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0章 安雅心食髓知味

作者:wtw1974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雅心猛地向后仰起脖子情不自禁的大叫着,绷紧的身体一下下的挺着,细小的缝中射出了有力的水流,有些甚至都射到床下的地板上了射完后她脱力般的坐在天龙身上,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

    我靠这么厉害啊,又是三股这下你满足了吧,可是我还没爽够呢。

    天龙把软成烂泥一样的安雅心放到床上,转过她的身体摆成跪姿,站到后面准备,他没有用跪姿,他要站着,要用最深入最激烈的马步后入姿势让安雅心彻底迷上他。

    “不要了我不行了啊”

    脸贴在床单上,高高崛起的安雅心感觉到天龙的又顶到了上,承受不了的她开始求饶。潮喷的感觉弄的她浑身舒爽,里都有些麻木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满足了,不能再继续了,可随着的,快感再次升起

    “呜呜呜”

    娇美的叫带着哭腔,天龙双手从安雅心的腋下穿过,握住她随着他的碰撞而不停晃动的子,硬硬的每次都拉到口再全部。

    安雅心的配合着的动作不停的分泌,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大脑有了缺氧的感觉,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唯一清晰的是里的摩擦快感,渐渐的,的意又涌了上来,但她却没力气再喊出来了。

    潮喷时会猛烈的收缩,加上热热的冲击,天龙这插了半天的根本就不能招架的。这一会儿身下没什么动静他以为不会在再有潮喷了,就放心的着,可这时安雅心突然拼命的抓紧了床单,变得更加湿热的同时更是死死的咬住,一股滚烫的液体奔流而出,全部浇在了上,爽的天龙又硬了一分

    不好这个安雅心使诈前几次都说要了,这回没有提前通知,阴了我一把,我靠忍不住了老子要

    天龙低吼着,使劲把安雅心的腰部往回拉好让再深入些,浓稠的随之射出,安雅心把脸埋在床上,床单抓的乱七八糟,巨大的快感让她觉得到了云端,同时也让她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终于她大喊一声,在剧烈的连续下晕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安雅心迷迷糊糊的醒来,望着酒店房间里的陈设一时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想起身观察一番,可稍微一动传来的异样感觉却使她立刻想了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

    啊不会吧我我不是来这里和天龙谈话的吗,可是可是后来

    我怎么会

    “嘶”

    安雅心挣扎着咬牙坐起来,想赶快找衣服穿上,一抬头发现了床上的湿痕,那是那湿痕是啊

    安雅心紧闭上眼,双手使劲捂着脸,懊悔不已明明下定了决心不和他的,可是现在不光做了,而且还做的那么激烈,而且自己好像一直在喷水喷水喷

    天呐我的天我竟然会喷出来我的竟会强到这种地步吗不止如此了,好像刚才喷了第一次之后自己还是靠着他身上继续讲儿子的故事的,毫无羞愧的意思,我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这可怎么办,丢死人了

    安雅心六神无主的躺在床上,面如死灰。

    她是一个很顺的女人,父亲是医院院长的她生活的一直很顺利,一帆风顺的出生、一帆风顺的上学、一帆风顺的毕业、一帆风顺的工作、一帆风顺的结婚、一帆风顺的生子,一切都有人给她安排好了,连结婚的对象也是别人介绍的,她不用一点心,虽然她心里并不是太喜欢这样。每天上班下班,休息日就在家看孩子或逛街,从来不去ktv或夜店等地方。

    虽然她是学医的,对男人的身体并不陌生,但从小受到严格家教的她坚定的认为那里的男人都是洪水猛兽,一旦进去绝无好事。但不去并不代表不好奇,她也很疑惑为什么一些女同事都非常喜欢去夜店high,还嘲笑她窝在家里看电视消遣,难道在家看电视剧不好吗

    听的多了,安雅心这颗鸡蛋渐渐的就有了缝隙,只是她接触的人和事物不多,缝隙非常小。她不会理会任何形式的男人单独约会,上网聊天时也不加男人,在同事和朋友眼中她像个冰美人。

    不过缝隙再小也是有的,儿子小明对她产生了想法之后,她结束了一帆风顺的生活,几乎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的她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但还是坚持着底线,直到丈夫出轨后她才被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彻底打垮,迈出了出轨的第一步。

    儿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虽然在性质上比出轨更严重,但她的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出轨,她用这样的理由安慰过自己就算是自己把儿子疼爱的过了点头吧

    接着,天台被天龙的事件打击了她,她第一次有了出轨了感觉,和不是丈夫的男人发生关系让她痛苦不堪,而且还是儿子小明的初中同学,这种痛苦甚至超过了那段用来要挟的录像。

    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那种她从没有从丈夫和儿子身上体会过的快感又让她着迷。她纠结无比,一边回味那种感觉一边骂自己的下贱。

