹊起,有人闻讯赶来,只为一睹奇狗尊容,然而三五成群赶到唐家门外,奇狗已经不见了……

    宋钦来门外求见,唐瑜一来知道父亲不见宋钦除了生气,主要原因还是配合宋钦的计划,两家故作不合,二来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儿,就算心里喜欢他,也不能豁出脸面去父亲面前求情,因此宋钦站了半天,她都没有露面,躲在梅阁,两耳不闻窗外事。

    可听说宋钦把元宝送来了,想到元宝可怜巴巴地在外面站着,大热的天,水都没得喝,唐瑜立即坐不住了,忐忑地去了前院,求父亲放元宝进来。

    唐慕元生宋钦的气,对女儿也是有怨言的,有什么事都不告诉他,特别是婚姻大事,唐慕元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如果不是宋钦耍花样逼婚,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女儿为何不愿嫁给卫昭。

    这是他的女儿,女儿喜欢谁,只要女儿告诉他,他一定会替女儿做主,想方设法让她幸福,难道因为卫昭是他外甥,他就非要逼女儿嫁给外甥吗?外甥再亲,那也比不上女儿半分。更何况,宋钦其人,唐慕元心里也是敬佩的,虽然因为宋钦夺位名不正言不顺,他始终不曾站队,只管替大齐效力。

    女儿喜欢宋钦,单从男女情爱上讲,这眼光没错。

    可唐慕元就是不痛快,这会儿女儿想要那条狗,唐慕元低头看茶碗,略带讽刺地道:“人都没见,却见一条狗,你就不怕被人看穿?”

    书房只有父女俩,但谨慎起见,唐慕元声音还是放得很低。

    唐瑜哪能听不懂父亲的委婉调侃,她低下头,蚊子似的小声道:“爹爹,他说,他说送元宝过来是给您撒气的,现在您放元宝进来,外人可能以为您只是要处置元宝……”

    唐慕元发出一声冷笑。

    唐瑜脑袋垂得更低了,抿着樱桃似的小嘴儿,不再劝说,只偷偷地看了眼父亲,心虚又哀求。

    看着这样的女儿,唐慕元忽然想到了亡故的妻子。有次他去岳丈家做客,在花园偷偷见妻子,正说着悄悄话,被岳丈逮住了,那时候,妻子也是这样害羞又哀求地望着岳丈,求岳丈放过胆大包天的他……

    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只是昨天,可现实是,女儿都快出嫁了,妻子不在身边。

    心中怅然,不忍再为难女儿,唐慕元叹息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瑜儿先回梅阁,一会儿我让人将狗送过去。”

    “谢谢爹爹。”唐瑜没看出父亲的心事,红着脸撒了一个小娇。

    唐慕元摸摸女儿脑袋,去了前院。

    元宝一直守在唐家门口,身后的大门忽然发出声音,没等门板完全打开,元宝便窜了进去。门房吓了一跳,瞧见门外有人,赶紧关上大门,一回头,就见那狗摇着短尾巴颠颠地从侯爷身边跑过,特别自来熟地往后院去了,好像能闻出什么味儿似的。

    他只看到了狗屁股,唐慕元却看到了元宝的脸,咧着嘴,笑得特别开心,那笑容,让唐慕元想到了岳丈答应他的提亲那天,他就是这样笑的。可一只狗为何会高兴成这样?

    莫非那狗是宋钦变的?

    明知这个想法太荒谬,唐慕元还是皱了眉头,大步跟在元宝后头去了梅阁,至于为何跟在元宝后面,倒不是他不识路或是故意以元宝为先,而是他两条腿,真的没有元宝四条腿走得快,他又不能孩子似的跑到狗前头……

    “汪汪汪!”

