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5章 婚礼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吃完饭后,言笙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接了一个电话。

    慕安晓则是跟天意在他的房间玩。

    “小姐,您让我查的人已经查到了。”电话那头是叶寒,他的声音听来有些沉重。

    恩,也是啊。

    毕竟叶培跟叶寒是很久之前就一起进入叶家的。

    所以言笙让叶寒去查叶培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

    叶寒总想不明白言笙为什么要让他去查叶培。

    难道说叶培跟慕安晓托不了关系吗?

    叶寒虽然很不相信,不过最后还是去查了。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不可置信。

    叶培,真的跟慕安晓有关系。

    甚至因为叶培的缘故,拖出了许多慕安晓以前的人。

    直到此时,慕安晓所留下来的那些人才算是全部被清除干净了。

    “恩。”言笙淡淡点了点头,“你自己看着办吧。”她是很相信叶寒的。

    “小姐……”

    就在言笙想把手机挂掉的时候,叶寒叫住了她。

    “恩?”言笙答。

    “您是怎么知道的?”对于这个问题,叶寒始终想不明白,“您怎么会知道,叶培,就是叛徒?”

    就算是他也没有察觉到叶培的叛变啊。

    这个?

    怎么察觉到的……

    言笙只是淡淡一笑:“直觉。”

    说完后,言笙便挂断了电话。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到底是让她放下了不少的心。

    至少从现在开始,叶家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言笙总是在想在婚礼之前,厉枭会回来吗?

    或许吧。

    至少她是希望他回来的。

    即使是在最后一刻,她也还是紧握着手机,在等着他。

    “晨曦……”

    许贞的声音传来时,言笙的视线才慢慢拉回了焦距。

    她看着镜子中的那个人。

    脸色微微苍白,即使用粉底遮住,依旧看得出来脸色并不好。

    嘴唇抹上鲜红的口红,将她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的脸颊衬托的有了一点血色。

    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正穿着抹胸婚纱,纤细的身形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脖子上戴着一条深邃的淡蓝色吊坠项链,精致的锁骨十分明显,这完全就不像是一个怀孕两个月的人。

    她的手里还握着捧花,嘴角勾着一抹微笑。

    许贞在她身边陪着她。

    同样的还有慕安晓,米亚,苏尚轩,叶明泽,天意。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如果新郎也在,就更美好了。

    言笙握紧了手里的捧花,然后扶着许贞的手站起来:“我们出去吧。”

    “晨曦……要是坚持不住,我们就不办了,好不好?”

    今天是他们之前就定下来的婚礼时间,也正好今天外面出了太阳,虽然还是有些冷,但是比之前几天,却好了很多。

    言笙的身体一直都很虚弱,但是她却仿佛有一股很强大的意志,将她支撑着坚持到现在。

    可是此时言笙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太苍白了,像随时都要坚持不住了一样。

    许贞不由得有些担心。

    其他的人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都表达出来了,他们同许贞一样的想法。

    言笙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也要把婚礼办完啊。”

    许贞眼圈蓦地一红,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走吧。”叶明泽红着眼眶,走过来,将臂弯递给言笙,说。

    “谢谢爸爸。”言笙对叶明泽轻轻一笑道。

    “安晓。”言笙挽着叶明泽的手,路过慕安晓身边的时候,她停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手机交给她,“请继续帮我打电话,好吗?”

    就算……

    厉枭的手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人接了,言笙也还是舍不得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至少听到电话那一头的忙音,她也能幻想一下,说不定下一秒,就会传来厉枭那熟悉的声音呢。

    言笙唇畔微扬着一抹笑意,可是她的眸中,却已经氤氲起一抹水雾了。

    “好。”慕安晓咬住自己的下唇,生怕自己在言笙的面前哭出来。

    其实在某些方面,言笙比她有勇气多了。

    言笙已经跟着叶明泽一起出去了。

    慕安晓走在最后面,正要跟着出去的时候,她手里面抓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其实这一次的婚礼,并没有请太多的人。

