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3章 慕安晓知道了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慕安晓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

    很痛很痛,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的眼前一片模糊。

    许贞似乎在叫她的名字,她听不清楚,也看不清楚了。

    “阿姨,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慕安晓害怕自己在许贞面前失态,连忙转身往外面跑去。

    甚至在她转身的时候,还小小趔趄了两下。

    许贞看的心惊胆战:“你……”想走过去扶一下的,可是慕安晓的身体晃悠了两下,到底是没跌倒。

    稳住身体的慕安晓似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从许贞站的距离,好像还听见了一两声哽咽的声音。

    只是声音太小,让她听得不太清楚。

    许贞正要走过去问问她怎么样了,才走出两步,便看见慕安晓又抬脚,离开了。

    这一次,她的步伐明显是比之前要稳很多了,也走的很快。

    一分钟后,她已经坐上了车,驱车离开。

    许贞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回了屋里去。

    慕安晓回了家,路过客厅的时候慕韩生跟慕夫人像是在说什么。

    听见慕安晓开门的声音后,慕夫人叫了一声:“安晓啊……”

    只是慕安晓并没有理会慕夫人的。

    甚至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她头也没回,径直上了楼梯,回了自己的房间。

    慕夫人愣了愣,随后问慕韩生:“怎么回事?”

    慕韩生摇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难道是小齐发生矛盾了?”慕夫人猜测道。

    “他们两个今天又没见面。”慕韩生说,“安晓不是说今天去看自己一个朋友嘛,莫非是在朋友家发生了不愉快?”

    “我上去看看。”

    思踌一会儿,慕夫人还是起身,往楼上去。

    慕韩生也没阻止,跟着一起去了。

    毕竟是自己闺女,发生什么事了,做父母的自然着急啊。

    两人一道去了楼上。

    还没走近慕安晓的房间便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哭声。

    似乎是刻意压制着哭声,但是又由于太过悲痛,硬是没压住。

    慕安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哭的这么伤心?

    她回来的时候慕夫人也看到了,是满眼微红,脸上也有泪痕,看来是回来的路上就哭了。

    难道真是跟朋友发生不愉快了?

    可是也没理由啊,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像小孩子一样,闹了别扭就哭啊。

    “安晓……”慕夫人上前一步扶住把手,正要开门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门居然被反锁了。

    慕安晓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面哭。

    这到底是发生了多严重的事情啊。

    无奈,慕夫人只有抬手敲门:“安晓,你开开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妈妈啊?”

    “安晓,你开门出来跟爸妈说说,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啊。”慕韩生也有些着急了。

    “妈,你们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外面不断传来敲门的声音,慕安晓猛然将自己的脑袋从枕头底下抬起来,吼了一声。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了,看来是因为哭了太久的缘故。

    眼眸有些微肿,还噙着泪,脸上也是挂满了泪痕。

    外面的两个人,听到慕安晓的声音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孩子大了……

    而慕安晓在自己吼出这句话后,是有些后悔的。

    心里的那抹后悔,将她的悲伤都冲淡了不少……

    她这是在干什么啊。

    自己心里不舒服,怎么可以怪到他们的身上呢?

    他们永远都是那么关心自己。

    可是她又对他们发脾气了。

    一想到这,慕安晓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样。

    她重新躺回床上。

    双手捂着脸颊。

    只是眼中再没流眼泪出来了。

    之前她一直不明白言笙为什么不告诉她凌川的事情。

    可是刚刚她又想明白了。

    因为她曾经说过,要忘记凌川,要去找自己的幸福。

    言笙还说过祝她幸福。

    但是转眼间便发生了突发情况。

    言笙一开始的第一反应是要告诉她的吧。

    可是后来想到她们曾经说的那些话后,又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那些话是她自己说的啊。

    也是她自己要放弃凌川的。

    但是为什么她听说这件事后,却又那么的难受呢?

    难受的她,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一样。

    她想象不到如果凌川真的回不来了,那她这后半辈子要怎么过下去?

