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果更声似鼓,对于今晚的宋钦来说,便是一更衰,二更勇,三更缠绵不肯休。

    “瑜儿……”

    他抱着她,亲她烫烫的脸颊,真想日日夜夜永远这样下去,永远抱她在怀。

    唐瑜拉回他还想作恶的手,闭着眼睛催他,“回去吧,成亲前不许再来了。”

    今晚不一样,久别重逢,谁都有无数话想说,都有满腔思念需要排解。为了这门婚事,他处处都考虑到了,甚至为了不损父亲的名声往自己身上泼污水,这样的宋钦,唐瑜舍不得再将他往外推,她决定了,嫁给他,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她累了这么久,想歇歇,想听从自己的心。

    但婚前不能再这样,虽然已经给了他,礼不可废,不能纵容他。

    “那你不许反悔。”宋钦亲她额头,要她亲口保证。

    唐瑜浅浅笑了,靠在他胸前摇摇头,算是回答。答应了,他还抱着不肯松手,唐瑜睁开眼睛,长长的眼睫扫过他胸膛,茫然地问道:“明早我爹爹要上拒婚的折子,你到底要怎么做?”

    他对父亲和颜悦色,朝臣们怕会猜忌两家早有勾结,可是冷言冷语的,父亲……

    宋钦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唐瑜咬唇。

    宋钦握住她手,无奈道:“瑜儿,你父亲暂且会受些委屈,可我这么做,他与我的关系会更紧张,我们越不合,他忠臣的名声就越牢靠,等将来事情定了,我再想办法缓和与他的关系,绝不会叫你为难。”

    唐瑜沉默。

    她很想问,他就那么有信心能登上那个位子吗?可是,不仅仅她,几乎天下所有人,都会觉得,只要宋钦想要,他就一定能得到那个位子,他唯一欠缺的,只是光明正大的理由。

    换做以前,唐瑜会为难,但现在父亲已经能择出去了,剩下的就是她自己。

    耳边就是他有力的心跳,想到那场瓢泼大雨,他稳稳地背着她走,唐瑜慢慢地抱紧这个男人,心甘情愿陪他走。他成了,她会求他放姑母一家一条生路,他败了,父亲姑母都会好好的,她……

    她愿意陪他去任何地方,哪怕是黄泉之下。

    第二天早朝过后不久,京城大街小巷就又沸腾了,只因早朝上又出了件大事:景宁侯不满端王用狗选妃,觉得这是对所有参选秀女特别是对唐家长女的侮辱,因此上书请求太后收回懿旨,不愿将女儿嫁给端王为妃。

    可端王却以“懿旨已下、不可枉废”为由驳回了景宁侯的折子,扬言景宁侯再敢拒婚便是对太后对他端王不敬,要罢景宁侯的官,剥夺唐家的爵位。景宁侯也是刚烈的脾气,当场主动辞官削爵,只求取消婚约。

    端王更绝,答应了景宁侯辞官削爵的请求,随即将人赶出皇宫,绝口不提取消婚约一事。

    一家茶馆里,有人不免纳闷,“景宁侯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啊?那可是摄政王,多少人想把女儿送进王府都进不去,人家王爷要娶她女儿当正经王妃,他居然不愿意,现在好了,白白丢了官,真是赔了女儿又折兵。”

    “你懂什么啊,景宁侯是太后的亲戚,是卫家那边的,唐姑娘似乎早就与卫国公府世子有婚约了,快定亲的时候摄政王突然选秀,唐姑娘无奈进宫,被王爷强行插一脚,青梅竹马嫁不了却要嫁给对头,唐家能愿意?”

    “这倒也是,不过你说,王爷的狗怎么就这么巧看上唐姑娘了?”

    “听说唐姑娘是京城第一美人,或许那狗也喜欢美人?你看景宁侯这么不给王爷面子,王爷依然坚持娶唐姑娘为妃,肯定也是舍不得放手了,哎,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这位摄政王也免不了俗喽……”

    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全都在议论这桩婚事。

    而此时的景宁侯府,先后来了两拨人,第一拨奉王爷命来拆侯府的匾额,倒没有将唐家人赶出这座御赐的宅子,第二波则是礼部官员,来宣旨了,说是吉日已定,五月十八乃黄道吉日,端王会亲自来迎王妃过门。

    唐慕元气红了眼睛,抽出宝刀要去杀了宣旨的官员。

    “爹爹!”唐瑜焦急地抱住父亲胳膊,不叫他冲动,自己却是头疼无比。她知道这是保住父亲名声、不叫父亲一世英名被她的婚事所累的唯一法子,她也曾想过劝父亲辞官,一家人远离京城这是非地,可如今父亲真的丢了官职,唐瑜还是忍不住自责。

    如果不是她舍不得宋钦,如果她够坚决,或许父亲就不用受这份气。

    “爹爹,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爹爹,您别气了,女儿愿意嫁他了,爹爹您放下刀行吗?”埋到父亲怀里,唐瑜心疼地哭了出来。

    她是真的心疼父亲,也是真的愿意嫁给宋钦,唐慕元与在场的卫国公夫妻、卫昭却将唐瑜的话理解成了另一层意思,以为小姑娘是想用婚事挽回唐家的爵位,挽回唐慕元的官职。卫昭不愿意,他宁可舅父丢官也希望舅父坚持下去,刚要上前劝说表妹不要退缩,唐氏拽住他手,警告地瞪了儿子一眼。

    侄女嫁了,兄弟自责心疼,侄女不嫁,她亲眼看到唐家因为她丢了爵位,难道会好受?

