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6章 不是说最后一次了吗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会幸福的。”慕安晓笑着对言笙说。

    她脸上洋溢的笑,颇有一种放开了的意思。

    而她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言笙说的,还是对自己这么要求的。

    人一辈子这么长,如果她一辈子都被困在了凌川的这个牢笼里,那么也只能是郁郁而终了。

    这可不是她想要的啊。

    “那么我以茶代酒,祝你旗开得胜了。”言笙举起杯子,轻轻笑着。

    慕安晓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也希望慕安晓能够好。

    “谢谢。”慕安晓回以一笑。

    两人喝下杯中的茶,又相视几秒,随后像傻逼一样的笑了。

    她们在茶社坐了好久才起身离开。

    两人在茶社门口分了手。

    “如果……”

    言笙临上车前,慕安晓叫住她,犹犹豫豫的说着这两个字,突然又停住了,过了大概两秒后,她又微扬起唇角,无奈苦笑了一声:“还是算了吧……”

    言笙刚开始还有些疑惑慕安晓要说什么。

    可还是当她后面这一句话说出来以后,她突然就明白了。

    她想,慕安晓那句完整的话,应该是这样的吧。

    “如果,有凌川的消息了,可以通知一下我吗?”

    或许是吧。

    可是她后来又想到,自己不久前才说过要放弃呢。

    现在又来说这话,不是显得矫情吗。

    所以说还是算了。

    言笙没有过慕安晓这样的经历,要放弃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她也不明白此时慕安晓的心情,她只能说一句:“再见。”

    然后便坐进车里面去。

    透过后视镜,言笙看见慕安晓在原地站了有一会儿,才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

    似乎,她还看见慕安晓抬手擦了擦眼角呢。

    跟慕安晓见面后没多久,言笙便接到了亚尔弗列得的电话。

    那时候,距离厉枭离开,去战场,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言笙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正陪着许贞在院子里散步呢。

    虽然是冬天,可是总在家坐着也无聊的很。

    言笙在跟许贞谈论着婚礼要如何准备。

    言笙喜欢较中式一点的婚礼。

    虽然不知道厉枭喜欢什么样的,可是言笙喜欢什么,他就一定会统统的接受的。

    这也让言笙少了一些费脑细胞的事情呢。

    “你要请什么人,到时候记得告诉叶寒。”许贞满脸的笑意,因为自己的女儿,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终于要开始幸福了。

    她这个做妈的,自然是高兴的了。

    “知道了。”言笙笑着答,两人又绕着院子走了一圈,正要往回走的时候,言笙放在口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言笙对许贞做了一个手势后,便脚下一转,朝另外的方向去了。

    也不是言笙不能在许贞的面前接电话。

    只是害怕到时候说什么事情,让许贞听见了,反而不好。

    所以言笙是离开了好几米过后,才将手机拿出来的。

    手机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而且那号码看着,还有些怪异。

    言笙皱了皱眉,上面的电话显示是美国那边的号码。

    可是她在美国有认识的人吗?

    除了一个林夕澈以外,还能有谁啊?

    言笙虽然是在疑惑,可是手指已经开始行动了,她将电话接通,然后凑到耳边,用汉语说:“你好。”

    “言笙!”

    电话里面,陡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夹杂着淡淡的惊慌。而且这个人说的还是英语。

    言笙刚开始还没想到这个男人是谁。

    就只觉得声音熟悉。

    “你是?”

    “是我啊!亚尔弗列得!”亚尔弗列得急声道。

    “亚尔弗列得?”言笙一顿,“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言笙这时候才懒得去问亚尔弗列得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

    她只是奇怪,亚尔弗列得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而且,亚尔弗列得不是跟厉枭一个组织的么,厉枭都走了,亚尔弗列得怎么还有时间给她打电话呢?

    “出事了!厉现在失联了!”亚尔弗列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喘,像是在跑步。

    同时还有一些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的枪声,仔细听听,仿佛还有炮弹的声音啊。

    而亚尔弗列得说的话,在言笙的耳边回转了一下,才抵达她的大脑,让她停顿了好一会儿儿,才想起来要怎么回答亚尔弗列得的话:“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刚才有些没听的清楚……”

    亚尔弗列得说厉枭失联了?

