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七十章 晚来独向妆台立

作者:久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感谢89597496打赏6666龙子幡366一字嘴366,上次秋中一叶6666小,肚笑米勒,小三小三,精彩天下,静水流枫,纵横龙,路过8月票,很多落下的,感谢大家支持,嘿嘿,昨天请假收获比哪天都多啊……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陈楚一看是张财村长打来的,心想这老家伙这么大晚上了,找自己干毛?

    心想要早知道是张财打来的刚才就不接了,直接把王小燕给抓住,最好给拿下了。

    这他妈的张财耽误来事的春秋大事儿了!

    “喂!嘿嘿,村长啊,啥事啊?”

    “咳咳……陈楚没睡呢吧!”

    “没呢!村长想打扑克啊还是干啥啊,不过可不能赢东西的啊,要不就犯错误了……”

    “靠!”张财咳咳两声说道:“犯错我能鸡巴咋的?就咱俩也没外人,咱就说心里话,这鸡巴规矩那鸡巴规矩都他妈的是给老百姓定的,不信?乡里那几个领导天天玩,而且派出所的也跟着玩,就那么回事吧,咱要是玩也没事……”

    “嗯……”陈楚点点头,知道张财是拿自己不当外人了,不然这事儿是不能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哪!

    张财又咳咳两声说:“陈楚啊,刚才那个李乡长,那个逼货管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了,我不多说了,一会儿他给你打我再说话就容易占线了,这逼货该怀疑我了……”

    陈楚呵呵笑,心想张财也烦他啊!

    “行,我知道了,他给我打电话也没啥用,呵呵……”

    嗯。

    张财正要挂断电话,忽的里面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心想操他妈的,还是晚了一步,忙挂了电话。

    而这时,李乡长也挂断了,给陈楚打了个电话提示占线,心里一琢磨感觉肯定是张财那小子通风报信的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老子刚掂量好了词儿打过去就占线了?

    停了一小会儿,李乡长又给陈楚拨了过去。

    陈楚看了看那尾号,心想我糙,还他妈三个六呢,你可够顺的了。

    随即接了起来。

    “喂,哪位啊?”

    李天成哼了一声,随即打着官腔说道:“喂,是陈楚,陈副村长吗?嗯?”

    陈楚笑了,心想你嗯?你嗯个你妈逼啊你嗯?

    还是让邵晓东这伙人收拾的轻,看来被人家一顿神挠,还是没长记性啊!

    “嗯……”陈楚也拉着长长的官腔说:“嗯,是我,你麻痹的谁啊?”

    “我……”李乡长差点被这一句噎死了。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这么一打电话,那手下的小兵一个个的规规矩矩的,自己那叫一个拉风啊!

    那叫一个爽啊,手下小兵一个比一个的听话了。

    现在却不行了,这个小小的副村长也敢跟自己嘚瑟,真他妈的是不想干了。

    “陈楚!我是李乡长!我是李天成!”李乡长有些咆哮的样子了。

    “嗯?李乡长?哪个李乡长啊?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今天被扣了一脑袋大粪的那个对吧?”陈楚呵呵笑了。

    “你……”李乡长气得要死,亦是咆哮的吼道:“陈楚!你给我老实一点!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啧啧啧……”陈楚嘿嘿笑了。

    “李乡长啊,你这是从何说起啊,看你岁数不大啊,怎么这么的糊涂啊!你被扣一头大粪的事儿我们现在小杨树村的村民都知道了,上到八十岁的老头儿,下到四五岁的刚会说话走路的小屁孩儿都知道了,你能说是……是他们干的么?啧啧啧……亏你还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啥素质呢!我呸……”

    “你!!!”李乡长气得暴怒了。

    心想肯定这件事跟陈楚有关系!百分之百的有关系啊!不然他不能这么的幸灾乐祸!妈了个巴子的,管了一辈子的鸟了,现在还被鸟给啄了眼睛了……

    “陈楚!你……你给我来一趟!我有事和你说!来乡里……”

    “啧啧啧,李乡长啊,莫生气,气大伤身,你不知道吗?生气也影响性生活的,你这么生气一会儿还怎么给你媳妇俩干炮啊?干脆别干了,让……”他刚想说让老子我干吧!陈楚感觉他媳妇还不错的,正经不错的人呢!要是糙一把也挺好的。

    “那个……就等有精神的时候再干吧……”

    “放肆!陈楚!你知道你现在是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吗?你给老子老实点!我告诉你,你不用猖狂!这要是在连队,老子当连长的时候,就你这鸡巴样的屌兵,老子他妈的修理不死你!你这样的屌兵,老子弄死你!让你都后悔从爹妈肚子里爬出来,长出两条腿当人!”

    麻痹的……

    陈楚呼出去口气,杀了这货的心都有了。

    “李乡长,我也告诉你,别鸡巴以为自己当兵了,就鸡巴多牛逼了,我告诉你,在小杨树村这一片,我陈楚比你好使,要不咱就试试?”

    “陈楚!我看你他妈的这个副村长是不想当了!老子明天就给你撤了!”

    “我操!你吓唬我咋的?这他妈副村长说白了让谁当谁就是,你以为还有国家编制哪?我在告诉你,你撑死算是一个破逼的副科级,装你妈的牛逼啊,老子太大的干部没见过,局级的倒是见过几个了,也没一个你这逼样的!真他妈的装山驴逼!行啊!你不是让我去么?去干啥?还有,别去你那,咱俩单独约个地方见见,我知道你啥意思,想跟我比划比划对不?我糙!来吧,约个地方……”

    呼呼……

    李天成刚才和陈楚要他去乡里,是想修理修理他,感觉这事儿跟陈楚有直接的关系,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痞恶霸,自己堂堂的一个乡长,以前也是部队的连长啊,在老部队,可不能给老部队丢脸,老子可是二连的连长,**集团军的,这要是被陈楚踩在脚下,那便是给集团军丢脸了啊!

