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六十七章 托意时移住

作者:久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本书由于题材原因暂缓,不像以前的多了,原因大家都懂得……h书。久石在准备新书,新书布会及时通知大家,另外希望大家加一下群,新书的一些通知会在群里面公布,石头垒群满了,新建群89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10欢迎加群。

    当官的其实也没那么牛叉的,跟黑社会似的,主要是吓唬人,真要是把事儿捅大了,当官的也不好收拾残局。

    更何况是个小官了。

    很多村官很怕地痞无赖,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无赖,又臭又硬的,你拿他根本没办法。

    真要是领着一帮人闹事,这乡长也没辙,其实这村官也是挑软柿子捏了。

    这李乡长脑袋上扣了一堆牛粪,张财忙给整理着。

    闫三跟孙五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冷哼一声,往地上吐了口痰,把剩余的粪筐里的粪都倒到了李乡长开来的白色羚羊小车上。

    随即冷哼一声转头便走。

    “你……你……”李乡长指着两人恨恨说道:“你们……你们……放肆……”

    孙五笑了:“啥?放四?还他妈的放五呢!我看你是他妈的放屁!糙……”

    两人哈哈大笑,一人拿着一个粪筐,随即哼着小区,往村里走。

    闫三还回头摇手说:“咋的?孙子不服来啊?来跟你爷爷斗一斗!别看你是当官的,但爷爷也不惧你!老子大狱都他妈的蹲了七八年了,大不了干残你,再进去呆个七八年,能几把咋的!糙……”

    这时,张财忙冲闫三虎着脸大声喝道:“闫三!你……你给我消停点!”

    闫三撇撇嘴,亦是没鸟他。

    只回答了他一个明显的口型——‘糙’。

    张财也气得没办法,这个闫三要是驴起来,没人管的了,只能让陈楚压着了。

    这时,李乡长一行人已经上了车,车是他开的。

    这货把脖子里的牛粪也扒拉了个不干不净的,张财忙过去拉他。

    “李乡长,李乡长,别的,别的……”

    “哼……”冷哼一声后,李乡长气呼呼的上了车,随即动开走开走了。

    张财哀叹了一声。

    这时,见闫三跟孙五上了陈楚的车。

    陈楚的车在李乡长的车走后,这才从村头冒出头来。张财明白了,这都是陈楚安排的。

    不禁叹了口气。

    这时,刘海燕过来说:“我们知道,这次给你闯祸了,大不了陈楚的副村长不干了,我的这个妇女主任也不干了,没啥大不了的,我回家务农,再不去市里打工,再不去陈楚的厂子里挑豆,干啥干不了啊?何必在这个破地方受气?要的不是这份工资,也不是这个什么妇女主任的官衔!这破玩意有什么用?要的就是这口气!哼……”

    张财挠挠头。

    “你……刘海燕你跟着参合啥?我说你说的不对了么!你老实点给我……”

    张财嘀嘀咕咕的,边往村部走边捣鼓着:“这他妈的李乡长,也真欠揍!该!”张财吐了口痰,哼哼唧唧的进屋了。

    刘海燕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自己以前跟人搞破鞋没跟错人,这张财也算个老爷们。

    ……

    陈楚驮着闫三跟孙五回来了。

    两人在车上嘻嘻哈哈的。

    孙五说:“陈副村长,刚才真他妈的爽啊!哈哈……把那个傻逼李乡长正的!一头一身的大粪!”

    闫三也笑,不过摇晃着大黑脑袋说:“陈副村长,咱这次占了便宜是占了,不过那个李乡长有两下子,不愧是当了十几年二十年的兵了,刚才我没划拉过他,还被他给按底下了,呵呵……这要是真干起来,我一个人还真不好说……”

    陈楚点点头。

    这时,孙五拍着胸脯说道:“哎呀,三哥你怕啥?我跟你一块干他,一个人不行咱俩人,还不信弄不飞他!”

    闫三点点头。

    随后说:“不行的话,我再把我狱友弄来,三五个人干趴下他,对了,今天晚上……我摸到他家去。”

    孙五这时哈哈笑着:“对了!咱俩摸到他家去,然后拿石头把他家的玻璃给砸他!”

    闫三咳咳的一阵的咳嗽。

    “孙五啊!你就这点出息了?”

    孙五愣了愣,白了白眼睛说:“那……好,咱再把他家的柴禾垛给点着了!”

    “唉!孙五,我真瞧不起你,他们刚到乡里,能有柴禾垛么,估计住乡zheng fu宿舍,有房子那也没柴禾。”

    孙五挠挠头说:“那……那就偷他家的鸡,偷他家的鸭子,有猪崽子也一块塞麻袋里去……”

    “你给我滚他妈犊子……”闫三笑着给了孙五一巴掌。

    孙五蒙圈了,不知道自己哪不对了。

    闫三看了看陈楚道:“陈副村长,咱给他来点狠的,拿麻袋在后面一套,然后给他几棒子,揍的他肋骨断几根再说。”

    孙五咧咧嘴,手都有点哆嗦,刚才想抽根烟,烟都吓掉了。他还是一个小混混,虽然在村里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但是真要是动起手来,打起狠架来,他还是不行的。

    孙五嘴唇有些哆嗦,想到要干李乡长,还要把人家肋骨给干断几个,不禁咂咂嘴说:“陈……陈副村长……你,你不会真听闫三的?”

    闫三推了他一把:“你给没用的东西,窝囊废,是老爷们不?看你吓得这个揍性!”

