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5章 我要去相亲了

作者:云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来就好……”叶明泽松了一口气,说。

    叶寒主动过来,接过言笙手里的天意,把他抱上楼去休息。

    言笙动作轻柔的将天意递给叶寒后,才走上前去,抱了一下许贞:“妈,我回来了。以后不走了。”

    “好……”许贞边哭边笑,一时间也分不清是在笑还是在哭。

    言笙松开许贞,抬手给她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好了,妈,我回来您怎么还哭了啊,难道是不想我回来吗?”

    给许贞擦眼泪的时候,灯光下,言笙突然发现,许贞的满头黑发中,仿佛已经有了几根银丝。

    言笙也倏地明白过来,那时候在美国,慕安晓说的那些话了。

    这让她的心里更加柔软几分。

    “当然不是了……”许贞擦了擦眼泪,说。

    言笙笑了笑,转头看向苏尚轩。

    “身体好了吗?”苏尚轩问她。

    言笙点点头:“早就好了,就是着了凉,感冒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苏尚轩笑了笑。

    “对了,厉枭呢?”叶明泽没看见厉枭跟着一起回来啊。

    事情都解决了,厉枭去哪儿了?

    厉枭……

    言笙故作轻松的扬了扬嘴角,说:“他有些事情要忙,暂时回不来。”

    “不会是你们吵架了吧?”叶明泽发现言笙脸上的笑有些勉强,疑心不会是两人吵架了吧?“是不是厉枭那小子欺负你了?要真是这样,你就告诉爸爸,爸爸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说着说着,叶明泽脸上便扬起一股愤怒的表情来。

    许贞也一脸紧张:“真吵架了?”

    言笙有些哭笑不得:“爸啊,你女儿我不欺负他就不错了,他哪敢欺负我啊。妈,放心吧,我们没事,你就别瞎操心了。他只是,去战场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言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快要听不见了。

    尽管是这样,叶明泽苏尚轩也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来淡淡的担忧,以及不安。

    “战场?”苏尚轩皱了皱眉,“那……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问题,言笙倒也是想知道啊。

    “他没有说。不过,应该快了吧……”

    厉枭已经去了好几天了,倒是没有打电话回来。

    应该是战事吃紧,没有时间吧。

    但是言笙相信,厉枭一旦有空,第一时间肯定是给她打电话。

    “那这次下来了,就该退役了吧?”叶明泽道。

    “是最后一次了。”言笙说。

    “那就好……”叶明泽点点头,“等他回来了,就可以给你们办办婚礼了。”

    “爸,你现在就可以准备了。”说起结婚,言笙是比叶明泽还着急。

    诶,不过,等等。

    叶明泽刚才说,办办婚礼?

    不是结婚吗?

    “爸……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言笙有些干涩的问道。

    叶明泽轻轻一笑,有些得意:“你的事情还想瞒着我,做梦吧。”

    苏尚轩也忍不住笑了:“你们领证的时候就知道了。”

    苏尚轩的让言笙忍不住闹了个大红脸:“大哥你也知道了,那么……妈是不是也……”

    叶明泽没说话,苏尚轩笑着点头。

    许贞笑了笑:“你这丫头,都领证了还想瞒着我们呢。”

    对于言笙的事情,许贞可是一直都很关注的。

    言笙翻了翻白眼:“难为你们还一直忍着啊。”

