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七十二章 今宵何夕

作者:久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又扫黄了,h彻底不让写了,能三更8错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李天成摩拳擦掌的,气得呼呼的,像是脑袋上都冒着青烟似的。

    他第一次的感觉这么憋屈。当兵这么多年了,小兵的时候虽然被老兵欺负被骂,被干部骂,那没事儿啊,毕竟过去了,但是话反着说。

    棒子底下出孝子,拳脚下面出好兵啊,那都是用大棒子轮出来的儿子,一个比一个的孝敬老人,但凡那些从小就娇生惯养,娇滴滴养大的子女,一个个……大多数,都是狼崽子。

    不养活老人的儿女越来越多,农村城里都占大多数……打爹骂娘的人海洋去了……

    拳头底下出来的当兵的,一个个规规矩矩的,一声令下,来去如风,那才叫军人的作风,当然,在部队的时候都恨班长,恨连长,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但是复员了,都想念老班长,老连长,想回老部队看看……这便是兵了。

    ……

    李天成感觉自己当兵二十年了,这是第一次的,就跟王八钻灶坑似的,又憋气又憋火的。当官的时候被首长骂那没事,或者是首长骂你那是瞧得起你……老子有首长骂的,没他妈你陈楚骂的,你算个p啊你……

    李天成气呼呼的,两眼差不多冒金星了。

    今天要是收拾不了陈楚,他都能气憋过去,抢救都抢救不得了。

    开着车,跟一头脱缰的野驴似的,咔咔咔的就冲过来了,大道上路滑,这小子差点开沟沟里去了。

    陈楚离老远的就看到了车灯了。

    而土层上,邵晓东也看的仔细。

    随后说:“楚哥,一辆车,后面没有车,这小子应该是自己来的,就看他车里头有没有警察了,要是有警察,哥们几个一顿大棒子抡过去,你不用上,打完了咱们就撤,没事……到时候你就装不知道。”

    陈楚笑了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不愿意,让兄弟们上去,然后顶包,自己不出头,这不是他的作风,再说了,心里上也是承受不了的了。

    不过他也没说话,有些时候有些话不用说的,只看自己这么做了。

    有两种人,一种是光说不做,一种是光做不说的。

    社会上光说不做的人较多……

    不多时,那辆羚羊小车就到了路口了,邵晓东已经下了土坡了,而且轻轻的钻进了土坡后面的车里。

    陈楚的中华车的车灯是开着的,照的旁边通亮,但前面越是亮便映衬着后面黑了。

    咯吱一声,李天成的羚羊车也拐进了土地里,随即停了下来。

    这片亦是一片荒地了,两辆车对立停好,随即李天成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戴着狗皮帽子,棉手套,一身绿色军装,腰间还扎着军用武装带。

    李天成随即摘掉了武装带,就准备用这武装带狠狠的抽陈楚,他在部队也经常用这武装带揍那些当兵的。

    当兵没有不打人的……大多数都是打人欺负人。

    不过,被他抽打出来的兵都成了尖子兵,不愿意去揍的,直接踢到什么炮兵,当什么炊事兵啥的,根本打都懒得打了,也可以说,看你不错,说道个可造之才才揍你。

    陈楚见这货一副军队武装的,不禁呵呵一笑说:“咋的?李乡长,怕我揍你揍的狠啊?瞅你这全身武装的,大棉袄二棉裤的,我真有点打不动你啊!”

    “哼!陈楚,你少嘚瑟!就这你瘦了唧的,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还跟我打架哪?姥姥!我告诉你啊!就你这样的,要是在我手下当兵,就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我都能倔巴倔巴给你吃了,熊样子,熊货一个!今天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知道是什么叫做拳头底下出好人!”

    “哈哈哈!”陈楚哈哈大笑道:“李乡长,行啊,还一套一套的,不过我也告诉你,那是你在部队知道不?这不一样啊,这可是在地方,强龙海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你还不是强龙了,在这里,在小杨树这一亩三分地上面我说的算!”

    “我呸!你这个小混混,就是欠揍的货!我这么大岁数了,要是连个半大孩子都打不过,我他妈的都白活了我!你个熊玩意儿!”

    李天成说着撸胳膊挽袖子的便要伸手。

    嘴里嘀咕道:“老子在部队也练过几年散打,干你这货轻松……”

    刚要近前。

    这时,噼里啪啦的传来一阵开车门的声音。

    随即,身后车灯大开,照的这厢犹如白昼一般了。

    三辆夏利车,加上刚才两人的车,一共五辆车,把这片地更是照的通亮。

    随即,车上的人,还有刚才推开车门下来的,把李天成团团围住,一共十二个人,加上陈楚正好是十三个。

    陈楚扫了扫心想他妈的,这个b数整的。

    不过,还是把李天成围住了,这个才是正经的。

    李天成已经抽下了皮带,冲着这些人喝道:“你们……你们这些无赖,这些蛀虫,这些……混球!”

    “哈哈哈……”众人哈哈大笑。

    陈楚哼了一声:“李乡长,给你个机会,你不是愿意装逼么,现在,只要你大声说三遍,你以后再也不装逼了,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呸!你这混子!你做梦!我是国家公务员,我是乡长,你们想动我?姥姥!”

    “啧啧啧……李乡长,别激动,别激动……别拿国家公务员掩盖你的身份,真要是追求起来,今天还是你约我掐架的对不对?你说对不对?你身为国家的公务员,就要以权谋私,就要以大欺小,对不对?作为干部就知法犯法,来跟我掐架,那你是不是要罪加一等?”