    到底该怎样选,这是父女俩的事,他们不能搀和。

    唐瑜将父亲拽到了书房,一进门就扑通跪到了父亲面前,低头哭求:“爹爹,我真的想好了,我要嫁他。现在女儿已经连累爹爹丢了官,丢了祖宗传下来的爵位,您再闹下去,万一您有个三长两短,女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求爹爹成全女儿吧,别再让女儿自责了……”

    “瑜儿你起来!”唐慕元一手扶女儿肩膀,一手拉她手臂。

    唐瑜紧紧抱着他大腿,哭着摇头,“爹爹不答应,我就一直跪下去!”

    女儿这样,唐慕元心痛如绞,蹲下去,疼惜地帮女儿拭泪,“傻孩子,你以为你嫁给他了,爹爹就能心安理得地继续当官当侯爷了吗?瑜儿,爹爹说过,爹爹最想看到你开心,如今要你嫁给你不喜欢的人,要你一辈子活在牢笼里,爹爹如何能舍得?”

    唐瑜抬起头,泪眼婆娑,“爹爹,女儿实话跟您说吧,如果非要在表哥与宋钦中间选一个,女儿宁可嫁给宋钦,因为他有权有势,因为他能让我安心,嫁给他,我什么都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太后表哥对付不了他,可是嫁给表哥……”

    她没有说完,但她知道父亲听得懂。

    唐慕元震惊地看着女儿,什么时候起,女儿居然连婚事也要从朝政上考虑了?

    是故意这么说,好宽他的心吧?

    唐慕元更难受了,摸摸女儿脑袋,叹道:“瑜儿,爹爹希望你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我会喜欢上他的。”唐瑜擦了泪,望着父亲笑,笑得复杂苦涩:“爹爹,其实我已经有些喜欢他了,女儿不怕被您笑话,当初爹爹在外征战,我进宫落水,是他救了我,后来我去安国寺上香,别院起火,也是他救了我,我更感激他将您从匈奴人手里换了回来……爹爹,您一直不懂我为何要忘记表哥,现在您清楚了吧,女儿变心了……”

    她变心了,她对不起卫昭的情意。

    唐瑜埋在父亲怀里,呜呜地哭,“爹爹,他们两个,一个是我亲表哥,一个是我后来喜欢的人,我左右为难,我谁都不想嫁,可事到如今,女儿愿意嫁了,因为那是我喜欢的男人,因为我不想再让爹爹为难,爹爹,您就答应了吧,我求您了……”

    唐慕元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的女儿,竟然对宋钦动了心?

    “瑜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唐慕元扶起女儿,盯着她眼睛问,怕她在撒谎,只为了让他死了继续与宋钦对抗的心。

    唐瑜苦笑,望着窗外道:“爹爹,假如宋钦只是普通世家子弟,表哥也不是您外甥,他们二人同时来提亲,您会选谁?”

    唐慕元愣住,脑海里浮现出两道身影。一个是他一直当孩子看的外甥,一个是,本该在京城养病的王爷,突然连夜赶到他房外,与他商量偷袭匈奴的战策。唐慕元永远忘不了那晚他心中的震撼,为宋钦剿灭匈奴的决心,为宋钦对他的信任。

    宋钦信任他……

    有什么在心头一闪而过,唐慕元陡然惊醒。

    是啊,宋钦那么信任他,又怎么会一边要娶他的女儿,一边欺负他这个未来岳丈?还有女儿说的,宋钦先后救过女儿两次,那么这次选秀,真的只是碰巧吗?

    “瑜儿,你跟爹爹说实话,他那条狗为什么会选中你?”低头,唐慕元紧紧盯着女儿问。

    唐瑜明白,父亲多半猜到了七七八八,她愧疚地别开眼,小手心虚地攥着袖口,可为了让父亲放心,她只能半遮半掩地道:“元宝,元宝是他特意送给我的狗,说是倭国进贡的,我在庄子养病的时候,元宝陪了我几天……爹爹,我先前一直不答应他,是怕连累您,他就故意演了这出戏……”

    果然,是这样。

    看着眼前面露羞赧的宝贝女儿,想到宋钦居然趁他不在京偷偷骗走了女儿的心,却能在朝堂上面不改色地呵斥他,唐慕元嘴唇紧抿,里面咬牙切齿。

    好,好,好一个不择手段的女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