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7章 怀了孩子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是现在意外却真的发生了。

    而且是在言笙准备着婚礼的时候。

    怎么偏偏就出了事呢?

    许贞握着言笙的手臂,害怕言笙真的就这样倒下去了。

    “对啊,这是最后一次了……等他回来,我们就可以办婚礼了啊。”言笙说着,说着,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厉枭。

    你说是最后一次。

    可你没说,这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次了啊……

    你这个混蛋,混蛋!

    “晨曦……”许贞想说安慰的话,可是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贞知道言笙心里多爱厉枭。

    所以也知道此事言笙的心里有多伤心:“不怕……不是只说失踪了吗,说不定厉枭会回来的。厉枭那么聪明能干,他知道你在家里等着他呢,所以一定不会舍得就这样的,丢下你们母女离开的……”

    说到最后,许贞也说不下去了。

    “妈……”言笙抱住许贞,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面,“如果……厉枭真的,死了怎么办呐?”

    中东那种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

    就算是厉枭,言笙也害怕他会回不来。

    当初在中东的时候。因为有凌川在后面接应。

    厉枭都伤成了那样。

    现在就更难说了啊,亚尔弗列得不是说,如果再找不到就要放弃了吗,如果放弃了,那么厉枭是不是就真的回不来了啊。

    “不会的,不会的啊……厉枭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你要相信他!”

    许贞轻轻拍着言笙的肩膀,轻声安慰着。

    只是许贞说完这句话后,才发现自己肩膀上面的重量越来越重了,甚至到最后,言笙原本站着的身体,竟然也开始慢慢往下面滑了。

    许贞暗道一声不好!

    “晨曦!”许贞连忙抬手急急的抱住言笙,低头看去时,才发现言笙已经昏过去了。

    她的脸颊十分苍白,眼角还藏着残泪。

    “来人!来人啊!快来人!”许贞感觉言笙的身体已经快要落到地上了,她急忙叫人。

    ……

    言笙这一生,自己经历过无数次的危险,甚至已经快要记不清了。

    她以前总喜欢凡事自己去承担,处理。

    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

    她总以为,只要别人没事,那么她自己受了多重的伤,都是无所谓的。

    但是那时候,厉枭对她说,不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她还有他。

    她并不明白那个时候的厉枭是揣着怎样的心情说这番话的。

    可是现在她明白了。

    原来,当自己真正在乎的那个人出事的时候,自己是比那个人还要难受的。

    言笙开始整日整夜的不睡觉,不吃东西。

    她睡不着,吃不下。

    她担心厉枭。

    更加担心,如果从此以后她的生活中,再也不会出现厉枭这个人了,该怎么办呢?

    她终于学会了要如何去分担自己的压力,去分担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让她学会的那个人,却离开了。

    言笙不喜欢分别。

    更不喜欢生离死别。

    许贞送医生出去再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言笙躺在床上,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定定的看着天花板,脸上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而已,她看着却憔悴了许多。

    许贞看了心里也难受啊。

    她走到床边坐下,然后伸手握住言笙微微有些冰冷的手,说:“晨曦,你不吃不喝已经一天了,你再怎么难过,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啊。”

    言笙没说话。

    甚至她脸上的表情也都没有变一下,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天花板,仿佛是没有听见许贞的话一样。

    许贞原本是不想哭的,可是看到言笙的样子,瞬间又忍不住了,她哭着说:“你就算不为自己的想,可是也要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想一想啊。这个孩子,可能是这世界上,除了天意意外,唯一跟厉枭有关的人了。”

    许贞边说边哭,却没发现,言笙无神的双眼,在听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动了动。

    紧接着,言笙突然僵硬的转过头,声音沙哑:“妈,你刚才说什么?”

    言笙开口说话的时候,许贞还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了:“我说,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

    “孩子?”言笙一怔,随后缓缓抬手,摸到自己小腹的位置,“孩子……”

    言笙的眼眶里蓦地浮起水汽。

    这几顿送来的饭她都觉得恶心吃不下。

    原以为是因为厉枭的原因,所以她伤心的吃不下。

    现在却是因为怀孕了啊。

    这下子,言笙整个人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难道这真的是一个人来了,而另一个人离开吗?

