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作者:笑佳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暮春三月的晚上,风是暖的,花是香的,星似乎都比平时更明亮。

    宋钦一身黑衣,负手站在准王妃窗下,听到里面传来轻不可闻的脚步声,他心跳变快,有点紧张。去年来找她,他猜到小姑娘会拒绝,故意装成恼羞成怒,冷声断情,扬言要选妃,其实只是为了让她信以为真,免得她觉得他还在惦记她,想法子避开选秀。

    如今赐婚旨意已下,她如他计划那般跳进了他网里,成了他宋钦的准王妃,告知天下,她想逃都没法逃,宋钦无需再装什么,终于可以好好哄哄她了,前后加起来大半年没见面,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

    “瑜儿,开窗。”她才站定,宋钦便迫不及待地催道,声音虽低,底气十足。

    “就这样说。”唐瑜苦涩道。

    喜欢还是不喜欢,看不到人,还可以靠声音掩饰,譬如年前隔窗说话,她骗了宋钦,让他以为她已经心如止水,宋钦更是狡猾,冷言冷语叫她难受了那么久。然一旦打开窗子,唐瑜怕承受不住他渴望的眼神,怕被他看出她要费尽力气才能狠心拒婚,叫他钻了空子。

    “开窗。”宋钦抬起手,声音一落,他食指扎破窗纸,探了进去。

    唐瑜大惊,焦急地斥他,“你做什么?”窗纸一破,明早她怎么跟丫鬟们解释?

    “你不开窗,我就把这扇窗窗纸都捅破。”宋钦无赖地道,说着又在窗上扎了一个洞。

    唐瑜从未想过他会如此无赖,只是他捅破窗纸后可以逍遥离开,她却要绞尽脑汁为窗纸找借口,眼看着他三两下将那小小窗格上的窗纸都扯了,俊脸凑过来露出一只含笑气人的凤眼,唐瑜咬牙,转身讽刺道:“你尽管撕,反正我已经沦为了京城的笑柄,不怕再添一样。”

    小姑娘近在眼前,说着气鼓鼓的话也叫人想,宋钦弯腰瞧着她可爱背影,无奈道:“瑜儿当真看不出我的苦心?”

    唐瑜无声嗤笑,她看出他的苦心了,叫一只狗帮他选妃,史无前例,果然用心良苦。

    “瑜儿,你迟迟不肯让我来提亲,我明白你的苦衷,我提亲了,你父亲答应下来,会有讨好我的嫌疑,将来史书记载恐怕会污了你父亲一世英名。所以太后假仁假义劝我选妃,身边好有人尽心照顾,我便想到了这个法子。你看,现在是我玩世不恭,用一条狗戏耍百官之女,史官记载此事,只会替你父亲以及其他官员不平,贬我不尊朝臣,你说是不是?”

    唐瑜震惊地攥住了袖口。

    原来他带元宝进宫,竟然是早就计划好的?

    不想坏了父亲的名声,便往自己头上泼脏水吗?他有野心,一直维持着在百姓当中的好名声,现在为了娶她,连名声都不顾了?而且他受损的何止是名声,那些“落选”的秀女会被指点连狗都看不上,那些被他侮辱了女儿的官员会心怀怨恨……

    她一动不动,宋钦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直起身,隔着窗子道:“瑜儿,只要能娶到你,这点污名不算什么。是我先欺负了你,理应付出代价,不能再让你们父女背黑锅。瑜儿,安心嫁给我当王妃吧,接下来只要你父亲始终冷眼看我,绝不会有人再说他卖女求荣。”

    他为她考虑了这么多,背负了注定伴随他一生的英名瑕疵,唐瑜的心再也硬不起来了。

    她转向窗子,慢慢地开了窗。

    月光如水,倾泻而入,他的目光就是混在其中的星光,最耀眼的那束,灼热急切,唐瑜不用看便能感受到。她低着头,不敢看他俊美的脸庞,不敢对上他深情的黑眸,怕被他深深蛊惑,再也无法脱身。

    她不看他,他就不说话,唐瑜等了会儿,想象他凝视她的样子,身上越来越热,压抑那么久的思念都被他的目光点成了火。心跳也快了,有种熟悉的悸动从他那边传了过来,唐瑜突然觉得羞愧,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她,她竟然想到了那些不为外人知的晚上……

    不行,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你……”

    “让开。”

    男人低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唐瑜茫然地抬起头,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她在窗子里呢,又没挡到他……念头刚起,就见外面的人突然抓住窗棱,抬起一条腿跨到了窄窄的窗台上。唐瑜脑海里有片刻眩晕,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意识到他进来后可能会做的事,唐瑜立即去扯他紧抓窗棱的手,气息不稳地求他,“你别这样……”

    窗台太窄,宋钦踩上去马上抬起另一条腿才能成功翻窗,现在被她挡住,他无法强闯,这边脚也站不住,宋钦不得不先跳回地上,抢在她缩手前紧紧抓住她手,抓到自己胸膛,牢牢地捂在那儿。人被他扯着,唐瑜被迫贴到了窗前,宋钦霸道地搂住她脑袋,低头就堵住了那张让他惦记了不知多少晚上的红唇。

    他整个人就是火,两人不挨着火苗已经窜到了她身上,现在碰到了,唇齿相依,宛如喂食的一对儿鸳鸯,那思念的火便连绵不绝地蔓延过来。唐瑜越来越无法思索,一开始只是被他拉着,慢慢地,她左手也攀上了他肩膀,慢慢地,她踮起脚,双手环住他脖子,只剩下本能。

