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9章 梦境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意的话,让言笙愣了一下。

    良久,她才讷讷的开口:“为什么这么说?”

    她以为,自己不告诉慕安晓,才是对她好。

    “我虽然小,可是我也知道,在心里装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再去强行接受另一个人,不仅对另一人不公平,甚至她自己也不会感到高兴,甚至不会感到一丝的幸福。”

    天意十分老成的抿着唇。

    天意的话,虽然有猜测的成分在。

    可是他说的也并不是不无道理啊。

    难道说。

    她这一次,真的做错了吗?

    言笙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天意:“那你认为我,是做错了吗?”

    天意摇摇头,依旧分析着:“你们的想法或许是比较长远,也考虑到了另外一些因素。但是我更看重的是眼前。”

    天意双手环胸,语气低沉,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言笙原本还在十分用心的听着他说话。

    可是突然注意到他说话的方式,表情,甚至动作。

    他脸上那抹微微沉思的模样,像极了厉枭。

    天意虽然现在长大了,跟厉枭不太像了。

    可是他的做事说话方式,却都跟厉枭十分相像。

    看着天意,她总以为是看到了缩小版的厉枭一样。

    没来由的,言笙的眼眶渐渐开始红润,她咬紧下唇,微微低下头,没看天意。

    可是天意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见解。

    他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言笙都没有在听进自己的耳朵里面。

    因为她的脑海中,已经全部都是厉枭的音容笑貌了。

    言笙一直强迫自己不要被那件事情所影响,因为她还有孩子,她要把孩子生下来,抚养成人的。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当天意没听见言笙的声音,发现她的不对劲时,他才看到,言笙已经满脸泪痕,下唇被牙齿紧紧咬着,硬是没发出一声哽咽。

    天意眉头微蹙,眸中划过一道心疼;“妈妈……”

    天意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言笙抓住了手。

    言笙泛红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天意:“天意,妈妈从来都没有问过你身份的事情。从今以后我也不会问。可是……现在,妈妈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让你爸爸回来吧……一定,让他活着回来,好不好?”

    “哪怕他缺胳膊断腿,就算是成植物人,受重伤,我也都能接受,只要他还活着……”

    “只要他还活着……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说到最后,言笙已然泣不成声,她哭的梨花带泪,一塌糊涂。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变得结结巴巴,声音也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阴云。

    这样的言笙,这样一脸泪水与苍白的言笙。

    让天意心里一疼。

    天意将言笙的手握在自己掌心,他的声音依旧稚嫩,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却有了一抹能让人信服的坚定:“妈妈,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爸爸回来的!”

    天意明明还很小。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对一个小孩子拜托这样的事情。

    可是言笙真的没有办法了。

    她能用的所有方法都已经用了,甚至还用叶家的力量去中东打听消息。

    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仿佛都石沉大海了一样。

    言笙一直都知道天意的身份不简单,她从来都没有刻意去问或者猜测。

    只是她现在,只能把唯一的机会寄托在天意的身上。

    她想要厉枭回来。

    除了拜托天意,她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

    或许这就是走投无路之后,最疯狂的一个决定了吧。

    “天意,谢谢你……”言笙哽咽着,说。

    天意笑了笑,将言笙脸上的泪水擦掉:“妈妈,对我,你永远都不用说谢谢,也不用说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前几年是你保护我,但是现在,换成我来保护你。我不说谢谢,你也不用说,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天意是言笙生的,并且看着他长大的。

    她真的会怀疑眼前的孩子,是被人掉了包的。

    一个八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却总像是十八,甚至更年长的人说的。

    言笙曾经无数次疑惑过天意的身份。

    可是每一次她都忍住了。

    她怕自己问了,会触及到天意的禁忌。

    她只需要知道,天意永远都不会害自己就对了。

    “好。”言笙勉强的笑了笑。

    许贞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母子两人携手说话的样子。

    言笙的眼角虽然还挂着残泪,但是好歹精神头有了,许贞也松了一口气,赞赏的看了一眼天意,果然还是天意有办法啊。

    “来,汤我已经煲好了,你喝一点,好歹要让身体营养跟上。”许贞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然后用汤勺盛了一些出来,递给言笙。“小心烫啊。”