    厉枭刚出了事,她就知道自己怀孕了。

    言笙算了算时间。

    孩子,应该是圣诞节前后那几天怀上的吧。

    那阵子……

    真是言笙过的最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别哭,哭多了对孩子不好,你现在是双身子,不能不吃东西,你不吃东西,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要怎么办啊?”许贞看出来似乎孩子这两个字对言笙的触动比较大,她便围绕着孩子开始劝言笙。

    “妈……”言笙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然后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我要吃东西……”

    言笙这么说道。

    许贞扶着言笙的手蓦地一怔,而后欣喜的笑了起来:“好,好,我这就去给你做,做你最爱吃的!”

    “好。”言笙小心的靠着床头,虚弱的对许贞笑了笑。

    因为没吃东西身体虚弱无力,所以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

    不过言笙要吃东西就是好的啊。

    许贞将言笙的被角压好以后,便起身走出去了。

    门外叶明泽等人还等着呢,看到许贞出来,叶明泽便问道:“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好多了,刚才告诉了她孩子的事情,现在已经要吃东西了。”许贞摸了摸眼角,说。

    “吃东西就好。”苏尚轩也松了一口气。

    天意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许贞以为他是担心言笙的情况,便拍了拍他的脑袋,说:“进去看看吧。你妈妈现在一定很想看到你。”

    天意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抬脚走进了言笙的房间。

    走进去,言笙看到天意的那一刻,本就红通通的眼睛立刻又噙了泪光,不过怕天意担心,所以她很迅速的用袖子擦了擦眼睛,随后才对天意扬起一抹笑:“天意,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天意坐到言笙的身边去,将脑袋依偎在她的手臂上面,同时还抬手,摸着她的肚子,那里面,有一个他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啊。

    “妈妈,爸爸一定会回来的。”天意像是对言笙保证一样的,说。

    不说厉枭还好,一说起来,言笙就感觉自己喉咙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让她说不出话来。

    到最后,她只有吸了吸鼻子,摸着天意的脑袋,小声说:“是啊,会回来的……”

    其实,她的心里已经相信了亚尔弗列得所说的那个消息了吧。

    所以她这句话,也只是在安慰天意而已。

    天意也不过才八岁。

    这八年,跟厉枭相处的时间连一年都没有。

    她对天意很愧疚。

    天意自然也听出来言笙语气中的安慰成分了。

    他没办法告诉言笙自己那句话的重要性。

    只能很用力的抱着她,给她一些力量。

    许贞做了饭菜上来后。

    尽管言笙实在没胃口,可也还是硬逼着自己吃了很多。

    只是吃的过程中边吃边吐,不管吃了多少,到最后都是全部吐了出来。

    叶明泽在一边看的心急:“这吃也吃不下去,还糟蹋身子,可怎么是好?”

    许贞也看了一眼言笙那越显苍白的脸庞,担忧道:“我去熬点鸡汤,干的吃不了,喝点汤总也是可以的。你必须把身体养起来才行。”

    言笙没开口拒绝,可能是因为已经没什么力气说话了吧。

    等到他们离开以后,言笙才把自己的手机拿起来。

    亚尔弗列得那天说的是,两个人。

    而他口中的凌,肯定是也是凌川了。

    凌川出事了,她总也该,告诉慕安晓一声吧。

    所以她把号码调出来,然后拨了过去。

    那头电话没响多久便被接通了。

    “言笙啊,有什么事吗?”慕安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正常。

    言笙咽下自己原本想说的那些话,转口问她:“你在哪儿?身边有人吗?”

    “有啊。上次不是跟你说相亲嘛,现在正在饭桌上,互相了解。”慕安晓说完,又问,“怎么了?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在相亲……

    言笙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没想到这么快就相亲了。

    乍得听见慕安晓这么说,言笙突然不知道自己的那些话,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了。

    而慕安晓这边迟迟没有听见言笙的声音,便又问了一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言笙只得无奈的摇摇头,说:“没事,就是……突然想跟你打个电话。说说话而已。”

    “真的?”慕安晓明显不相信。

    “真的。”言笙无声苦笑,“好了,你继续吧,我不打扰你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