    失联……

    他不是都没带手机吗?

    当然会失联了啊……

    言笙这样安慰自己一样的想着,只是她握着手机的手,却在轻轻的颤抖,颤抖……连她呼吸的声音,甚至也开始慌乱了。

    “我说,厉失联了!从几天前就失联了,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找寻他和凌的下落,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我打电话告诉你,是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亚尔弗列得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是害怕伤到了言笙。

    言笙抬手,掐了掐自己有些僵硬的脸颊:“心理准备?我需要准备什么?厉枭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这次回来以后,就再也不走了……”

    言笙刚开始还十分平静的嗓音,说到最后,竟然哽咽了起来。

    而她的眼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模糊了……

    “我很抱歉……”亚尔弗列得小声说,“我们会尽全力去找的。可是……组织不会将所有人力都用到去找两个人上面。所以……再过一天,就不会继续寻找了。”

    可是在中东那样的地方啊。

    没有人去找他们,仅凭着自己,他们是根本走不出来的啊。

    言笙去过中东。

    虽然她那时候去的也只是冰山一角的地方。

    可是……即使是那样的地方,也是她不敢去触碰的回忆。

    更何况是厉枭失踪在了那里啊……

    “那是两条人命,为什么不继续找?”言笙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将哽咽强忍在喉咙间,可却因为这样,让她的胸口好疼……疼得她,竟然有一丝反胃了……

    “我们来中东的目的是为了清缴这边的残余匪徒,现在任务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不可能中途叫停去救两个……”说到这里,亚尔弗列得顿了顿,然后才说,“两个已经不可能的人了。”

    厉枭跟凌川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他们身上的追踪器以及对讲机也早就联系不了了。

    这也是为什么亚尔弗列得会选择跟言笙打电话说明的原因。

    或许是因为在她的心里,已经开始相信了吧……

    “你们不是朋友吗!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而不去救他!”言笙突然嘶吼出声,带着哭腔。

    这边还没走远的许贞倏地听到言笙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回头去看言笙。

    却看见言笙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服领口,脸上布满泪,一脸的悲切。

    “晨曦,你怎么了?”许贞忙跑过去。

    “是。我们是朋友没错,可我现在在战场,作为朋友的同时,我先是一个军人。军令在身,不得不从。”亚尔弗列得低低的说。

    “放屁!”言笙怒吼,“我不知道什么军令,我只知道那是两条人命,活生生的人命!”

    “抱歉……”亚尔弗列得叹了一口气,“后续的情况,我会找机会通知你的。”

    听到他这么说,言笙顿时慌了,她知道亚尔弗列得是要挂电话了:“等等!亚尔弗列得!你给我等等!”

    只是言笙的话还没说完,亚尔弗列得那头,便没了声音。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如同是瞬间静止了一样,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保持着一个姿势。

    许贞走过去的时候,言笙还满脸惊容。

    “晨曦?”许贞抬手摇了摇言笙,“发生什么事了?谁来的电话?”

    许贞的声音,显然言笙是没听见的。

    因为她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眼睛也不眨一下,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面流。

    “晨曦?”许贞顿时急了,正想要抬手打一下言笙的脸时,却看见言笙突然抬了抬眼眸,明明是在哭着,可是她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极力扯起来的微笑:“妈,那不是真的,对不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跟妈说,啊?”许贞看见言笙哭,也忍不住眼眶微微泛酸。

    “刚才……”言笙一开口说话,就全是哽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刚才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厉枭失踪了……妈,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许贞震惊的微微张开了嘴,一时间竟然也反应不过来:“你……你说什么?”

    “看吧,您都不相信呢……那又怎么会是真的呢……”言笙自欺欺人一样的晃着脑袋,“对,不可能的。厉枭还说回来后结婚呢,他怎么可能就失踪了呢?”

    “晨曦……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是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吗?”许贞反应过来后,眼泪在第一时间便流了下来。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当初就是担心言笙跟厉枭在一起,会因为厉枭的身份,而出什么意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