    她还以为没有人知道呢,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啊。

    亏她还觉得一直瞒着大家不好。

    原来到头来是大家瞒着她啊。

    “好了,你也回房间去洗漱睡觉吧。坐了一天飞机,也该累了吧。”叶明泽笑着说。

    “是,知道了……”言笙尾音拉的很长,有些懒散。

    说完,她打了个哈欠,跟三人道了声晚安后便上楼去了。

    言笙回房间后,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洗头,折腾完已经更是快凌晨了。

    言笙拿着吹风,坐在椅子上吹着自己的头发。

    吹了几分钟后,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很久之前,厉枭给她吹头发的场景了。

    场面很温馨。

    两人在说着话,轻轻笑着。

    言笙仿佛还能听见那个时候两人的声音呢。

    声音里充满着幸福的味道。

    不像现在,她一个人,坐在深夜里,回忆着那时候的事情。

    哎。

    言笙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落寞。

    她将吹风停下来,随后放在梳妆台上。

    言笙坐在椅子上,背靠着椅子,仰头看着天花板。

    又不是没有跟厉枭分开过。

    可是每一偶那一次如同现在这样,让言笙的心里这么不安。

    就好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了。

    像……

    暴风雨前的宁静。

    那种感觉,十分压抑,仿佛要把人都压抑的心脏要爆开了一样。

    在下面的时候因为不想叶明泽许贞和苏尚轩担心,才没露出什么情绪来。

    可是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却总觉得十分不舒服。

    言笙抬手摁住自己心脏的位置。

    那个地方,有些疼痛呢。

    言笙在家睡了好几天懒觉来倒时差后,终于在一个有太阳的天气中满血复活了。

    咳咳,主要的原因还是慕安晓打电话约她出来。

    天意还在倒时差,精神欠佳,所以言笙也没叫天意一起,自己坐上车便去赴了慕安晓的约。

    跟慕安晓约在一家茶社。

    茶社里走进去便是处处飘着茶浓郁的香味,颇有一股闲云野鹤的气息。

    言笙被人领着去了慕安晓所在的雅间。

    进门,拖鞋,然后坐在放了软软蒲团的桌前面,盘腿坐着。

    言笙进来的时候,慕安晓正好手里捧着一杯茶在看着院里的那颗大树。

    因为是冬天,所以那棵大树上面的树叶已经枯了,掉的只剩一些枝干。

    树的枝干上附着厚厚的一层雪,正被暖阳照着,开始慢慢的融化,滴着水滴。

    在这个地方,恰好能将那些水滴落在地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言笙坐下来后,烦乱的心竟然也有些宁静了。

    许是言笙发出了丝丝动静,将正在愣神的慕安晓惊醒。

    她转过头,对言笙淡淡一笑:“你来了。”

    “来了。”言笙说。

    慕安晓坐回桌前,动作娴熟的给言笙沏了杯茶:“尝尝看。”

    言笙也没客气,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

    唇齿留香,自有一股醇厚香味。

    像是西湖龙井。

    “没想到你对这个还有研究。”言笙笑着说。

    她以为慕安晓这种性格的人也就喜欢喝喝咖啡呢。

    “我爸喜欢,小时候被他逼着学的。”慕安晓说。

    “叫我出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言笙将茶杯放下,注意到慕安晓眉宇间的一股阴郁。

    前几天在机场分开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慕安晓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微微叹了一口气,放下茶具,才说:“我要去相亲了。”

    “哦……”言笙眨了眨眼睛,“也是时候了。”

    言笙并不惊讶。

    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的。

    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慕安晓一秒变黛玉的,也就一个凌川有这样的本事了。

    “你都不惊讶吗?”对于言笙的淡然,慕安晓有些意外。

    言笙摇头:“不意外。意料之中。你决定回来的时候,不就是已经考虑到这些了吗。”

    慕安晓笑了笑:“还是你了解我啊。”

    “去见过了吗?”言笙问。

    “还没。”慕安晓小声说,“明天会去见一面,听说对方是个外企总裁呢。”

    说着,慕安晓笑了笑:“如果看对眼了,说不定以后慕家就要并入那家外企了。”

    “你没有想过要接管慕家吗?”言笙顿了顿,问。

    慕安晓摇摇头:“没有。虽然我大学时候学的是经济管理,可是对于治理公司,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点都是跟言笙很像。

    “去见见吧。”言笙说,“去见见也好。”

    不是都说,彻底忘记一段恋情,就要开始新一段恋情吗。

    既然慕安晓下定决心要忘记凌川了。

    那么对于她来说,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才是最快的途径吧。

    慕安晓;“恩,我也是这样想的。至少,我这样做我爸妈会高兴的。”

    听着慕安晓的这句话,言笙的心,没来由有些心疼:“那你呢?”

    “恩?”慕安晓一愣,抬头,疑惑的看着言笙,“我怎么了?”

    “你的父母高兴了。那你自己呢?你自己在做这样的决定之前,你是不是高兴呢?”言笙问她。

    慕安晓愣怔了一下,才扬了扬唇角:“我……都已经忘记了高兴是什么感觉了。”

    应该说,从她爱上凌川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该怎么高兴了吧。

    她的世界都围着凌川去转了。

    早就忘记了曾经那么洒脱开怀的慕安晓,去了哪里。

    “安晓……”言笙叹道。

    “不用说了。”慕安晓眼眶微微泛红,可是没流眼泪下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说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

    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那么,我希望,你遇到的那个人,可以让你幸福。”言笙只有这么说了一句。

    慕安晓是个好女孩。

    应该只得好好对待。

    只是可惜了她喜欢上凌川。

    要是凌川也能喜欢她,该多好啊。

    这样,世间就少了两个伤心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