    这时候天龙又出现了,无意中用一篇文章扩大了她心中的缝隙。当她经常受到压抑的好奇心遇到一篇黄色小说的时候,当她觉得环境安全看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看了,结果虽然不是黄色的,但对于那时的她来说正好是需要的。

    看过后她的心里起伏不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又想到那种的感觉了。儿子走了好几天了,丈夫也不常按时回家,饥渴的她如何能静下心来所以当她来酒店的路上想到一会儿要见天龙心里就有些没底,她不断的告诫自己要把持住,可是最终能不能把持住她真的不敢保证。

    结果不出所料,不光没有把持住,还放纵的疯狂无比,湿湿的床单就是证明了,这可是和丈夫或者儿子从来没有过的

    “咔嚓”

    浴室的门开了,安雅心一惊,不禁哆嗦了一下。

    “哦,安阿姨,你醒了。”

    天龙有些意外,这个恢复的倒挺快的嘛,原以为以自己的能力的她那么厉害,都晕了,怎么也得睡一会儿的,没想到自己才洗了十多分钟的澡她就醒了,唉,还是高估自己了

    “啊哦”

    安雅心慌乱的答应着,心里乱成一团,“怎么办怎么办呢他过来了好尴尬啊我该说点什么哦对了,要赶紧把身体护好”

    安雅心迅速的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像一个粽子,忽又一想,刚刚才和他干过,还喷了那么多,他会不会说自己假正经呢,觉得自己太装

    天龙被安雅心手足无措的样子弄得有些好笑,这个女人还真可爱,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心思却像个小女孩,心里想的什么全都表现在脸上,和干妈杨诗敏简直没法比啊呵呵,不过不能大意,虽然成功干了她,她也很配合,但这不能证明她就是我的了,从她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安阿姨,你干嘛呢一会儿扯被子一会儿又松的。”

    天龙倒了杯水,递过去故意说了一句。

    “啊我没不”

    安雅心看到递过来的水杯更加慌乱,话也说不清楚了,不知道该不该接。

    “安阿姨,你看你,慌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刚才都那样了拉紧了被子像是有点装啊”

    “恩”

    安雅心被说中了心事,红着脸低下了头。

    “呵呵,别胡思乱想了,哪有的事儿啊安阿姨,你护住是对的,这说明你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不是那种随意把身体暴露给男人看的荡女。”

    是吗哦,还好,幸亏我护住了安雅心暗松了口气。

    “安阿姨,什么时候就干什么事情,该来的就让它来,你也阻止不了。比如说坐公车排队,别人排我也排,别人不排那我也不能排,要不我永远也挤不上去,你和你儿子也一样,丈夫出轨了伤你心,儿子关心你,又有,你也怕他对女同学乱来,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就该发生关系了,不发生才是不合情理的。”

    “同样的,我和你刚才也是非常合理的,你讲述儿子的故事,当然会起了,起了当然就要发泄,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没有一点该内疚或后悔的地方,当然了,和儿子的事情或许得有一些愧意,毕竟是,但对我完全不需要,我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你丈夫出轨了,你也出轨,双方保持平衡,谁也没伤害谁。”

    “不对,明明是出轨了,还说没伤害”

    这个小坏蛋歪理真多不过我听着怎么就这么顺耳呢安雅心抬起头来,期待的看着天龙,说吧,再说点,让我好受点

    “出轨了不假,但要看是什么时候,就像我刚才说的,上车不排队对吗不对,绝对不对,可是别人不排队的时候你也绝对不能排,要不就上不了车。出轨对吗也不对,可别人出轨的时候你也要出轨,要不就憋得慌,憋得慌,心里更堵得慌。”

    “恩”

    安雅心想了一会儿,长舒了一口气,说的也对,我不是也常想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吗,不要太纠结于此,这都是到时候了该发生的事情,而且想想那种憋屈的滋味确实难受,和这种放纵的感觉比起来天差地别啊那的快感。

    哎呀疯了疯了怎么又想到那里去了

    “你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安雅心甩甩头抛开令人脸红的念头,想赶快穿上衣服离开,这样裹着被子说话实在尴尬,可衣服脱在了浴室,又不好掀开被子去拿,只能求助天龙了。

    “干嘛现在就穿衣服你不先去洗个澡啊刚才出那么多汗”

    这么快想走想的美,我的事情还没办完呢。

    “不洗了我回家洗,拿过来啊”