    陈楚呼出口气。

    要是以前他也怕,但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根本不怕这个了。

    不过这件事还用不着这样,那边有邵晓东呢。

    “咳咳……三子啊,还有小五子,你们今天能帮我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那成,就这样了,你们一会儿回去看着厂子,别出什么乱子,然后李乡长的事儿不用你管了,我有安排……”

    闫三皱了皱眉道:“陈副村长,你要是有事儿就直说,我闫三狠敬重你,这个李乡长要是太刺头,我找我狱友搞他!”

    陈楚摇摇头。

    “你们现在改邪归正都不容易,尤其是三子你,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你再出事了,再进去,这辈子的这点好时候都没了,等你出来的时候,孙姐的孩子可能都不小了,你就没机会了,行啊,你们的这份情谊我领了,不过咱们就算是要搞李乡长,也要抓住他的把柄搞,这个我有我的打算,反正跑咱小杨树村这一亩三分地上得瑟,摆官老爷的臭架子,咱就让他好好看看啥叫做老百姓,啥叫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孙五咂咂嘴说:“啥?还给他煮粥……”

    陈楚一头黑线,摆摆手。

    这时车已经到了厂子,让两人下车,他把中华车打了个转转。

    准备调头的时候,王小燕跟几个女工听到了声音出来了。

    手里都抱着几塑料袋绿豆,王小燕说道:“陈楚,这个绿豆放车上啊?”

    孙五跟闫三忙抓过去说:“放啥放,不放了。”

    陈楚呼出口气,随即开车奔乡里去了,不是为别的,还为了看热闹呢。

    在车上他就给邵晓东打电话说:“晓东啊,准备的咋样了?”

    邵晓东哈哈笑道:“楚哥啊,你放心!我办事你就请好!”

    “嗯……晓东啊,不过我也得提醒你一下啊,人家毕竟是乡长啊,不小的干部呢!那个……你要是搞的太狠了,派出所没准就查你了。”

    “嗯!楚哥你放心,这回啊,我给派出所打电话,他们报警?我还想报警抓他李乡长呢!”

    陈楚呵呵一笑,知道邵晓东这小子鬼主意多。

    当下也不多问了,暗想邵晓东还卖起关子来了,随后快到乡zheng fu的时候把车停在一边,直接看好戏了。

    别看这大杨树乡穷的叮叮当当的,但这乡里的办公楼可是建的很不错的了。

    三层的小楼,食堂,办公,还有他妈的休闲娱乐,什么锻炼的地方,没事看书的地方,办公楼里还有乒乓球啥的,大院里还有篮球场,还有个足球场,我靠!尼玛的一个乡zheng fu不整个高尔夫球场啊!这个揍性!

    陈楚低低骂了几句。

    见李乡长的羚羊小车停在院里,一个打更的老头儿给他扫着车上的牛粪啥的。

    这李乡长肯定跟他老婆小姨子在屋里坐着呢……

    过了半个多小时,邵晓东打来电话,说人到了,并且问那李乡长长得啥样。

    陈楚大概描述了一下,邵晓东鬼机灵一个的。

    这时,陈楚看到邵晓东的帕萨特轿车了,后面还有两个破夏利。

    心想这他妈的臭小子,人还真带了不少,今天不会真出啥事?

    不过,这正是他希望的。

    梁辆夏利车跟一辆帕萨特直接开进了乡zheng fu大院。

    而那个打更的老头儿忙呵斥道:“你们干啥的?谁让你们把车开进来的?登记了吗?”

    这时,车门拉开了,邵晓东跟严子走下车来,冲那老头儿骂道:“他妈的,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的!老**灯!你算个毛啊!再装牛逼小心把你一块走!你们李乡长呢!给我滚出来!”

    那老头儿吓了一跳,一般zheng fu大院的这些看门的老头儿一个比一个的跋扈。

    就跟自己是官他爹似的。

    而李乡长正不爽着,刚才还在旁边指指点点让老头儿把车擦好啥的。

    这下听到喊声,也跟着出来了。

    一副方方正正的李乡长大步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副乡长,还有几个应该是乡里的帮忙的。

    另外,他老婆跟小姨子也跟在后面。

    李乡长冷哼一声:“你是谁啊?找我什么事儿?”

    他看了邵晓东一眼,感觉这小子就不像好人,人油头粉面的,笑的样子都带着jian诈。

    “找你啥事?好事!兄弟们干他!”

    这时,从帕萨特车里下来四五个小子,拎着麻袋就往李乡长脑袋上扣。

    不过李乡长转身两记侧踢,两人倏地飞出去倒地了。

    邵晓东心里我cao的骂了一句,心想砸了,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这时,李乡长掐着腰怒目注视着邵晓东几个人冷冷哼道:“给我滚!你们这些无赖!社会的渣滓!我李天成还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当了这么多年的连干,还没怕过你们这些小混混!”

    “滚?没那么容易!”

    邵晓东哼了一声。

    这时,旁边的两个副乡长也狐假虎威道:“你们再不滚!我们就报警了,到时候把你们全抓起来!”

    而邵晓华只是一脸冷笑,随即一挥手。

    这时,夏利车门推开,下来七八个女人。

    这些女人当中的一个惦着大肚子喊道:“李天成!你这个王八犊子,把老娘的肚子搞大了,你就不管了!今天我就领着我们亲戚来找你讨个说法!”

    这一下,乡里这些人一个个的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把目光最后都落到李乡长身上了,心想这事儿可复杂了,不能报警……

    陈楚在大门口看着呵呵笑了,心想这帮娘们有的还大冬天穿着短裙的冬装呢,一看这打扮就是邵晓东手下的小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