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6 部分

作者:金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急传,心知今天突然召唤,必有要事,她跪在天心神尼面前,静候师父的吩咐。

    “霜儿,为师老了,时日无多,今天让你来,既是想见你一面,也是要把我毕生绝学‘连环七十二杀’传授于你。”

    天心神尼说道。

    “连环七十二杀”是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剑术绝学,顾名思义,此剑法共有七十二式,全是攻击的剑法,威力绝伦,一旦使开来,七十二步杀着,处处杀招,一式套一式,式式相扣,一招更甚一招厉害。江湖盛传,五十年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萧雄,平生最怵的就是这套剑法。

    “师父,‘连环七十二杀’是您的绝世神功,徒儿怕学不来。”

    龙飞霜知道“连环七十二杀”的威力,短时间内恐难掌握其精妙,有些惶恐。

    天心神尼凝视着龙飞霜,脸露微笑,鼓励她道:“别怕,你根基已扎好,学起来不难。想当年为师学这剑法,哪有你现在的功力?”

    说着抬起了头,眼光茫然,显是想起了无数旧事。

    龙飞霜心中好奇,问道:“师父,那您是几岁学的?传您剑法的人是师祖吧?

    武功想是十分了得啦?“”那是当然!要不我们三师兄妹岂能个个都独步武林?“说起同门,天心神尼露出骄傲的神色,脸上焕发起青春风采。

    “原来师父还有同门呀!怎么没有听您说起?他们是谁?还在世上吗?徒儿真想见见这两位长辈!”

    龙飞霜听闻师父还有另外的同门师兄妹,大为好奇问道。

    天心神尼沉思半晌,黯然说道:“他们跟为师一样,都是几十年前就归隐山林的人了。你该听过萧雄这个人吧?他就是你师伯。为师最近才得知,原来萧师兄已在十多年前仙逝了……至于师妹,当年她远走塞北……唉,好多年没有她的音讯……想来多半也不在了。”

    说起往事,天心神尼显得有些神伤,叹着气道。

    “萧雄?原来萧雄是弟子师伯呀,真没想到!师父,您们师兄妹三人感情应该不错吧?”

    萧雄名震武林,但凡江湖人物,多半听过他的侠名。龙飞霜见师父神情有些抑郁,赶快岔开话题,想谈些逗她开心的事情。

    “起初感情是不错的,后来师妹……唉,不说了,都是陈年旧事了。你这小鬼,贼贼的就是老想挖为师的秘密……还是传你剑法吧。”

    一忆起伤心的往事,尽管事隔多年,天心神尼仍觉一阵揪心的痛,她不想再与龙飞霜谈起过去,转开话题,停了下来,开始传授她“连环七十二杀”这套剑法。

    天心神尼拿起放在身边的剑,站了起来,一招一式比划开来。她浸淫这套剑法数十年,绝学一出,内力到处,只见剑光大震,剑风淋漓,剑气纵横,杀气万重,各种妙招精彩纷呈,变化莫测,剑如风,人如龙,全身上下顿时笼罩在一片剑光之中。

    龙飞霜在旁边看得目痴神往,她只见到剑光裹着师父的影子,不断飞舞,虽然瞪大了眼,却是半点都瞧不清楚,哪个是人,哪个是剑。这时候才知道“连环七十二杀”原来精妙如斯,她心里面惊叹,情不自禁赞道:“师父,这套剑法名扬江湖,当真名不虚传。怪不得江湖都盛传萧师伯怕您这套剑法。”

    “这套剑法讲究脚踏四路,剑指八方,因敌变化,借人之力,顺人之势,不以力取,而靠巧胜,连环追击,一气呵成。”

    天心神尼边比划着,边指点剑术精妙,听到龙飞霜的话,她停了下来,欲言犹止,沉思半晌后对她说道,“霜儿,江湖所传非真。为师岂能与你萧师伯相比?他的‘飞天三式’远较这套‘连环七十二杀’厉害,当年他只是让着我。唉,你须切记,‘连环七十二杀’虽无甚破绽,但杀气太重,威力太强,不到危急关头或遇必杀之人,轻易不得施展。否则,后悔莫及!”

    龙飞霜听罢心中奇怪,心想对敌施展“连环七十二杀”自救,怎么会后悔莫及?萧师伯又怎么让起师父了?难道两人曾经斗剑?她心中有着太多的谜团,但见师父说出这几句话后便脸色凄然,不便再问,只好拜道:“师父传授这套剑法,是徒儿幸事,霜儿定当谨遵教诲,勤加习练,不负师父厚望。”

    于是,一老一少便在净慈寺住了下来,传习“连环七十二杀”的精妙剑法。

    习武闲暇,龙飞霜把自己跟钟承先相恋的事告知师父,当天心神尼听知钟承先是拜火神教的教主时,她脸色微变,神情一怔,有些失神,暗中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自语道:“冤孽,冤孽!”