    安雅心嘴里嘟囔着。

    “不行啊现在还不是穿衣服的时候,事情还没讲完,得等讲完再穿啊”

    “啊不是都讲完了吗”

    安雅心疑惑的看着他,这个家伙不会是反悔了吧

    难道他还想再弄一次无耻

    安雅心一下子生气了,“你别说话不算数,我都讲的那么详细了,连人也给你弄弄了,你还要怎么样别耍赖啊”

    “安阿姨,你说话要注意啊谁耍赖啦本来就是说要全部讲出来,这才刚讲到和儿子发生了第一次,以后的事情呢全部,什么叫全部那就是要一直讲到我们现在在这里的事情为止才行,况且刚才的事情只是意外,我也没强迫你,当然了,绝对不是说你主动,而是事情到了这里,自然就发生了,而且我也只是让你说,没要求再干什么啊还是说你想再干点什么”

    天龙笑嘻嘻的说个不停,末了还不忘调侃她一下。

    “你我”

    安雅心想反驳却找不到词语,自己确实是这么答应他的,可是要再说的话

    “还有,说实话,你刚才不舒服吗你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吧你看你,别瞪我啊别误会,我不是笑话你,我是觉得你活了四十多岁了,竟然才刚刚尝到的感觉,有些可惜而已,不过想想有些女人一辈子也没尝过那种滋味你不觉得你比她们要强多了吗”

    “”

    安雅心一时语塞,没有说话。刚才的快感一波一波的爽的她喘不过气,后来更直接让她晕了过去,虽然两人关系不正当,但快感是不能否认的。

    “安阿姨,说嘛”

    天龙用了有些撒娇的口气,“你就当是庆祝第一次好了,呵呵,我说到做到,你要是不想干什么我都听你的,只要你肯讲。”

    “嘶”

    安雅心被天龙的语气弄得一身鸡皮疙瘩,想想却有些想笑。这个小坏蛋真是不知道想些什么。她看着床上的湿痕实在扎眼,拉过被子盖在了上面,盖完后又下意识的看了天龙一眼,却发现天龙站在一旁一脸促狭的看着她,顿时觉得脸热的要。

    “好了安阿姨,说吧说完就回家,刚才说到你儿子和你了,然后呢”

    你喷的还害羞啊盖上了也是你喷的天龙心里一笑,没有说出来,他怕再说安雅心就要羞跑了。心里想着掀开被子就上了床,抱住了温暖的胴体。

    “啊你干嘛”

    安雅心大惊,以为他又要来,挣扎了几下想下床却被拉进了怀里,急的她喊了起来,“不行你不是说光说话的吗现在你”

    “外面太冷了,暖和暖和,再说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也别在意了,说吧,我不动。”

    天龙耍起了赖皮。

    “”

    安雅心无奈,她知道拗不过天龙,加上刚刚做过,也没有多说,但她的心里却七上八下刚才喝下去的春药药效还有一些残留,虽不至于让她欲火焚身但身体燥热还是可以的

    怎么搞得,怎么下面还是那么痒呢只比没弄的时候好了一点哎呀安雅心你个狐狸,刚刚才弄过,喷了那么多,还想要

    不不不,我不能想这个,越想越痒,好了好了,要冷静,赶快说吧,说完就刚快回家

    “安阿姨怎么了脸这么红热啊”

    天龙用一只胳膊撑起身体,半躺着望着安雅心,心里有些吃惊。这个春药的药效还真持久,干过一次了脸还这么红,一看就是想要的模样。其实他是误会了,安雅心的脸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连续的造成的,只是天龙思维都想到这上面去了,一点儿没想到是自己的功劳。

    “啊哦有点”

    安雅心摸摸脸,“有点热”

    “没事,你不用紧张,我给你提示,刚才说到你和儿子第一次,他没几下就,然后呢你感觉怎么样能满足你吗”

    安雅心一咬牙,算了算了算了都到这地步了还害羞个什么劲,爱也做了,水也喷了,脸也丢了我我就都给你说出来,免得你一会儿这事儿一会儿那事儿,说完我马上就走,绝对不多留一秒钟

    “恩第一次儿子很快就那种事,我光顾着紧张了,根本没想其它的”

    “那后来呢,他经常和你做吧,总不能每次都紧张吧”

    “恩是后来儿子也经常要求这个,有了第一次以后我第二次第三次就不那么抗拒了”

    背对着天龙让安雅心多少觉得有些安全感,虽然春药的效力过了,但刚才激烈的余温还温暖着她,加上已经说过了的起因,所以后面的事情倾诉起来就没那么困难了。

    “第二次我就没有多少紧张感了,你也知道我这个年龄的女人都很强,虽然儿子的不是很大,也不是很粗,但总比没有强”