    本能是什么?是心底最想要的,是事情发生时,来不及思索便去做的。

    她想他,想得煎熬,有时候会怨,怨他来招惹,可是怨完了,还是想,心是她的,她却管不住。

    饿极了的人,给他一点水,他还想要馒头,给了馒头,就会得寸进尺要鸡鸭鱼肉。今晚宋钦就是来讨饭的,吃到了她的嘴,他还想吃她的人,窗子碍事,她不叫他进去,那他便将她拉出来!逼急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趁她不注意,宋钦攥住她肩膀,用力往上一提……

    身体骤然凌空,唐瑜惊恐地张开嘴,宋钦双手提她,人也迅速跟着后退,因此她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就被宋钦放到了地上,勒腰低头,再次堵住了她的唇。她还处在震惊中,双腿发软无力地靠在他身上,宋钦等不及了,猛地将人带入旁边的花丛。

    她终于慌了,呜呜地挣扎,宋钦不管,将她裙子往上一推,不管不顾地先得了人。

    唐瑜捂住嘴,美眸里倒映着月光,也倒映着他此时的模样,凤眼幽幽,嘴唇微张,好像骤然闯入仙境的凡夫俗子,被所闻所见所感震慑住了,傻了愣了呆了,什么都无法思索。呼吸如风,不知谁的更急。

    好在他不是第一次私会神女了,短暂的魂飞天外后,宋钦再次掌控了身体。看着地上小手捂住半张脸的姑娘,宋钦唇角上翘,凑到她耳边低语,“瑜儿,是你不肯放我进去,我忍不住,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一会儿挨着她耳垂,一会儿挪到了她头顶,甚至挪得更高,到了顶,再挪回来,如此往复。唐瑜抿着唇,掐他腰试图胁迫他,“别在这里……”

    “那去哪儿?”宋钦重重地问。

    唐瑜连忙又捂住嘴,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闭上眼睛求他,“去里面……”

    他怎么能在她的窗外这样?进了屋,好歹有床帐遮掩。

    “好,咱们去里面。”宋钦紧紧抱着她,仿佛真的只是为她打算似的,答应地特别痛快,却随即将她卷入一阵疾风骤雨。太久没见,太久没这般亲密无间,他溃不成军,不过是欺负她不懂,给自己找个台阶罢了。

    可唐瑜不知道,她还以为他真的体贴,虽然不满他又贪了几下,还是乖乖地没再乱动,捂着嘴等他先整理衣裳。宋钦今晚过来,确实存了旖旎念头,他也提前服了避孕的药,但他不想让她发现他已经……因此都丢在了她裙摆上,然后扶她起来前,将她的长裙拽了下来。

    “我先扣下这件,免得你进去后又挡着我。”义正言辞,宋钦抱着她道。

    小姑娘傻傻地信了,为此时只穿中裤的情状窘迫不已,催他先扶她翻窗。

    宋钦无声偷笑,叮嘱她小心点,稳稳助她进窗。进来了,唐瑜哪还顾得那条裙子,难为情地躲回床上,蒙着被子不想见人了。之前想的多决绝啊,然而只是一个照面,便叫他给掳了去,还在花坛里乱来一回。

    那边宋钦利落跳窗关窗,简单扫视一圈小姑娘闺房,他将她的裙子丢在床边,心情愉悦地钻进纱帐。瞧见她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宋钦没急着抓人,趴到她身上,双肘撑床,玩闹般往下拽被子,露出她可爱的小脑瓜。

    “瑜儿,想死我了。”宋钦轻轻亲她脸颊,亲她眼角眉梢,“瑜儿,半年,这半年多,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怎么会信我真的要选妃?我说过,我只要你,只有你能做我的王妃……瑜儿,瑜儿,你瘦了……”

    他只是亲她,低低地说着情话,唐瑜激荡的心渐渐安定下来,转而愁上眉头,睁开眼睛,复杂地望着他,“王爷,你就没想过,太后为何要你选妃,又为何将一切都办得如此急切吗?譬如今日的赐婚旨意。”

    宋钦自她嘴角抬起头,对上她担忧的眼睛,他微微皱眉,“你是说,她想再用一次美人计?”

    唐瑜轻轻嗯了声,扭头望向纱帐外,“王爷,她想方设法促成咱们的婚事,我实在难以安心,而且我知道你让元宝选妃的苦心,我父亲不知道,他要抗旨拒婚,我找不到理由……”

    “怎么没有理由?”宋钦香了她一口,“就说你对本王一见钟情。”

    唐瑜恼了,沉着脸推他下去,她在说正经事,他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逗你的。”宋钦赶紧抱住人,讨好地亲了又亲,“太后那边,瑜儿不用担心,她无非就是再弄点毒药给柳嬷嬷,用在你身上,现在柳嬷嬷已经是咱们的人了,你还怕什么?只要你无心毒害我,就不会有事。”

    唐瑜望着他,他说的这么轻松,她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小姑娘心事重重,宋钦宠溺地刮她鼻梁,“至于你父亲,明早他自去抗旨,我有办法对付他。”

    对付他?对付她父亲?

    唐瑜不爱听,宋钦自知失言,低笑一声,忽然掀开她被子,吓得她花容失色,却应接不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