    一想到这个,慕安晓就感觉眼眶泛酸了。

    她就这样一直躺倒了天黑。

    期间慕夫人来敲过几次门,但是慕安晓没有开口应。

    慕夫人也便离开了。

    天黑以后,言笙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慕安晓摸黑拿到了手机,也没看是谁打过来的,直接接通了。

    “喂……”

    因为一下午都没有说话了。

    所以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安晓,抱歉啊,我现在才醒过来……”电话那头,传来言笙的声音,带着歉意。

    言笙并没有听出来慕安晓声音中的异样。

    慕安晓轻声:“言笙……”

    “恩?怎么了?”言笙问。

    “凌川……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慕安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很平淡很平淡,可是一开口就暴漏了她此时内心的情绪。

    而言笙也在听到慕安晓的话后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伯母告诉我的。”慕安晓苦笑,“如果不是我今天偶然得知,你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我了?”

    “安晓……”言笙苦涩道,“我是有告诉你这个想法的。可是……你不是说过吗,要放弃凌川,要忘记他,过自己的生活,不再围着他转。而且,你也在相亲了啊,你已经放弃了,我为什么又要告诉你这件事情,来干扰你的心呢?”

    言笙的话,让慕安晓哑口无言。

    是啊。

    言笙说的都是事实。

    也的确是她自己不要听到关于凌川的任何消息的啊。

    言笙不告诉她也是为了她好。

    她又为什么要在这里质问言笙呢?

    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言笙?

    慕安晓长久的沉默,让言笙的心微微一提,而后说:“安晓,你是不是还……”

    是不是还喜欢着凌川,根本就没有忘记过他?

    “是。”

    慕安晓答得干脆利落。

    这倒是言笙没想到的。

    慕安晓还喜欢着凌川,这对于她来说,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我有消息了,会通知你的。你现在也先不要着急。”

    曾经何时,这是别人用来安慰言笙的话。

    慕安晓:“言笙,谢谢。”

    “不用谢。”

    说完,言笙便叹口气,挂断了电话。

    言笙是真没想到,自己睡一个午觉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啊。

    而这边,慕安晓跟言笙通过电话后,心里那阵阴郁也渐渐散开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去将卧室的灯打开。

    慕安晓去浴室洗了一把脸,理了理自己糟糕的情绪,便开门出去了。

    楼下,慕夫人还跟慕韩生坐在客厅,两人一脸的担忧。

    看到这一幕,慕安晓的眼眶没来由的又有些湿润。

    “爸,妈……”慕安晓叫了一声,泪光朦胧。

    “安晓,你好了吗?”慕夫人见慕安晓下来了,便立即站起来紧张的问道。

    慕安晓点点头:“我好多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慕韩生问道。

    “只是一点小事……没什么。”

    慕安晓随便找了个借口。

    不打算告诉他们那件事情的缘由。

    慕韩生自然也是知道慕安晓不愿意说。

    只是慕安晓不说,他也没什么办法啊。

    “要是感觉压力太大了,那就在家多休息几天吧。”慕夫人道。

    慕安晓点了点头:“好。”

    正好她也是这样想的。

    而且关于跟齐煜相亲的事情,她也要找个时间跟他们说清楚了。

    她的心里还爱着凌川……忘不掉就是忘不掉,所以……她不能再继续跟齐煜相亲了。

    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后。

    慕安晓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去浴室洗澡洗漱完以后,便躺倒了床上。

    躺在床上迟迟睡不着。

    慕安晓躺了好一会儿,正要将床头的睡眠灯关掉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进来。”慕安晓道。

    这个时候来她房里的,不是爸就是妈。

    果然,推门进来的是慕夫人。

    “妈,还不睡啊?”慕安晓道。

    “给你送东西。”慕夫人走进来,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慕安晓,“这是你上次旅行带回来的箱子里面发现的,下人不知道是是谁的,便给我拿来了。”

    慕夫人手里拿着的,是一个手绢。

    那个手绢十分眼熟。

    是慕安晓在日本的时候买的。

    她记得那时候是买了两条,一条给了凌川,一条自己用着。

    可是,她的手绢不是被她放在床头柜里面吗?怎么会在慕夫人那里?

    慕安晓从慕夫人手里接过来,放到自己腿上,然后又侧身从床头柜里把自己放进去的那条手绢拿了出来。

    两条手绢放到腿上的时候,不仅慕夫人愣了,连慕安晓也愣住了。

    怎么会有两条一模一样的?

    “这……”慕夫人愣道,“你买两条一模一样的做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