    “你……”李乡长气呼呼的:“你……陈楚!我告诉你,我是来找你掐架的,这不假,但是没有你这样的,陈楚啊,是男人不?是男人咱就一对一,兵对兵将对将,来来来,咱们到那边去打,让你的人靠边,你敢不敢?”

    这时,邵晓东急了。

    “我糙!你是你麻痹啊你!你还敢跟我们楚哥这么说话?我糙!还一对一,谁他妈的跟你说过一对一啊?”

    李天成指着邵晓东喝道:“我认识你,你就是今天中午的那个小子,是你领头的……”李天成指着他。

    邵晓东冷哼一声道:“是我又能几把咋的?就是我了,你过来打我啊?兄弟们上!”

    “等会儿!”李天成喝了一声道:“你们老大是陈楚对?行,今天我跟你们老大说了,我们是单挑,你们老大也答应了。”

    我糙……

    邵晓东骂了他一句,随后回头冲陈楚说:“楚哥,今天你答应他,跟他单挑了么?”

    陈楚笑了:“哈哈,哪有的事儿啊?真不知道这傻逼在说什么,哈哈哈……”

    “陈楚!你这个无耻小人!你这个臭无赖!陈楚!你妈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陈楚分开众人,冲着李天成笑道:“行啊,今天我也叫你明白明白,我告诉你李乡长,我没说话不算数,不就是跟你单挑么,对啊,是单挑,不过我说的单挑是你挑我们这些人,也是我们这些人单挑你一个,这回你懂了……”

    “你!你这个王八蛋!”

    陈楚一挥手,邵晓东一会儿举起棒子一起朝着李天成身上招呼过去。

    李天成两手伸展开护住头。

    而邵晓东这下混混下手都有准头,一劲儿的往他后背上招呼,不能往头打,没啥深仇大恨不说,万一给人打坏了就麻烦了,毕竟小官也是一个县长了。

    这顿棒子跟揍傻小子似的,咚咚咚,咚咚咚的,亏李天成穿的厚实点,不然早被揍趴下了。

    李天成两肘往前用力顶,随即在棒子中摊开两手,抓住了一个小子的棒子,随后往怀里一带,抢下了棒子,随后借力一甩,那小子被甩到一边砸倒下邵晓东手下两三人,李天成遂抢步上前,两棒子扫到两个混子腿上,放倒两人。

    这时陈楚看不好,这小子要跑。

    忙上去趁着人多,一个扫腿,扫到李天成踝子骨上,陈楚下盘极稳。

    跟张老头儿最开始就打下了小洪拳大洪拳醉八仙拳的底子了。

    脚挂住了李天成的踝子骨接着往上一钩。

    李天成被一股大力沟了起来,再说地上也有点滑,他两脚上扬,在空中很像女人大腿分开被插的姿势,接着哦哟一声,一屁股墩到了地上。

    邵晓东这帮人一拥而上,抬腿的,还有抓胳膊的。

    陈楚随即朝那口枯井看了看,一看不算太深,三米多。

    想了想冲人喊道:“来来来!把咱们牛逼闪电的李大乡长,李大傻逼给扔进里头。”

    邵晓东等人哈哈大笑。

    随即众人抬着李天成晃晃荡荡的就往那井口走。

    李天成大骂起来:“陈楚!你他妈的反了!你敢往井里扔我?你敢?”

    “哎呦!李乡长,信不信我再往井里扔个女人?然后就说你强jiān他,然后我们大家一起作证?你信不信?”

    陈楚说着大笑。

    李天成傻了,想了想,陈楚没准真干的出来。

    “陈楚!你不能这么干!你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我告诉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咱俩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哈哈哈~!李乡长,你忽悠谁呢?我告诉你啊,今天你就是说出天荒去我也不管了,我告诉你啊,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井里面有个死老太太呢!好像是五几年死的,就在井里,你去跟她作伴去……”

    “王八蛋……”

    “哈哈哈……”

    陈楚哈哈大笑着,随着众人走到井口边,然后有小混混拿着手电往下照亮。

    陈楚见里面不少的枯树叶子,往里面想扔个石头,看看是不太深,然后手往下一挥。

    邵晓东等人大喝一声:“李乡长,下去喽——!我请你坐飞机!飞机起飞喽……”

    在部队整兵有一种手段也叫做坐飞机的,便是有四个老兵分别抓住新兵的手脚,然后说飞机起飞喽,这个新兵就被悠起来了,然后说飞机着陆喽,再把这个新兵摔到地上,这也是对犯错误的新兵的一种惩罚,九几年打兵最严重,2003年以后好转一些,不知道现在了,估计打兵的行为还有很多地方有的。

    李天成当老兵的时候也曾经这么的欺负过新兵,当然,他新兵的时候也是这样被欺负过的了。

    没想到现在当了干部,此时又复员了,竟然被几个混混当起了飞机,也十几年后再一次尝到了当飞机的滋味。

    咚的一下,李天成头朝下被塞了进去。

    他两手着陆,胳膊肘摔在了厚实的落叶上,但毕竟是冬天,下面的土层还是各的他叫了一声,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摔散架子似的了。

    感觉天昏地暗,一阵晕眩。

    陈楚在上面哈哈笑道:“李乡长,好好享受,下面有个死老太太呢!”

    说罢扬长而去。

    李天成恨恨的骂嗓子都骂哑了,人都走了,他忽然看到井里的暗处,感觉像是有一张惨白的脸在看着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