    外传之堕落侠士 第01章

    江湖,在这弱肉强食、物欲横流的江湖,处处有陷阱,时时有诱惑,稍有不慎,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正邪易位,侠士变淫贼。对这一点,少年侠士张豪在二十多年后成为淫乱江湖的大魔头后方深深的体会到。

    张豪的第一次性启蒙,缘于那次剿灭逍遥帮之战。逍遥帮是一个横行荆南(今湘南)逍遥山一带,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江湖邪派。该帮鱼龙混杂,多是一些下三滥之辈,并无武功特别高强之士,但正是因其武功并不出众,被人轻视,帮众往往靠下蒙药、设圈套、吹迷烟等不入流手段取胜。“玉女门”出于江湖道义,几次派人前往剿灭,但都是无功而返,门中好几名女弟子清白反遭玷污。

    为彻底铲除为祸江湖的逍遥帮,玉女门主柳紫茵决定派出门中第一高手、江湖十大美女排行榜中排名第八的“飞天玉凤”凌寒香出马,同时为稳妥起见,邀请同道盟友雪山派掌门严万钧调派好手协助。

    严万钧自接到邀请帖后,思虑再三,决定派师弟张豪前往,出发前,他凝重地对张豪说道:“师弟,你此次前去衡州(今衡阳)先与凌女侠会合,前往铲除逍遥帮,该帮中人俱是宵小之辈,奸诈狡猾,一路上务必小心谨慎,我随后就到。”

    张豪一听可以闯荡江湖,不禁喜上眉梢,忙不迭答应下来。

    随后,张豪赶往衡州,与凌寒香会合,两人分乘快马,直奔逍遥帮总舵逍遥山而来。逍遥山位于衡州南部百多公里处,地处春陵水之滨,香风镇之北。来到山脚下,但见丘陵起伏,溪壑流泉,鱼跃明塘,佳木繁荫,山中到处生机勃勃,景色壮美。

    “张大哥,此处已是逍遥帮地界,咱们从何下手?”

    凌寒香美目顾盼,转对张豪说道。

    “依我之见,不如直捣逍遥帮总舵,趁其不备,一举拿下。”

    张豪初次闯荡江湖,豪气冲天,在他眼里,小小的逍遥帮不堪一击。

    “张大哥所言不差,依小妹之见,咱们应先查探逍遥帮总舵所在,然后昼伏夜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凌寒香尽管只有十九岁,但跟随师父柳紫茵行走江湖多年,江湖经验可算丰富。

    正当两人望着峰峦叠障的群山,商量该立时强攻,还是应另觅捷径偷袭时,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呵呵大笑,山脚边灌木丛中竟钻出两个猥琐瘦高汉子,这两人一见凌寒香,圆睁着滚凸的鲤鱼目,紧盯着她高耸的酥胸,差点流出口水来。

    “呵呵……美女主动送上门啦……李万,我俩艳福不浅啊……玉女门的骚货真是一个比一个风骚,一个比一个水灵……”

    “不错……张千,你看这个妞,比前阵子我俩疯玩的那几个强多了……奶又大,屁股又翘,干起来准他妈爽歪了……”

    这两人一出场就不干不净说起来,只把张豪气得七窍生烟。凌寒香一张俏脸也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酥胸起起伏伏,显是气恼至极。

    原来,张豪和凌寒香一在香风镇出现,立即就给人盯上了。逍遥帮耳目遍布,香风镇又是穷乡僻壤,凌寒香这么美貌的女子难免引人注意。盯上他们的这俩人,一叫张千,一叫李万,都是逍遥帮的好淫之徒。

    张豪一声怒吼,拔出长剑,一跃而起,一式“雪花片片”立时将张千裹在剑影之中。凌寒香见张豪动手,一旋身长剑出鞘,直刺李万眉心。张千、李万不料说动手就动手,仓促之间,抽刀抵挡,两人武功甚是稀松平常,不几招便被张豪和凌寒香杀得气喘呼呼,狼狈不堪。

    外传之堕落侠士 第02章

    张豪和凌寒香两人待烟雾散去,便在灌木丛中一阵搜索,却是毫无所获。“逍遥帮这伙贼子,阴险狡诈,不将他们剥皮抽筋,难消我心头之恨!”

    凌寒香见两人逃走,恨意难消,若有所思说道,“看来我俩行踪已露,还是小心为上。”

    两人经此变故,意识到逍遥帮不是等闲帮派,不敢贸然大意,见暮色已临,便在离逍遥山不远的香风客栈住了下来,打算稍作休息后,以夜色为掩护,连夜上山先探明逍遥帮总舵的确切位置及机关布置,再见机行事。两人却不知,就在暗处,有人静静看着他俩走进香风客栈,阴阴地发出几声奸笑。

    初春的南国仍然阵阵寒意,香风镇的夜晚,乡下人早早就搂着自己的婆娘上床,尽管只是戌时,街上已不见几个行人。张豪和凌寒香换过夜行衣,出了客栈,顺着街路,往逍遥山方向赶去。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离他俩前方不远的黑暗角落窜过两个身着夜行衣的黑影,其中一人身上背着一个麻袋,那麻袋不断挣动,隐约还听到里面有女子的闷哼声。不过,那声音十分微弱,不留心很难听出。两个黑影轻功不弱,不稍片刻便在街的转角处没了身影。

    “不好!有逍遥帮的贼子。”

    凌寒香眼尖,她来不及与张豪细说,当先向黑影隐没的地方追去。张豪也运起轻功,在后一阵急赶。

    这时,一轮圆月已缓慢升起,两人藉着月色,沿街寻找了顿饭时间,仍尚未寻到,张豪已有点不耐起来,摇摇头,说道:“只怕人已被掳走了,要不然这样长的时间,怎的却不见半个人影?若是已被掳上山,可够我们找的了!”