    部队大多这样,自己丢脸认为给全班丢脸,给全排全连丢脸,给全营全团全师丢脸……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兵的脸到底能有多大。

    “咳咳……陈楚啊,这可是你自己找不自在,可怨不得我,可别说我李天成以大欺小,以当兵的欺负你个农村小孩儿,哈哈,你好像还没初中文凭吧……”

    陈楚差点就张嘴骂娘了。

    “呵呵……那你的学历?”

    “大专!”

    “好吧,那我问你一个简单的事儿啊,傻逼用英文怎么念啊?你不是说自己是大专生么?傻逼,怎么说?”

    “傻逼?应该是‘法克’吧?”

    “哈哈……”陈楚笑了:“你这个傻逼,就知道‘法克’,法克你个奶奶啊!那叫‘布比’懂不?连你妈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都不如我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你这个大专生?我靠,是我傻逼还是你傻逼?傻逼你懂了吗?”

    “你……”

    “行了,李傻逼啊,我陈楚没时间和你闲逗闷子,咱俩就在那个……乡里跟小杨树村中间的位置,旁边有一个土丘,以前那死过人,听说半夜一个老太太跳进了,还穿了一身红衣服,哈哈,敢不?一会儿咱俩就在进口约!”

    “哼……”李乡长冷笑一声:“陈楚啊,你少和我来这一套,以为我怕么?我们革命军人是从来不怕牛鬼蛇神的!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纸老虎!哪有什么阶级,哪有什么牛鬼蛇神?行,咱们就去那,只要你一会儿别吓哭了就行……”

    “好啊!谁不去谁他妈的是孙子。”

    “嗯……”李乡长沉闷了口气,心想这他妈的都什么词儿啊!

    “谁不去谁不是男人!不是男子汉!”李天成这才气呼呼的挂了电话,随后准备去了。

    陈楚也气乐了。

    不过挂了电话,他不由得捏了捏右手中指的玉扳指,心想这不是小事儿,白天的时候看这小子有两下子,不管怎么说,人家那二十年的兵肯定不是白当的,骂是骂,损是损,但真不能掉以轻心了。

    这要是没干过人家,让人家干了那可坏了,而且,这次不能用银针,如果自己要是飞针了,我靠!这事儿要是走漏了风声可坏了,警察整在缉拿那三死三伤的凶手呢。

    虽然韩潇潇那个饭桶大警察说过没事,高进要收了他,那他也不想那样,陈楚就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不受到任何约束,那多有意思啊。

    陈楚呼出口气,琢磨了一下泰拳招式,心想对付这种家伙就得用泰拳,干脆利落也狠毒,陈楚还真没有多大把握干败他。

    这时,邵晓东打过来电话。

    陈楚接听了。

    只听电话里吵杂的歌舞升平。

    “咳咳……你又在哪潇洒呢!”陈楚问了一句。

    “嘿嘿!楚哥来啊!过来喝一杯啊!”

    “靠!不去了,这都黑了,而且瀚城离这里六十里呢,来回跑犯不上……”

    “嘿嘿……楚哥,我没在瀚城,我在县城呢,哎,和你说啊,县城不错的,比瀚城强多了,刚才我遇见了两个妹子,是学生,要卖,我直接给她们卖了,我操,你猜怎么的?都是处女啊,一个卖了三千,一个卖了四千,给她们一人一千块,哥们我净赚五千块钱,正跟严子几个兄弟潇洒呢!来啊!”

    “咳咳……”陈楚心想这货真是挺缺德啊。

    不禁问:“县城的?叫啥名啊?”

    别看邵晓东一天吃喝嫖的,但是不赌,而且记性特好,脑筋够用的狠了。

    “嗯……以挂好像叫什么钱晓霞的,还有一个叫什么王爱红……”

    “糙!是不是小柳庄的啊?”陈楚揉了揉额头:“要是小柳庄的他妈的是我同学!”

    “啊?我糙!是小柳庄的,你同学啊!楚哥你也不行啊,你同学没拿下?不过两个妞儿长得一般,估计楚哥你也看不上眼了,那什么,来吧,兄弟几个吃点喝点,热闹热闹,你不来没意思,咱这花生,啤酒,果盘,女人……大扎……你不来不够意思啊!”

    “咳咳……真没时间,和你直说了吧,白天李天成那老王八羔子,好像怀疑到我了,一会儿约我跟他单掐呢!他妈的。”

    “呷?怀疑你?我来!楚哥,没事,兄弟们马上去!”

    陈楚咳咳两声说:“不用了,我对付他就行了。”

    邵晓东也没喝多,那点啤酒没啥,忙说:“楚哥不行啊,今天我们兄弟跟那老王八羔子交手了,老王八有两下子啊!不是泛泛之辈,你自己兄弟们怕吃亏,再说了,咱们兄弟去了,十好几个,给他一顿圈踢,然后咱兄弟们喝酒去多牛逼啊……行了,等着兄弟,走人了。”

    陈楚摇头苦笑,心想这么办,也行,正好让那个刚从部队回来的老家伙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白天不知夜里黑,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做社会主义独毒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