    说到儿子的安雅心别扭的动了一体,“第一次我很紧张,很慌乱,脑子里乱糟糟的,身体的感觉倒是没怎么体会,第二次就不一样了,我我也想开了一点,对儿子不那么抗拒了,所以做的时候也有快感”

    “恩,有快感是当然的,正常人都有快感,接着呢”

    “虽然有但不多,儿子插的很快,射的也快,也就几分钟吧,后来我和儿子就经常每次他都觉得很满意,心满意足的样子,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我的身体是不满足的”

    “这时候我丈夫迷上了那个女的,可是她骗了他一笔钱就跑了,丈夫明白过来人家根本就是为了钱来的,他才后悔了,厚着脸皮求我原谅”

    “嗯,他脸皮确实很厚。”

    看来安雅心对她丈夫出轨的事情深恶痛绝,自己都和儿子上了还说丈夫厚脸皮

    “我我因为和儿子发生了所以很心虚,就慢慢原谅了丈夫。可是这时的我已经不好和儿子断绝那种关系了,每次我说拒绝,但一看到儿子那种眼神却总是狠不下心来后来我就背着丈夫和儿子弄虽然儿子能力一般,但我觉得这种的感觉更让我刺激,而且”

    说到这里安雅心的脸红的像个柿子,似乎在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有几次碰碰巧了,下午刚和放学的儿子弄完晚上我丈夫又想要,就又和他我是不是很下贱和儿子弄完又和老公弄,一晚上和两个男人”

    和儿子做的次数多了,安雅心心里的愧疚感渐渐变淡,慢慢的就接受了这种行为,可一晚上先后和儿子丈夫她就有些受不了了,觉得是这父子俩一起在她,让她有种人尽可夫的感觉。刚才她说完后偷偷抬眼看了天龙一下,眼中充满期待,这一只是她难以抹去的一个阴影,现在咬牙说出来了就是想听听天龙的看法,希望能减轻一些罪恶感。

    天龙的脑袋就在安雅心的上面,立刻就看懂了她的眼神,他心里暗笑,接着用一口专家语气开始胡诌。

    “这个事情的发生是当然的,不发生才是不正常呢儿子和丈夫都是家庭成员,都住在一起,都是男人,是男人就想女人,恨不得每天都,所以碰上了一点也不奇怪。”

    安雅心转起脸,专心望着他的听着,她现在顾不得害羞,一心期待着下文,心里打着鼓,唯恐天龙说出什么她接受不了的话来。

    “也许你的心里有些过不去,觉得自己刚和儿子完又和丈夫,像个给男人泄欲的妓女,但你要分清楚,这是两件事。和儿子是,和丈夫是尽义务,只是偶然碰到一起了。”

    “这么说吧你中午在饭店吃了很辣的辣椒炒肉,可晚上回家丈夫又做了辣椒炒肉,结果你吃完拉肚子了,你能怪饭店或者丈夫吗,他们又不知道你在对方的地方吃过辣椒了,所以这只能说是巧合巧合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不是故意想这样的,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和人品无关,那还纠结什么呢”

    这个小坏蛋说的倒在理安雅心对这个说法很满意,对啊我怎么早没这么想呢,不过,这么就接受了他的话是不是有些

    “可是,就算不是故意的,毕竟我和他们父子俩真的”

    “你在街上走着,突然想吐痰,找到垃圾桶朝里面一吐,这时正好后面来了个人挡住了你,结果吐他身上了。这口痰也是真的吐在了他身上,但你能说你是故意的吗”

    这个安雅心,非得说这么透才满意,脸皮薄啊呵呵,我喜欢

    “恩,这样确实是巧合”

    对,我没什么错,都是碰巧了,有人还中了五百万大奖呢,不都是巧合吗。

    “别说这个了,接着呢,和儿子就一直这样保持着关系吗”

    “嗯,是,直到那次在天台上碰到你你强你个流氓”

    被天龙的话除去了心结的安雅心有些高兴,说到还用嗔怪的语气说了句流氓,听得天龙心里痒痒。

    “那次你出现之后我都吓死了,然后啊别摸”

    “流氓不摸还叫流氓吗。”

    天龙又躺在了床上,从后面抓住一对揉捏起来,“接着说。”

    “”

    揉的好舒服啊过了今天就没事了,反正让他放手也不可能,干脆就

    有了男人就要享受经常泡吧的闺蜜说过的话适时的被她想起,对啊我这么辛苦的忍着为了谁啊丈夫不领情出去找小三,儿子儿子嘛太小了,满足不了我,不能怪妈妈啊饿了几十年了,今天就让妈妈吃顿饱的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