    一语甫毕,突从左边角传来一阵呼救声。

    这次,两人距那发声之处不远,夜深人静听得异常清晰,循声奔去,转过一个边角,赫见前方旷野处有间庭院,此庭院建于旷野中,屋后倚着几棵大树,显得突兀阴森,屋里灯光微弱,这时,正传出几声女子的哀求声和男人的淫笑声。

    “别跑……小娘子,你跑不掉的……等会准包你欲仙欲死……”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阵裂帛之声,和着女子的尖叫声。

    “他奶奶的……这骚婆娘,奶子真够大的,……还真他妈滑不溜手……”

    传出的是李万淫猥的声音。

    张豪和凌寒香潜行迫近,从后窗缝隙间窥望入去。但见房中灯火闪烁,张千和李万正按住一村姑,那女子胸口衣襟已被撕开,露出皙白的皮肤,下面裙摆上掀,雪白浑圆的大腿裸露出来,那酥胸玉腿,构成一幅极为诱惑的画面。女子的嘴正被张千捂着,徒然发出“呜呜”的哼声。

    救人要紧,凌寒香不暇细看,忿然拉开窗户,一跃而入。张豪呆了一呆,紧跟而进。他抢前两步,从腰间抽出长剑,环顾四周,但见屋角边停放着数株盛放的兰花,一阵阵清香袭人欲醉。张千和李万似是早有准备,两人立即后跃,抽刀封住身前门户。蓦地剑光一闪,寒气森森卷起,原来凌寒香趁他俩后跃之时,已出剑攻去。

    张千和李万双刀幻化出大片光华,挡住了她这一击。两人不断后退,将张豪和凌寒香引到房屋中央。凌寒香美眸一瞟,见两人似有逃走之意,娇叱一声:“淫贼,休想逃走!”

    她长剑如电光打闪,霎时又向张千和李万连攻两招。张豪也舞起长剑,幻出一片波澜,如排山倒海般攻去。招数极是凌厉,大有不胜不休之慨。那村姑见有人搭救,趁这空隙,赶紧披衣外逃。

    张千和李万竭力抵挡,却被迫得脚下移动,连连后退,但他俩胸有成竹,虽然处于劣势,但剑来刀挡,样虽狼狈,一二十招之间也不至于马上落败。

    斗得片刻,张豪渐觉头晕,力有不逮之感,心中暗惊:莫是着了这两个贼子的道?他冲凌寒香说道:“凌姑娘,你可曾觉得头晕?”

    凌寒香听张豪这一说,也是一惊,她自进此屋后便有此感觉,“贼子狡猾,咱们宜速战速决。”

    她边说边向李万攻去。

    “呵呵……小美人,现在是不是手脚发软啦?你俩中了俺们布下的迷魂兰毒,还想逃吗?呵呵……”

    李万一阵得意的奸笑,他紧盯着凌寒香晃动的酥胸,大有伸出禄山之爪之意,惹得她更是生气。

    见两人攻势稍缓,蓦地,李万向张千使个眼色,两人似是配合惯了,一个后纵,退到墙角边,李万往边上一按,“砰”的一声,地上裂开一个口子,张豪和凌寒香双脚踩空,不由惊呼一声,张豪首先跌落陷阱。

    陡起变故,凌寒香反应可算迅捷,她用剑往陷阱边沿一按,一个弹跃,迅速窜起。张千似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按动另一机关,这时立即从陷阱的正上方掉下一个铁笼,恰恰罩住了凌寒香,将她重新打回地底。双足一着地,凌寒香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跃起,怎知只觉得一阵天昏地转,一个趔趄,就此人事不知。

    仿佛过了很久,凌寒香方悠悠醒来,只感到头很重,浑身乏力,软得像一摊泥,她摇了摇头,好一阵子,才觉得更清醒些,“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

    她见到自己被绑,美眸四顾,赫见张豪也被捆得象一个粽球,塞在墙角边,忽然想起自己和张豪坠入逍遥帮陷阱的事,这一惊,人已完全醒了。

    凌寒香久闯江湖,她细察自己身上并没异样后,开始打量四周,极目瞧了一阵之后,突然俏面一红,暗骂了一声:“淫贼可恨!”

    原来这房间之内,不但布置得华丽旖旎,而且在香气撩人的屏风之后,有一张异常大的“摇床”在摇床之上,横摆着两个绣花枕头,丝帐,缎被,充满了暧昧诱惑。

    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形形式式的春宫图,这些图像将男女交合的各种体态描绘得不但纤毫逼真,一丝不漏,而且惟妙惟肖,栩栩若生,图像中的裸女双眸勾人,黛眉颦动,神情欲仙欲死,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