    甚至婚礼也只是在芙蓉园别墅后面的那一大片草坪上举办的。

    但是这样的地方,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办的。

    光是布置婚礼现场,就花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

    而到场的人也只是叶家,言笙,以及厉枭的好友。

    充其量人数也不过才十来个人。

    虽然人数少,可是言笙也满足了。

    叶明泽拦着言笙走到了台上,其他人也都在台下落座。

    言笙手里拿了一个话筒。

    “今天是我,跟厉枭的婚礼。”言笙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忍不住哽咽了。

    她一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自己的哭腔忍了下来。

    言笙最后一次深呼吸后,又开口,努力的扯起了微笑,说:“大家应该很奇怪吧。因为婚礼上,没有新郎。我前几个月就在报纸上登了日期。总想着,他如果看到了,那么就算是千难万险,也总该在最后一刻赶到吧……虽然我心里总是相信,他不会舍得丢下我一个人……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言笙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这短时间我一直都欺骗自己,只要我不相信,他就还像以前那样,还在我身边一样。可是啊,事实就是事实,不管我怎么觉得像是做梦,会醒过来,他也还是回不来了。不过……”

    说到这,言笙笑了起来,抬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擦干:“就算他离开了,他也还是给我留下了最珍贵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言笙捂着自己的小腹,那里面,还有一个生命,正在悄悄孕育。

    “你的一辈子,还很长。”

    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

    就在言笙的身侧。

    那声音,很熟悉……

    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

    就在她的身旁。

    言笙浑身一震,手里的话筒猛然一下掉落在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嗡!

    言笙脚一软,差一点就一下跪在了地上,关键时刻有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拦住她的肩膀。

    那熟悉的温度……甚至是熟悉的关怀,都让言笙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厉枭……”

    言笙泪眼朦胧的抬头,她很努力的睁大双眼,想要看清楚,那个揽着自己的人是谁。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不清楚,她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尽管是这样,她也还是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人。

    “我在。”

    厉枭将言笙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像是要将她整个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了一样。

    慕安晓气喘吁吁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厉枭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

    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是等到接了电话过后才知道,原来厉枭没事。

    连同厉枭身边的那个男人也没事。

    凌川就站在台下,静静地看着台上那相拥的两个人。

    只是看了一会儿后,凌川便转过头,看着那个在不远处,同样无声,哭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没来由的,凌川的心就软了下来。

    其实经历过一次生死后,他好像也想开了一样。

    他明白自己是对慕安晓动心了,所以才会不断的赶她走,让她远离自己的身边。

    凌川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脚走向慕安晓。

    在距离她还有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还没开口说话,慕安晓便猛然一下扑了过来。

    她将凌川抱的紧紧的,生怕他离开一样。

    凌川被她抱到的第一反应便是推开她。

    可是抬起来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放在了她的背上。

    “我回来了。”

    凌川轻声,说。

    “能不能,不走了?”

    慕安晓从他怀里抬起头,沙哑着嗓音,问他。

    “不走了。”凌川摸了摸她的脑袋,“再也不走了。”

    厉枭在最后一刻赶回来了。

    被困在中东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赶不回来了。

    可是最后,却是亚尔弗列得带着人,把他跟凌川救了出来。

    他如约赶到了婚礼现场,完成了跟言笙的婚礼。

    这是他从跟言笙认识,就梦寐以求的婚礼。

    而慕安晓也带着凌川回了家见父母。

    慕安晓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来的,可是她很高兴,自己终于能跟凌川在一起了。

    言笙以为自己能就这么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可是三个月后,天意的病倒,却让她的生活,陷入了漫无天日的黑夜。

    米亚说,天意的身上有一种跟叶扬天那时候一模一样的东西。

    这对于言笙,对于叶家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叶家开始满世界的寻找顾临安。

    原来那时候叶嘉灵之所以那么痛快的放人,是因为她在天意的身上做了手脚。

    可是明明检查过啊,为什么那时候就没有检查出来呢!

    “米亚,求求你……救救天意把。”言笙真的只差给米亚跪下了。

    她挺着大肚子,被厉枭扶着。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厉枭也皱着眉,问米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