    循着女主人的气味儿跑到梅阁,味道更浓了,元宝高兴地叫了起来。

    唐瑜听见狗叫,扫眼墨兰蕙兰两个,因为她们俩不知道她见过元宝,因此只能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与两个丫鬟一起往外走,才出门,一条黄狗就朝她扑了过来。远处唐慕元高声喝止,近前蕙兰墨兰二女本能之下一起挡在姑娘身前,而元宝就趁她们相撞再弹开的那一空隙,从中间穿过,扑到唐瑜身上就开始够脸要舔,嘴巴快咧到天上去了。

    唐瑜强忍着欢喜,目不转睛地看着元宝。小家伙长得太快,难得分别那么久,它居然还记得她。

    墨兰蕙兰看到元宝的笑脸,都愣住了,再看这狗居然如此亲近她们姑娘,两人互相瞅瞅,都有种做梦似的感觉。

    唐慕元走到跟前,盯着元宝搭在女儿身上的两只前爪,莫名地堵心,当他尽量自然地换个方向,“无意”发现元宝是条公狗,眼神立即就变了。吩咐丫鬟们在外面守着,他叫女儿进屋说话,沉着脸,颇似审问犯人。

    唐瑜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父亲的心思,父亲问她元宝为何会笑,她照实说了,不仅元宝会笑,元宝的母狗娘也会笑,天生的,倭国的狗都这样。

    唐慕元这才放心,可对上元宝的笑脸,依然有种想揍它一顿的冲动。

    元宝正式入住了梅阁,凭借一张笑脸,当天就收获了梅阁一众丫鬟的心,这样唐瑜再表现出喜欢元宝,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唐瑜依然尽量待在房间不出梅阁,免得叫人怀疑,她可以喜欢一条狗,但怎么能短短时间就心甘情愿嫁给宋钦?

    在唐家大部分奴仆眼里,她还是心系表公子卫昭的。

    卫昭也是这样想的,因此当他发现舅父彻底默认了婚事,再没有抗婚的意思后,他坐不住了,不顾父母阻拦,来了唐家。

    唐慕元现在是白身,不用上朝办差,听说外甥来了,他摇摇头,叫人将卫昭请到书房说话。

    “舅父,您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表妹嫁给他吗?”一见面,卫昭就跪了下去,曾经玉树临风笑容爽朗的少年郎,如今形容消瘦,如被人抽走了所有精气神。

    唐慕元心里难受。不考虑身份,作为女婿,卫昭不如宋钦,但卫昭毕竟是他的亲外甥,打断骨头连着筋,外甥因为女儿痛苦成这样,他怎能不心疼。

    “阿昭,舅父没办法,再继续与他为敌,一旦触怒他,唐家上下都不得好,我不能因为瑜儿,让你表弟他们跟着遭难。”扶起卫昭,唐慕元口是心非道。没办法,他只能这个理由应付外甥,“阿昭,忘了瑜儿吧,这辈子你们俩注定无缘了。”

    卫昭盯着面前的舅父,笑了,笑得讽刺。母亲这样说,舅父也这样说,他们都只想着自己,为了自己,就能狠心让表妹嫁给豺狼,让她生不如死。

    既然谁都不肯帮表妹,他自己动手,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从此只能隐姓埋名,他也要帮表妹脱身。

    “舅父,我想跟表妹说说话。”低下头,卫昭苦涩地道,垂下去的眼帘遮挡了眼里的阴沉。

    唐慕元想了想,命丫鬟去请女儿。两个孩子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的情分,不如今日彻底说清楚,让外甥彻底死心吧。

    梅阁,唐瑜正在练字,听墨兰说卫昭来了,父亲叫她过去,她慢慢停了笔,脑海里浮现卫昭憔悴的脸庞。他那么喜欢她,现在她要嫁给宋钦了,表哥一定难过极了吧?

    一昧逃避终究不是办法,她得让表哥清楚,嫁给宋钦对她来说并非羊入虎口,只有这样,表哥才只会怨她薄情,而非一心自责无法救她出苦海。

    放下笔,唐瑜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前,看看一脸傻笑的元宝,连元宝也带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