    言笙倒是没拒绝,接过来后,便自己吹着上面冒的热气。

    由于是冬天,所以温度也降得快。

    一碗鸡汤言笙很快就喝完了。

    许贞见碗见底了,正要给她再盛一碗的时候,却见言笙摇了摇头:“不要了……已经饱了。”

    许贞顿时又眉心一蹙:“这才喝了一碗啊。”

    “妈,我是真喝不下了。等我饿的时候再喝,好不好?”言笙强忍着胃部的翻腾,对许贞说。

    “这……哎,好吧。那我先端下去,你要想喝,一定要说,知道吗?”许贞倒是想让言笙再多喝一些,言笙刚才也就只喝了一点汤,干的那些动都没有动一下。

    但是言笙坚持不喝了,她也没办法啊。

    许贞只得收拾着,将东西端下去了。

    等许贞走后,言笙才脸色一变,捂着嘴掀开被子,连鞋子也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就跑厕所去了。

    天意还没追过去,才走两步,便听见厕所里面传来一阵呕吐的声音。

    天意神情微微一僵。

    这是言笙在呕吐。

    虽然知道害喜很折磨人,但是像言笙这样,刚吃下去就吐出来的,着实太痛苦了。

    而且今天言笙吃的东西几乎没在肚子里留,都一一尽数吐了出来。

    刚才是许贞在,所以言笙强忍着吐意,害怕自己当着许贞的面吐出来了,又要惹得她心疼了。

    许贞本来就担心言笙的身体,言笙现在的样子要是被她看到了,她不又得一阵愁啊。

    天意叹了一口气,走到厕所去,然后帮言笙拍着后背,这样能让她舒服一点。

    言笙吐了好一会儿,直到肚子里没有任何东西可吐了以后,她才苍白着一张脸,按了抽水键,将自己吐出来的秽物冲走。

    她起身,无力的勉强靠着洗手台。

    打开热水,她泼了一些水在脸上,又漱了漱口,才颤抖着双手,抬头,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镜子里面的那人,前面的头发被水沾湿,黏在苍白的脸颊上。她那双曾经灵动有神的双眸,此时却像火苗燃尽以后的那种颜色,死灰一般,再也没有了任何神采。

    原本还有些肉的圆润下吧,此时却像是刻意削尖了一样,让她整张脸看起来都变小了很多。

    也让她看起来消瘦许多。

    “妈妈,你这样子,对身体不好。”天意在一边,盯着她的颤抖的身体,担忧道。

    “我知道啊……”言笙无力的说道,“可是我……是真的吃不下。”

    或许有一部分是厉枭的原因吧。

    可是更多的,还是因为害喜,让她闻到菜的那些味道就反胃。

    记得那时候怀天意时也是这样。

    最后她是怎么做来着?

    言笙双手支撑着自己虚弱无力的身体,回想了一下。

    “天意,去帮我哪些酸的水果吧。”

    好像那时候,是吃的酸东西。

    酸梅,青李,青苹果,柠檬……

    那时候她几乎是把这些当顿吃的。

    因为其他的东西实在吃不下。

    “酸的?”天意一听见酸这个词就感觉牙根一阵发软,“我下楼去给你拿。”

    说着,天意便转身出去了。

    言笙在厕所站了一会儿后,才转身,一步步的慢慢走出去。

    她身上实在没力,所以走出去后便躺倒了床上。

    就那么躺着,连被子也没力气拿过来盖着了。

    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她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

    在梦里,她好像看到了厉枭。

    厉枭站在不远处,向她招手,对她微笑,好像还在轻轻说着什么。

    可是言笙听不见。

    听不见厉枭在说什么,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叫着,嘶吼着,想要问厉枭,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可是她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她自认为拼了命的吼叫,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言笙握住自己的嗓子,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而站在不远处的厉枭,停止了说话,他对言笙扬了扬手。

    像是在说再见。

    言笙瞳孔猛然一缩,浑身冒起冷汗。

    不要!

    厉枭,不要!你不要走!

    言笙想要追上去,因为两人的距离并不远,她以为自己只要追上去,那么就一定能追到他的,她就可以亲口对他说。

    厉枭,我怀孕了,所以,请你回来吧。

    可是她却好像永远都跑不到厉枭的身边,厉枭明明是在用走的,她却无法跟上他的脚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